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34回 妙计突围

作者:梁羽生

风悲画角,听单于三弄落设门。投宿騒騒征骑,飞雪满孤村。酒市渐阑灯火,正敲窗乱叶舞纷纷。送数声惊雁,下离烟水,嘹唳度寒云。

                     ——鲁逸仲

戴谟说道:“韩兄不用担忧,震远镖局的金漆招牌是家父立起来的,我岂能连累震远镖局关门,打破了众镖师的饭碗?我们现在就走!”

韩威武道:“北宫望若来追问,我如何交代?”

李麻子笑道:“你可以把一切事情都推到我这个假统领大人的身上。”

韩威武道:“欧阳坚怎么办。”

戴谟说道:“这厮我自是容他不得,不过目前要借他一用。韩兄放心,这厮是决不能再回震远镖局陷害你的了!”韩威武是个老江湖,一听便懂他的意思,那是要把欧阳坚带出镖局,然后杀之灭口。

但韩威武仍是还有顾虑,说道:“我把事情推到李麻子身上,只凭我的口说,北宫望若不信,那又如何?”

李麻子道:“我这个假统领大人,要从你的镖局大摇大摆出去!”

韩威武道:“镖局的人看见了你,只怕还是不能算数。他们可并不是北宫望的亲信啊!纵然众口一辞,北宫望也可能以为我们是串通了的。”

李麻子笑道:“可以令北宫望相信的人证早已来了,你还不知道?”

韩威武诧道:“在哪里?”心里想道:“北宫望的亲信知道你假扮他的只有一个欧阳坚,可是欧阳坚你们一是要杀之灭口的,他又如何能够作证?”

李麻子道:“人证当然不是欧阳坚,是御林军的军官,而且不止一个。官兵在内少说也有数百之多!”

韩威武吃了一惊,说道:“御林军已经来了?”

李麻子道:“不错,早已来了。遍布在镖局周围,只是没有进来罢了。北宫望与欧阳坚怕你不肯尽力,是以早设下埋伏,只须欧阳坚发出讯号,他们便一窝蜂的来了。”韩威武又惊又怒,说道:“欧阳坚口口声声说是决不牵涉官府,原来却布下这个阵势。哼,我若是不如他意,只怕他要把镖局的人都一网打尽!”

李麻子道:“这是当然的了。不过,你现在倒是可以不用担忧了,我大摇大摆的出去,料他们几百对眼睛也是看不出破绽,非得恭恭敬敬的听我的话不可。他们几百个人都看不出破绽,哪还能怪责你们!这么一来,你自是也可卸脱关系了。”

韩威武一揖说道:“戴兄,李兄,这次韩某仰仗你们,倘能化祸为福,韩某永远感激你们的大恩!”戴谟与他的梁子得以解开,心里亦是甚为欢喜。

孟元超道:“客气话不必多说,韩总镖头,多谢你卖给我们这个交情,青山绿水,后会有期,告辞了!”

李麻子含了一口冷水,朝欧阳坚面上一喷,欧阳坚双眼睁开,虽然醒转,神智仍是有点迷糊,看见“北宫望”似笑非笑的站在他面前,猛地霍然一省,失声叫道:“你、你不是——”李麻子笑道:“你说得对了,我当然不是你的北官大人!”话犹未了,说时迟,那时快,戴漠已是点了他的哑穴。

戴谟冷冷说道:“乖乖的跟我走,我送你回去。”三指一扣,扣着他的脉门,看来却似手拉着手的样子。

欧阳坚哪里知道,戴谟说的送他回去,乃是送他回“老家”去的意思,心里还存着侥幸的念头,只道戴谟有家有业,对自己不无顾忌,“想必他还有下文,待他脱出重围之后,就要和我谈什么条件了。哼,只要他送我回统领府,我又何妨什么都答应他。”性命既是在对方的掌握之中,也就只好抱着希图侥幸的念头,乖乖的跟戴谟走了。

李麻子跨出密室,忽地想起一事,回过头来,低声说道:“告诉你有这条地道的人,和杨牧的那个大弟子闵成龙,都不是好人,你要小心了。”随即故意大声说道:“没你们的事了,韩总镖头,你回去吧,不必送了!”

一行人大摇大摆的走出镖局大门,埋伏在外面的御林军,突然看见“统领大人”从镖局出来,都是吃惊不已。李麻子提高声音喝道:“你们都出来吧。”

只见有的从两边民房的屋顶跳下来,有的从街道暗角处走出来,纷纷上前迎接。韩威武送到门口,抬头望出去,只见镖局前面,黑压压的堆满了人,果然少说也有三五百之多。韩威武出了一身冷汗,心里想道:“好险,好险!若不是李麻子想出这个妙计,今晚只怕当真是骑虎难下,左右为难。”

带队的那个御林军官为人谨慎,叫手下亮起火把,火光照耀之下,见“北宫望”与欧阳坚并肩走在当中,虽然他觉得北宫望突然出现,有点奇怪,亦是不敢多疑了。戴谟,缪长风,孟元超,李光夏四人是改换了容貌的,他看不出来,只道是北宫望安插在镖局中的伙计,“北宫望”和欧阳坚既然不是假的,对“北宫望”带出来的人,他当然也是只有恭送的份儿,不敢多问了。他做梦也想不到,他以为不是假的,其实却是假的。

李麻子料得半点不差,几百对眼睛果然都是看不出破绽。

李麻子道:“你给我准备一辆马车。”那军官躬腰说道:“是,统领大人,你是回府还是出城?”

李麻子说道:“我出城赶办公事,不用你们护送。这镖局我已搜过了,并无钦犯在内,你们都回去吧。”

那军官心道:“莫非统领大人已是得到甚么消息,出城追查钦犯?但不知何以不骑马要坐马车?骑马不是还快得多?”但因面对的乃是“顶头上司”,这军官莫测高深,知也不敢多问。

不过一刻,御林军已在附近的骡马行招来了一辆马车,说是“招来”,当然是“抢来”的,拉车的四匹坐骑,都是那间骡马行中上好的健马。

李麻子和戴谟等人上了骡车,立即叫车夫向西门驶去。这两个车夫乃是御林军的下级军官。

到了西门,不过四更时分,还要一个更次,待天亮才能开门。但守城的官兵,看见是御林军军官驾驶的马车,一问之下,又知道坐在车上的是御林军的统领,他们虽然没有见过北宫望,这两个御林军的军官却是全副披挂的,其中还有一个,恰恰是城门官认识的人。见这阵仗,如何还敢疑心是有人假冒?御林军的统领大人从他们把守的城门出城,当真是令得他们受宠若惊,自是不敢稍有拖延了。

出了城门,李麻子吩咐那两个军官快马加鞭,跑了约莫一多里路,到了郊外,李麻子向孟元超抛了一个眼色,孟元超使出重手法,在欧阳坚的致命穴道重重一戳,欧阳坚闷哼一声,一命呜呼,李麻子叫道:“停车停车!”

那两个军官勒住坐骑,说道:“统领大人有何吩咐?”李麻子道:“欧阳坚刚才在戴家受了伤,现在晕倒了,你们将他送回统领府救治。”这两个军官已经听见了欧阳坚哼的那一声,又知道欧阳坚是曾和西门灼等人在戴家经过一场剧斗的,对李麻子的话自是相信不疑。

李麻子接着说道:“你们另外找几匹拉车的马,这四匹坐骑给我,欧阳坚一时晕倒,大概不是怎么紧要的。”其实用不着他这么交代,那两个军官也是不敢不遵。死一个欧阳坚有什么打紧?延迟统领大人办的公事,那罪名就大了。

孟元超与李光夏合乘一骑,李麻子、戴谟、缪长风三人各一骑,五人四骑,风驰电掣而去。跑了一遥,早已把那辆马车远远甩在后面,李麻子哈哈笑道:“咱们送这份厚礼给北宫望,可够他受了!”想象北宫望接受欧阳坚尸体之时的惊惶,越想越是忍不住笑。

孟元超说道:“咱们现在还不能说是脱险,须得救出了快活张一同离开,方始平安。”原来他们从西门出城,正是计划到西山去救快活张的。

此时东方已白,晨风动林,宿鸟离巢,朝霞染树,一行人踏上西山,他们厮杀了一晚,从血雨腥风之下脱险出来,走到了这样清幽的处所,端的是入武陵仙境一般,精神为之一爽。

抬头望上去,只见一座巍峨古庙,在丛林中隐隐露出一角。戴谟是老北京,说道:“这就是西山著名的卧佛寺了,建于唐代,原名兜率寺,据说当时寺里有檀香雕成的卧佛。到了元代,重新扩建,换铸铜佛,只一座佛像,就用了工匠七千人,黄铜五十万斤,工程规模之大,可以想见。卧佛寺之得名,就是由此。可惜咱们救了快活张之后,须得赶快离开,恐怕是不能进去游览了。”(羽生按:此段材料,根据元史记载。北京西山卧佛寺的卧佛现在还有,但现在的铜佛,并没有五十万斤重。)

李麻子笑道:“还是不进去游览的好。非但不好进去游览,咱们恐怕还得绕道避免经过此寺呢。”

孟元超道:“为什么?”

李麻子道:“寺中原来的僧人最近已经给赶了出来,换上一班喇嘛居住了。这班喇嘛,据我所知,和北宫望与萨福鼎都是常有来往的。”

孟元超道:“依附清廷的喇嘛,侵占名山古刹,当真是可恶可恨。”

戴谟道:“快活张的住处在什么地方?”

李麻子道:“在樱挑沟。”

戴谟道:“啊,那不正是在卧佛寺后面的山麓,距离不过三里路程吗?”

李麻子道:“是呀,所以我颇是有点怀疑,他们将快活张安置在樱桃沟那家假冒猎户的家里,除了猎户是北宫望的手下之外,恐怕还会利用卧佛寺的喇嘛来监视他们。”

当下李麻子走在前头带路,绕过卧佛寺西行,穿过一条两山峡峙之下,外广里窄,名叫“道谷”的山沟,相传明代学者孙承泽曾在这里隐届,孙承泽号“道翁”,是以得名,有一条清澈的溪水从山沟里穿过,从卧佛寺可随脚底溪水走到这里。无数奇形怪状的石块蹲伏溪水两旁,也是西山一处著名的风景。这里过去可能盛产樱桃,现在樱桃树是很少了,只有沟南头还有十数株樱桃树,可是这个美丽的名字却一直流传下来,“道谷”南端的那条山沟就叫做“樱桃沟”了。

李麻子道:“咱们可不能这许多人一同进去,因为恐怕会打草惊蛇。”

孟元超点了点头,说道:“不错,那两个鹰爪见你带了许多人来,一定会起疑心,只怕咱们未曾进门,他们就会挟持快活张为人质了。”

戴谟说道:“你一个人进去,对付得了他们吗?”要知李麻子虽然是颇有一些旁门左道的功夫,但真实的武功却不过是江湖上二三流的角色。

李麻子道:“咱们一窝蜂进去,自是会打草惊蛇,但我若是和他们一个相熟的人进去,最少一时之间,大概不至引起他们的疑心。”李光夏道:“哪里去找他们相熟的人?”李麻子笑道:“我可以变一个出来。”

孟元超见识过他的手段。便道:“好,我和你一同去。”李麻子道:“好的,有孟大侠和我作伴,足可以对付他们了!”当下剥去脸上的腊,在清溪洗个干净,从“北宫望”变回李麻子,恢复了本来的面目。然后就用剥下来的黄腊,替孟元超化装,众人看了,都笑起来,说道:“果然是维妙维肖,就只缺少了一套御林军的服饰。”原来李麻子是把孟元超变成了刚才替他们驾车那两个军官中的一个。

戴谟,缪长风,李光夏三人藏在樱桃沟等候消息,李麻子与乔装的孟元超便去找那家猎户。

那两个假冒猎户看守快活张的军官看见李麻子与他们的同僚一起,果然没有疑心,连忙开门迎接。

一个问道:“昨晚的事情办得怎样?”李麻子道:“大功告成啦!”另一个听了大喜,便即笑道:“那么咱们是可以和他说个明白啦?”心想:“快活张这贼骨头累老子服侍了他几天,如今用不着他了,老子倒是要慢慢消遣他了。”

快活张躺在炕上,正自纳罕,不知他们要说什么明白,只听得李麻子说道:“不错,是可以说个明白啦!”话犹未了,孟元超出手如电,一手一个,已是把那两个假猎户抓着,迅速点了他们的软麻穴,咕咚,咕咚两声,那两个人都跪在地上了。

快活张大吃一惊,说道:“麻子哥,这是怎么回事?”

那两个假猎户则正在失声叫道:“小张,你怎能和我们开这样的玩笑?”孟元超假扮的到那个军官年纪比这两个人轻,他们平日都是叫他做“小张”的。

孟元超一抹脸孔,喝道:“你们瞧清楚了,谁是你们的小张?”那两个人膛目结舌,好半晌才说得出话来:“你,你是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回 妙计突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