《游剑江湖》

第31回 旧游人杳

作者:梁羽生

飞花时节,垂扬巷陌,东风庭院。重帘尚如昔,但窥帘人远。叶底歌莺树上燕,一声声伴人幽怨。相思了无益,悔当初相见。

                     ——朱宅竹

正自心乱如麻,踌躇不定,忽听得玄风道人喝道:“哪一条道上的朋友,为何躲躲藏藏,光明正大的出来吧!”

躲在云台后面偷听的陈光世只道是已给他们发觉,刚要应声而出,只听得有人纵声笑道:“我早已在这里了,你们都是睁眼的瞎子,怪得我么?”

炎炎和尚等人抬眼向笑声来处望去,只见就在他们前面的一棵树上,坐着一个气字轩昂的黑衣人,身形随着树枝起伏不定。

那个“葛老二”是个暗器高手,有人藏在附近,他这个暗器高手竟没发觉,自觉无颜,想要在同伴面前挽回面子,一抖手发出了七种不同的暗器喝道:“给我滚下来吧!”

黑衣人也不知用的是什么手法,只听得一阵叮叮当当之声宛如繁弦急奏,葛老二所发的七种不同的暗器,全部反打回来!

饶是葛老二擅于接发暗器,也给他闹个手忙脚乱,那人反打回来的劲道比发出去的劲道大得多,他接了一枝袖箭,一枝铁莲子,跟着来的铁蒺藜他可不敢接了,只好一个懒驴打滚,身驱倒下,这才堪堪避开。铁蔟藜几乎是贴着他的额角飞过。玄风道人见势不好,长剑出鞘,一招披风剑法,替他把其余的四种暗器打落。

葛老二尚未爬起身来,那人在大笑声中已是从树上跃下,衣袂飘飘,翩然而至,说道:“我遵命来啦,你却怎的躺下去了?有何指教,站起来说吧!”

陈光世在石碑后面偷看出去,看清楚了这个人,不由得又惊又喜。原来这个人是红缨会的舵主厉南星。

红缨会在江湖上是仅次于六合帮的第二个大帮会,前任帮主公孙宏早已告老退休,厉南星是他女婿,继承了他的帮主之位。他和金逐流年纪相若,交情最好,在武林中也是并驾齐名的。陈光世在泰山之会曾见过他。

玄风道人却不认识厉南星,怒喝道:“你是什么人,胆敢偷听我们说话!”炎炎和尚连忙说道:“玄风道兄,这位是红缨会的厉总舵主!”玄风道人面上一阵青一阵红,但说出的话收不回来,只好硬着头皮冷笑说道:“是红缨会的总舵主,那就更不该鬼鬼祟祟的偷听人家说话了。”

厉南星淡淡说道:“谁叫你们瞎了眼睛,什么地方不好谈话,偏要在我的身边叽叽呱呱的说个不休,嘿嘿,我不想听也听见了,你们商议的事情也不见得光明正大呀!哼,你们商议的是谋财害命不是?我都听见了,你们怎么样?”

玄风道人与炎炎和尚交换了一个眼色,同声喝道:“那就唯有把你杀了灭口了!”

厉南星一声长笑,冷冷说道:“凭你们这点微不足道行,就想杀我?也好,且看谁向阎王殿上报到吧!”长笑声中,宝剑出鞘,倏地抖起三朵剑花,分别向对方三人刺去。那个葛老二早已爬了起来,使一对判官笔。加入了战团。

玄风道人有意炫露他的乱披风剑法,东刺一剑,西刺一剑,看似杂乱无章,剑柄微微摇晃,忽然间,一柄剑化成两柄,两炳剑化成四柄,四柄剑化成八柄,幻出了千重剑影,登时把厉南星的身形罩住了。

躲在云台后面偷看的陈光世看得目眩神摇,心里想道:“怪不得这牛鼻子臭道士胆敢夸口,他这剑法果然颇为不凡。我要不要出去帮忙厉叔叔呢?”

心念未已,只听得厉南星冷笑道:“乱披风剑法本来也算得是上乘剑法,可惜你练得不到家。”要知厉南星是剑术的大名家,在陈光世眼中认为高明的剑法,在他看来,却是算不了什么。

只见他徐徐出招,剑势甚缓,剑尖上好像拴着千斤重物似的,东一指,西一划,但却隐隐挟着风雷之声。说也奇怪,玄风道人那么奇幻迅捷的剑法,竟是一到他身前八尺之内就给迫开,连他的衣角都没沾上。

炎炎和尚喝道:“让你也见识见识我的火龙功!”双掌连环劈掌一口气劈出了六六三十六掌,热风呼呼,连躲在云台后面的陈光世也感到热得难受。

厉南星又是一声冷笑,说道:“黄昏日落,荒山苦寒,多谢你的火龙功暖了我的身子。”单掌拍出,登时就像在炎炎的夏日吹来了一股清风,令人舒畅之极。

那葛老二本领稍弱,但判官笔点穴的功夫却也颇为了得,厉南星以一敌三,傲然不惧,但在迫切之间,却也无法取胜。

激战中厉南屋以掌对掌,以剑对剑,一招“鹰击长空”,迫令炎炎和尚回掌自保,右手长剑划了一道圆弧,化解了玄风道人一招七式极其复杂的剑招。葛老二以为有隙可乘,双笔一分,分点他两胁的“期门穴”,厉南星喝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反手一剑,缓慢的剑势突然间快如闪电,只听得当的一声,火花四溅,葛老二右手的判官笔只剩下半截,吓得他连忙后退。

就在此时,玄风道人也猛地喝道,“撒剑!”青光疾闪,急刺厉南星虎口。他的乱披风剑法擅于寻暇觅隙,这一剑当真可以说是攻得恰到好处。厉南星刚刚削断葛老二的判官笔,攻守之势,未能立即转换。

陈光世正自心想:“我该出去帮忙厉叔叔了。”哪知厉南星的身法比他的动念还快。

在这电光石火之间,只听得厉南星一声冷笑,说道:“不见得!”身形平地拔起,长剑向前伸出,拍在身前数尺外的一根石柱上,这一借力,伊如鹰隼穿林,登时掠过石柱,跃到石碑后面,那地方正是陈光世藏身之处。

陈光世张大嘴巴,“啊呀”一声却还未叫得出来,就给厉南星掩住。

厉南星掩住他的嘴巴,在他耳边小声说道:“你切不可给他们发现!”放开手,一个转身,又跃出去了。

玄风道人和炎炎和尚刚好跳上,厉海星站在最上一层台阶,居高临下,唰唰两剑,左一招“李广射石”右一招“玄鸟划砂”,势道凌厉之极,玄风道人回剑自保,只听得“嗤”的一声,炎炎和尚的僧袍却给他削去一幅,两人一惊之下,都是不由自己的接连退了三级台阶。厉南星占了地利,已是立于不败之地。

玄风道人喝道:“有胆的你下来!”厉南星哈哈笑道:“有胆的你可别逃!”果然便跳下去,一招“鹰击长空”,把玄风道人和炎炎和尚逼得退下台阶,又在平地上和他们交锋。厉南星是因为不愿意让陈光世给他们发现,故此宁愿放弃居高临下的地利。

陈光世是个聪明人,吃惊过后,仔细琢磨,已是懂得厉南星的用意。心里想道:“不错,现在他们尚未知道我已知道他们的秘密,我可以在暗中行事。比厉叔叔出面,方便得多。若是给他们发觉,至少到三河县救人,就没有那么便利了。”

厉南星和三个强敌再度交锋,过了半柱香时刻,仍是不分高下,瞑色四合,暮霭含山,天色已是将近入黑的时分了。玄风道人与炎炎和尚都是同样心思,决不能容厉南星活着下山。炎炎和尚把火龙功发挥得淋漓尽致,玄风道人把乱披风剑法使得凌厉无前,葛老二本领虽稍差,那剩下的一支判官笔也像一道银蛇,绕着厉南星的身形飞舞,笔尖所指,不离三十六道大穴。

只见厉南星出剑收剑,似乎渐渐显得有点窒滞生硬,陈光世暗暗吃惊:“好汉敌不过人多,久战下去,只怕厉叔叔会有闪失。”炎炎和尚那热呼呼的掌风,饶是陈光世躲在云台后面,也是感到越来越是难受。

陈光世心里想道:“虽然我是不能让他们发觉,但厉叔叔受困,我焉能袖手旁观?不如我用冰魄神弹暗中助他,敌人未必知道。当真给他们发觉,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陈光世却不知道,厉南星此时之所以采取守势,乃是因为他正在默远内功,准备反击的。

冰魄神弹乃是陈家的独门暗器、武林异宝,它是用唐吉古斯山上冰履之中的万载玄冰提炼成的,别的暗器讲究的是准头和劲力,只有冰魄神弹是仗着本身的阴寒之气伤人。

云台下面,剧斗方酣,陈光世偷偷弹出一颗冰魄神弹,想道:“厉叔叔练有正宗的上乘内功,阴寒之气,料想不会误伤了他。这野和尚的什么火龙功却是非给我的冰魄神弹克制不可!”

冰魄神弹见风即化,何况是飞入了好像是从鼓风炉中喷出来的热风里面。这颗冰蝉弹将出去,无声无息,下面的人果然都没发觉。

炎炎和尚正在把火龙功发挥得淋漓尽致,忽地感到一股寒气,奇寒刺骨,气血不舒!在运功的紧要关头,哪容得这样突如其来的侵扰,炎炎和尚凝聚在掌心的热力发不出去,倒涌回来,不由得大吼一声,口喷鲜血。其他两人却比较好些,玄风道人功力深厚,只是打了一个寒噤;葛老二的功力虽然还不及炎炎和尚,但因冰魄神弹是火龙功的克星,故此炎炎和尚受伤最重,葛老二却还勉强可以禁受得起。

他虽然禁受得起,厉南星可不容他再斗下去,腾的飞起一腿,将他踢得骨碌碌的滚下山坡,冷笑喝道:“你这厮值不得污我宝剑,饶你一死,滚吧!”

炎炎和尚只道是厉南星的一种独门功夫,就在最后才下杀手的,喷出一口鲜血之后,又惊又怒,喝道:“厉南星,老子与你拼了!”他料想厉南星决不会饶他,是以明知拼斗不过,也不能不豁出性命扑将过去。玄风道人抱着了同一心思,长剑闪电般的向厉南星急刺。

陈光世放下了心上的一块石头:“果然没有给他们发觉。”他知道炎炎和尚的火龙功已是大为减弱,葛老二又已跑了,厉南星以一敌二自是稳操胜算,用不着自己再发冰魄神弹。

不料心念未已,只听得炎炎和尚一声大吼,从厉南星身旁冲过,飞跑下山;玄风道人的衣袖一片殷红,跟着也跑了。厉南星似乎是想去追赶他们,但身子摇摇晃晃,迈出两步,便即凝身,显然也是受了伤。

陈光世又是吃惊,又是后悔,心道:“早知如此,我应该再发几颗神弹,拼着给他们发觉,但厉叔叔却可以免于受伤了。”

炎炎和尚与厉南星最后拼的那掌,也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他本以为是性命难保的,一拼之下,忽觉厉南昌的内力减弱许多,虽然自己还是拼他不过,但他似乎亦已是受了自己所伤。

炎炎和尚得意之极,纵声笑道:“厉南星,你虽然伤了老子,你至少,也得卧病半年。咱们后会有期,但愿你的伤治得好,可莫短命死了。”言下之意,即是还要找厉南星报仇。他虽然不敢回头再斗,门面话可是不能不说。

厉南昌故意喘着气说道:“很好,很好。我也但愿你的伤能够快好,咱们再决雌雄。”说了这几句话,似乎已是有点支持不住的样子,坐在地上。炎炎和尚与玄风道人已是去得远了。

陈光世跳下云台,说道:“厉叔叔,你怎么啦?”正要过去扶他起来,厉南星已是一跃而起,哈哈笑道:“我装得像吗?想不到连你也给我骗了。”

陈光世又惊又喜,说道:“厉叔叔,原来你并没有受伤。但你为什么要放他们?”

厉南星笑道:“我是让他们以为我是受了伤,他们才不会提防我呀!多谢你这颗冰魄神弹,不过,你出手却也早了点儿。我本来想再斗百招之后,才装作两败俱伤,好教他们更不会起疑的。”

陈光世暗暗叫了一声“惭愧”,说道:“厉叔叔,你装作受伤,是为了方便入京行事吧?”

厉南星道:“不错,我要杀他们不是不能,但还是留下他们的好。让牟宗涛帮忙尉迟炯把李光夏救出来,不是可以省却咱们许多气力吗?杀了他们,反而打草惊蛇,吓得北宫望和牟宗涛不敢按照原来的计划,那就倒是误了事了。”

陈光世说道:“原来他们的说话,厉叔叔你也都听见了。我却在为尉迟大侠担心呢。”

厉南星道:“你是不是想入京报讯?”

陈光世道:“不错,但我又好生委决不下。邵老前辈和萧夫人的女儿被他们捉去了,家父和他们两家颇有交情,此事我已得知,自是不能坐视。”

厉南星道:“你到三河县救人,我入京报讯。”

陈光世正是这个主意,说道:“好。那么我先到三河,但愿能够顺利救出她们,再入京拜见厉叔叔和尉迟大侠。”

厉南星道:“你救了人赶快回去,切莫入京。”

陈光世诧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回 旧游人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