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05回 白衣少女

作者:梁羽生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顾,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一一一苏东坡

八年来魂牵梦索,她是多么的渴望能够再见到孟元超啊!但如今在她即将可以如愿以偿的时候,她却是反而怕见孟元超了。

“我知道元超是会原谅我的,但这令人难堪的往事,却叫我如何向他言说!”太阳已经落山,眼前暮色苍茫,云紫萝的心情也是一样的灰黯。越走近自己的家“可证实性”和弱形式的“可证实性”。前者要求,一个命题 ,她越心乱如麻了。

她非常不愿意想起难堪的往事,但却又不能不想起了它。

孟元超走后两个月,她隆起的肚皮已是不能掩饰了,只好把他们的私情告诉母亲。其实就是她不说出来,她的母亲也早已看出来了。

她的母亲并没有责备她,因为远在孟元超初来的时候,她的母亲就已希望有一天孟元超成为她的女婿了。

不过女儿未曾成婚先有孩子,这总是一件令母亲为难的事情。

好在盂元超说过快则半年,迟则一载,他就会回来的,她唯有盼望孟元超半年之内能够回来,而在他未回来之前,则只好叫女儿躲在房里,不见外人了。

想不到孟元超未曾回来,却先来了他的消息,一个非常不幸的消息。

给她们带来这个不幸的消息的人是丐帮的弟子元一冲。

那天元一冲来到她们家里,告诉她们,说是宋腾霄和孟元超都受了重伤,宋腾霄或许尚有生还之望,孟元超则是凶多吉少,更坦率地说,只怕他此时已是不在人间了。

元一冲是疗毒的圣手,他以为他无法医好的伤,定然是必死无疑,他和金刀吕寿昆是好朋友,吕寿昆为徒弟向云家求婚之事是曾经告诉过他的,是以他觉得他有责任将这个事实告诉云家母女,免得耽误了云紫萝的青春。

他却不知:孟元超和云紫萝并未订婚,但云紫萝已是有了盂元超的孩子。

云紫萝没有听完他的话就晕倒了。

醒来的时候,元一冲早已走了,只有母亲在她身旁。

母亲流着眼泪和她说道:“儿啊,这也是你的命苦,如今只有两条路可以给你走了。”

是哪两条路呢?

母亲说道:“你总不能永远躲着不见人的,要嘛就是远走高飞,离开这里,要嘛就是另外找个丈夫,这个人最好是外乡人氏,有宽广的胸襟,愿意做这孩子的父亲。”

两条路云紫萝都不愿意走。

虽然元一冲断定了孟元超凶多吉少,但毕竟他没有亲眼看见孟元超的死亡,所以云紫萝还抱着万一的希望,希望他能够活着回来。她怕孟元超回来找不着她。”

至于另外嫁人,她更是不愿,两条路如果一定要她选择一条的话,她是宁可离开这里的。

其实她的母亲也只是说说而已,大下哪有这样合适的人。而又恰巧让她找着?

却不料当真就有这样巧的事情,而且不用她们寻找,云紫萝这个丈夫竟是亲自送上门来的。

正当她们想要离开苏州的时候,忽然来了一个客人,这个人就是蓟州的名武师杨牧。

杨牧初出道的时候,曾经得过云紫萝父亲的帮忙,不知怎的给他打听到云家的住址,特来拜访。

受过云紫萝父亲帮忙的人不知多少,这件事情云夫人都几乎忘记了,不过她虽然对杨牧毫无印象,在见了杨牧之后,却不由得想起了女儿的婚事来。

更凑巧的是杨牧也正是来求婚的,原来他早已知道云家有一个出色的女儿,是以虽然知道恩人业已去世,还是抓着这个藉口,来拜访她们小女。云夫人尚未透露口风,他就先自表白来意了。

杨家是武学世家,杨牧本人的武功也很不弱,两家可以说得上是门当户对。杨家住在蓟州,他家的亲戚朋友没有一个人见过云紫萝,他把新婚的妻子带回去,只要他肯承认是孩子的父亲,谁也不会知道这宗“丑事”。

一切都适合云夫人的条件,不过她还是不敢立即答允,因为摆在她面前的还有两件为难之事:一是要得到女儿的同意;一是即使得到了女儿的同意之后,这宗“丑事”也不知怎样对杨牧来说才好。

虽然甚是为难,但云夫人可不愿意放过这个机会,因此她就先去劝她女儿。

在母亲苦劝之下,云紫萝没有点头,但也没有像最初那样的坚决拒绝了。她自己想出了一个主意。第二天她就独自一人去见杨牧了。

她把怀有孩子的事情坦白地说了出来,并且提出一个条件,如果杨牧还是要娶她的话,她也只能和杨牧做个挂名夫妻。等到过了三年之后,若还得不到孟元超的音信,她才能算是杨家的人。

她以为杨牧一定不会答应的,却不料杨牧听了之后,对她更为敬佩,竟是毫不皱眉,一口就答应下来。

杨牧的答应大出她的意料之外,但条件是她自己提出来的,杨牧既然答应,她也唯有履行诺言的。

得到这样完满的解决,云夫人更是喜出望外。她是相信元一冲的说话,相信孟元超已经是埋骨荒山了的,但为了令女儿死了这条心,她答应女儿的请求,亲自到祈连山去打探孟元超的消息。

云紫萝是和杨牧约好,以三年为期,倘若得不到孟元超的消息,才和杨牧成为名副其实的夫妻的。

三年,一千多个日子,日日夜夜,云紫萝用幻想编织着美梦,盼望她的母亲和孟元超一同回来,即使不能一同回来,至少也给她带回来孟元超的消息。

三年过去了,非但没有孟元越的消息,她的母亲也没有回来!

在那三年之中,杨牧谨守诺言,不论是在私室或是人前,对她都是相敬如宾。

孩子已经三岁,早已会叫爸爸妈妈了;当然他是叫杨牧做爸爸的。

为了履行自己的诺言,为了感激杨牧的恩德,更为了不能让孩子给别人耻笑,她只好甘心做杨牧的妻子了。

回忆是辛酸的,但也未尝没有甜蜜。三年的挂名夫妻五年的真正夫妻,长长的八年,杨牧对她始终如一,尊敬她,体贴她,爱护她。

尽管孟元超的影子还是藏在她的内心深处,但在她和杨牧成了夫妻之后,她觉得自己好像是渐渐爱上杨牧了。

然而这只是“好像”而已,忽然有一天,她很偶然地听到了孟元超的消息,平静的心湖又复掀起波澜,她方始知道,她自以为对丈夫的“爱”,其实不过是一种报答,一种感激。

杨牧交游广阔,往来的朋友,三教九流都有,有一天来了一个客人,这个客人是一家镖局的镖头,两年前替四川的葯商保过镖,谈呀谈的,就谈起身边的战事来了。杨牧问他义军方面有些什么英雄人物,那客人在说了义军的两个首领冷铁樵和萧志远的名字之后,又道:“听说小金川的义军近年来人才济济,除了冷萧两位首领之外,又出现了两个少年豪杰,也是十分了得。”

恰好云紫萝捧茶出来,听了客人的话,心中一动,忙问他道:“这两个少年豪杰叫什么名字,你可曾见过他么?”客人道:“听说一个名叫孟元超,一个名叫宋腾霄,可惜小金川战事方酣,我们做镖客的可不敢走这一路的镖,无缘与他们相识。”

客人的话没说完,只听得“当啷”一声,云紫萝手上的茶杯跌下来,茶杯碎了,她的心也碎了。

客人走后,云紫萝大病了一杨,杨牧当然是知道妻子的病因的,他避免提起这件事情,细心服侍妻子,待云紫萝病好了方始和她说道:“我不愿见你受苦,如果你要去小金川,你就去吧!”

话是这样说,但万里迢迢,干戈未息,要去谈何容易,何况云紫萝也不愿意让杨牧伤心呢。

云紫萝是从来没有说过谎话的,但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她却不能不向丈夫说谎话了。她病了这场,过去种种,当如已死,如今她爱的只是丈夫,再也不想见到孟元超了。

杨牧并非蠢汉,他看得出妻子纵然是强颜欢笑,也难掩饰她心中的郁郁不欢。

假戏真做,大家都不忍说穿,表面上还是在维持着“恩爱夫妻”的样子。妻子在受苦,丈夫也在受苦。

不过云紫萝虽然是说谎,却也并非完全说谎,她在心里暗自下了决定:除非孟元超跑来找她,她是决不会去找孟元超的。

想不到的是:孟元超并没有来找她,却派了神偷快活张拿了他的书信来找杨牧。这封信如今正在她的身上,本来孟元超是要瞒着她的,但杨牧却把这封信交给她了。

孟元超这封信是和杨牧商量一件事情的,他想要回自己的孩子。

他给杨牧设想得很周到,杨牧可以托辞出门,瞒着云紫萝,把孩子带到苏州,拜他为师,他答应不和孩子说明真相。待孩子长大,再让他回杨家,杨牧交游广阔,随便捏造一个武林前辈的名字,说是儿子的师父,谅必可以骗得过云紫萝。武林中易子而教,徒弟在师父家中住十年八年方始回家,这都是司空见惯之事,不足为奇。即使云紫萝将来发现真相,那时大家都已过了中年,也不会影响到他们夫妻的感情了。因此说是“要回”,还是不大恰当,他的目的其实只是请求杨牧让他们父子相聚几年而已。

安排得的确是面面俱到。但孟元超没有想到的是,杨牧却把他的这封密函交给了妻子。因为杨牧本身也正是有大苦恼需要解脱啊!

夕阳已经落山,天边的晚霞也由绚烂归于平淡了。一弯新月爬上枝头。

云紫萝在山村小径才于独行,走一步,停一停,孟元超那封信藏在她的身上,好像变成了一块沉重的石头,压着她的心房,压着她的脚步。

忽地感到一阵晕眩,云紫萝倚着一棵柳树,喉咙发出呕吐的声音却又吐不出来。

云紫萝歇了一会,方始觉得舒服一些,但心中却更乱了。

站在山坡上,月色虽是朦胧,云紫萝亦已隐约可以望见她家园那两棵高出墙头的梧桐树了。以前在苏州的时候,孟元超寄寓她家,就是住在梧桐树旁的一座小楼中的。

云紫萝捏了捏那封信,心中不觉苦笑,想道:“他渴望见到自己的儿子,谁知我却给他带来了别人的孩子。”

云紫萝是在路上发觉自己怀孕的,所以连杨牧也不知道。

她和杨牧做了五年夫妻,一直没有孩子。杨牧虽然不说,但每当杨华叫他做“爸爸”的时候,云紫萝却总是不禁感到尴尬,感到对他不住,希望自己能够给他养个孩子。

如今她是如愿以偿,怀有杨牧的孩子了,可是这孩子给她带来的不是喜悦,而是更大的苦恼!

“我怀着杨牧的孩子,怎好再去见孟元超呢?去呢还是不去?”云紫萝不禁大感踌躇了。

旧地重游,往事历历,如在目前。在这山坡上,孟元超曾经给她摘过野花;在那梧桐树下,孟元超第一次向她吐露了心中爱意。

八年魂梦相思,如今已经来到了门前,难道又再悄然离开,忍心不见他的一面?

但是见了他的面,又将怎样和他说才好呢?

云紫萝心里想道:“孟家一脉单传,他是应该得回自己的骨肉的。我要把华儿的下落告诉他,让他好去向杨大姑讨回孩子。还有我的母亲不知见过他没有,我也应该向他问问。”

当然这两个理由都是无可非议的理由,不过,在云紫萝的心底,其实也是深藏着想要见他的念头的。有了这两个理由,她就可以鼓起勇气了。

云紫萝走下山坡,快要回到自己的家了,忽见一条白影,恰如羽箭穿空,流星疾驶,突然在她面前出现,转眼间已是落在后园的围墙之上。

云紫萝吃了一惊,心里想道:“这人的轻功很不弱啊,但看来却像是个女子,她为什么要偷进我家呢?难道她、她也是……”

心念未己,那人忽地在墙头转过身来,“卜”的一声,飞出了一枝袖箭,喝道:“是谁?”

云紫萝一闪闪到了一棵大树的后面,那枝袖箭掠过她的鬓边,钉在树上。把树上的一只乌鸦吓得飞了起来,

云紫萝看得分明,只见那人果然是个女子,穿着一身白色的衣裳,站在墙头,衣袂飘飘,在月光映照之下,淡雅如仙。

云紫萝穿的是黑色衣裳躲得又快,所以她看见了墙头上的白衣少女,那个白衣少女如看不见躲在树后的她。

只听得白衣少女笑道:“原来是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回 白衣少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