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43回 揭破阴谋

作者:梁羽生

魁魅搏入应见惯,总输他覆雨翻云手。冰与雪,周旋久。

                     ——顾贞观

石朝玑皮笑肉不笑的打了个哈哈,说道:“北宫统领高瞻远瞩,这正是俗语说的要放长线才能钓大鱼呀!嘿嘿,对对,牟兄,你不露面是比露面更好。”

宗神龙道:“好,多谢你通风报讯,只要你把金逐流引开,我们捉拿了钦犯,这功劳嘛自然也是有你一份。”

牟宗涛淡淡说道:“我一不想功名,二不想富贵。你们两位放心,有什么功劳都是你们的,牟某决不分功。”

宗神龙道:“那么你要什么?”

牟宗涛笑道:“宗师叔你是明白人,我的心事料想瞒不过你。”

宗神龙大笑起来,说道:“我真是老湖涂了,对,你要做扶桑派的掌门,是不是?”

牟宗涛道:“我只想光大本派门户。如今给一个小丫头窃据掌门,宗师叔,我想你也是不服气的吧?”

宗神龙道:“好,你帮我的忙,我当然也要帮你的忙。但不知北宫大人跟前——”

牟宗涛道:“我自会帮你们说话,表白你们对他忠心,并且把这件功劳都说成是你们二人的。”

原来北宫望与萨福鼎暗地里勾心斗角,宗神龙投靠了萨福鼎之后方始知道,如今北宫望更得皇帝信任,形势逐渐对萨福鼎不利,是以他早有改投北宫望之心。至于石朝玑,他本是萨福鼎安插在御林军中的人,他已经知道北宫望知道了他的秘密,心中更是揣揣不安。现在牟宗涛愿意藉这个机会,给他们和北宫望拉拢,这正是他们求之不得的事情。

石朝玑道:“实不相瞒,北宫统领对我恐有些少误会。牟兄,得你美言,石某感激不尽。”

牟宗涛道:“都是自己人了,客气什么,我也要你们的帮忙呢。”

石朝玑哈哈笑道:“对,对!那么你们师叔侄好好商量商量。有用得着我石某之处,我定必效劳。”

宗神龙道:“据我所知,扶桑派今日也会有人来王家祝寿。”

牟宗涛道:“是谁?”

宗神涛道:“是石卫夫妻。”

牟宗涛“哼”了一声,说道:“石卫和桑青么?哼,他们这对夫妻本来是我的左右手,想不到在泰山之会,竟然背叛了我!”

宗神龙笑道:“你不必生气,也不用露面。我借清理门户为名,待会儿替你把他们料理了就是!”

牟宗涛道:“那丫头叫我做虬髯堂的堂主,本门的新迸弟子之中,有一大半是我亲手教的,不乏我的心腹。但老一辈的那六位师兄,石卫桑青不用说是反对我的了,另外四位师兄,不知师叔能否拉得动一两个过来?”

宗神龙笑道:“实不相瞒,其中有两个当初乃是迫于无奈才跟从你的,和我暗中一直都有往来。如今你我是站在一条线上的了,我当然会叫他们拥护你的。”原来这六个人是和宗神龙一起从海外回来的,曾有“扶桑七子”之称,后来因为宗神龙归顺清廷,牟宗涛假装主持正义,把宗神龙赶出了扶桑派,这六个人遂转而拥戴牟宗涛。不过这六个人又分两派,有的真心拥护,由于他们不值宗神龙的所为,而又未曾看清牟宗涛的面目;有的则是虚与委蛇,见风驶舵,谁人得势就拥护谁。

牟宗涛说道:“好,这样就更有把握了。不过在我废立之时,师叔最好还是不要插手。”

宗神龙笑道:“这个我理会得。你还要在所谓侠义道中混的呢,你我当然不便公开联手。不过,你找什么藉口废掉那个丫头?”

牟宗涛道:“我在三河县曾经碰上盂元超,他目前正在南下途中,那丫头是去找他的,大概现在已经在一起了。孟元超可也是朝廷的钦犯啊!”

石朝玑登时会意,说道:“好,这件事你交给我。我叫人搜查他们下落,把那小丫头一并捉了,你就根本用不着费脑筋搞什么废立,顺理成章便可继任掌门。”

牟宗涛道:“即使捉不到,只须你的人碰上他们,和他们打上一架,我也可以找到藉口。甚至还用不着我出头。”

宗神龙说道:“对,对。扶桑派在中原重立门户,当初的宗旨本来只是光大本门的武学,而不是要干预朝政的。这丫头和钦犯如此亲密,岂不是要连累扶桑派难以在中原立足?只须当真闹出了事情,本门中一些老成持重的人,定必是不愿意再要她做掌门了。”

石朝玑道:“这样的人自必会有。但必定也有另一些人反对他们。”

牟宗涛道:“那我只好请他们‘自立门户’了。”

石朝玑哈哈笑道:“好,那些给你逐出扶桑的人,我可以帮你的忙,将他们一一除掉!”

林无双听得毛骨悚然,心里想道:“幸亏神差鬼使,叫他们在这里聚会,给我听见了他们的毒辣阴谋!”

三人哈哈大笑,笑过之后,牟宗涛说道:“宗师叔,石大人,多谢你们答应帮我的忙,我在这里预先向你们多谢了。”

石朝玑笑道:“你帮我们的忙也很不少呀,对啦,还有一个好消息你未曾告诉老先生呢?”

宗神龙道:“什么好消息?”

牟宗涛道:“你是不是约了韩朋昨晚会面?”

宗神龙道:“不错,你怎么知道?但直到今早,他可并没有来。”

牟宗涛道:“韩朋要向刘抗泄漏你的秘密,昨晚已经给我打伤了。”当下把昨晚在二十四桥边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宗神龙恨声说道:“昨日离开那酒楼之时,韩朋不和我们同走,我已经起了疑心,果然他要叛我。哼,那你就该杀了他灭口才对。”

牟宗涛道:“他已经死了!虽然不是当场毙命,但他中了我的树箭,在断气之前,料想也是不会说话的了。”

宗神龙道:“你确实知道他已经毙命?”

牟宗涛说道:“刘抗把棺材运到韩朋的岳父在扬州的联号,我们的人曾开棺验过尸体,决不会假。”

宗神龙道:“那么刘抗呢?”

牟宗涛道:“他已在一个时辰之前,运棺离开扬州。”

宗神龙道:“好,那么我今日可以少对付一个劲敌了。但美中不足的是少了一个韩朋,没人替我们到王家做说客。”

石朝玑笑道:“你不用担心,我早已物色了另外一个说客,比韩朋更为适当。”

宗神龙道:“这人却又是谁?”

石朝玑笑道:“到了王家,你们自然知道。”

牟宗涛道:“不过,咱们也还有未了之事,那个刘抗也该杀了灭口才好。”

宗神龙道:“好,我叫伍宏、魏庆、金太鼎、西门虎四个人追杀他。”

牟宗港道:“刘抗本领不凡,伍宏他们能否杀得了他?”

宗神龙道:“我也曾试过刘抗的功夫,魏庆在一百招之内,可以和他缠斗,另外三个人各有独门绝技,可以乘机伤他。”

石朝讯道:“那么咱们应该差遣魏庆赶快去办这件事了。咦,他怎么还不出来?”

刚刚说到这里,只见魏庆神色慌张的匆匆跑来。

宗神龙吃了一惊,迫不及待,扬声问道:“魏庆,你怎么啦?”牟宗涛也在同时问道:“你碰上什么人了?”

魏庆说道:“祠堂里没人。嘿嘿,我瞧见啦,他们是跑到这儿来了!”

宗神龙喝:“在哪儿?”

石朝玑喝道:“好大的胆子,他们是谁?”

魏庆说道:“一男一女。”他先答石朝玑所问,却对宗神龙和牟宗涛抛了一个眼色。

牟宗涛登时省悟,说道:“师叔不必着忙,好朋友既然来了,迟早总要见面。咱们也该以礼相待才是。嘿嘿,朋友,请你们自己走出来吧。”

魏庆站在墓道的一头,扼守着下山的路口,游目四顾,朗声说道:“对,朋友,请出来吧!跑,你们是绝对跑不了的,难道当真要我把你们揪出来吗?”

林无双惊疑不定,心里想道:“我们出来之后他才进去,怎的却会给他知道?听他的语气,好像已经发现了我们躲藏的地方!”

孟元超是个江湖上的大行家,初时吃了一惊,立即就想到了:“哼,他这只是虚声的恫吓,看来他大概是发现了一些可疑的迹象。却还捉摸不定我们是否已经躲在这儿。”

孟元超料得不差。原来孟元超和林无双踏进祠堂的时候,是决没想到要躲避敌人的,是以只是像平常人一样走路,并没施展轻功,石阶上雨湿苍苔,留下了他们的足印。

魏庆也是江湖上的行家,为人十分精细,他细辨大小不同的足印,看得出是一男一女。足印只有来的,没有去的,显然是业已从后门溜走。但后门也无足印,又可知这两人定有轻功。后门通向松林,是以他立即下了判断,判断这两个人定然是躲在这里偷听无疑。

林无双正在踌躇,不知是跳下去的好还是静以待变的好,只听得牟宗涛忽地一声冷笑:说道:“林无双,咱们是表兄妹,难道你还怕见表哥不成?快和孟元超出来吧!”

在牟宗涛这只是姑且一试,其实他还没有把握敢断定是孟林二人的。只因魏庆说出是一男一女,故而惹起他的这个疑心。

孟元超暗里担心:“无双,你可别上了他们的当才好!”可惜这句话他可是不能说出来给林无双听。

心念未已,只听得林无双的声音已经说道:“不错,是我!只有我一个人!”

林无双飞身下树,立即飞奔。逃跑的方向,和孟元超藏匿的地方刚好相反。原来她是要凭藉自己超卓的轻功,引开这班强敌。

可惜她的江湖经验毕竟太浅,不会巧用心思,一句:“只有我一个人”,等于是说“此地无银三百两”一样,登时就露出马脚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通天狐楚天雄已是如箭离弦,向她追去。牟宗涛亦是如影随形,紧追不舍。

宗神龙正在也要追去,石朝玑道:“别上这臭丫头的当,一定还有别人!”

牟宗涛一面跑一面叫道:“对,你们赶快搜查孟元超吧,这丫头来了,孟元超还能不在这儿吗?”

他话犹未了,孟元超己是倏的现出身形。

“孟元超在这儿,你们瞎了眼吗?”此时魏庆与孟元超距离最近,背向着他。孟元超本来可以出其不意,攻其无备,一记快刀把他杀掉的。但孟元超不愿有失身份,向他偷袭,是以先行发话,方始向他扑去。

他这么一发话,可就错失时机了。魏庆武功不弱,一听得背后金刃劈风之声,链子锤反手抖开,刀锤碰击,溅起火星。当的一声,魏庆跄跄踉踉的向前疾冲几步。身形虽然不稳,可也没有跌倒。

孟元超喝道:“我是‘钦犯’,你们冲着我来吧!”

石朝玑哈哈笑道:“好,我今日与你再决雌雄!”此时楚天楚已经追出树林,牟宗涛则还落后少许,回头向孟元超望去。孟元超喝道:“牟宗涛,你这无耻小人,有胆的回来和我决战,我不怕你们人多!”

宗神龙叫道:“姓孟这小子决计逃跑不了,你们放心拿那丫头!”

牟宗涛瞿然一省,心里想道:“孟元超虽是钦犯,这丫头和我的关系却是更大!”当下哈哈笑道:“牟宗涛岂是以多欺少的人,你要和我单打独斗,机会有的是。你先领教石大人的高招吧!”口中说话,脚步不停,转眼之间,已是去得远了。

石朝玑一对判官笔上下翻飞,和孟元超斗了几招。宗神龙来到,说道:“我奉命捉拿钦犯,可不能和你讲什么江湖规矩。”长剑出鞘,一招“三环套月”,迳刺孟元超后心大穴,剑锋以斜切藕之势削下,剑柄又撞向他腰间的愈气穴。

孟元超快刀如电,头也不回,唰唰唰反手连环三刀,把宗神龙这一招三式的凌厉剑法尽都解开。回过刀来,还来得及磕开石朝玑的双笔。

宗神龙看见有机可乘,剑尖立即斜斜下指,一招“明驼千里”。刺孟元超的足跟。孟元超竟不救招,猛地一声大喝,抡刀便砍下来。宗神龙正在弯腰攻他下盘,给他居高临下这一刀茗然劈个正着,头颅岂不分开两半?本来宗神龙是可以先刺着他的足跟的,但他却怎敢冒这个险?当下只得急急变招,剑尖自下掠上,一招“夜半烽烟”,架住了孟元超的宝刀。

孟元超不待招数用老,刀锋倏的转了过来,石朝玑双笔堪堪点到,孟元超一招“横云断峰”,欺身直进,刺他小腹。这一招是攻敌之所必救,石朝玑也只得收回双笔守护门户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3回 揭破阴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