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38回 重寻故剑

作者:梁羽生

尽飘零尽了,何人解当花看?正风避重帘,雨回深幕,云护轻幡,寻他一春伴侣,只断红相识夕阳间。未忍无声委地,将低重又飞远。

                     ——张惠言

陈光世护送她们到了奶妈家中,本来就要回去的,但因萧夫人极力换留,只好多住几日。

萧夫人另有一番心事,那天晚上,她就悄悄的问女儿道:“你是不是喜欢这陈公子?”萧月仙羞红了脸,噘着小嘴儿道:“妈,我不喜欢你问我这个。”

萧夫人道:“你不说我也知道。在西洞庭山的时候,你和紫薇是不是为了他吵架?你的邵家哥哥又是不是为了这个给你气跑的。”

萧月仙道:“那是他们自己多心。”

萧夫人叹了口气说道:“邵伯伯是你爹爹生前最要好的朋友,咱们一家子也曾受过他的照顾。凡事你该多让紫薇姐姐一些,你懂不懂?”

萧月仙道:“是呀,所以每次比剑,我都是让她一两招的。”

萧夫人道:“你是真的不懂还是假的不懂,我说的不是这个。”

萧月仙其实是懂的,只因生母亲的气,索性假装到底,说道:“不是这个,那又是什么?”

萧夫人道:“邵伯伯有意把你的紫薇姐姐许配给陈公子,紫薇也喜欢他,难道你不知道么?”

萧月仙道:“知道又怎么样?”

萧夫人道:“那你就应该别让你的紫薇姐姐多心呀!”顿了一顿,接着说道:“其实你的鹤年哥哥也很不错呀。他的本领或许比不上陈公子,人可是挺老实的,我和邵伯伯早就把你们当作小俩口的了,只因你的年纪还小,才没有正式提亲。”

萧月仙又羞又气,说道:“我什么人也不喜欢,你也莫迫我做邵家的媳妇了。”

萧夫人道:“我不想勉强你的婚事,不过,你喜不喜欢鹤年那是另一回事,这位陈公子你可得让给紫薇姐姐才行。你不能太伤了邵伯伯的心!”

这几句话说出了口,萧夫人方始觉得是未免重了一些,恐怕女儿受不了。果然萧月仙更赌气说道:“好,那以后我决不再和陈公子在一起就是了,免得人家以为我是没人要的下贱女子,要抢别人的丈夫!”

萧夫人轻轻抚摸女儿的秀发,说道:“你别赌气,听妈的话。这样不好!”

萧月仙道:“你不是说要我让她吗?”

萧夫人道:“这样做太着痕迹了。你只须和陈公子疏远一些,多让他们亲近,也就行了。若是现在就避免和他们在一起,那会闹出笑话来的,你明白么?”

萧月仙道:“好啦,好啦,我明白了,妈,我要睡觉啦,你别再罗唆了好不好?”萧夫人知道女儿还在生气,一笑替她盖上被子。

萧月仙哪里睡得着觉?翻来复去的只是想道:“我是真的喜欢陈光世么。”鹤年心里喜欢我,我是知道的。可是我喜不喜欢他呢?”她自己问自己,但这两个问题,她可都是答不出来。再又想道:“为什么光世一来,我就有一股压制不住的念头,想和他多些在一起?但鹤年哥哥走了之后,我却又是想念他比光世更多了?”

女儿家的心情是十分复杂的,莫说别人无法捉摸,有时候当真是连自己也不知道。萧月仙现在就是这种情形了。

其实她现在还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爱情,有的只是一种对异性的朦胧的“爱慕”。陈光世温文尔雅,出身名门,本领又高,若然拿他来和邵鹤年相比,邵鹤年好比一块未经琢磨的噗玉,陈光世则是一颗光采夺目的明珠,自然也就比较吸引她了。其实她和邵鹤年自小就在一起,说到感情之厚,相知之深,那还是远在陈光世之上。

但她又是个有几分倔强甚至有几分执拗的少女,给母亲说了这么一顿,心里感到受了委屈,反而不知不党的起了一股反抗的念头了。

好在他们都是年轻的人,心中的芥蒂是不会久藏的,萧月仙头两天是故意和陈光世疏远许多,渐渐也就大家玩在一起,和平时一样了。

这一天天气很好,邵紫薇和她说道:“云姐姐不能陪咱们练剑,找光世指点咱们好不好?”

萧月仙想起那次练剑和她吵架的事,说道:“你们去就行了,我不去!”

邵紫薇怔了一怔,笑道:“你还在生我的气是不是?好,你不去,我也不去,唉,只可惜这么好的天气。咱们可要闷在屋子里。”

萧月仙想起母亲的话,不觉说道:“这件事么,我早就忘了。你可别要多心。好啦,好啦,我拗不过你,走吧,走吧!”

他们在树林里找到一块平地,邵紫薇说道:“陈大哥,你的冰川剑法我们看过一遍,现在都忘记了。你再练给我们瞧瞧好不好?”

陈光世道:“还是你们先练吧,我还没有看过你们整套的剑法呢,让我开开眼界也好。”

邵紫薇与萧月仙都争着说道:“不,你先练,你先练!”陈光世笑笑看看她们,心里想道:“这两个小姑娘虽然不大懂事,却也挺会讨人欢喜呢。”原来在他的心中,是把她们都当作不懂事的小妹妹的。

陈光世笑道:“好吧,那我就来抛砖引玉吧。”邵紫薇道:“不对,不对。你的剑法比我们高明很多,应该说是抛玉引砖。”萧月仙笑得打跌,说道:“更不对了,既然是玉,哪有随便抛出去的道理?这句成语可是不能颠倒过来用的。”

眼前少女如花,脚底虽然踏着积雪,却已是如沐春风了。陈光世感染到她们的欢乐,不觉如饮醇醪,心神若醉。

邵紫薇嚷道:“陈大哥,你怎么又不练了?”

陈光世好像在侧耳静听什么,半晌忽道:“听说你们那次在西洞庭山的梅林练剑,曾经给人偷看,闹出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

邵紫薇说道:“不错,那个坏蛋是来侦查缪叔叔的,听说是‘四笔点八脉’连家的人。我们打不过他,后来幸亏云姐姐恰好那天来到,这才把他赶跑了。”

萧月仙心念一动,说道:“是不是现在有人偷看?”

邵紫薇霍然一省,心道:“不错,陈大哥此问定有用意。”为了要表现自己比萧月仙还更机灵,也不管是否有人,立即便大声喝道:“什么人,还不赶快给我出来!”

话犹未了,果然便有一个劲装汉子,从树林中钻出来。

唰唰连声,邵紫薇、萧月仙双双拔剑出鞘,立即便迎上去,剑尖指着那汉子。

陈光世叫道:“慢些动手,问清楚他再说。”

那汉子陪笑道:“姑娘请莫动怒,我不是偷看你们练武,我是来探亲的。”

萧月仙怔了一征,说道:“你的亲戚是谁?”要知道这山上总共不到十家人家,而这汉子却是服饰整洁,言谈举止颇有气派,一看就知道不是山里人。

那汉子看了看萧月仙,忽地说道:“姑娘,你是不是姓萧?”

萧月仙诧道:“你怎么知道?”

那汉子道:“云紫萝是你表姐吧?你们二人相貌颇有一点相似,我胡乱猜猜。”

萧月仙更是惊诧,说道:“你认识我的云表姐?”

那汉子哈哈一笑,说道:“我姓杨名牧,说起来我还是你的表姐夫呢!”

萧月仙是尚未知道云紫萝夫妻离异之事的,她的母亲怕她不懂事胡乱说话,一直没敢告诉她。此时听说这汉子就是杨牧,不禁失声叫道:“你不是死了的吗?表姐说——”蓦地想起死人岂能站在自己面前说话,这一问实属多余,登时就住口了。

杨牧笑道:“我是躲避仇家,才装死的。你表姐说了些什么,或许她对我还有点小小的误会?”

萧月仙不知他是真是假,心里想道:“反正他只是一个人,若非扬牧,有妈在家里,也不怕他,他敢来求见表姐,料想也不会是冒充的,嗯!表姐能够夫妻团聚,不知道该多欢喜呢!”于是说道:“没什么,你来得正好,表姐,她——”

杨牧怔了一怔,说道:“她怎么样?她是正在提起我呢?还是正在骂我?”

萧月仙“噗嗤”一笑,说道:“你猜得不错,她正在想念你呢。好,你跟我来吧。”原来她是想要把云紫萝快将临盆的事情告诉杨牧的,但这样的事情女孩儿可不便说出口来。她以为妻子怀孕,丈夫自必知道,只须这么提一提杨牧就会意了,哪知杨牧却是糊里糊涂。

邵紫薇纳剑入鞘,说道:“咱们大家回去吧。”语气之间,颇有点无可奈何的样子。

萧月仙道:“不,由我陪客人回家,你们还是继续练剑吧,难得这样的好天气。”这正是邵紫薇心里的说话,巴不得萧月仙替她说了出来,她可以和陈光世玩个痛快。

萧夫人看见杨牧到来,却是又惊又喜。原来她知道杨牧不是个好丈夫,但总还是希望甥女能够与丈夫重归于好。

杨牧深深一揖,说道:“小侄那天得罪了老人家,请你老人家恕罪。”

萧夫人道:“过去的事,大家都莫提了,你来得正好。”

又是一句“来得正好”,杨牧喘惴不安地说道:“紫萝在家吗?她是不是还在怪我?”

萧夫人略一沉吟,说道:“请你在这里稍坐一会。待我进去。”

云紫萝在内室早已听到他们的说话,听至此处,大声说道:“姨妈,你给我把他撵出去!”

萧夫人正在想说“待我进去把她唤出来”的,不由得大是尴尬,连忙作个手势,示意叫杨牧不可多言,只可坐在外面等她。

萧夫人进了卧室,在云紫萝耳边悄悄说道:“夫妻总是夫妻,何况你又有了他的孩子——”

云紫萝斩钉截铁地说道:“我早已不是杨家的人了,姨妈,你若告诉他这件事情,那你就是迫我走了!”说至此处,提高声音喝道:“杨牧,亏你有脸敢来见我,快给我滚出去吧!”

杨牧心里想道:“为什么她不让我进去,难道是孟元超藏在房中了”妒火一起,又再想道:“看来她的姨妈是帮我的,我索性闯它一闯,即使孟元超当真在此,也不怕他。”当下迈进内堂,说道:“紫萝,以往我是做得过份一些,如今十分后悔,特地来向你赔罪。请你看在八年夫妻的份上,好歹见我一见。”口中说话,伸手便要揭开卧室的门帘。

忽地微风飒然,门帘从里面反卷回来,杨牧手臂一麻,登时身不由己的给那股隔着重帘的力道推开数步。原来是萧夫人在里面反卷门帘,这还是她手下留情,否则杨牧已是摔个四脚朝天了。

萧夫人走出来悄声说道:“紫萝正在气头,你别莽撞,你现在只能低声下气的求她。”

杨牧点了点头,隔着门帘哀求妻子:“紫萝,你不念夫妻之情。也该看在咱们孩子的份上。”

云紫萝吃了一惊,心想:“难道姨妈已经把我将要临盆的事情告诉他了?”

只听得杨牧继续说道:“紫萝,你是知道的,我一向把华儿当作亲生的骨肉,他在天天缠我要我给他找回妈妈,难道你就不惦记他吗?”

云紫萝这才知道杨牧说的乃是杨华,父母爱子女出于天性,是以虽然觉得这个消息来得突兀,亦是不禁失声叫逼:“什么,你是说你已经把华儿找回来了么?”

杨牧说道:“不错。华儿本来是给滇南双煞捉了去的,我得韩威武之助,捉住了冷面书生段仇世,迫他的师兄卜天雕把华儿送来交换。十日之前,华儿已经平安送到京城了。”’

云紫萝道:“此话当真?”

杨牧说道:“怎会骗你!段仇世的武功十分了得,也是神差鬼使,叫他独自入京,我和震远镖局的一众镖头,和他斗了一个时辰,这才将他拿下的,你若不信,我还可以说出一件事情,华儿身上有块汉玉,是你给他作信物的,对不对?”

云紫萝曾在途中碰见过段仇世,知道他是独自入京。但段仇世曾在泰山会上当着杨牧和孟元超的面亮出那块汉玉之事,她却并不知道,因为当时她已经晕厥了。

扬牧说出此事,云紫萝不由得信了几分,杨牧又说道:“华儿在点苍双煞手中不知受了多少折磨,身子又黄又瘦,我又不会料理孩子,你忍心不去料理他吗?”

云紫萝一阵心酸,不由得珠泪簌簌流下。杨牧隔帘听得抽噎之声,心中暗暗欢喜。正想请萧夫人帮忙劝一劝,忽地那抽噎之声突然停止。

杨牧知道妻子已经回心转意,就要出来,正自欢喜。忽听得云紫萝冷冷说道:“杨牧,你这次带了多少人来,为什么不让他们露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回 重寻故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