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53回 敌人偷袭

作者:梁羽生

岂有蛟龙愁失水?更无鹰隼与高秋。昼号夜哭兼幽显,早晚星关雪涕收!

                     ——李义山

云紫萝心头鹿撞,连忙问说:“我那孩子出了什么事情?”

段仇世道:“云女侠放心,令郎没事,不过——”

云紫萝刚刚松了口气,心弦又再绷紧起来,问道:“不过什么?”

段仇世黯然说道:“令郎没事,我和师兄却受了仇家暗算,性命堪忧!”

云紫萝大吃一惊,说道:“是怎么一回事情,你可以说给我知道么?”

段仇世道:“滇南四虎,你还记得么?”

“滇南四虎”焦雷、焦电、焦风、焦云,乃是一母所主的四兄弟。云紫萝在苏州故居暗助孟元超的那天晚上,他们就是先“点苍双煞”而来,想要逮捕孟元超,反而给孟元超杀得大败而逃的。

云紫萝道:“你说的仇家就是滇南四虎么。”

段仇世道:“正是。他们四人是石朝玑的爪牙,那晚他们就是奉了石朝玑之命来逮捕孟大侠的。那晚你想还记得,我们是在他们落败之后,才进去和孟大侠动手的?”云紫萝点了点头,说道:“当时我世已经埋伏在那里了,可惜我没有杀掉他们。”

段仇世道:“事情过后,他们怪我们师兄弟当时袖手旁观,存心看他们出丑。后来不知怎的,又给他们知道了令郎是在我们门下,而令郎和孟大侠的关系又不比寻常,所以,所以他们就把我们师兄弟当作了仇人了。”

云紫萝面上一红,心中已是雪亮,想道:“石朝玑知道华儿是元超的孩子,他们之所以和点苍双煞为难,想必还是为了石朝玑之命而为,并非单纯私怨。”

段仇世继续说道:“三个月前,他们趁着我不在家里的时候,跑来要抢令郎。俗语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们是有心来暗算卜师兄,卜师兄冷不及防,先中了他们一支毒箭。一场恶斗结果,卜师兄把他们打跑,自己却受了重伤了。他中了剧毒,据大夫偷偷和我说,恐怕活不过一年!”

云紫萝十分难过,说道:“是我们母子连累了你的卜师兄了。”

段仇世道:“云女侠别这么说,令郎是我们的徒弟,卜师兄岂能不保护他呢?当务之急,是当如何善后。”

云紫萝道:“段先生意思怎样?”

段仇世道:“我那卜师兄受伤之后,已与令郎迁居大理某地,地方隐秘,而滇南四虎,那次受伤也很不轻,料想一年之内,不会有事。但一年之后,我的师兄却不知还能不能活在人间,万一师兄不幸死了,令郎必须有个妥善的人照料。”

云紫萝沉吟不语,半晌,黯然说道:“小儿给你们添的麻烦实在太多了。”

段仇世道:“话不是这么说。纵然卜师兄不幸死了,令郎也还是我的徒弟。我报不了仇,还得指望令郎给我报仇呢!”

云紫萝道:“啊,原来段先生现在是急于为令师兄报仇,这个仇是应该早日报的,可惜我现在恐怕帮不了你的忙。”

段仇世道:“云女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师兄的仇只能由我来报,或由令郎来报,但令郎年纪还小,所以我要和你商量,怎样安顿令郎?”

说至此处,云紫萝已经知道他的来意,不由得心乱如麻,暗自想道:“华儿交回给我,那自是最好不过,唉,但我这初生的婴孩——”

心念未已,果然便听得段仇世接下去说道:“我也曾想过,托孟大侠照料令郎,但孟大侠在小金川和清军作战,恐怕也难兼顾。所以我想还是请你亲自去大理一趟,把令郎接回来吧。”

云紫萝珠泪盈眶,毅然说道:“好,我和你去,但我要先告诉主人一声,请你在此多留一日,好吗?”心里想道:“有干娘和姨妈照顾婴孩,我是应该放心得下的。”

段仇世在见过韩威武之后,业已知道云紫萝新近产子,至今未满百日。当下说道:“我本想把令郎送来的,只因路途遥远,我的仇家又多,恐怕路上出事,所以只好请你亲自去接他了。但只不知你的身体如何,这条路万水千山,可是不很容易走呀。若你不方便立即动身,再待一两个月,大概也还不至于就有意外的。”

云紫萝道:“令师兄现在病中,虽说地方隐秘,也难保不给别人知晓。事不宜迟,我还是明天就去。我可以在大理照料小儿和你的师兄,让你安心去找仇人。”

段仇世道:“好,那就更好了。”

云紫萝正想带他前往刘家,还未走出梅林,忽听得远处隐隐一声长啸。

啸声入耳,云紫萝不觉怔了一怔,心头卜卜的跳,想道:“我谅不至于是听错了吧?难道真的是他来了?”

段仇世也是好生骇异,说道:“听这啸声,此人功力极为深厚的,不知是哪位高人?”

云紫萝道:“好像是缪长风的啸声。”

段仇世道:“不错,缪大侠有龙吟功,我也猜想是他。咦,你听,他似乎是碰上了强敌,正在和人交手!”

云紫萝凝神静听,果然听得一阵阵金铁交鸣之声,心里想道:“我和缪大哥相识以来,从未见过他用剑与别人交手,那次他和震远镖局的人恶斗,也还是空手相搏。如今竟给对方逼得他动用宝剑,看来真的是碰上了劲敌了。”

段仇世则在心里想道:“那次我在烟杆开碑陈德泰的酒店里,碰上了四海神龙齐建业和杨牧,若不是得到缪长风暗中相助,只怕我纵然能够逃脱,也要吃个大大的亏。”于是说道:“缪大侠于我有思,他碰上强敌,我决不能袖手旁观。云女侠,咱们一同去吧。”

且说缪长风来到了北芒山,放眼一望,山上的梅花正在盛开,想起西洞庭山的那段往事,不觉倍增怅触。

正在他心头怅怅悯悯之际,忽听得密林深处,有两个人说话的声音。

一个说道:“云紫萝这贱货我让你带回去,萧景熙这臭婆娘你可得由我处置。”

另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刘隐农武功不弱,咱们此去,可还不能太过轻敌呢?”

先头那人道:“云紫萝产子未满百日,武功料想生疏,咱们人联手,还怕对付不了刘隐农和那臭婆娘吗。”

那老者道:“咱们今日虽然是稳操胜券,但也还是小心的好。最好能如你所说,用不着那老狐狸帮手,咱们两人就办妥这件事情。”

缪长风焉能容得别人辱骂他所尊敬的云紫萝?他听得心头火起,便即现出身形,一声冷笑,迈开大步,向那两个人跑去。

“什么人?给我站住!”那苍老的声音喝道。喝声中,三枚铁莲子飞了过来。

这三枚铁莲子流星闪电般飞来,到了缪长风身前,忽地散开,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分别打向缪长风额角的“太阳穴”,胸口的“墟汛穴”,和丹田下面的“窍防穴”。一手三暗器,上中下三盘全锁“照顾”到了。

缪长风识得这人暗器的手法,大吃一惊,心道:“原来是四川唐家的人。”不敢怠慢,连忙施展“弹指神通”的功夫,轮指疾弹,铮、铮、铮三声响过,三枚铁莲子全都给他打落。虽然打落了对方暗器,但缪长风的手指亦已感到一阵酸麻。

说时迟,那时快,那两个人已是出现在缪长风的面前。一个是长须飘拂的老者,一个是短小精悍的中年人,腰间插着两支判官笔。

那老者穿的衣裳十分古怪,一件上衣,前面有四个袋,背心也有一个袋,五个袋都是胀鼓鼓的,显然是装满了暗器。

他看见了缪长风,不觉也是怔了一怔,随即哈哈笑道:“原来是缪大侠,小老儿得罪了。”

缪长风也暂且忍住了气,拱了拱手,说逞:“唐老先生,幸会,幸会。”

原来这老头儿正如缪长风所料,乃是四川暗器名家唐家的长辈。

四川唐家是世传的暗器名家,长房家主唐天横,二房家主唐天纵,三房家主唐天直。三兄弟人称“唐家三老”,尤以唐天纵的暗器功夫最为厉害,缪长风碰上的这个老者正是唐天纵。缪长风看在他是武林前辈的份上,不能不对他略为客气。

唐天纵说道:“你们两位还未见过吧,这位是‘连家白眉’连甘沛。”

连家也是有名的武学世家,以“四笔点八脉”的功夫号称武林一绝。连家子弟之中,以连甘沛最得家传衣钵,故此被称“连家白眉”。

连甘沛曾上过西洞庭山捣乱,给萧夫人和云紫萝打得狼狈而逃。这件事情,缪长风是知道的。当下冷冷说道:“久仰了,你们两位,到此何为?”

唐天纵皮笑肉不笑地打了个哈哈,说道:“怎么,缪大侠,你来得我就来不得么?”

缪长风权且忍住了气,说道:“我是来探望萧夫人的,她丈夫生前是我好友,但我却似乎未曾听得他们夫妇说过和你们唐家有甚交情!”

唐天纵冷笑道:“谁说我和他们夫妇有交情了?”

缪长风道:“那么唐老前辈是和刘家相熟?”

唐天纵道:“一定要有相熟的人才能上这北芒山吗?”

连甘沛忽地插口进来,冷笑说道:“缪大侠,我看你不是来找萧夫人的,是来找云紫萝的,对吗?”

缪长风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唐天纵冷冷说道:“上次我在三河县,碰上了刚从云家出来的孟元超,今日我上北芒山,又碰上了你缪大侠。嘿嘿,人家说云紫萝是美人胚子,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看来人言当真不假了!”

连甘沛哈哈笑道:“当然不假,否则焉能引蝶招蜂?”

缪长风忍无可忍,大怒喝道:“住嘴!”

唐大纵沉了脸色,冷笑说道:“老夫生平未曾受过别人呼喝!怎么,我说云紫萝,却刺痛了你缪长风了!”

缪长风大怒道:“唐天纵,我看在你是武林前辈的份上,对你客气几分。你却说话不像人话,你这把年纪,是活在猪狗身上了!”

唐天纵倒退两步,喝道:“缪长风,你胆敢对老夫无礼!”他是暗器名家,倒退这两步,乃是准备施放暗器的。

连甘沛取出判官笔,说道:“杀鸡焉用牛刀,唐老先生,请你让我先会一会这一位自命不凡、名满江湖的缪大侠!缪长风,我和你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是来私会情人,我却是要来抓你的情人的!”

缪长风道:“原来你们是清廷鹰爪,好,我也和你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们的阴谋诡计我早已听见了,我正是要来打你们这两条鹰犬的!并肩子上吧!”

高手搏斗,切忌气动神浮,连甘沛本来想要激怒缪长风的,不料反而给缪长风激怒,判官双笔划了一道圆弧,登时就扑上来,喝道:“姓缪的,你休狂妄,胜得了我这对判官笔,你再领教唐老先生的暗器功夫!”

缪长风凝神静气,待他双笔堪堪点到,蓦地一个“金蝉脱壳”,双指疾弹,铮铮两声,把他的一对判宫笔左右弹开。喝道:“把你的看家本领施展出来吧,缪某但凭这双肉掌,看你能奈我何哉!”

连甘沛吃了一惊,心道:“怪不得他能够在江湖上闯出那么大的名头,这弹指神通的功夫果然是非同凡响!”但他自恃点穴功夫天下无双,虽然吃了口惊,却也并不怎么慌乱。判官笔倏的转锋戳出,变招再攻。这一招变得奇妙之极,只见四方八面,重重笔影,就似有好几个连甘沛同时向他攻来一样。

缪长风也不禁心头一凛,心道:“连家的惊神笔法果然是名不虚传!”

原来,“惊神笔法”乃是连家的家传绝技,号称天下无双的点穴笔法。最厉害的地方在于能伤敌手的奇经八脉,多好内功也抵挡不了。它最精妙的一套招数名为“四笔点八脉”,两人联手,合使四支判官笔,一招之内,就能遍袭对方的奇经八脉。连家仗此称雄武林,有史以来,只有金逐流的父亲金世道一人,曾经破过他们这套“四笔点八脉”的“惊神笔法”。

好在连甘沛只是单独一人,他不可能使出“四笔点八脉”的功夫,只能以一双判官笔施展“双笔点四脉”。不过,虽然威力减了一半,仍是非同凡响!

掌风笔影之中,连甘沛双笔交叉插去,顺势一拖。左笔点向缪长风任督二脉的四处大穴,右笔点向他的少阳、阳明二脉的三处大穴,只要有一处穴道给他点着,缪长风就非得重伤不可!

唐天纵在旁观战,看到了连甘沛使出这一招“惊神笔法”的杀手,也不禁大声为他喝超彩来。心里想道:“这招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3回 敌人偷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