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44回 英雄肝胆

作者:梁羽生

百年复几许?慷慨一何多!子当为我去筑,我为子高歌。招手海边鸥鸟,看我胸中云梦,芥蒂近如何?楚越等闲耳,肝胆有风波。

                     ——张惠言

此时已是红日当中,正午时分。孟元超道:“你的意思是不等金大侠回来了?”

冷铁樵道:“金大侠不知什么时候才回来,现在已是午时,韩朋又未曾替我预先接头,海砂帮的罗帮主恐怕不会在王家过夜,咱们去得晚了条主义的错误思想。提出唯物辩证法和形而上学是两种根本 ,万一他已经离开,岂非误了大事?”

“我与韩朋在这里约会金大侠是知道的,他却不知道韩朋业已遭害,他回来找不见我,当会以为是韩朋已经带领我前往王家了。”

孟元超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林姑娘和金大侠夫妻乃是至交,金大侠找不着她,怎能放心得下?待他发现这是骗局之时,恐怕已经迟了。为了预防万一,咱们冒一冒险先往王家,这个险也是应该冒的,不过,冷大哥,认识你的人恐怕不少,你是不是改一改装比较好些!”

冷铁樵道:“我已有了准备,喏,这是以前华山医隐华大风送给我的易容丹,无须化装,便可改容易貌飞跃。主张抛弃人本学的异化范畴来把握马克思主义,用 ,你也用一颗吧。”

两人涂上了易容丹,彼此审视,只见对方果然好像变了个人,不觉都笑起来,盂元超道:“除非十分相熟的老朋友才能认出咱们,咱们杂在宾客之中,我看大概是混得过去了。”

冷铁樵笑道:“好,你都说行了,咱们就走吧。不过,你也不能等待那位林姑娘回来了,你要不要在这里当眼之处留个字给她?”

孟元超道:“也好。”当下用宝刀在他刚才躲藏之处的一棵树上,刻了“平安”二字,说道:“她多半是不会回来,若果回来,看见平安二字主要人物还有杨简、曹建、袁燮等。 ,料想她也会猜想得到我是去了王家了。”心里想道:“无双的轻功不在那头老孤狸之下,大概可以摆脱他吧,”他虽然知道了只是通天狐楚天雄一个人去追赶林无双,料想林无双不至于有太大的危险,但心里总还是有点儿揣揣不安。

林无双的轻功与楚天雄不相上下,内力的悠长却是有所不如,风驰电掣,跑了一程。距离渐渐拉近。林无双蓦然一省,想道:“我往城里跑,看他可敢追来?”

楚天雄见她跑上郊道,立即知道她的心意,身形一掠,距离拉到三丈之内,猛地喝道:“鬼丫头,往哪里跑?给我躺下来吧!”一扬手,以“刘海洒金钱”的手法掷出一把铜钱。

林无双头也不回,反子一剑,使出秘笈绝招,剑光电闪,只听得叮叮铛铛之声不绝于耳一经说至百余万言,极为繁琐。与“宋学”相对称。顾炎武、 ,那一大把铜钱都给她打落!

这一手“刘海洒金钱”的暗器功夫,本是楚天雄看家本领之一,他想不到林无双的剑法竟然精妙如斯,满以为最少有两三枚铜钱可以打着她的,不料连衣角都没沾着。

但林无双给他阻了一阻,两人之间的距离却是拉得更近了。

楚天雄喝道:“臭丫头,跑不了啦!”飞身扑上前去,随手又是一把钱镖。

林无双若用前法舞剑拨落钱镖,距离如此之近,势必被他抓着,百忙中只好施展绝顶轻功,一个鹞子翻身,斜窜数丈。

就在此际,路上刚好有个人跑来,楚天雄的钱镖没打着林无双,却有一枚从那人的额边擦过,那人喝道:“好呀,又是你这头老狐狸给我碰上了,来而不往非礼也,让你也尝尝我的暗器滋味!”顿然间好像冰雹乱落,这人发出的暗器竟是一颗颗亮晶晶的珠子,突然在空中全都裂开,化作一片寒光冷雾,楚天雄被笼罩在寒光冷雾之中,饶是他内功深厚,也不由机伶伶打了一个冷战。

原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江南大侠陈天宇的次子陈光世,他所发的暗器就是他家独有、别人所无的冰魄神弹了!

陈光世曾在云紫萝的老家和楚天雄交过一次手,当时他也曾发出三颗冰魄神弹,未能伤着楚天雄,吃了楚天雄一点不大不小的亏。是以今番再度相逢,一发就是十二颗之多。

陈光世发出冰魄神弹之后,立即一声长啸,叫道:“爹爹,快来!”楚天雄刚要扑上前去,闻言一怔,哼了一声,冷笑说道:“你要用你爹爹的名头吓唬老夫?”

陈光世淡淡说道:“你不是说要和我爹爹较量的吗?今天包管可以成全你的心愿!”

陈天宇家住苏州,苏州扬州同在江苏省内,楚天雄在这里碰上陈光世,可是不敢不相信他的话了。心里想道:“王元通虽然是震远镖局一个分局的总镖头,但他交游广阔,江南大侠亲自带领小儿来给他贺寿,那也不算稀奇了。”

楚天雄被冰魄神弹的阴寒之气所侵,虽然还是身体没有受伤,但却比上次吃亏得多,元气已是受损了。他一想即使陈天宇没有来,自己也实在没有把握胜得了林无双和陈光世两个人,若果陈天宇当真是在后面,一旦到来,那更是糟糕透顶。“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楚天雄怯意一生,登时转身便跑。

林无双喜出望外,说道:“陈二公子,令尊也来了么?”她和陈家父子是在泰山之会见过面的。

陈光世笑道:“我是吓吓这头老狐狸的。林姑娘,你怎的自一人来到这里?”

林无双正放心不下孟元超,心想:“仗着他的父亲江南大侠的名头,或许也能够把宗神龙吓跑。”于是便实话实说,告诉陈光世道:“我是和孟元超一起来游史公祠的,想不到就在史公祠碰上一班鹰爪!

陈光世吃了一惊,连忙问道:“那孟大哥呢?他怎么样了?”

林无双道:“他躲在山上,我引开敌人,却不知他给发现了没有。”

陈光世道:“这班鹰爪是些什么人?”

林无双道:“除了通天狐楚天雄之外,还有石朝玑、宗神龙和牟宗涛等人。楚天雄和牟宗涛来追赶我,石朝玑称宗神龙仍在那里搜查。”

陈光世更是吃惊,说道:“那咱们赶快前去看看。”

他们还未走到史公祠,在山脚底下,已是隐隐听见树林里传出金铁交鸣之声。

林无双又惊又喜,说道:“双方一共只有三个人,想必是孟大哥以一敌二,正在和宗、石两贼交手了。听这声音,他似乎仅是稍处下风,还不怎么吃紧。”她最担心的是牟宗涛追不上她也已回到史公祠去,那么对方有三个高手,这就极难应付了,不论是石、宗、牟、楚之中的哪两个人,她和孟元超联手,自忖已是可以打成平手,再加上一个陈光世,那便稳操胜算,用不着借重他父亲的名头了。

林无双口中说话,脚下已是展开“八步赶蝉”的轻功,跑入树林,金铁交鸣之声听得更加清楚。林无双觉得有点奇怪,心里想道:“孟大哥是使快刀的,怎的这三个人却似乎并没一人使刀。”要知刀比剑重,快刀和对方兵器碰击的声音和剑不同。林无双听出是有两人使剑,另一个人使的却似乎是软鞭之类的兵器。

心念未已,只听得一个人喝道:“老狐狸,有胆的你莫逃!”这个人却不是孟元超。随即便听得楚天雄的声音冷笑道:“有胆的你们来追!你们倚多为胜,楚某恕不奉陪。”

事情大出林无双意料之外,她本来以为是孟元超以一敌二的,却不料对方只有一个楚天雄,楚天雄碰上了两个劲敌了。

林无双听得那人的声音好熟,一时间却想不起这人是谁。就在此际,陈光世却是大喜叫道:“宋大哥,你也来了!”话犹未了,只见宋腾霄和一个白衣少女已经把楚天雄赶出树林。那白衣少女是孟元超的师妹吕思美。

原来楚天雄不知道宗、石二人已给孟元超和冷铁樵联手打败,他想捉不着林无双,回去帮忙他们二人捉拿孟元超也好,想不到刚刚回到史公祠,就碰上了宋腾霄和吕思美了。

宋腾霄家传的蹑云剑法以奇诡见长,与孟元超的快刀各有千秋,论真实的本领和楚天雄也相差不了多少。吕思美功力较弱,但她的穿花绕树身法,轻灵矫捷,变幻莫测,比之楚天雄的轻功尚胜一筹。楚天雄无法用己之长攻敌之短,对付他们二人联手,自是不免要处在下风了。

楚天雄初时还希望宗神龙等人尚在附近,闻声而来;不料宗神龙和石朝玑这些人不见出现,倒是林无双来了。

林无双刚好碰上楚天雄逃出树林,一声叱咤,喝道:“老狐狸,往哪跑?”飞身疾掠过来,剑走轻灵,一招“横江截斗”堵住楚天雄的去路。

楚天雄怒道:“你这小丫头也来欺我?”林无双笑道:“老狐狸变成了落水狗,别的人不打落水狗,我是要打落水狗的!”唰唰唰一连几招凌厉的剑法,杀得楚天雄手忙脚乱。

楚天雄满腔怒气,却还不敢当真和林无双缠斗。眼看宋、吕二人就要追到,他只能忙于奔命了。

不急还好,一急之下,更是吃亏。他的武功本来在林无双之上,此时却给林无双着着抢攻,想要摆脱也难。

说时迟,那时快,吕思美已然杀到。楚天雄情急之下,猛地跳将起来,向林无双一扑,林无双以逸待劳,柳腰轻摆,反手剑划了一个圈圈。楚天雄扑了个空,立知不妙。陡然间,只贝白刃耀眼,林无双的利剑已经削到他的面门。楚天雄前足足尖刚刚沾地,身形尚未站稳,连忙后脚一蹬。他的后面有棵松树,这一“倒蹬腿”倒是好像背后长着眼睛一样,踢个正着,登时借力使力,身形改了一个方向,反弹出去。

饶是他应变机灵,身体未受伤害,须子却遭了殃。剑光过处,只觉颊下一片冰凉,他平日十分珍惜的那把长须,差不多已是给林无双齐根削断。

惊魂未定,吕思美的一对柳叶刀照面又砍来了。原来她是算准了他落足之处,抢先一步,在那里等着他的。

楚天雄怒道:“好呀,老夫与你拼了!”使出空手入白刃的功夫,抢入吕思美双刀围绕的圈子之内,拼着最多吃她一刀,却要把她抓为人质。

他打的如意算盘,却没想到吕思美的穿花绕树身法比他还要高明,刀光掌影之中,楚天雄一抓抓空,只听得声如裂帛,当胸的衣裳已是给吕思美的刀锋割开了一道长长的裂缝。这一招双方都是使得凶险之极,楚天雄一击不中,斜身跃出三步,低头一看衣上的裂缝,又惊又怒。吕思美双刀合璧,仍是未能伤他,暗暗叫声可惜。她功力较弱,给对方的掌力一震,胸口如受重物所压一般,也是暗暗吃惊。

宋腾霄生怕小师妹遭他着手,慌忙起来,喝道:“老抓狸往哪里跑!”人未到,暗器先发,他用的暗器也是一把铜钱。

金钱镖本是楚天雄擅长的暗器,如今宋腾霄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楚天雄自是不以为意,冷笑说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正要施展接放钱镖的绝技,不料忽觉脑后风生,奇寒透骨。原来陈光世也赶到了。

金钱镖易接,冰魄神弹可是不易抵挡。楚天雄脑后的风府穴若是给冰魄神弹着打个正着,阴煞之气侵入大脑中枢,他功力再高,也非得变成白痴不可。楚天雄无可奈何,在这紧急关头只好回身用劈空掌震落冰弹,拼着受宋腾霄的钱镖所伤了。

只听得卜卜卜声响,宋腾霄的三枚钱镖打个正着,打得楚天雄头破血流。眼看林无双又赶来了,性命交关,他哪里还顾得什么身份,急忙和衣一滚,从山坡直滚下去,爬起身来,一溜烟的飞逃!须断、衣烂、面青、chún肿、头破、血流,加上先前已被林无双削去一头白发,楚天雄成名数十年,从未曾败得这样狼狈。宋腾霄哈哈笑道:“痛快,痛快!”楚天雄又羞又恼,脚步可还不敢丝毫放慢,当然更不敢回头和敌人对骂了。他拔步飞逃,唯恨爹娘生少了两条腿。

陈光世笑道:“这条落水狗也够惨的了,林姑娘,你就别再打他了吧。这位宋兄是孟大哥的好朋友,这位林姑娘是扶桑派的掌门人,你们以前没见过吧?”

宋腾霄说道:“原来是林掌门,宋某闻名已久了,幸会,幸会。”心里想道:“这位林姑娘的才貌武功,倒也不在云紫萝之下呢。”接着说道:“这位吕姑娘正是我和盂大哥的小师妹。”

林无双笑道:“吕姑娘我已经见过了。”宋腾霄怔了一怔,说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4回 英雄肝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