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55回 倾吐衷曲

作者:梁羽生

楚王台上一神仙,眼色相看意已传。见了又休还似梦,坐来虽近远如天。陇禽有恨犹能说,江月无情也解圆。更被春风送惆帐,落花飞絮两翩翩。

                     ——欧阳修

原来她是从妙玉的故事,不自觉的忽地感怀身世,心里想道:“妙玉是慾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我却是独爱梅花高格调,却伤飞絮已沾泥。嗯,这是造化弄人,还是我自己作的孽呢?”要知由于她和杨牧这段错误婚姻,心中总是难免有点自卑之感。

缪长风几句话给她解开心中的疙瘩,她感到了好朋友“相知以心”的喜悦,抬起头来,只见满眼都是阳光。时序虽是初冬,在她眼前却是春天了与自然物双重含义。墨子提出“天志”说,承认有主宰之神。 ,她微微一笑,说道:“你的话不错。但出于污泥而不染这七个字,我可是愧不敢当了,嗯,缪大哥,有一件事情,我始终没有和你说过。”

缪长风道:“什么事情?”

云紫萝道:“我和元超的事情。杨华这孩子,他,他——”

她本来是把自己最隐秘的私事告诉缪长风的,但要说到杨华不是杨牧的骨肉之时,饶是她和缪长风的感情早已超乎世俗的朋友之上,也总还是有点感到尴尬,讷讷不能出之于口。

缪长风打断她的话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暗圆缺。人生总不免有点缺陷,过去的事,那也不用太多去想它了。人之相知,贵在知心。我和你是这样,你和元超,更应该是这样。你们的事情,我已知道。还是谈些别的吧.”

云紫萝吁了口气,心境豁然开朗。说道:“缪大哥,你想谈些什么?”缪长风道:“我刚刚想起曹雪芹写的一首诗。红楼梦我没看过,这首诗我却听人说过据说他写红楼梦最少花了十年时间,还未写成。这首诗就是他自己诉说他写红楼梦时的悲痛的。”

云紫萝道:“啊,有这样一首诗吗?我倒还没有听过呢。你念来给我听听。”

缪长风念道:

“浮生著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

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

谩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

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

云紫萝默念“谩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两句触起愁思,自己也不觉痴了。

缪长风道:“这首诗怎么样?”

云紫萝道:“好,就是太伤感了。不过以曹雪芹的际遇,也无怪他写出这样伤感的诗。”

缪长风道:“曹雪芹的身世,我所知无多,你说给我听听好么?”

云紫萝道:“他是八旗世家子弟,祖先几代,都在江海做内府的织造官,那是一个既接近皇室又容易赚钱的肥缺。当时曹家在官场的地位,真是显赫一时,康熙六次‘南巡’,有五次就住在织造官署里面。在这五次中,曹家就接了四次‘圣驾’。他家的荣华富贵,也就可想而知了。

“但后来曹家不知犯了什么大罪,就像红楼梦中所写的贾府一样被抄了家,一个显赫万分的家世,就此毁灭了。那时曹雪芹只有十多岁,在南方生活不下去,迁到北京,仍然一天天穷困下去,经常是全家食粥过日,但他还是一派狂傲派头,稍有点钱,就纵酒赋诗,有时喝多了酒钱也付不出。他的好朋友敦敏曾有一待送他,这首诗就是写他当时的这种生活的,我倒还记得。”

当下念给缪长风听道:

“寻诗人去留僧壁,卖尽钱来付酒家。

燕市狂歌悲遇合,秦淮残梦忆繁华。”

缪长风道:“一个贵公子出身的人,能够抵受贫穷的折磨,写出红楼梦这样的好书,曹雪芹世真是值得令人敬佩,敦敏这首诗虽好,可比不上曹雪芹自己写的那首述怀诗。因为敦敏的诗只是替曹雪芹惋惜失去的繁华,意境就未必较低了。”

云紫萝点头道:“你说得不错。”

缪长风忽道:“曹雪芹那首诗,你最喜欢哪句?”

云紫萝不愿吐露自己的感触,反问他道:“你呢?”

缪长风道:“我最喜欢的是最后两句: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我的浅见是曹雪芹这首诗并非甭纯伤感,他也有令人奋发的一面!”

云紫萝眼睛一亮,轻声念道:“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心里想道:“对呀,曹雪芹以心血写成的书,他虽然受了十年辛苦,但他也得到了‘不寻常’的成功,感到了‘不寻常’的喜悦了。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这里面不也是有着自豪的感情吗,我怎么只是看到感伤的一面呢?”

缪长风接着说道:“不如意事常八九,可对人言只二三。人总难免有受到挫折的时候。但像曹雪芹这样,不为困难所吓到,在逆境里仍然十年如一日的去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那就少了。”

云紫萝眼睛里闪露出喜悦的光辉,缓缓说道:“缪大哥,你说得真好,说下去呀。”

缪长风道:“我只是一个常人,我不敢希望有曹雪芹那样伟大的成就,但他的精神我是想要效法的。”

云紫萝道:“曹雪芹可以把毕生精力放在他所喜爱的文学上,你也可以致力于你喜爱的武功上,为武学开辟新的境界。”

缪长风道:“这对我是太奢望了,但你的鼓励我是衷心感谢的。我还在想,咱们效法曹雪芹的精神,不仅只限于致力武功,还可以放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我的一个好朋友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当一个人只想到自己时,天地就狭小了。我想他这句话是说得不错的,”

云紫萝听得出了神,半晌笑道:“缪大哥,你的话也是充满禅机妙理。”

缪长风笑道:“我对佛经可是一窍不通。”

云紫萝道:“佛经有‘当头棒喝’,你的这番话对我也等于是‘当头棒喝’呢。不瞒你说,我刚才听你念曹雪芹这首诗的时候,只是从曹雪芹潦倒的一生联想到自己不幸的命运。我的境界可就比你差得远了。”

缪长风笑道:“你别把我捧到这样高,我说是会这样说,做起来可还差得远呢,但在咱们共通相识的朋友之中,却是不乏这样的人。”

云紫萝道:“啊,你心目中所想的是谁?”

缪长风道:“比如说,孟大哥元超就是这样的一个。”

云紫萝又是欢喜,又是自惭,说道:“不错,他为了反清大业,百折不挠,比起他来,我是差得远了。”

缪长风道:“元超性情沉毅,豪气内蕴,他站在你的面前,就像一座山一样,令人有稳重的感觉。”

云紫萝笑道:“缪大哥,你不知道,我和他和宋腾霄同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也是常常把他比作泰山的。我就是喜欢他的这种性格。”说至此处,想起往日三人同游西湖的往事,不觉黯然。

缪长风道:“我知道。我也是十分喜欢他的这种坚韧不拔的性格。”

云紫萝忽道:“说到泰山,我倒想起一个人来了。这个人表面看来和孟元超大不相同,但却同样有着不怕困难的性格。”

缪长风道:“哦,你说的是林无双?”

云紫萝道:“不错,不知这位林姑娘现在怎么样了?”

缪长风在内心深处暗暗叹息,想道:“其实紫萝和元超本来应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的,但可惜命运的播弄,他们现在却是破镜难圆了。元超和林无双结识在前,紫萝和丈夫分手在后,他们若是有情,这也怪不得元超负心呢。”当下说道:“林无双从丐帮听到的消息,说是牟宗涛与清廷勾结,意图篡夺扶桑派的大权,因此她本来要和孟元超同往小金川的,也不能不临时改变主意,科她的师兄师嫂重回泰山了。”

云紫萝道:“这位林姑娘年纪轻轻,外貌柔弱,但碰到有重大问题的时候,她却不怕挺身而出,把重担子挑起来。说老实话,我是既欢喜又佩服她!”

缪长风笑道:“我听元超说过,林无双和他谈起了你,对你也是十分佩服呢。惺惺相惜这句话用在你们身上正合适。嗯,你们虽然还没正式相识,也可算得相知以心的知己了。”

云紫萝若有所思,半晌说道:“咱们这次南归,可要经过泰山吗?”

缪长风道:“那就要看咱们采取什么路线了,当然也是可以从泰山脚下经过的,不过,倘若走另一条路,可以缩短两天行程。”

云紫萝道:“从这里到点苍山,总得走一个多月吧?”

缪长风道:“不错。”

云紫萝道:“那就不迟在这一两天的时间了。”

缪长风笑道:“你是想见一见林无双对么?”

云紫萝道:“是呀。我在奶妈家产下孩子那天,听说她曾经来过,可惜我见不着她。在泰山之会那天,她和孟元超同一起,我见着了她,她却又不认识我。”

缪长风道:“所以你想和她正式相识。”

云紫箩道:“说也奇怪,我心里总是有个感觉,觉得她是我的知心朋友,甚至就是我的妹妹一般。当然我想早日找着卜天雕,接回我的孩子,但为了见一见她,我就不在乎迟这么一两天了。”

缪长风笑道:“心有灵犀一点通。这是李商隐的诗吧?一般人总是喜欢拿这句诗来形容男女之间的心心相印,其实是不论男女,在知己朋友之间都可以适用的。”

云紫萝笑迫:“这‘知己’两字,甚至还可以包括没有见过面的朋友在内。”

缪长风笑道:“一点不错,像你和林无双,也就可以适用‘心有灵犀一点通’这句诗了。为了完成你的心愿,我陪你上一趟泰山吧。”

云紫萝道:“好,缪大哥,你真好。”

缪长风笑道:“其实我也要到泰山去探听探听消息的。丐帮打听到的风声,是说牟宗涛和宗神龙等人准备在上个月十五那天上泰山捣乱的,不知结果如何,我也很想知道呢。”

心有灵犀一点通。云紫萝在路上想念着林无双,林无双在泰山之上,也同样的在想念着尚未曾相识的云紫萝。

按说牟宗涛要来捣乱的那一天已经过去了,但却是风平浪静,什么事情也没发生。林无双觉得有点奇怪,但却以为这是牟宗涛和宗神龙给那神秘的黑衣人吓怕了的缘故。

帮中的日常事务,有石卫夫妻料理,倒是不用林无双费神。这天一大清早,她独自一人,走到小天烛峰的松林做“例行功课”——练本门的内功和剑法。

“大天烛峰”和“小天烛峰”是泰山的一处名胜,两峰夹峙,拔地而立,形似一对摩大蜡烛,每当云霞飘过峰顶的苍松,便像“天烛”升起袅袅的紫烟。这是在泰山上看云海的最佳之地。小天烛峰的山头虽然较小,但峭扳矗立,却是比大天烛峰更险更高。

这天不知怎的,林无双的心绪有点不宁,做完了例行功课之后,望那翻腾的云海,那忽聚忽散的浮云,幻出千奇百怪的奇物,她的心情也像翻腾云海一样,禁不住浮想连翩,难以自休。

变幻的浮云幻出孟元超的影了。“小金川的战事不知如何,孟大哥此刻大概是没有余暇想及我了。”

她最惦记的是孟元超,她为孟元超担心,也为孟元超感到骄做。——她知道在激烈的战事中,孟元超随时都会遭受危险。但一个男子汉大丈夫不是正应当像他一样吗?每当她想起他时,固然难免担心,但内心深妙,也总是感到喜悦的。

“人生的变化,真像浮云一样的变幻难测。”林无双心里想,“我和孟大哥相识的日子不算长,他却像是我最亲近的人一样,我懂得他,他也懂得我。牟宗涛是我从小同在一起的表哥,如今却是像陌生人一样了。他空有英俊的外貌,内里却包藏着一颗肮脏的心!”

牟宗涛的影子迅速在他脑海中消失。但随着孟元超影子的再现,她却忽地又想起了一个人来。

她想起的是云紫萝。她常常是在想起孟元超的时候,跟着就会想起云紫萝的。

“她不知知不知道,在我的心中,我是把她当作姐姐一样的。可惜那天我没有见着她。”

忽地一个奇怪的念头在她心中升起:“人家都说她是孟大哥的旧情人,我知道孟大哥也还是爱着她的。如今她和杨牧已经分手,她会不会回到孟大哥的身边呢?”她感到有点不安,但这不安的感觉也是迅速消失,随着而来的却是一阵自惭。

“孟大哥正在战场上和敌人厮杀,我却在为着私情烦恼,不太可羞了么?”林无双心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5回 倾吐衷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