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63回 大闹将军府

作者:梁羽生

湖海事,感尘梦,变朱颜。空留一剑知己,夜夜铁花寒。游侣半生死,忽见涕泪潺。

                     ——龚自珍

他是给缪长风运用太清气功勉强救活的,说话的声音比刚才更低沉了。

缪长风把耳朵贴到他的嘴边,问道:“那臭道士是谁?”

卜天雕喘道:“我只知道是崆峒派的臭道士。”

云紫萝看他就要气绝,赶忙问道:“我的华儿呢?”

卜天雕嘶哑着声音道:“华儿,他,他……”说了两个“他”字,没气力说下去了。

缪长风连忙给他按摩,让他在临死之前可以减少几分苦痛,一面说道:“你不必细说,只须回答我是或不是。华儿他怎么样?是给滇南四虎掳去了么?”

卜天雕喘息稍定之后,张开嘴chún,缓缓的吐出两个字来:“不是。”

云紫萝道:“是那个崆峒派的臭道士吗?”

贴近耳朵去听,卜天雕说话的声音更微弱了,不过云紫萝还可以听得见,仍然是“不是”二字。

云紫萝吓得慌了,不由得又再问道:“那么,我的华儿,他,他到底是怎么样了?”话出了口,这才蓦地省起,卜天雕已在弥留之际,如何还能够把杨华的遭遇告诉她呢?

不料正在云紫萝心头沉重之际,卜天雕忽地“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说道:“还好——”声音虽然微弱,却比刚才响亮得多。

云紫萝又惊又喜,连忙扶他坐稳,说道:“你歇歇再说,他——”忽觉触手冰凉,云紫萝惊得“啊呀”一声叫了起来,定睛看时,只见卜天雕双目已经紧闭,嘴chún还在微微开阖。但这不过是霎那间事,转瞬间他已是寂然不动了。

缪长风黯然说道:“他已经死,救不活啦!”

原来卜天雕为了想要支持片刻,好把杨华的遭遇告诉他们,自己咬破舌尖,刺激自己。可惜他受伤太重,依然事与愿违,霎时的刺激,只能说出“还好”二字。

云紫萝十分难过,说道:“我不该苦苦追问他的,这倒是害了他了。”

缪长风道:“他伤了奇经八脉,早已油尽灯枯,我勉力施为,也不过令他苟延残喘而已,你也不必太难过了。咱们现在应该做的事,是让他早日入土为安。”

云紫萝默默的点了点头,看看外面,只见暮霭苍茫,已是黑夜将临的时分了。

缪长风道:“今晚先给他们做一副棺材,明天再把他们安葬。”

石屋里留有粮食,也有斧头镰刀等等用具,他们胡乱吃了了顿,当晚就在树林里斩树木,做了一副粗糙的棺材,第二天便把卜天雕和凌宏章二人合葬。

在离开石屋之前,缪长风在墙上以指代笔,指力到处,石屑纷飞,写出六个字:“卜兄遇害,慾知究竟,请即回家,弟寓尊府。”

云紫萝道:“这是留给段仇世看的?但怎知他会不会回来?”

缪长风道:“他为人机警,在西双版纳找不着滇南四虎,想必会赶回来。即使他不能马上回来,我留字给他,也好让他知道咱们曾经来过。”

云紫萝道:“不错,能够用指头在石壁上写字的,当也没有几人,你用不着署名,他也应该知道是你所为了。段剑青盼他回家,你这样做倒一举两得。”

缪长风笑道:“说起段剑青,我倒有点担心武庄不会应付他呢。卜天雕的后事已经料理,咱们也应该赶回‘王府’了。”

云紫萝苦笑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咱们回去,又得准备帮忙他们兄妹报仇了。”

缪长风见她郁郁寡欢,安慰她道:“卜天雕最后说的是‘还好’二字,想必你的华儿不是落在坏人手里。”

云紫萝叹口气道:“但愿如此。”

缪长风道:“段仇世或许会知道那个崆峒派的道士是谁,待他回来,咱们再行打探。只要抓到一条线索,就不难查个水落石出。”

云紫萝道:“缪大哥,你不必为我担忧,我找不到华儿,心里当然难过,俱我这一生遭遇的拂逆之事大多,伤心也伤心惯了,如今我对一切不如意的事情,倒是比较看得开了。咱们回去,专心一意,先办武端兄妹的事吧!”

缪长风道:“咱们这样快回去,他们一定意想不到。只这几天工夫,他们大概也不至于就闹出什么事情来的。我担心的只是,咱们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沙弥远才能回到大理。”

缪长风以为武端兄妹不会闹出什么事情,岂知竟是完全猜错。

麻烦并非来自段剑青,而是他们兄妹碰到一件意外的事。

缪、云二人离开“王府”之后,他们兄妹每天一早就找那个老家人陪他们到大理各处游玩。大理是个山城,地方不算很大,只两大工夫,他们已经走遍了各条主要街道,对“定边将军府”附近的地理形势,尤其留意,牢记心中,准备他日之用。

第三天,也就是缪、云二人从点苍山下来这天,他们和那个老家人到郊外游玩,目的地是大理一个非常特别的名胜——观音庵。

观音庵各地都有,但大理的观音庵却与别不同,它是整座观音庵建筑在一块大石上的,所以又名大石庵。

武庄大为惊奇,说道:“你们王府那块大石,巍然耸立,峰峰突兀,我已叹为平生仅见的奇石,谁知还有比它更大更奇的石头。”武端说道:“整座庵堂建筑在一块大石之上,也算得是鬼斧神工了。”

那老人家道:“这座观音庵又名大石庵,有个故事。据说主时候有一批强盗,要来洗劫大理,观世音菩萨化成了一个老妇,背着那块大石,强盗见了,非常惊诧。观音说道:‘我年纪老了只能背这块小石头,城里的年青小伙子,经常背的石头,比这块大十倍还不止。’强盗听了害怕,不敢进城,便逃跑了。这个故事叫做‘背石阻兵’,当然只是个古老的传说,不能信以为真的。”

武庄笑道:“虽然是个无稽的传说,倒也很有意思。”

那老家人叹了口气,说道:“大理如今正在抽丁,据说是要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去打仗。观音可以背石阻兵,可惜咱们没有观音的‘神力’,却是不能阻止这次刀兵了。”

武庄说道:“神力不能阻止,那就只能依靠人力来阻止了。俗语有句话,叫做人定胜天。人力也未就输于‘神力’呢。”那老家人听了她这番说话,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那块大石旁边,有一条清溪流过,清溪上有小桥横跨,可以直通庙堂。武端笑道:“咱们别在这里发议论了,还是进去观光观光吧。”

那老家人道:“其实庵堂里面是没有什么可以观光的,尼姑住的禅房游人不能进去,只能在供奉观音大士的殿上进香,不过观音殿外面有个小小的花园,种有几株异种茶花,可以供给游人喝茶歇脚。只可惜现在不是茶花开放的季节。”

武庄说道:“大石庵是大理一景,既然来了,总得进去看看,喝喝茶也好。”

正当他们踏上小桥,走向庵堂的时候,忽听得有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一个说道:“沙和尚回来了,你知道吗?”另一个道:“真的吗?几时回来?”

“听说是昨天晚上。哈,沙和尚这一回来,咱们的好机会也就来了。”

“什么好机会?”

“你还不知道吗?他一回来,韩将军就要出兵西川了。韩将军是文人出身,打仗的事并不在行,他还能不依靠沙和尚么?”

这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武端兄妹是练过武功的人,听觉特别灵敏,却是都听见了。”

武庄心中一动,暗自想道:“他们说的沙和尚,莫非就是沙弥远?”

那两个人还在继续谈话,其中一个欢喜得跳了起来,说道:“不错,沙和尚是韩将军跟前的大红人,咱们正可以找他替咱们活动活动差事。”

另一个道:“是呀,我也不指望有什么好差事,只求能够当上一个给大军押运粮草的小官,后半大也就不愁吃喝了。”

他们说到这里的时候,那老家人和武端兄妹刚好步下小桥,踏入庵堂。

那两人一看见段府的老家人,登时停止谈话,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胁肩谄笑地说道:“段公公,什么风把你吹来的,小王爷好吗?”

那老家人道:“原来是葛大爷和金大爷,你们两位今天怎么这样好兴致呀?”

那姓葛的道:“忙里偷闲罢呀。这两位是——”

那老家人道:“他们兄妹是王府的远亲,前几天刚来的。”

那姓葛的忙道:“幸会幸会,公子贵姓大名?”

武端说道:“我姓文。”胡乱捏造了一个假名,那老家人虽然觉得有点诧异,但他老于世故,当然也不会当面说破。

那姓葛的说道:“我叫葛进财,他是我的朋友金光斗。”那金光斗接着便道:“我们经常在‘王府’走动的,你们兄妹大概是初次来投亲的吧?”武端说道:“不错。”

全光斗道:“怪不得我从前没有见过你们,你们两位新来,我们应当稍尽地主之谊。想必你们尚未遍游大理,要是你们不嫌弃的话,我可以随时陪你们游玩。”

武端正要说“不敢当”,武庄却已抢先说道:“那好极了,全先生住在什么地方,我们进城就来找你。”

全光斗掏出一张名帖,说道:“我和葛兄是住在一起的,在朝阳街学台衙门左面的那条小巷,巷口数过去第三间就是我们的寓所了。”名帖上面本来就写有他的住址,不过没有他说的详细。

武庄接过名帖,说道:“过两天我和哥哥一走来找你们。”

葛进财跟着说道:“我们本来要去王府拜访贵亲的,不过今明两天恰巧有点事情,恐怕要到后天才能去了。请段公公和文公子、文姑娘代我们先向王爷问候。”

那老家人道:“两位贵人事忙,不必客气。”

葛进财“啊哟”一声叫了起来,说道:“段公公莫开我们的玩笑,我们正要仰仗公公在小王爷跟前多多美言呢,‘贵人’二字,我们如何担当得起?”

金光斗说道:“我们也不是为了什么事忙,不过恰巧沙将军昨晚回来,听说他后天就要走的,所以我们明夫非得去谒见他不可。”

武端故意问道:“哪一位沙将军?”金光斗道:“就是京城里派来在将军府做参将的那位沙将军,贵亲段王爷知道他的。”

果然不出武庄所料,他们口中说的那个“沙将军”就是沙弥远。

原来沙弥远是少林寺出身,是做过和尚后来还俗的,所以大理官场中人,私底下叫他做“沙和尚”。

那老家人道:“不错,我们的小王爷前两天还谈起沙将军。”

葛进财道:“是吗,听说你们的小王爷喜欢练武,那和沙将军正是可以谈得来了。”

那老家人道:“我们的小王爷只是想练来强身健体的,不敢麻烦沙将军指拨,何况沙将军又是这样事忙?”

金光斗道:“那么请沙将军荐一位教头给你们的小王爷好吗?呀,对啦,有一件事我几乎忘记告诉你了,明天晚上,韩将军请客,沙将军是主客,不知请你们的小王爷没有?”

那老家人道:“没有。”

金光斗说道:“啊,那一定是办事的人漏发了,据我所知,韩将军是非常想和你们的小王爷亲近的,小王爷要是肯驾临明天晚上的宴会,韩将定必欢迎。我叫他们补发一张请帖,明天一早就送你们王府好了。”

那老家人道:“多谢金大爷的好意,不过我们的小王爷一向最怕应酬,这事还是免了吧。”

金光斗道:“小王爷想找陪他练武的教头,明天晚上见了沙将军,不是正好可以当面请他举荐吗?”

老家人笑道:“小王爷是否有这意思,我还未知道,须得问过他再说。这事情也留待以后再谈吧。沙将军出征前夕,我看也不必用这样的小事情麻烦他了。”

葛、金二人本来是想挟“小王爷”以自重的,其实他们和将军的人也没有什么交情。听得老家人这样说,他们只好讪讪换过话题了。

老家人却似乎不很耐烦和他们多说闲话,敷衍了他们几句,便推说要赶回“王府”,和他们告辞了。

出了大石庵,武庄笑道:“段公公,这两个是什么人,你似乎有点讨厌他们。”她刚才一直担心这老家人会在那两个人的面前,说出他们的师叔缪长风想见沙弥远之事,此时方始松了口气。

那老家人道:“这两个人是天生一对的马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3回 大闹将军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