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52回 儿女情怀

作者:梁羽生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晏殊

邵鹤年这才恍然大悟,心道:“怪不得厉叔叔刚才说不许那厮以后为非作歹,原来已是废了他的武功,他纵然想要为非作歹,也不成了。”

缪长风忽道:“决活张,你刚才做的事情,可就不对了。”

尤大全和邵鹤年不觉都是一怔,想道:“快活张这次功劳最大,他做了什么错事了?”

快活张微笑道:“请缪大侠指教。”

缪长风说道:“刚才你换了一颗解葯给张宏达是不是?咱们江湖汉子讲究的是信义两字,张宏达这厮虽然坏透了骨头,但咱们既然答应饶他性命,那也就不可失信于他。何况厉帮主又废了他的武功了。我看你还是赶快去追上他,把真的解葯给他吧。”

快活张笑道:“不错,我是换了假的解葯给他,但却也用不着给他去送真的解葯,他死不了的。”

缪长风道:“为什么?”快活张笑道:“他服的毒葯也是假的!”缪长风怔了一怔,说道:“原来你是用假的毒葯吓他?”快活张道:“不是这么吓他一吓,他怎肯交出真的解葯?”缪长风笑骂道:“人家说贼公计状元才,这话当真说得不错。和你打交道,可真得特别小心。”快活张笑道:“缪大侠,你别骂我,这主意是萧姑娘给我出的呢,她早已料到张宏达不肯交出解葯,她说:张大哥,你何不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只要知道他用的是什么毒葯就行了。她一言提醒了我,我就依计而行。所以说起来,邵公子,你还应该多谢这位萧姑娘呢。”

邵鹤年心里甜丝丝的,心道:“原来她还是这样的关心我,为我用尽心思。”说道:“多谢萧大妹子,多谢张大哥。”萧月仙道:“我只会出主意,对毒葯的用法可是一窍不通,幸亏有这位见多识广的张大哥,否则我的主意也是行不通呀!”

缪长风道:“对啦,老张,你怎能令得张宏达那样相信你逼他吞下的是化骨散。”快活张笑道:“真的化骨散我没有见过,它的葯性我却是知道的。而且我恰巧有一只和他原来的葯瓶一模一样的瓶子,这就由不得他不相信了。”尤大全道:“这只瓶子你又是怎样得来的?”

快活张笑道:“这倒是如假包换,是我从皇宫内库里偷出来的。当时只觉得这瓶子好玩,想不到今日派上了用场。”

缪长风道:“原来你和厉帮主是早已约好了的。”

快活张道:“不错,不过厉帮主是叫我来偷解葯的,趁他和张宏达那帮人动手的时候,我就可以到张宏达的卧房去搜解葯。后来我一来到,听说毒葯是化骨散!张宏达那只瓶子和我的这只又是一模一样,我一想萧姑娘的主意可行,果然一吓之下,立即见效,省掉我许多功夫,否则他的解葯收藏得那样秘密,我纵有天大的本领也是偷不到手的。”

厉南星赞道,“萧姑娘,你真是聪明,这样的好主意我却没有想到。说老实话,我叫老张来偷解葯,希望极是渺茫,只不过是在没有办法之中,姑且一试而已。”

尤大全哈哈笑道:“今日之事,对我来说,更可以说是因祸得福了。邵少侠,你还恨找吗?”

邵鹤年道:“我早知道你和张宏达不是一伙,怎会恨你。”

尤大全道:“你不恨我,我可是自己惭愧呢。只因我一念之差,受了张宏达的抉制,不但几乎害了你,还几乎断送了我一手创的五龙帮。你们一定疑惑,我因何这样重用张宏达。他一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他的路数不对,但当我知道他的真正身份,我又下不了决心和他闹翻。以致直到后来身受其害,悔悟已经迟了。”

缪长风道:“其中原委,我都已知道,尤帮主收人无错,过去的事,也用不着再提了。”

原来尤大全在知道张宏达和北宫望的关系之后,他心想小小一个的五龙帮,焉能和御林军统领作对。张宏达既然是北宫望的人,那就只好敷衍他吧。哪知走错了第一步,以后就越来越错,弄到几乎不可收拾的地步,张宏达不但篡夺了五龙帮的大权,还几乎把整个五龙帮毁掉。

尤大全道:“现在我是放下心头的大石了,邵少侠,不瞒你说,在未得到你的确实消息之前,我日夜都是坐卧不安。”

缪长风道:“对啦,鹤年,我正要问你,你给张宏达囚禁在这里的那一晚,是谁人救你出去的?”

邵鹤年道:“我也不知道呢,那个人是个身穿黑衣的老者。”

缪长风道:“啊!黑衣老者,他是不是如此这般模样?”

邵鹤年听了缪长风所描绘的那个老者的模样之后,点了点头,说道:“不错。缪叔叔,原来你和这位老前辈是熟识的。他是什么来历。”

缪长风道:“我与他并非相识,但却也曾得过这位老前辈的帮忙。”当下把那日在氓山中伏之事说与众人知道,众人都是惊异不已。

邵紫薇道:“这位老前辈本领如此高强,那晚他救了你,何不一并剪除张宏达这个姦贼?”

邵鹤年说道:“这个原因他倒是说了,他说张宏达这厮不值得他动手。我也是这样想,我应该自己报仇。若是样样要靠人家,不是太没出息了么?”

邵紫薇笑道:“哥哥,你还是从前那副倔强脾气。不过我也只是好奇问问而已,你莫以为我没志气。”

缪长风笑道:“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要别人帮忙也并不是没有志气。不过这位老前辈行为奇特,想必他也有他的原因,后来怎样?”

邵鹤年道:“他救我出去之后,说道:看样子你似乎是中了毒,对葯物之学,我可是一窍不通。但我知红缨会的舵主厉南星如今正在黄岗口的分舵,他交游广阔,识得有各种各样本领的人,你可以找他。我正是得了他的指点,这才找着了厉叔叔的。”

厉南星笑道:“若不是快活张来到我这里,我如今还是束手无策呢。他是从扬州起来,本是要我去帮忙海砂帮的罗金鳌的。但我得知消息,罗金鳌前几日劫夺官粮已经得手,我可以稍迟一些时候再去会他亦是无妨,就先到这里来了。”

缪长风这才有空问邵、萧二女:“你们又是怎样来到这里的?”

萧月仙笑道:“叔叔放心,这次我们不是私逃的了。是妈叫我们回来的。”

邵紫薇说道:“先告诉你一个喜讯,云姐姐产后母子平安。缪叔叔,她也很挂念你和孟大哥他们呢。想不到我们在这里先见着你。孟大哥好吗?”

缪长风说道:“孟元超和宋腾霄他们已经回小金川去了。我是在扬州和他们分手的。”说至此处,忽地想起一件事情,笑道:“我在扬州还见着了你们的一位好朋友呢。”

邵紫薇怔了一怔,说道:“我哪有什么朋友会在扬州?”

缪长风笑道:“陈二公子不是你的朋友吗?上个月震远镖局扬州分局的王老镖头做六十大寿,陈光世前来代父祝寿,后来他的父亲江南大侠陈天宇自己也来了。”

萧月仙笑道:“我们早已知道了,陈大侠是赶去和金逐流、冷铁樵会面的,是么?”

缪长风道:“你们的消息倒是很灵通呀。”

萧月仙笑道:“实不相瞒,我这次出来,正是为了陪薇姐去找那位陈二公子的,我们已经到过他的家里了。”

邵紫薇面上一红,说道:“乱嚼舌头,我是去找爹爹的。到陈家不过是为了探问爹爹的消息。而且还是你的母亲叫我去的,你却胡说八道。”

缪长风暗暗好笑,心里想道:“邵叔度想把女儿许配陈光世,这件事情,萧夫人是知道的。她叫紫薇前往陈家打听消息,用意当然是在成全他们了。还有一层,邵鹤年这次私自离家,萧夫人料想亦已知道是为了她女儿的原故,是邵鹤年以为萧月仙已经移情别恋这才负气出走的。她这样安排,恐怕也有为女儿解释误会的用意在内。因为这种男女间事,有时母亲也是不方便和女儿明说的,她叫女儿陪紫蔽同去陈家,着重一个‘陪’字,那么她的用意如何,邵紫蔽和她的女儿自必都该明白了。现在看来,萧月仙和邵鹤年已是复合可期,她母亲的那层顾虑倒是无需了。”当下笑道:“你们还是从前那样的孩子脾气,平时要好得比姐妹还亲,可就老爱吵嘴。呀,你们这么一吵,却把话柄打断了。”

邵紫薇道:“谁叫她乱说我呢?好,缪叔叔,我告诉你吧,伯母听得孟大哥说起曾在泰山之会见过我的爹爹,陈大侠当日也在场,陈大侠交游广阔,可能知道我爹踪迹,故此才叫我上他家打探。”

萧月仙笑道:“你说漏了许多东西,还是我来告诉缪叔叔吧。这消息不错是孟大哥先说起的,但后来那位陈二公子来了,可就说得更仔细了。”

缪长风道:“不错,光世跟他父亲参加盛会,他当然会说得更为详尽了。”

萧月仙道:“他说起在泰山上见到邵伯伯,又说起邵伯伯为我的表姐(云紫萝)辩护的事情。”

缪长风道:“辩护什么?”

萧月仙道:“啊,这件事情,缪叔叔还未知道么?杨牧这厮丧心病狂,在大会仪式过后,曾当着天下英雄面前,诬蔑我的表姐和孟大哥私奔。其实那时候,表姐正在我的家里呢。所以邵伯伯挺身而出,为她辩护。”

缪长风道,“哦,竟有这样一桩事情。”心想:“这件事情牵涉元超在内,也怪不得元超不肯详细告诉她们了。紫萝三番两次给丈夫侮辱,幸亏她的性格坚强,否则恐怕早已给她丈夫气死了。”

萧月仙说道:“我的表姐也真是命苦,但总算是不幸中之大幸,她终于和杨牧一刀两断,得到了杨牧的正式‘休书’了。有个时候,妈还想他们夫妻复合呢,我一听就生气。不过,妈现在已经不是这样想了,她倒是盼望你缪叔叔能够去探望我的表姐呢。”说至此处,若有所思的望着缪长风笑了一笑。

缪长风心头怦然一跳,说道:“我是要去探望你的母亲和表姐的。但现在还是把话题回到陈光世身上吧。他还告诉了你们一些什么?”

萧月仙道:“他说会散之后,他爹曾邀请邵伯伯到他家里作客,邵伯伯也答应了,但却要过一些时候才去。”

缪长风道:“后来去了没有?”

萧月仙道:“直到陈光世离家的时候,还没看见邵伯伯来到。但他说邵伯伯既然答应了他的爹爹,那就迟早总会去的。所以他走的时候,也曾邀薇姐和他同走呢。薇姐说是表姐叫她去陈家的,其实真正说起来,还是应那位‘陈二公子’的邀请。”

邵紫薇满面通红,说道:“他也有邀请你呀,又不是邀请我一个人。”

缪长风笑道:“那你们当时为什么不和光世一同回去?”

萧月仙道:“表姐那时刚在产后,我们要陪伴她。我们和表姐已经搬到北芒山刘家去住了,缪叔叔你知道么?”

缪长风说道:“我听得孟元超说了。听说刘家的主人是震远镖居总镖头韩威武的朋友。”

邵紫激道,“不错,这位主人名叫刘隐农,年纪已有六十多了,他和韩威武的爹爹是八拜之交,比韩威武要长一辈呢。”

萧月仙道:“说起来他和我的姨父(云紫萝的父亲)也是相识的,这次我们拿了韩威武的书信去找他,他知道了表姐是他老朋友的女儿之后,非常高兴,对待我们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邵紫薇接着说道:“这位刘伯伯没有子女,只有一个老伴儿。他叫做刘隐农,名副其实,在北芒山务农为活,听说已隐居了三十多年了。外间和他通消息的人,只有震远镖局的韩总镖头,除了韩威武之外,无人知道他是身怀绝技的侠隐。所以他叫我们安心在他家里住下去,料想鹰爪是不会找到他的头上的。”

萧月仙笑道:“对啦,我还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情,他们夫妻十分喜欢表姐,已经认了表姐做干女儿了。他说,倘若有坏人欺负表姐,他们夫妻拼了老命,也要打断那人脚骨。”

缪长风放下一重心事,想道:“紫萝这次倒是得了安身之所了。不过北宫望那些人的狗鼻子很灵,刘隐农以为那些人不会找到他的头上,只怕未必靠得住呢。”当下笑道:“韩威武和你们萧家本来是有点梁子的,这次如此尽力帮忙你们,给你们找到了这样的一个好居住,倒是难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2回 儿女情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