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06回 废园蝶血

作者:梁羽生

秋心如海宫如潮,但有秋魂不可招。

漠漠郁金香在臂,亭亭古玉佩当腰。

气寒西北何人剑,声满东南凡处箭。

斗大明星烂无数,长天一月坠林梢

             ——龚自珍

云紫萝正在镇摄心神,默运玄功,准备在心情恢复平静可以运用轻功之后,便即离开此地。忽然听得孟元超这样的问他师妹,不觉吃了一惊,心里想道:“难道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已经给元超察觉了?”

吕思美想起刚才的事,却是不禁笑了起来,说道:“我跳进园子的时候,倒似发觉有人跟踪,我立即射出一枝袖箭,哈,你猜是什么?原来是一只乌鸦!”

孟元超道:“一只乌鸦?不对吧!”吕思美诧道:“不是乌鸦,那是什么?”心想:“难道乌鸦我也不识?”

孟元超缓缓说道:“恐怕是四头老虎呢!”陡地提高声音,喝道:“号称四虎,却躲在暗处,不敢现形,算得什么好汉?给我滚出来吧!”

只听得四声长啸,宛若狼嗥,淡淡的月光之下,只见乱草丛中果然跳出了四个人来。为首的一个汉子朗声说道:“孟元超,算你有点眼力,识得我们滇南四虎,那就乖乖地跟我们上京吧!”

云紫萝暗暗叫了声“惭愧!”想道:“原来元超说的不是我。但这四个人不知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我竟然丝毫未觉,比起元超,我真是差得太远了。”

其实云紫萝的轻功比这四个人高得多,她的“听声辨器”的功夫和孟元超也相差不远,只因她进了这个园子之后,就一直是全神贯注的偷听孟元超和他师妹的说话,故此滇南四虎进来,她竟然没有发觉。

孟元超哈哈笑道:“滇南四虎在我眼中不过是四条蛮牛而已!”大笑声中,推开窗子,一跃而下。吕思美跟在他的后面,有意卖弄轻功,在空中一个鹞子翻身,轻轻巧巧地落下地来,恰好与孟元超并肩而立。

滇南四虎中的老大冷笑说道:“这里可不是小金川,孟元超,我劝你还是少点猖狂吧!你若定然不吃敬酒要吃罚酒的话,咱们手底见个真章!”

滇南四虎中的老二是个好色之徒,看了吕思美那美妙的轻功姿势,却是不禁喝起彩来,说道:“好俊雌儿,咱们跟着她来,说不得也只好把她一并带回去了。但这个雌儿你们可得给我!”

老三笑道:“人还未到手,你就和我们争了。”

老四说道:“还有一个宋腾霄呢,也得着落在孟元超的身上找出来了!”

吕思美柳眉倒竖,怒道:“师哥,这四条蛮牛,你让给我宰吧!”

孟元超道:“且慢,待我先问个明白。喂,你们的巢穴在滇南,却为何要请我进京?”

滇南四虎中的老大说道:“我们是奉了萨总管之命来请你的,还有一个宋腾霄也是在被请之列。只要你们归顺朝廷,准保你们有功名富贵。”他见孟元超的口气不似刚才严厉,只道已有商量。

“萨总管”乃是清廷的大内总管萨福鼎,他不但是大内侍卫总管,而且还收买了许多武林败类作他爪牙,专门负责缉拿朝廷“叛逆”。

孟元超冷笑道:“失敬,失敬,原来你们滇南四虎已经变了萨福鼎门下的鹰犬了。我最喜欢打癞皮狗,你们用不着找宋腾霄了,乖乖过来受打吧,我一个人就准可以把你们打得舒舒服服!”

滇南四虎都是勃然大怒,登时亮出兵器,把孟元超围在当中。

吕思美连忙嚷道:“师哥,你说过让给我的!”其实吕思美刚才提出的要求,孟元超可还未曾答应。

孟元超笑道:“小师妹,这是四条疯狗,俗语说得好,狗嘴里不长象牙,你又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

吕思美道:“疯狗咬人,就该宰掉。师哥,咱们许久未见,我让你看看我的刀法有没有进步,好吗?”

四虎中的老大喝道:“你们少罗唆吧!反正是都跑不了的,你们不动手,我可要动手了!”要知滇南四虎也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不能不保持一点身份。

孟元超心里想道:“滇南四虎听说各自有独门功夫,他们四人联手,我也不知是否定能胜得他们。不过小师妹要我让她,我不答应,她一定要生气的。”于是笑道:“好吧,我让给你,你可得留神一些,当心给疯狗咬了。”

吕思美大喜道:“好,那你让过一旁,可不许你插手!”

孟元超道:“好,都答应你。”话是这样说,吕思美若然遇险的话,他自是不能袖手旁观的。

滇南四虎中的老大生怕孟元超逃跑,喝道:“你要跑可不成!”他练有“奔雷掌”的功夫,孟元超身形一动,刚要退下,他立即便呼的一掌向孟元超打去!

哪知他出手快,吕思美比他更快,陡然间只见刀光疾闪,冷气侵肌,吕思美已是把双刀拿在手中,一长一短,左手长刀截斩老大的手腕,右手短刀又刺向侧面攻来的老二,老大老二都是不禁吃了一惊,心道:“想不到这黄毛丫头也是这么扎手!”两人不约而同地连忙移步换招。孟元超哈哈一笑,从他们身旁走出去了。

说时迟,那时快,老三老四也都向吕思美攻来了。

青光闪处,滇南四虎中的老三唰的一剑指到了吕思美的后心。孟元超吃了一惊,心道:“这人出剑好快。”

吕思美一个盘龙绕步,避招进招,迅速使出“彩凤夺窝”的招数,身随刀走,反客为主,一下子抢到了老三的右侧,占了有利的位置,双刀疾劈,刀光闪闪,便似漫空飞舞的雪花!

孟元超心念未已,只听得叮叮当当之声宛如繁弦急奏,就在这瞬息之间,双方的刀剑已是接连碰击了十七八下!

这个滇南四虎中的老三运剑如风,但吕思美的刀法之快,却更在他的剑法之上!

孟元超心上的一块石头方始放了下来,暗暗为小师妹喝彩,心里想道:“原来小师妹已练成功了穿花绕树的轻功身法,这身八卦刀法则不但得了师父的衣钵真传,而且能够加以变化了。如今她只是稍嫌功力不足而已,论到刀法的轻灵,只怕我还比不上她呢。看来即使她胜不了滇南四虎,大约也不至于落败了。”

老三老四是同一时间向吕思美发动攻击的,老三先到一步,和吕思美交上了手,老四跟着也来到了。

吕思美长刀一立,短刀在老三面门一晃,老三只觉耀眼生辉,不主自己地退了一步。吕思美便似蜻蜒点水般从他身旁掠过。

老四喝道:“给我躺下!”黑黝黝的两支判官笔双点吕思美两胁的“期门穴”,吕思美冷笑道:“吹什么牛!”只听得“当”的一声响,长刀削过,老四的衣袖给削去了一幅,碎布飞杨,化成片片蝴蝶!原来吕思美这一刀用的是“绞刀”刀法,看是一刀,其实刀锋已是转了无数次了。

但随着那“当”的一声发出之际,只见火花飞溅,吕思美亦是脚步踉跄的斜窜出七八步之外,方始稳得住身形。原来她的刀法虽然精妙,气力却不及对方。

说时迟,那时快,刚才退下的老大老二,又再扑上来,老二手中多了一条软鞭,呼呼风响,卷起一团鞭影;老大仍然不用兵器,但双掌连环劈出,亦是隐隐挟着风雷之声!吕思美双刀护体,四方游走,宛如一叶轻舟,在波涛汹涌,巨流急湍之中,起伏回旋,飘摇不定。

孟元超本来已经放下了心上的一块石头了,此时又不禁暗暗为师妹担心起来:“这滇南四虎果然是各有擅长,名不虚传!怪不得冷铁樵叫我碰上他们,不可轻敌。我刚才对他们的估计,只怕还是犯了轻敌的毛病。”

原来这滇南四虎乃是一母所生的两对孪生子,老大名叫焦雷,以内功深厚著称,绝技是“奔雷掌”。老二名叫焦云,使一条软鞭,鞭法如电,号称“无影鞭”。老三名叫焦风,学成了“道风剑法”。老四名叫焦云,擅于点穴,使的是一对判官笔,意思即是,在他笔下,可判死生。

滇南四虎都是手脚长,比吕思美高出一个头都还不止,这四人居高临下,陡地同时出招,喝一声:“着!”焦雷的软鞭霍地卷来,使的是“枯藤缠树”的招数,缠打吕思美的脚踝。焦风剑走轻灵,一招“拨草寻蛇”,剑锋斜削,斩她双腿。焦云的上对判官笔点向她的前心,双笔交叉,笔尖对准了她胸口的“璇玑穴”和“rǔ突穴”。焦雷更是厉害,一掌向她的天灵盖打下。

鞭、剑、笔、掌,三件兵器,四种打法,吕思美的上盘(天灵盖)、中盘(胸口)、下盘(双足),都已在对方的攻击之下,这形势真是惊险绝伦!

孟元超大吃一惊,正要出手,忽听得吕思美一声笑道:“不见得!”身形一飘一闪,衣袂飘飘,已是从鞭剑双笔的交叉缝隙之中穿过,焦雷那一掌拍打下来,也是打了个空,连她的衣角都没沾着。

焦雷喝道:“往哪里跑!”吕思美格格笑道:“谁要跑呢?你打不着,怪得我么?”只见她左面一兜,右面一绕,双刀飞舞,指东打西,指南打北。引得滇南四虎跟着她团团乱转!这种打法比绕身遮斗的打法更能掌握主动,她是边打边跑,瞬息之间,方位百变,滇南四虎打不着她,还要防备她乘暇抵隙的突击!

孟元超这才像吃了一颗定心丸似的,完全放了心了。心里想道:“我只道我是对敌人估计不足,即原来对小师妹也是估计不足。她的轻功确是高明,对方的焦电焦风,虽也不错,比起她来,却还差了老大一截。对方倘若这样的继续和她打下去,纵然她取胜不易,却已是立于不败之地了。”

躲在假山石后偷看的云紫萝也是不由得暗暗佩服,心里想道:“论轻功我未必输给她,但要像她这样的挥洒自如,姿势美妙,只怕我就做不到了。”

孟元超放下了心,站在一旁静静的欣赏小师妹的轻身法,吕思美越转越快,但刀法步法丝毫不乱,就像翩翩起舞一般。偶而几记快刀反击敌人,身手又是矫捷之极。孟元超看得心旷神怡,想道:“矫若游龙、翩若惊鸿这八个字拿来送给小师妹,这就再也恰当不过了。可惜腾霄不在这儿,否则给他看见了小师妹练成功这套穿花绕树的身法,他不知道要多高兴呢?”

原来吕思美这套美妙的轻功身法,是在小金川的时候,在宋腾霄的帮忙之下练成功的。

小金川每到春天的时候,满山都是野花。虽然没有“群莺乱飞”,但“杂花生树”的景色却是尤胜江南。在小金川那几年,每到春天,吕思美就要孟元超、宋腾霄二人陪她到树林里练这套“穿花绕树身法”,但孟元超常常借故避开,让宋腾霄一人陪她。

吕思美练这套“穿花绕树”身法,初时是张开眼睛,绕着花树奔跑,练到可以随意在花树丛中飞跑,而不致碰落一朵花一片树叶之时,才算初步成功。第二阶段就要缚上眼睛了,待到缚上眼睛也可以如此之后,这才开始第三阶段练习。第三阶段,就需要两个人了。吕思美缚上眼睛,由孟元超或宋腾霄施展轻功追她,直到捉不住她为止。孟元超曾陪她练习过几次,以后就一直是宋腾霄陪她了。

孟元超或宋腾霄都是很容易捉住她的。每次捉住她时,也总是免不了嘻嘻哈哈的大笑一场。

此际吕思美双刀敌四虎,使出了这套“穿花绕树”身法,剑光闪闪,衣袂飘飘,端的似是落英缤纷,春花藏藻。孟元超看得心旷神怡,眼前不知不觉幻出往日的画图,荒芜的废园变成了繁花如海的小金川林野,轻盈活泼的小师妹在花树丛中宛若穿花蝴蝶,宋腾霄在后面紧紧追她……

“可惜宋腾霄不在这儿!”孟元超禁不住又一次暗暗叹息了。

眼前如真似幻的景象忽又一变,轻盈活泼的小师妹好像变成了云紫萝。八年前的云紫萝不正是像眼前的小师妹一样,都是春花一般的娇艳么?

“当年我和紫萝曾在这茶藤架下海誓山盟,如今我回来了,茶藤架塌,园已荒芜,人也不见!紫萝呀紫萝,你在何方?你在何方?”

孟元超正自思如潮涌,浮想连翩,忽听得一阵金铁交鸣之声,打断了他的思路。抬头一看,只见吕思美又陷入了滇南四虎的包围之中。

滇南四虎中的老大焦雷是个武学行家,一觉不妙,立即喝道:“不要跟着这臭丫头乱跑!”焦电、焦风、焦云霍然一省,登时跟着大哥停下脚步,各占一方,站好方位,这样一来,他们虽然放弃了对吕思莫的追击,但如是却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回 废园蝶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