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32回 蝶血京华

作者:梁羽生

弱水萍飘,莲台叶聚,十年心事凭谁诉?剑光刀影烛摇红,禅心未许沾泥絮。绦草凝珠,昙花隔雾,蓬山有路疑无路。狂歌一阕酒醒时,龙争虎斗京华暮。

                     ——踏莎行

孟元超和他们距离本来在一丈开外,事前毫无征兆,说到就到。这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击当真是险到极点,但也妙到毫厘。那两个人掌心的内力还宋来得及吐出,手臂就给他的快刀削下来了。

那两个汉子倒了下去,鲜血喷在萧邵二女身上,惊得她们失声惊呼。孟元超笑道:“对不住,吓了你们了。”

房间里还有两个未曾受伤的汉子,这两个人吓得面无人色,要想逃跑,双腿却是不听使唤。孟元超喝道:“给我站住,否则这两人就是你们的榜样。”

邵紫薇与萧月仙脱困之后,也不知是否惊魂未定还是别的原因,身子都是摇摇慾坠。陈光世将她们扶稳,说道:“你们怎么啦,有没有受伤?”

孟元超看出不对,钢刀扬空一闪,喝道:“你们给两位姑娘服了什么毒葯,快快把解葯拿出来。”

那两个没受伤的汉子颤声道:“我们没,没解葯。”

孟元超道:“解葯在谁身上?”那两个汉子道:“谁也没有。”孟元超喝道:“胡说八道,解葯拿不出来,我要你们性命!”

邵紫薇道:“我也不觉什么,只是气力使不出来。”

那两个汉子说道:“孟大侠,我们决不敢瞒骗你老人家。廖凡在给她们喝的清水之中下了酥骨散,这是大内秘制的一种葯粉,可以化去内力,大内总管只发给他们酥骨散,可没发给他们解葯,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这葯对身体别无伤害,有解葯固然好得快些,没解葯也无大碍。”

孟无超道:“为什么?”那两个汉子道:“只须过了三天,葯粉的效力就会自然消失。”

萧月仙道:“还有三天。唉,陈大哥,我们跑不动,可怎能跟你出去?”

陈光世道:“我有天山雪莲泡制的碧灵丹,能解百毒,这酥骨散并非特别用于恶的毒葯,说不定可以见效。对啦,你们盘膝静坐,我助你们运功,见效或许更能快些。”邵萧二女怕看面前血淋淋的景象,不约而同的都闭上眼睛。

孟元超道:“好,你在这里帮她们治伤,我把这些人另外关起来,免得扰乱你的心神。”当下将受伤的没受伤的都押出去,点了他们的穴道,关在柴房之内,说道:“待我回来再问你们。”

在云家大屋搜索一遍,不见再有敌人,也没有发现云紫萝。

孟元超放下心上一块石头,“原来紫萝与她姨妈是早已离开此地的了。”当下再跑出门外,此时夏平和廖凡二人早已溜走,通天狐楚天雄也给缪长风杀败,正在要跑了。

只听得嗤嗤声响,楚天雄忽地身形一矮,打了一个圈圈,待他长身跃起之时,外衣已是解开,挂在缪长风的剑尖上,外衣穿了七八个洞,他却没有受伤,一溜烟的跑了。原来他这一招名叫“金蝉脱壳”,是在落败之际脱身自保的妙招。缪长风从未见过这样古怪的招数,一个疏神,就给他跑掉了。

缪长风笑道:“这老狐狸果然名不虚传,狡猾得很。”孟元超道:“就让他跑吧。里面的敌人,我都已料理了,受伤的没受伤的都关了起来,不愁没有活口盘问口供。”

缪长风道:“陈光世呢?”孟元超道:“在里面替那两位姑娘疗伤。”缪长风微笑道:“那么咱们待一会儿进去。”心想:“这两小姑娘都似乎对陈光世有点意思,却不知他中意的是谁?”

孟元超料想他是有话要说,心里思潮起伏,默默的点了长头,两人便在屋外林边,徘徊漫步。彼此各怀心事,一时之间,竟是都有不知从何说起之感。

兜了一个圈子,缪长风道:“孟兄,咱们虽是今日初会,我却闻名已久了。紫萝曾经与我道及,说是和孟兄乃是总角之交。”孟元超道:“我与她分手差不多已有十年了。缪兄也是来探望她的吧?你们相识多久了?”缪长风道:“我是在西洞庭山萧夫人家里和她认识的,还未够三个月。不错,我此来是想探她的消息,但我却并不准备与她相见。”

孟元超怔了一征,说道:“这却为何?”缪长风道:“请恕冒昧,我有几句心腹之言,想与孟兄说说。”

孟元超想不到他要嘛不说,一说便是单刀直入,倒是有几分喜欢他的爽快!便道:“是关于紫萝的事吧。”

缪长风道:“不错。论起与她相交之深,我自是远不及孟兄,不过多少也知道她一点心事。”

孟元超苦笑道:“古人有云:白头如新,倾盖如故。相知深浅,原不在于岁月。”

缪长风心想:“想必他已经听到了一些什么闲言闲语。”当下也不辩白,接着说道:“孟兄,紫萝的为人你当然比我清楚,她实在是个胜过须眉的女中豪杰,只可惜遭遇如未免太可悲了。”

孟元超道:“你是指她嫁给杨牧这件事么?”

缪长风道:“孟兄,有件事情或许你未知道,杨牧已经把她休了。”孟元超心头一震,说道:“啊,有这样的事!”缪长风道:“名义上是杨牧休她,事实上则是她看穿了杨牧这个丈夫的,当下将那日杨牧托四海神龙代他休妻之事告诉孟元超。孟元超听得又惊又喜,说道:“这样的丈夫,不要也罢!”

缪长风道:“不错,这好比毒瘤,越早割了越好。但紫萝受了这样大的打击,虽然受得起,心也伤透了。孟兄,除了你还有谁能给她慰解,孟兄,你是个胸襟阔大的武林豪杰,想必不会拘泥于世俗之见,嫌她是个再嫁妇人吧?”

孟元超听他说得十分真挚,心里甚为感动,却也禁不住心里苦笑,想道:“大概他还未曾知道我和她已经是有了孩子的了,何须他来说媒。只是世事沧桑,人所难料。我纵然有心复合,好事也未必能谐。”

缪长风道:“孟兄何以沉吟不语,莫非是怪小弟悦错话么?”

孟元超道:“缪兄,请你也恕我冒昧,有句话或许是我不该问的。”缪长风道:“孟兄,咱们是一见如故,相交以心。孟兄有话,请尽管说。”

孟元超道:“以缪兄的口气,缪兄对紫萝似乎也是十分倾慕。”

缪长风道:“不错,我佩服她是个外柔内刚的巾帼须眉。有一件事情我正想告诉孟兄,我和她已经是结拜了的异姓兄妹。”

孟元超道:“何以你又没起求偶之心?”

缪长风哈哈一笑说道:“姻缘二字,岂可强求?你们虽然隔别十年,我可知道她是一直没有忘记你的。是前生注定事,莫错过姻缘。孟兄,这份好姻缘应该是你的,你可莫要错过啊!”

孟元超苦笑道:“多谢吾兄关心,不过此事似乎言之尚早。啊,天色已经不早,不知不觉又过了半个时辰啦,陈光世给那两位姑娘疗伤,想必亦已毕事了,咱们还是进去看看吧。”心里想道:“不知紫萝如今的心情怎样?她两次避不见我,我总得见了她的面才能再说。”又想:“缪长风此人果然名不虚传,是一位值得结交的朋友,怪不得紫萝把他视为知已,结为兄妹了。他对紫萝倾慕备至,我若然与她今世无缘,他们能够结合,那也是一大佳事。”

缪长风见他似乎不愿意再说下去,却不知他有这样复杂的心思,暗自想道:“交浅言深,原也怪不得他不愿意深谈下去。”于是说道:“也好,这班贼人是什么来历,咱们也应该去盘问盘问了。”

邵紫薇和萧月仙服了碧灵丹之后,得陈光世相助运功,气力果然渐渐惭复,虽未恢复如初,已是和平常人一样。她们见了缪长风,都是十分高兴,七嘴八舌的问个不停。她们是不知道孟元超和云紫萝的关系的,言语之中自是不知避忌,老是把缪长风和云紫萝连在一起来问,使得缪长风甚是尴尬。

陈光世笑道:“你们别和缪叔叔歪缠了,他还要去审问那班贼人呢!”

孟元超解开了那班人的穴道,喝道:“按说我本来要把你们一刀两段,但看在你们不过只是从犯的份上,只要你们肯说实话,我也未尝不可饶你们一死。”这几个人都是贪生怕死之辈,不用怎样逼供,就都和盘托出来了。盂元超问完了他们的口供,说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你们倚仗懂得几手三脚猫的功夫为非作歹,我就废掉你们的武功吧!”当下捏碎了他们的琵琶骨,却给他们敷上了金创葯,然后把他们都赶了出去。

缪长风叹道:“想不到竟有这等事情,但不知是否北宫望故意放出来的谣言,好陷害牟宗涛的?”原来在那些人的口供中,已是把牟宗涛曾经到过御林军统领府的事情供了出来。

陈光世道:“缪叔叔,还有一些事情是这班人都未曾知道的呢。你们听了一定更要惊讶。”缪长风道:“什么事情?”陈光世道:“牟宗涛己是甘心情愿受北宫望的利用,第一,要用他来骗尉迟大侠上当;第二:要用他来谋害一个比李光夏更重要的人。你们猜这个人是谁?”缪长风道:“我怎么知道?”陈光世道:“就是孟大侠!”

孟元超笑道:“想不到北宫望竟然要和牟宗涛串同了谋害我,我倒是‘受宠若惊’了呢。”

缪长风道:“此事关系重大,这消息你是怎么得来的,可靠吗?”

陈光世道:“是我们听得炎炎和尚和玄风道人说的。”

缪氏风道:“啊,炎炎和尚。他就是曾经和我在西洞庭山上交过手的那个秃驴呀!那次他与北宫望的师弟西门灼联手,我差点儿吃了他们的亏。只是炎炎和尚本领很是不弱,怎的却会给你们听了他们的密商。”

陈光世道:“说来全是凑巧。”当下将那日在八达岭碰上炎炎和尚那些人的聚会,他躲在云台后面偷听,以及厉南星其后到来,将那些人打跑等等事情说了出来。

缪长风道:“据我所知,炎炎和尚、玄风道人乃是北宫望手下一等重要的人物,远非刚才咱们盘问的这班小脚色可比。这样说来,事情一定是真的了。孟兄,你倒不可不防呢!”

陈光世道:“孟大侠,何以你似乎并不怎么惊讶?”

孟元超笑道:“牟宗涛要想害我,这是我还未想得到的,不过他与北宫望勾结,我倒并不觉得出奇,甚至可以说是早在我的意料之中了。”当下也把在泰山那晚曾经见过牟宗涛送御林军副统领石朝玑下山的事情说了出来。

缪长风摇头叹息,说道:“牟宗涛本来是个人材,可惜走上了歪路。”盂元超道:“在泰山之会中,我已发觉他的野心不小。一个名心太重的人,一旦走上歪路,朋友想要帮他,只怕也是挽救不来的了。当务之急,咱们须得赶,快进京找到尉迟大侠,揭破牟宗涛的阴谋。可不能只是坐在这里,为他可惜了。”

缪长风道:“这个当然,不过孟兄,他们正要对付你,定然严密注视你的行踪,恐怕你有点不大方便去吧。”

孟元超纵声笑道:“我本来想要避避风头的,如今却是非去不可了。江湖上以道义为先,尉迟大侠与我交情虽然不算很深,但也是肝胆相照的朋友,你说我能够坐视他坠入别人所布的陷井么?”

缪长风道:“事情也得分头去办,咱们总不能一窝蜂的都到京城里去。”

邵紫薇和萧月仙不约而同的都噘起小嘴儿道:“为什么不能去,我们已经错过了泰山之会,这个热闹可不能再错过了。缪叔叔,你就带我们迸京,让我们趁趁热闹吧。”

缪长风笑道:“你当是赏花灯、看庙会吗?这可是要拿性命来冒险的呢。”萧月仙道:“我们不怕。”缪长风道:“你不怕我也不让你去,你出了什么事情,叫我如何向你母亲交待。”

萧月仙道:“可是娘和表姐都不知到哪里去了,我就是想去跟她,也是无从寻找啊。”

缪长风道:“如若是我知道她们在哪里呢,你听不听我的话?”

萧月仙背母私逃,遭了这场灾难,心里也是很想见她母亲的,当下喜道:“缪叔叔,你当真知道我娘在哪儿。”

缪长风道:“我和她们分手的时候,你的母亲曾经说过,如果在这里住不下去,她准备到你的奶妈家去。我这次来,就是想看看她们究竟去了没有的。”

萧月仙道:“啊,原来她们是去了我奶妈那里吗?这奶妈可是挺疼我的,我知道她住在哪里。那是一条很荒凉的山沟,不过离这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回 蝶血京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