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62回 苍山血战

作者:梁羽生

千岩万壑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瞑。

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

                     ——李白

缪长风赞道:“这副对联既切合当前的景致,又切合你们段家的身份,确是佳作,不知是推写的?”要知段家世代在大理为王,联中的“一石千秋撑半壁”实现价值观的转变。 ,自是借大石来比喻段家了。

段剑青道:“说起这副对联,也有一个故事。”

武庄笑道:“我最喜欢听故事,你快说来听听。”

段剑青道:“我家故老相传,据说这副对联是明代一位侠士写的。”

缪长风道:“如此说来,这位侠士也真算得是文武全材了,不知是哪一位?”

段剑青道:“这位侠士名叫铁镜心,大约是明代正统年间的人。”(按正统是明英宗的年号,自公元一四三六至一四四九年。)

缪长风熟悉武林掌故,说道:“不错,历史上是有这个人,也是当时江南的一派武学名家。”

段剑青继续说道:“有一天,我们家里来了两位客人,一位是铁镜心,另一位的名气比铁镜心更大。”

武庄问道:“那又是谁?”

段剑青道:“是当时号称武功天下第一的张丹枫。”

缪长风道:“可是创立天山派的一代宗师张丹枫吗?”天山派创于明代,至今未衰,是以张丹枫这个名字,武端兄妹等人都曾听过。

段剑青道:“不错,就是这位鼎鼎大名的大宗师了。”

缪长风道:“武林历代相传,据说张丹枫的文材武功是更在铁镜心之上的,当时你家没有请张丹枫题联吗?”

段剑青道:“我也不知什么缘故,我们家里,只有铁镜心留的这副对联。不过据说对联虽是铁镜心所作,但却是张丹枫以指代笔,用指头替铁镜心在这块大石上‘写’出来的。他写之后,还有评语,他说上联语气豪雄,可惜下联稍嫌软弱,不能匹敌!”

缪长风仔细咀嚼,击节赞道:“不错,张丹枫的评语确有见地,我刚才却看不出来。”

段剑青如有所思,说了这个故事之后,忽地叹了口气。武庄天真烂漫,笑问他道:“好端端的,你为何叹起气来?”

段剑青道:“说起这个故事,我不由得想起家叔来了。”

武庄诧道:“这件事发生在数首年前,却和令叔有何关系?”

段剑青道:“张丹枫和铁镜心这两位当代的武学名家来过我们家里,我们段家的子弟,颇受影响,那就是学武之风,在我们家里开始兴起来了。后来我们段家还和张、铁两位大侠攀上一点亲戚关系。”

武庄道:“是什么亲戚关系?”

段剑青道:“张丹枫有一个记名弟子是昆明黔国公的沐小公子,名唤沐磷,沐磷后来娶了我们段家的一个女儿,而铁镜心则是沐磷的姐夫。”(按:张丹枫和段沐两家的关系,详见拙著《散花女侠》。)

缪长风道:“明朝开国功臣沐英受封黔国公,开府昆明,世袭罔替。你说的黔国公,想必就是他这一家了?”

段剑青道:“不错,明朝一代,沐家是云南最有权势的一家,当然,到了清兵入关之后,沐家也早已没落,变作平民了。”

武庄笑道:“那么以当时的情形而论,你们两家联姻,可也正是门当户对啊。”

段剑青道:“但想不到这门亲事,在数百年后,却影响了家叔。”

“我们段家和沐家成了亲戚,学武之风极盛。沐磷送了他师父张丹枫的一本武学著作给我们段家,这本著作可说只是武学的入门,教的并非如何克敌制胜,而是以强身健体为主的。不过,其中的道理,据说也相当奥妙!”

缪长风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大凡教人如何扎好根基的武功,往往包含有上乘的武学道理。”

段剑青继续说道:“学武的风气在我们段家曾盛行一时,但后来不知是哪一代的祖先定下规矩,说是学武容易闯祸,不适宜王府子弟,又禁止后人学武了。但我这位仇世叔叔,却是生性爱武,不知怎的给他发现了家中这本藏书,一读就着了迷了。这事我家这位老家人知道得最详细,由他说吧。”

那老家人说道:“他的叔叔本名段苍平,仇世这个名字,是他后来自己起的。唉,苍平这孩子自小就是一个倔强的孩子。”

段剑青微笑替那老家人解释:“我的叔叔是吃他妻子的奶长大的,叔叔自幼父母双亡,他们夫妻疼爱他就如同自己的孩子一样。”

那老家人继续说道:“苍平少爷瞒着王爷偷偷练武,有一天不知怎的,给王爷发现,没收了那本书,将他责骂了一顿,少爷表面听从,过后却常常往外面跑,有时晚上也不回来,叫我替他遮瞒。他说他在外面已经找到一位名师,师父知道他的身份,起初本来不想收他作徒弟,但因见他实在是学武的好材料,这才和他相约,叫他暂时瞒着家人,传他武艺。

“不过日子久了,总是瞒不住的,王爷虽不知道他在外面拜了师父,却已发觉他时常不在家中。王爷屡次劝他不听,很是伤心,有一次曾经对我叹气道:‘苍平这孩子野性难驯,我是他的哥哥,可又不便管束太严,有机会你替我劝劝他吧。’唉,王爷劝他都不听,我又怎能劝得他听?”

段剑青从旁解释道:“仇世叔叔是长房的儿子,我爹是二房,但我爹的年纪却大得多。所以爷爷和长房伯父相继过世之后,族长就要我爹暂时掌管这个王府。其实这是我们殷家自己关起门来称王,缪大侠你别见笑。”

那老家人接着说道:“有一天合当有事,苍平带了一个野人回来,说是他的师兄。他这个师兄可是长得三分像人,七分像湖狲的。他说他的师兄想要看看‘王府’是怎么样的,所以他就带他一同回家,叫我帮着他一同遮瞒。

“不料正当少爷和他的师兄在书房浏览的时候,王爷忽地走来,我想通风报讯,也来不及。

“王爷这一怒非同小可,登时把他师兄赶跑,他那师兄脾气也是极之不好,竟和王爷对骂,说:‘我是他的师兄,我给你弟弟面子,才到你们这里,你当我是稀罕你是什么王爷,来巴结你的吧?”乒乒乓乓,临走的时候,把书房的一对花瓶顺手一扫,碎成片片。他怎知这对花瓶正是王爷宝贝的名瓷!”

缪长风心里暗笑:“卜天雕的脾气哪容得别人当他是个野人,只打两个花瓶,已经算是好的了。”

武庄笑道:“这么一来,王爷只怕要气得七窍生烟了吧?”

那老家人道:“是呀,这件事一发生,可当真是火上加油了。”

武庄问道:“何以说是火上加油?难道还有另外一桩也是令得王爷恼怒的事情?”

那老家人道:“正是。这桩事我刚才没有工夫说,现在可必须补说了。

“这一年,苍平少爷刚好是十八岁,就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几天,他忽然和王爷说,他要娶点苍山一家猎户家的女儿做妻子,王爷当然是大为生气,不肯答允。

“这件事一发生、王爷气上加气,登时大发雷霆,说道:‘你爹死的时候,把你付托给我,我虽不敢说是长兄如父,总也希望把你教养成人,难知你却是这样不成器,丢尽了王府的脸!’

“少爷当时脸色苍白,大概也是生了气了,他立即冷冷说道:‘我怎样丢了你们王府的脸?’

“王爷说道:‘你想想,你是长房的儿子,我只是暂时替你掌管这个王府,将来还是要把王位让回给你继承的。你以王爷的身份,岂能娶一个猎户的女儿为妻?岂能和一个三分像人七分像猢狲的野人为友?’

“少爷就说:‘其实咱们早已是寻常的百姓了,你们却还贪慕往日荣华,老实说我一点也不稀罕这个王位,你稀罕,反正你亦已有了儿子,你传给你的儿子吧,我不要!’

“王爷也气得变了面色,大怒说道:‘在我把你抚养成人,你说这样的话,眼中还有我这个哥哥吗?我要你闭门思过,待你想通了,我才放你出来。第一,你的婚姻要由我作主,第二,从今之后,不许再提练武二字。’

“当下王爷把他锁在书房里面,还招来几个孔武有力的仆人看守。”

武庄笑道:“你们这位少爷的武功当时纵然没有练成,几个壮汉大概也还守不住他吧?”

那老家人道:“那几天我给少爷送饭,我知道他的心情。那两件事他是决不肯答应的,但他也不愿意太过触怒兄长,是以愤愿给关在扫房几天,希望王爷的怒气稍微乎静之后才好说话。哪知在这几天他和外间隔绝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比他哥哥赶走他的师兄还要令他伤痛的事情。”说到这里,段剑青也出现了难过的神情了

武庄道:“那是一件什么事情?”

老家人道:“王爷怒火头上,也不思量后果,他派人去找到了那家猎户,对他们父女说,他们想要高攀王府,他是决计不能答允这门亲事。可怜那位姑娘受不了这个羞辱,当晚就上吊死了!她的爹爹从此也在大理消失啦!”

武庄吃惊道:“啊,死了?这位姑娘可是死得真惨!”

老家人叹口气道:“不是我做下人的大胆议论主子,王爷这件事情是做得过份一些了。少爷关在柴房里三天,王爷一直没来看过他。第四天,少爷放心不下,这才想到要我去偷偷探望那位姑娘。

“我从山里回来,没法不把真相告诉少爷。唉,他当时的神情真是可怕,就像呆了一般,脸上全无血色,定着眼睛看我,眼珠都不会转动了。我是隔着了窗子送饭给他的,他靠着窗子,我一摸他的手,他的手也都冰冷啦。我吓得慌了,连忙跑去告诉王爷。

“可怜王爷和我回来的时候,只见窗户洞开,书房里只有一滩鲜血,据看守的仆人说,这是少爷吐出来的,他早已打破窗户跑掉了。他好像疯子一样冲出去,谁也不敢阻拦。

“少爷这次跑了之后,从此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听了这个故事,大家心里都是感觉难过。缪长风想道:“怪不得段仇世那样愤世嫉俗,原来是给逼出来的。”

那老家人又再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这件事发生之后,王爷也是十分后悔,我本来以为王爷要重重责罚我的,王爷却并没有怪我泄漏真相,他只是要我设法把少爷找回来,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把他找回来呢?”

段剑青神色黯然,说道:“我爹临死的时候,还在叫着叔叔的名字。他说他一生最遗憾的就是做错这件事情。”

缪长风安慰他道:“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也用不着太伤心啦。”

段剑青道:“我的爹爹对不起叔叔,他生前没能弥补这个过失,我做儿子的只能设法替他补过。缪大侠,我想求你一件事情。”

缪长风道:“世兄不用如此客气,请说吧。”

段剑青道:“缪大侠、云女侠,你们两位是家叔的朋友,我想请你们帮个忙劝一劝他,劝他回家。这个家本来是他的,要是他能够回来,我不但可以告慰先父子九泉之下,就是对自己我也可以有个交代了。”

缪长风道:“以令叔的性情,只怕他不能在家里做个王爷。”

段剑青道:“我知道家叔不会稀罕产业,更不会稀罕祖先留下的虚荣。但即使他不愿意长住家中,我也希望他能够口来见上一面,让我们叔侄重新相认。”

缪长风见他说得情辞恳切,心里也觉难过,便道:“好的,要是能够见着令叔,我一定帮你劝他。”

段剑青道:“缪大侠,家叔不是和你们有约的吗?”言下之意,否则段仇世焉能知道他们的行踪?

缪长风道:“令叔是约我们到点苍山去见他的一个朋友,但他也到了大理,却是颇出我们意料之外。”

云紫萝道:“实不相瞒,令叔要我们去见的朋友,就是那个到过你们家里,貌似猢狲的他的师兄。不过令叔只要我们来找他的师兄,他自己却说要到另一个地方去的。我们是一个多月之前,在蓟州的北芒山和令叔分手的。”

段剑青道:“既然如此,家叔可能就在他的师兄之处。”

缪长风道:“我们也希望如你所说,能够在点苍山见得着令叔。不过,令叔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所以还是让我们先到点苍山去探一探,待到有了令叔确实的消息,我再告诉你们。”

段剑青笑道:“我爹曾经得罪家叔那位师兄,我本来也不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2回 苍山血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