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57回 清理门户

作者:梁羽生

行歌去国心情,宝剑凄凉,泪烛纵横。临老中原,惊尘满目朔风都作边声。梦沉云海,奈寂寞鱼龙未醒。伤心词容,如此江南,哀断无名。

                     ——郑文悼

练彩虹豁出性命不要,招招狠辣,宗神龙冷笑道:“你的剑法是我教的,如何能够伤我?”当下便即施展空手入白刃的功夫,硬枪她的宝剑。不过十数招,练彩虹已是给他逼得步步后退,剑法散乱,这还是他有所顾忌,恐怕误伤了练彩虹的缘故,否则练彩虹的宝剑,早就要给他抢了去。

眼看宗神龙就要得手,林无双忽地叫道:“走乾门,转翼位,刺天在穴!”

原来她自行运气解穴,恰好在这紧要的关头解开了。

林无双突然能够张口说话,宗神龙和练彩虹都是不由得吃了一惊。此时宗神龙正在使到一招极为精妙的大擒拿手法,练彩虹不知如何抵挡,当下无暇思索,便照林无双的指点出招,果然方位立变,唰的一剑刺将出去,轻描淡写的就把宗神龙的攻势化解了。

原来林无双在精研了虬髯客留在石窟的武学秘笈之后,对本门的种种武功,都已洞悉诀窍。宗神龙的掌法不论如何变化,都瞒不过她的眼睛,往往他的后一招尚未使出,就给林无双先行喝破了。这一来等于是林无双假手练彩虹对付他,宗神龙如何还能够在急切之间取胜?不过练彩虹的真实武功毕竟是和宗神龙相差太远,此际全凭精妙的剑术御敌,想要把宗神龙刺伤,也是不能。

宗神龙又是吃惊又是恼怒,心里想道:“若待这丫头功力恢复,那就更要糟了!”

当下喝道:“彩虹,你再胡缠,可休怪我手下无情!”呼呼呼连劈数掌,使上了内家真力,把练彩虹逼得离他越来越远,但每当他要超过练彩虹想要擒林无双之际,练彩虹却又不顾一切的拦住他的去路。宗神龙也有几分顾忌她的精妙剑法,不敢太过欺身进逼。他的劈空掌力令得练彩虹呼吸为之不舒,但练彩虹也还勉强支持得住。

练彩虹好生后悔:“早知如此,我不该用重手法点了无双的穴道。不过,她现在虽然还不能够动手,要跑总跑得动吧?”她自恃难以久战,便即叫道:“无双,你快跑呀,别顾我!”

林无双对她的说话恍似听而不闻,仍然在那里靠着大树,动也不动,只是不断的出声指点她。

练彩虹大为着急,叫道:“无双,求求你赶快走吧,他不敢杀我的!”

原来林无双此际正在默运内功,调匀气息,以期血脉畅通。

本来她的内功造诣比练彩虹精纯得多,虽然是给练彩虹用重手法点了穴道,在穴道自行解开之后,到了此时,也应该可以恢复六七分功力了的。但因她要不时出声指点练彩虹应敌的招数,分心二用,这就只能恢复两三分的功力了。她自己估计,只须功力惭复一半,就可以和宗神龙打成平手。

练彩虹为了保护她,不惜和妖师拼命,她如今已经惭复了两三分功力,但也不肯抛弃练彩虹而独自逃生了。“但盼练姐姐能够多支持半柱香的时刻。”林无双心里想道。

但练彩虹已是力竭筋疲,实在支持不下去了。宗神龙看出时机已到,冷笑说道:“彩虹,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嘿嘿,你对丈夫无情,对师傅无义,无情无义,我杀了你,你的丈夫还要多谢我呢!”冷笑声中,攻势越来越紧,陡地一声大喝,飞身向练彩虹扑下!

林无双连忙叫道:“走坎位,转离门,刺环跳穴!”这本是非常精妙的一招剑术,但可惜练彩虹力不从心,勉强依言出剑,只听得“嗤”的一声,宗神龙凌空扑下,衣袖已是裹着她的剑尖,衣袖虽给刺穿,可没伤着他。练彩虹长剑被卷了去,宗神龙袖中出指,倏的就点了她的穴道。练彩虹站在原地,动弹不得,宛如泥塑木雕。

林无双这一惊非同小可,但神色却是丝毫不露,反而笑道:“宗神龙,你上了我的当了!你以为我当真是给她点了穴道吗?嘿嘿,我是让你亲口对她说出真话!”

宗神龙本身是个心术姦险的小人,心术姦险之辈,总以为别人也是和他一样。听了林无双这话,宗神龙不禁也是惊疑不定了,想道:“这丫头不肯逃走,神色又如此镇定,莫非她们当真是串通了来骗我的?”

林无双拔剑出鞘,振臂一抖,剑尖抖得嗡嗡作响,喝道:“宗神龙,有胆的你莫逃走,看你能够接我几招?”泰山之会,林无双曾经只用三招,就把宗神龙打败了的。但她恐防宗神不相信她的说话,故而把仅仅恢复了三分的功力都使出来,这才能把剑尖震动得嗡嗡作响的。

宗神龙转过了身,看样子是想要逃跑的了,林无双刚刚放下心上的一块石头,不料他只是走了几步,忽地又回过头来!不走了。

原来林无双不说这番说话还好了,说之后,反而弄巧成拙了。

她说“有胆的你莫逃跑”!其实乃是唯恐他不逃跑。宗神龙乃是老姦巨滑之辈!一听就听出了她是色历内茬!登时起了疑心:“这丫头的功力若然真的已经恢复!何必与我岁罗嗦嗦,让我有时间逃走?哼!莫非她摆的是空城计?”

疑心一起!宗神龙决意冒一冒险,回过头来,冷冷说道:“掌门有命,宗某岂敢不遵,好,我冉领教你的高招!”

林无双暗暗吃惊,喝道:“好大的胆子,你还不知道我的厉害吗?”

宗神龙道:“我知道你的厉害,但好歹我也算是你的帅叔,岂能受你欺辱!”

林无双道:“你早已不是扶桑派的弟子了,还谈什么辈份?”

宗神龙道:“你不承认我是师叔,那更好了,大家动手都可不必手下留情!”

林无双硬着头皮说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好,那你出招吧!”

宗神龙横剑当胸,凝神盯着林无双的剑尖,说道:“我不能以大欺小,你出招吧!”

原来他虽然起了疑心,毕竟还是有点顾忌,他自己剑法远远不及林无双的精妙,他若先行出招攻击,一出手只怕就可给林无双找到他的破绽,倒不如采取守势,仗着自己的经验老到,危险可以少些。“她一出招,我就可以知她的力力恢复是真是假了。”宗神龙心想。

林无双看出他颇有怯意,斥道:“放肆,说什么以大欺小,我是一派掌门,你懂不懂武林规矩?”

彼此都在试探对方虚实,但毕竟还是宗神龙老辣得多,也比较沉着一点,当下他就再进一步的试探,缓缓的踏上一步,淡淡说道:“你的话也说得不错,大家都不肯出招,这场架就打不成了。”

宗神龙逼近一步,又再逼近一步,看见林无双仍是毫无动静,越发放下了心,哈哈笑道:“好呀,原来你这个丫头,显然是摆的空城计,可惜我不是司马懿,你也不是诸葛亮!”

说话之际,宗神龙已是又再踏上步,站在林无双的面前了。

林无双的功力只不过恢复了两三分,饶是她如何镇定,此际也不禁有点心慌,剑尖微微颤抖。宗神龙看在眼里,登时把最后的一点顾虑也都抛开,冷笑说道:“林无双,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摆掌门人的架子吗?好吧,你不出招,我可要出招了!”

“出招”二字吐出了口,宗神龙手上的长剑也提了起来,唰的一剑便划过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忽听得霹雳似的一声大喝,恍如在宗神龙的耳边响起焦雷。宗神龙骤吃一惊,心头一震,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精芒电闪,林无双已是抢在他的前头出招,宗神龙横剑一封,“铛”的一声,把林无双的宝剑击落,但身上却是同时受了七处剑伤。

只见两条人影,捷如飞鸟的疾扑过来,一个扶住林无双,另一个则挡住了宗神龙,冷笑喝道:“你我在扬州那一架还没打完,今日相逢,正好再较量较量!”

原来是缪长风和云紫萝来了。那一声霹雳般的大喝,就是缪长风所施展的“狮子吼功”。

“狮子吼功”乃是源出佛门的一种上乘内功,有极其微妙的作用,尤其是施之于心术不正的人,这样突如其来的一喝,立即便可震撼他的心灵。林无双虽然有点心慌,但她是早把生死置之度外的,略受影响,并无妨碍。是以她还能够抓紧机会,施展精妙的剑法。宗神龙可就吃了大亏了。至于练彩虹,她是给点了穴道,昏迷了的,根本就没受到影响。

宗神龙连受七处剑伤,虽说林无双的功力未曾恢复,伤了他也伤得不重,但总还是受影响,他的武功本来就略逊于缪长风一筹,此时身上受了伤还如何能够抵挡?不过数招,便给缪长风以空手入白刃的功夫打落了他手中的长剑。猛地又是一声大喝,一掌向他劈下。宗神龙双掌开出,兀是抵挡不住,“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连忙逃跑,这次可是真的逃跑了。

云紫萝知道缪长风稳操胜券,用不着自己帮忙。救林无双脱险之后,便把她拉过一边,微笑说道:“我是云紫萝,我在泰山之会见过你的。”

林无双道:“我知道,孟大哥和我时常说起你的。云姐姐,你不知道,我多盼望和你见面,今天才让我盼着了。嗯,今天真是多亏了你了,但你怎的来得这样巧呢?”

云紫萝笑道:“我和缪大哥正是要来探访你的,我也十分盼望和你见面呢。”

原来她和缪长风本是从“南天门”那面登山,刚刚走过“十八盘”,忽地听得小天烛峰那面有厮杀的声音,这才匆忙赶过来的。

她们刚说得几句话,只听得宗神龙一声大叫,缪长风已是把他杀得大败而逃了。

云紫萝道:“可惜还是让他跑了。”

林无双道:“他跑得了这一次,下一次我就不会让他跑了。”

云紫萝道:“对,他是你们扶桑派的叛徒,缪大哥把他杀了反而不好,是该让你以掌门人的身份,亲自清理门户的。”

缪长风走回来发现躺在地上的练彩虹,不觉怔了一征,说道:“这不是牟宗涛的妻子吗?”

林无双道:“不错,我是给练彩虹点了穴道的。”

缪长风诧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林无双道:“说来话长,总之她和她的丈夫不是同一条路上的人就是了。待我解开她的穴道再说。”

练彩虹也是给宗神龙用重手法点了穴道的,扶桑派的独门点穴手法必须本派中人才能解开,好在林无双歇息了这一会,业已恢复了四五分功力,稍为费点气力,也把练彩虹的穴道解开了。她在给炼彩虹解穴之时,简单扼要的说明了事情的经过。缪云二人听说牟宗涛已经到了玉皇观闹事,都是大吃一惊,同时也是暗暗庆幸自己来得恰是时候。

练彩虹满面羞惭,说道:“无双,我真是对不起你,我做梦也想不到他,他会坏成这个样子。”

林无双道:“一时糊涂,谁也免不了的。过去的事别再提了。当务之急,咱们还是赶快回玉皇观吧。”

当下一行四人忙即施展轻功,赶回玉皇观去。练彩虹和林无双一样着急,但心情却是大不相同了。牟宗涛毕竟是她的丈夫,她将怎样处理这件事呢?

她好像从一个恶梦中惊醒过来,但可惜她刚才的所见所闻,却不是梦。

玉皇观中,正是到了双方剑拔弯张,眼看就要一发之际。

石卫虽有一拼之心,却又不能不为一众弟子的安全着想。牟宗涛则是咄咄逼人,冷笑说道:“石卫,你定要执迷不悟,背叛本门,我只好以掌门人的身份,对你不客气了!”

石卫说道:“我只知道林无双是本派掌门,除非她同意把掌门的位子让了给你,否则我只能听她的话。”

牟宗涛冷笑道:“好吧,你把林无双给我找回来吧!”

话犹未了,忽听得站在大门口的弟子叫道:“好了,林掌门回来了!”

牟宗涛大吃一惊,抬头看时,只见四个人鱼贯而进,走在前头的那个人,果然是林无双。

一个林无双已经令他吃惊,何况还不只一个林无双,跟在林无双后面还有缪长风、云紫萝和他自己的妻子练彩虹!

缪长风与云紫萝的武功虽高,牟宗涛还不如何惧怕,最令他骇惧是练彩虹竟然也和林无双一道回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他定睛看时,练彩虹却正眼也不瞧他一下,他隐隐知道事情不妙了。

林无双恰好在这关键的时刻回来,石卫如同拾到天上掉下的宝贝,大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7回 清理门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