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33回 假冒同行

作者:梁羽生

沦落平生知己少,除却吹箭屠狗,算此外谁欤吾友?忽听一声河满子,也非关雨湿青衫透,是鹃血,凝罗袖。

                     ——陈其年

只见“快活张”的“脸皮”给孟元超撕个稀烂,一块块的掉下来。原来他外表这层假脸皮是用腊做的,化装得当真是维妙维肖,与快活张的面貌完全一样。假脸皮撕破,露出本来面目,却原来是个麻子。

戴谟大为惊奇,问道:“孟大侠,你怎么知道他是假的。”

孟元超道:“五天之前,我才见过快活张!”

戴谟道:“五大之前,那不正是崔老板煤炭行出事的那一天吗?”

孟元超道:“不错,崔香主的煤炭行被封,我去看热闹,在附近的一条横街碰上快活张的。他还和我约好了那天中午,就到你这里找宋腾霄的呢!”

戴谟诧道:“那何以你们不来,我也是今天下午才见着快活张的。”

孟元超道:“我是住在大前门城外的一间小客栈的,店主是和萧志远大哥相识的一位江湖朋友。出来的时候,我和他说好一个时辰之内就回去的,那大清晨,我碰见快活张,本是应该立即和他来找你的,但我想到了你这里,你一定不肯放我走的。找要搬到你这里住,应该先回去告诉店主一声,免他牵挂。快活张听我这么说,他也说要去找一位丐帮的朋友,把这件事情告诉他,我们不如待到中午时分见面,再来找你。也免得昨晚刚刚闹出事情,我们一大清早就来找你,惹人注意。

“快活张说好了到我的客栈来的,不料过了午时,仍未见他来到,店主人出去打听,这才知道内城之门已经关闭,听说京城里正在大举搜查,快活张大概是出不来了。他回来的时候,再一留神,在他客残的附近,亦已发现了不少公门的暗探,这些暗探,有许多他是认识的。

“到了晚上,风声更紧,他从一个在九门提督官衙里做暗探的朋友口中,听到了两个消息,一个是快活张的那个丐帮朋友已经给御林军抓去;一个是提督衙门接到御林军统领的盗文,要九门提督协助,搜查一个名叫孟元超的人。

“店主人叫我连夜离开北京,待到风声稍微平静再回来。他答应明天城门一开,就来你这儿为我报讯。我不愿意连累他,既然他又肯为我报讯,我只好暂且离开,到三河县去避避风头,顺便访友了。”

戴谟说道:“可是你那位店主朋友也没有来过这里呀!”孟元超道:“今天我们进城的候,从大前门经过,我发现那间小客栈也贴上了衙门的封条,敢情是这位朋友也给抓去了!唉,我不想连累他,终于还是连累了他。”

戴谟笑道:“这么说你早已知道牟宗涛与北宫望勾结的阴谋的了?可笑我刚才还当作你不知道,你一来我就告诉你呢。”

盂元超说道:“本来我也早应该和你说的,但刚刚听你说了京师近日的情形,接二连三的就出了许多意外事情,到我想说之时,这厮已是来了。我不仅知道牟宗涛的阴谋,我还与快活张约好了到总管府去揭发他的呢。”

戴谟笑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你疑心这个假快活张。你给他裹伤的时候,如果他是真快活张,就该说起这件事情。”

孟元超道:“这厮不只一个破绽,他的轻功和快活张也是不能相比,起初我还以为是他因为受了伤,所以轻功才这样不济的。后来一想,他是手臂上受伤,伤也不算很重,若是真的快活张,岂可在屋顶行走,也会踏碎瓦片。所以我才用言语套他,故意隐瞒五天之前才见过快活张的事情,果然一套就套出他的又一个破绽来了。”

那人听了,好生后悔,心里想道:“我只道轻功与快活张相差不远,踏碎的屋瓦也不过是一块而已,裂开少许发出的声响也很轻微,哪知还是给孟元超一听就听了出来。早知如此,我该把那枝袖箭插进大腿才是。”不过,如果他是腿上受伤,虽然能够掩饰轻功方面的破绽,但却又怎能窜高纵低,从屋顶上跳下来?所以这个破绽是注定了不免要破露的。

缪长风走过来端详这个一人,心想道:“这个人我好似是在哪里见过似的?”又想:“怪不得孟元超那天听了陈光世告诉他的那些秘密,并不怎样惊讶,原来他早已从快活张口中知道。”原来孟元超是个不喜欢多说闲话的人,快活张与缪长风并非相识,是以他一直没有和他谈及快活张。

戴谟明白了前因后果,说道:“这厮冒充得也是真像,改容易貌之术维妙维肖那也罢了,奇怪的是他说话的声音也和快活张完全一样!哼,你到底是什么人,还不快说实话!”

缪长风忽道:“叫他用本来的乡音说话!他是山西大同府的人。”

那人知道已是瞒骗不过,只好说道:“我名叫李同川,人家都叫我李麻子。”果然是山西大同府的口音。

缪长风道:“你还有一个绰号叫做李穿洞是不是?”

李麻子苦笑道:“缪大爷,你都已知道也不能瞒你了。不错,我虽然是冒充快活张,但与快活张也是同行,善于穿墙打洞。”

孟元超诧道:“缪兄,原来你知道他?”

缪长风笑道:“我不但知道他,还亲眼见过他的神偷本领呢。十年前在高城的仪醚楼上,帮一个唱弹词的姑娘拉胡琴的那个人是不是你?”

李麻子苦笑道:“缪爷真好记性,那唱弹词的姑娘是我的徒弟。不过说到‘神偷’二字,我可是愧不敢当了,比起快活张,我实在差得太远。”

缪长风道:“你也很不错了,纵然比不上快活张,依我看来大概也可以称作天下第二神偷了。”缪长风这一说倒是个正着,原来李麻子在小偷这一行中,的确是被人称为天下第二神偷的。

缪长风接着说道:“那天在仪醚楼上,有个富商宴客,召来那个唱弹词的姑娘助庆,他在旁边拉胡琴,唱完走了。到结帐之时,那个富商竟然掏不出银票结帐。满座客人大惊之下,这才发现不仅是那富商给偷了银票,他们身上贵重的东西也都给偷去了。

“后来我向江湖的朋友打听,才知道这个李穿洞是一个在西北极有名气的小偷,公差缉拿得紧,逃到山东来的。那位朋友还说,这个李穿洞还有一样绝技,最擅长学别人的口音,能说任何一种方言。据说有一次他学一个人的口音,那个人有事出门,和妻子说好了三天之后才回的,他学那个人的口音,和别人打赌,说是可以骗得那个人的妻子当他是丈夫,果然骗得那妻子开门。”

戴谟说道:“李麻子,你和快活张是同行,就该彼此敬重才是。为何要冒充快活张来这里骗我们!”

李麻子满面通红,看得出他又是羞惭,又是害怕,想说又不敢说,孟元超早已猜着几分,冷冷说道:“你说实话,我就饶你。否则,嘿嘿,我也不要你的性命,只要你受三十六种酷刑。”说罢,轻轻在李麻子背心一拍,李麻子只觉浑身就似受针刺一般,又似体中有无数小蛇,乱窜乱啮,痛苦难当,吓得连忙说道:“我说,我说,孟爷,求你先给我减刑。”孟无超在他身上相应的穴道再拍一拍,给他止了痛楚,说道:“一句话都不许隐瞒,否则我还有更厉害的手段让你尝尝滋味!”

李麻子道:“小人不敢隐瞒,我,我,我是因为给公差缉拿得紧,有一个朋友在御林军统领手下当差,他说统领大人知道你本事,想要用你,你到了统领府,不但任何公差不敢动你分毫,还有天大的荣华富贵享受,你愿不愿意。也是小人一时糊涂,听说有这样‘好’的事情,我,我就一口答应啦!”

戴谟道:“今天下午到我家中,邀厉舵主一同到总管府的那个人是不是你?”

李麻子垂头说道:“是我。”

戴谟说道:“你既然是北宫望差遣来的,何以又肯把他和牟宗涛的阴谋告诉我们?”要知快活张那晚在统领府中偷听了北宫望的秘密,当场给牟宗涛发现,李麻子是北宫望的心腹,知道此事不足为奇,但他肯把快活张打听到的秘密在戴谟与厉南星面前和盘托出,戴谟却是免感到有点奇怪了。

孟元超已是隐隐猜到他们的阴谋,说道:“是北宫望教你用这个手段骗取我们相信的是不是?你实话实说,我不怪你。”

李麻子只好吐露实情,说道:“是。因为北宫望已经知道快活张当晚逃出统领府之后,见过了尉迟炯,料想尉迟炯也知道了这个秘密。但他却不知道尉迟炯是否见过你们,万一我冒充快活张,说的话与尉迟炯不符,岂不是要给你们见疑了?”

戴谟说道:“北宫望不怕我们知道了这个秘密传扬出去。”李麻子变了面色,讷讷说道:“这个、这个,北宫望是什么用意,我,我可就莫测高深了。”

孟元超陡地虎目圆眸,说道:“李麻子,我们有心放你一条生路,你却不肯实话实说,休怪我要不客气了!”

李麻子颤声说道:“小的委实不知道,北宫望真的没有告诉我。不过——”

戴谟道:“不过怎样?”

李麻子道:“不过据小人的猜想,北宫望大概以为你们纵然知道这个秘密,亦是没有机会传扬开去。”

戴谟恍然大悟,说道:“哦,我明白了,西门灼、欧阳坚他们是不是你引来的?”

李麻子道:“小人该死,求戴大爷恕罪。”

戴谟冷笑道:“北宫望可没想到他派来的人却给我们打得像丧家之大的卷了尾巴逃回去,好,很好,你肯说实话,我不怪你。”

孟元超却知道李麻子尚未说出全部实情,心想对付这样的人,须得恩威并用才行。当下和颜悦色地问他道:“北宫望和你大概也没料到我今晚恰巧在戴家吧?”

李麻子道:“是呀,确是没有料到。”

孟元超道:“好,但我还有一事未明,要想问你。你怎么知道快活张上次与我见面的日子,又知道我与快活张的私事。”

李麻子道:“是快活张告诉我的。”孟元超道,“他怎的会告诉你?”李麻子道:“就在你与他分手之后不久,他给御林军捉去了!”

此事早已在孟元超意料之中,但在李麻子口中得到证实,他仍是不禁又惊又怒,说道:“北宫望想必是用严刑拷打,折磨他了。”心想:“快活张本是一条硬汉,难道他竟会因受不过折磨,吐出口供?”

李麻子道:“这倒没有,快活张只是被关在一间牢房里面,戴上手镣脚铐。”

孟元超道:“那么他何以肯把这些事情告诉你?”

李麻子道:“我和快活张本来是相识的,有一年我在京师和他赌赛谁的本领高强,赌赛的方法是看谁能够偷到皇帝老儿赏赐给当朝宰相和坤的一把尚方宝剑和一串朝珠。赌赛的结果是不分高下,不过,严格说来,其实应该算是我输的。”

众人听得好奇心起,虽然急于知道快活张现在的情形,还是不免要问一问他道:“既然谁先得手,就算谁赢,何以又能算作打成平手?”

李麻子道:“限期三天,快活张在第二天晚上就把宝剑和朝珠偷回去了。本来我该认输,但我见期限未满,便和他说,你能够把这两件宝贝偷回来,我就能够把它送回去,不超出最后一天的期限。你信不信?快活张说和坤失宝,正在九城大搜,你要给他送回去,这不正是自投罗网么?嘿嘿,这要比我偷他的更难了。好,你若有这个胆量,我就和你再打个赌,你若能真的做到,算是我输给你,我说不用算作你输,算是打成平手好啦。我不但能够把失物送回去,而且我还要公然露面,大摇大摆的送入他的相府才算!”

戴谟诧道:“你用的是什么法子。”

李麻子笑道:“说来非常简单,我知九门提督手下有个亲信随从,是经常替提督跑腿,往来于提督衙门相府之间的。我就扮作这个随从,用他的口音说话,第三天一早跑去相府,说是提督衙门昨晚已经搜回相府的失物,特来差我奉还。和坤非但看不出破绽,还重重的赏赐我呢。”

戴谟又是吃惊又是好笑,说道:“原来如此。你偷东西的本领比不上快活张,但这份胆量和机智也当真了得,算作打成平手亦是应该。”

李麻子却是毫无得意之色,说道:“快活张对我倒是颇有惺惺相惜之意,许我作为平手,但在行家眼中,我这次的成功不过是仗着改容易貌之术和口技功夫,算不得是真实本领。是以行家的公断,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回 假冒同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