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58回 白衣老者

作者:梁羽生

陶潜诗喜说荆柯,想见停云说浩歌。

吟到恩价心事涌,江湖侠骨恐无多。

                     ——龚定可

就在此时,火云洞主那柄明晃晃的剑尖也正要刺到他的颈窝,铁砂掌和分筋错骨手可以用内功反震,但练成多好的内功,也还是血肉之躯而上学的思维,认为这种思维是认识中的一个环节,但有局 ,血肉之躯如何能够抵敌刀剑?是以众人虽然都已知道这个白衣老者武功非比寻常,在这惊险绝伦的霎那之间,也还是有不少人禁不住叫出声来!

不料这白衣老者就像背后长着眼睛一样,就在众人惊叫声中,反手双指一钳,手法又快又准,众人看都未曾看得清楚,火云洞主的长剑已是给他双指钳住,使尽吃奶的气力,也休想再进分毫。

牟宗涛邀来的这帮邪派妖人,其中不乏武功高明之士,白衣老者把周鼎和杨茂林震翻用的是“沾衣十八跌”的功夫,他们还可以看得出来,但只以双指之力,就能钳住火云洞主的长剑,这种功夫,他们却是听也未曾听过了。

白衣老者回过头来,冷笑说道:“亏你是一洞之主,在背后暗算人家,羞也不羞?不过我还是看在你是一洞之主的份上给你几分面子,由你去吧!”说话之间义理”,以章句笺注为特征的“汉学考据”和拘泥于形式主义 ,已是把长剑夺了过来,随手一抖,长剑断为两段。

火云洞主踉踉跄跄的接连退出了六七步,面色有如死灰,二话不说,一溜烟的就跑出了玉皇观。至于那两个被他震翻的周扬二人,则更是早已跑了。

林无双见了白衣老者这手内力断剑的功夫,心中一幻,想道:“这不是本派的混元一气功吗?原来这位老先生果然是本门的长辈。”原来混元一气功正是扶桑派的开山祖师虬髯客秘传的上乘内功,泰山之会前夕,林无双得这白衣老者的指引,在那个石窟中发现了祖师的秘笈,有关拳剑的功夫都已练得纯熟,只这“混元一气功”,远远还未练成。

心念未已,人丛中忽地有两个人失声叫道:“东海散人!”这两个是牟宗涛从东海请来的两个岛主,他们看出了这白衣老者来历之后,慌慌张张的也跟在火云洞主的后面走了。

林无双怔了一怔,心道:“东海散人是谁,爹爹似乎曾经和我说过的。”

林无双一时想不起来,牟宗涛的党羽更是面面相觑,谁也不知“东海散人”究是什么来历?

白衣老者把宗神龙往地上一掼,冷冷说道:“别人不认识我,牟宗涛,你也不认识我么?”

牟宗涛面色苍白如纸,颤声说道:“小侄不知是师叔大驾光临,有失迎迓,还望师叔恕罪。”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大吃一惊,这才知道白衣老者竟是牟宗涛的师叔。

可是牟宗涛这个师叔,扶桑派的两代弟子,却是没有一个人认识他。

林无双心中一动,连忙上前行礼,说道:“原来是方师叔驾到,弟子林无双叩见。”

白衣老者哈哈一笑,说道:“你是本派掌门,依礼我还该参见你呢,不必客气!”衣衫一拂,林无双身不由己的就站了起来,对这位从未见过面的师叔有功力之深,不禁暗暗佩服。

白衣老者接着笑道:“你爹好吗,你怎么知道是我?”

林无双道:“爹爹曾和我说过,说是和方师叔已有三十年未通音讯,十分挂念。想不到今日有幸,我们做晚辈的能够见得到你老人家,我想本门的前辈,除了你老人家,恐怕也没有谁能有这样神通了。”

原来扶桑派在海外分为三支,牟宗涛的祖先牟沧浪是虬髯客的大弟子,他这一支乃是嫡派正支。林无双的父亲飞鱼岛岛主是一支,宗神龙又是另外一支。这个白衣老者名叫方虚谷,外号人称“东海散人”,乃是牟宗涛父亲的师弟,他在三十岁之后,就云游四海,不知所之,连林无双的父亲也不知道他已经来到中原,林无双是在很小的时候,听她父亲提过一次这位方师叔,后来因为音讯断绝太久,她的父亲也就没有再提起他了。是以她最初听得有人叫出“东海散人”之时,一时间尚未想到就是这位方师叔。

寒暄已毕,白衣老者指着地上的宗神龙说道:“牟宗涛,你不是说要你的掌门师妹把宗神龙抓来,才能作为人证吗?如今我不但替她找来了人证,物证也都有了!好啦,你们现在可以对质啦!”说罢中指在宗神龙的身上一弹,解开了他的哑穴。但麻穴还未解开,宗神龙仍然弹动不得。

牟宗涛面如死灰,想要逃走,可又不敢。

宗神龙穴道一解,嘶声叫道:“牟宗涛,你不能把罪过全都推在我的头上,充其量我只是从犯,你,你才是——哎哟,哟!”

“主谋”二字未曾出口,宗神龙忽地一声惨叫,刚刚站了起来,“卜通”又倒下去了。原来是牟宗涛趁着大家都在留心听宗神龙说话的时候,突然偷袭,他那把折扇是装有机关的,一按扇柄,一枝扇骨就似短箭般的射出来,刚好射入宗神龙的喉咙。

林无双要救已来不及,大怒喝道:“牟宗涛,你要杀人灭口?”

牟宗涛道:“宗神龙含血喷人,我岂能容他诬蔑。”

白衣老者冷冷说道:“他灭不了口的,人证没了,还有物证呢!”

白衣老老一面说话,一面在宗神龙的身上搜出一封信来,把这封信递给林无双,说道:“这是牟宗涛亲笔写给北宫望的密件,托宗神龙带到北京去面交的,谅他不能抵赖!”

牟宗涛退回他这一边的人堆之中,双眼盯着林无双手上那封信,但却是不敢轻举妄动。要知白衣老者的武功固然是远远在他之上,林无双的本领也不是他能够暗算的,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无双把那封信从头到尾念了出来。在林无双念信的当儿,招显山把宗神龙拖入里面静室施救。

这封信是牟宗涛给北宫望报功的,不但把他如何进行篡夺扶桑派掌门一事的经过详细陈明,还替北宫望出谋划策,叫他将林无双囚禁起来,以备在必要时可作勒索之用。虽然信中所写的也没有什么新鲜的内容,但他的阴谋已是由他亲笔所写的函件揭露无遗了。

林无双读完了信,冷笑说道:“牟宗涛你还有什么话说?”随着把那封信交给石卫等人传阅。

牟宗涛的笔迹石卫等人都是熟悉的,当然是容不得他抵赖的了。

白衣老老说道:“好了,现在没我的事了。无双,你是掌门,如今是应该由你来清理门户了。”

牟宗涛面上一阵青,一阵红,忽地喝道:“今日之事只有拼个你死我活了,大伙儿一齐上吧!”

白衣老者喝道:“你们本来不是扶桑派的人,扶派桑的事与你们无关,你们趁早退出玉皇观,我可以替掌门人作主,对你们的一时之错,免予追究,否则,你们倘若一定要跟牟宗涛在这里捣乱的话,那就只有自讨苦吃了。”

牟宗涛邀来的这班邪派高手,眼看大势已去,纷纷溜走,但也还有七八个贪图功名利禄、狂妄身大之辈,以为可以恃多为胜,不约而同的一拥而上,同时攻击白衣老者。他们以为只要把对方最强的人物打倒,就可以扭转整个局势了。

白衣老者自言自语道:“我只道可以置身事外,谁知还是不能!”说话之间,在群邪围攻之下,双掌一伸一缩,只听得乒乓两声,已是有两条大汉给他抓了起来,摔出观门。

第三个人呼的一掌朝他背心劈下,白衣老者正在应付正面攻来的敌人,当下头也不回,挥袖向后一拂,这个人的虎口给他拂个正着,火辣辣的作痛,大吃一惊,连忙倒纵开去。这个人正是刚才向石卫挑战的那个乔海鹏。

乔海鹏本来是一般海盗的首领,横行海上二十多年,从来未遇敌手。他所练的伏波掌是在每日潮涨之时,在水中迎着风浪,苦练三年,才练成功的。掌力的刚猛,自负天下无双。不料碰上这个白衣老者,只是一招,就令他吃了大亏。而且这一招这老者还没有和他正面敌对,只是随便挥袖一拂而已。严格说来,这老者还没有真正出手呢!

乔海鹏不由得大为气馁,这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从前自己自负掌力刚猛,天下无双,却原来只不过是井底之蛙而已。气沮神伤之下,哪里还敢再上?只盼能够快快逃出玉皇观了。

石卫喝道:“你不是要与我分个高下吗?怎么就要跑了?”

乔海鹏急于逃跑,二话不说,立即便是一招“怒海擒龙”左抓右劈,向石卫强攻,石卫还了一招刚中寓柔“春云乍展”,双掌一举一拉,化解乔海鹏这股刚猛的掌力。饶是他化解得宜,受这掌力一震,胸中也不禁气血翻涌。乔海鹏被他那股柔力一带,掌力也是难以再发,身不由己的一个踉跄。这一来两人都是不禁吃了一惊。

石卫心里想道:“怪不得这厮刚才敢于口出大言,果然是有几分硬份。”(硬份即真实本领之意)

乔海鹏也在暗自想道:“普普通通的一个扶桑派弟子我打他不赢,今天只怕是要糟了!”

说时迟,那时快,乔海鹏一退即上,接着又是两招“双龙探珠”“长鲸破浪”,石卫以林无双所传的秘笈掌法,全神化解,接了三招之后,乔海鹏已是强弩之未,只有招架的份儿了。

石卫不觉有点诧异:“这厮的掌力本来极其刚猛,怎的消失得如此之快,莫非其中有诈?”到了第五招,石卫反守为攻,一掌打着了他,这才知道他的确是气力不加了。

石工这才恍然大悟:“敢情他已是在方师叔的手下吃了大亏?哎,原来我是捡了便宜尚还不知,原来乔海鹏给那白衣老者衣袖一拂,已是伤了少阳经脉,但他吃的这个大亏,只有自己知道,旁人是看不出来的。

石卫反守为攻,正要施展杀手,白衣老者忽道:“这人接了我的一招,居然没有摔倒,也算是难得的了。念在他这身功夫,练成实在不易,由他去吧。”石卫遵命让开条路,乔海鹏这才得以逃出观门。

牟宗涛和林无双早已交上了手,此时已是斗到三十招开外了。

林无双使出秘笈所传的剑法,随意挥洒,招招精妙。不过她虽然稳占上风,牟宗涛也还能勉强抵挡。

泰山之会,林无双和牟宗涛第一次争夺掌门的时候,林无双只不过用了十数招就胜了他,此时给他抵敌到三十招开外,兀自未能取胜,亦是不禁有点佩服,心里想道:“表哥的确是聪明绝顶,夫生的练武人材,可惜他不肯学好。”原来牟宗涛有过目不忘之能,在那次失败之后,细心揣摩林无双用以击败他的剑术,竟是无师自通,领悟了秘笈上的若干奥妙。但也正因为他是无师自通,领悟的不过一鳞半爪,总不及林无双的得窥全豹。

练彩虹站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们两人搏斗,心情也是复杂之极。她不值丈夫的所为,却又有点害怕林无双在一怒之下,杀了她的丈大。

此时那白衣老者正在把围攻他的五个敌手引得团团乱转,这五个人都是邪派中有名的人物,每个人的武功,都不在乔海鹏之下的。但白衣老者所发的掌力十分奇妙,他们给白衣老者的掌力牵引,都是身不由己的只能跟着他转。

扶桑派的弟子本来十九是注视林牟之斗的,但此时林无双已经稳占上凤,他们被白衣老者奇妙的打法所吸引,不知不觉,也就渐渐把目光移开,移到白衣老者身上,要看他如何制服这五名强敌了。

正在林无双暗暗为表哥叹息,练彩虹为丈夫忐忑不安,而众人则在全神注视着白衣老者双掌的时候,牟宗涛突然一个移形换位;身形疾如闪电的一道道到练彩虹身边,一抓就向她抓去。原来他是要把练彩虹抓作人质,林无双是她的好朋友,一有顾忌,说不定就会让他脱身。

练彩虹冷不及防,给他一把抓着,众人哗然惊呼,林无双唰的一剑刺来,剑尖指着他的背心,喝道:“快快放手,否则取你性命!”

牟宗涛明知林无双是投鼠忌器,决不敢不顾练彩虹的安全就下杀手,当下冷笑说道:“她是我的妻子,我们夫妻生则同生,死则同死,这你能管吗?你要杀把我们杀掉好了。”

林无双正自无可奈何,不料牟宗涛笑声未已,突然一声大叫,练彩虹已是挣脱了他的掌握,在他一个打滚,滚出了一丈开外了。原来练彩虹在他的冷笑声中,突然张口一咬。牟宗涛已经令得她的双手不能动弹,却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8回 白衣老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