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65回 心事迷茫

作者:梁羽生

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长怕花开早,更何况落红无数。春且住!见说道,天涯芳草无归路。怨春不语,算只有殷勤,画檐蛛网,尽日惹飞絮。

                     ——辛弃疾

武庄脸晕红霞,但却是落落大方,嫣然一笑说道:“段大哥,你以‘小王爷’的身份,肯为我们担当这样大的风险,古道热肠,令人敬佩,也够得上是侠义中人了。但愿你我到一位称心如意的妻子,什么时候到小金川来,我们定必欢迎。”她说的“我们”,当然是包括刘抗在内。这番说话,不着痕迹的承认了她和刘抗的关系,解开了段剑青和她感情上的纠葛,段剑青心里自是只有苦笑的份儿了。

段仇世道:“大家都有去处了,现在该轮到我问你啦,剑青,你又作何打算?”

段剑青踌躇片刻,说道:“大理的衙门虽然直到现在还没有人前来查究,不过今日之事只怕还是不能长久隐瞒下去,我想我还是暂时离家的好。”

段仇世说道:“你暂时避避风头也好,你想到哪里去?晤,本来小金川也是个好去处,不过——”

段剑青道:“我的武功尚未练成,到小金川也帮不了什么忙。叔叔,我跟你闯荡江湖,也可以学点本领,你愿意携带我么?”段仇世道:“我要去徂来山的,路途艰险,你吃得了苦么?”

段剑青道:“我早已厌倦过这种膏梁子弟的生活了,叔叔肯带我出外历练,什么苦我都愿受。”

段仇世笑道:“好,你有这个决心,我就带你去吧。到了徂来山,说不定我还可以给你找到一位名师呢。”

缪长风说道:“我们也该走啦。”当下便与云紫萝一起,向段仇世叔侄告辞。

段仇世道:“我还得在家多留一天,明天才能与剑青到徂来山去。云女侠你放心,令郎的事都在我的身上。”

缪长风等一行六人,离开段家,走了一程,到了一个岔路口,缪长风忽地说道:“咱们也该在这里分手啦,端侄,你和妹妹有程大叔作伴,我很放心得下。见了刘抗,请你代我向他问好。”

武端怔了一怔,说道:“缪师叔,你不和我们一起去小金川吗?”他一直以为缪长风和云紫萝当然也是要去小金川的,是以颇感意外。

缪长风微笑道:“本来我应该替你的妹妹主持婚礼的,好在我有个好朋友孟元超在小金川,你们到了那儿,可以求他代请义军的首领冷铁樵主持庄儿的婚礼,那可要比我去主持,更有面子得多!”

武端说道:“我不是为妹妹的婚礼担心,只是,缪师叔,你、你为什么不去呢?”

云紫萝道:“我有一点事情,还要请你的师叔帮忙。”武庄向哥哥递了一个眼色,说道:“既然如此,咱们就不必勉强师叔了。待你们的事情完毕,咱们在小金川再会吧。”

待到看不见缪、云二人的背影之后,武庄笑说道:“哥哥,你真糊涂!”武端诧道:“我什么事糊涂了?”武庄笑说道:“难道你看不出缪师叔和云姑姑的关系?说不定咱们可以先喝他们的喜酒呢。不过我刚才不好意思笑他们罢了。”武端恍然大悟,说道:“不错,云女侠和杨牧已经离异,她嫁给缪师叔谁也不能非议。要是真的成为事实,倒是一件好事呢!”

武庄笑道:“这件好事,己是不用怀疑,一定会成功的,你不信,等着瞧吧!”

武端兄妹的议论云紫萝虽然听不见,猜也是猜想得到的了。

她看见他们的背影消失之后,苦笑说道:“长风,我实在对你感到有点歉意,我不该让你受嫌的!”

缪长风叹道:“紫萝,你为了成全别人,不惜委屈自己,我才是为你难过呢。其实你何苦如此?”

云紫萝低垂粉颈,说道:“我只是觉得对你不住,令你担了虚名。”

缪长风道:“咱们不但是异姓兄妹,也是肝胆相照的知交。咱们的友情是永远不会变的,是么?”

云紫萝道:“我认为纯真的友情最是珍贵。有时它还会超乎夫妻之情,情侣之情。别人也许木能了解咱们的友情,那也只好由得旁人去说了。我想我对你的这份友情是不会变的。”

缪长风道:“好,那么你听我一句劝告。”

云紫萝怔了一怔,说道:“你要劝我什么?”

缪长风道:“你到小金川去见一见孟元超吧。”

云紫萝低下头来,默然不语。

缪长风缓缓说道:“人之相知,贵相知心。紫萝,我知道你的心事。元超是你这生唯一爱过的人,今后你也不会再对第二个人有这样的感情了,我说得对么?”

云紫萝喟然叹道:“我会抑制我自己的感情的,我错了一次,就不能再错第二次了。不错,他是我唯一爱过的人,我会永远怀念着他。但今后我也只能把他当作我的一个好朋友了,决不能让他知道我心里的秘密。”

缪长风叹道:“你何苦如此!你嫁给场牧,不是你的错。那是在乱世中迫于无奈的事,那时你怀有身孕,又以为他已死了。你的身体嫁给杨牧,你的心仍是属于元超。你对他的那份爱情仍是纯净的。如今你和杨牧又己仳离,何须一直为了这次婚姻的错误耿耿于心?元超是个豪迈的汉子,难道他还不能谅解你吗?”

云紫萝说道:“他谅解我,我不能谅解我自己,何况分手十年!物换星移,人事多变,往日的山盟海誓,早已事过境迁。我心里爱他,就更不能增加他感情上的纷扰。”

缪长风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林无双的缘故。你把元超让给她,这件事我是不赞成的。”

云紫萝道:“无双像一朵幽谷的百合,洁白无瑕,我喜欢她如同妹妹。我知道她对元超一片真情,她却不知道我也在爱元超,我宁愿自己伤心,不愿令她失意。”

缪长风摇了摇头,说道:“即使你决意成全,我还是要劝你到小金川去见见他们。你不应避开元超的!”

云紫萝苦笑道:“那又何必多此一举?”

缪长风说道:“最少你还是把他们当作好朋友的。是不是?好朋友为什么不可以见面呢?你们三个人要是能够聚在一起,说不定会有更好的办法解开你们的葛藤。”

云紫萝摇了摇头,说道:“但我不想这样。如今我只想到天山去见我的干爹。”

缪长风道:“我会替你到天山去见你的干爹的,你别忘了你已经答应把你的幼子给我作徒弟了,有我和你的干爹照料,你还放心不下吗?”

云紫萝道:“我并非放心不下我的孩子,不过——”

缪长风道:“不必再说什么‘不过’了,你去小金川见见孟元超吧,说起孩子,华儿的事情,你也应该告诉元超啊!”

在缪长风的苦劝之下,云紫萝的决心不觉有点动摇,但还是踌躇未决。

忽听得蹄声得得,有两骑马正在上山。他们是走在一条崎岖的山路上的,此时正在转入一个山坳,听见蹄声,看不见人。当然那两个骑士也看不见他们。

坐骑在崎岖的山路上走得很慢,只听得一个人说道:“咱们真是倒媚,本以为到了大理可以仰仗沙弥远的提拔,当上一个实职的军官的,要是再能立点军功,富贵更不用愁了,哪知赶到大理,却是给他送丧!”

另一个笑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说老实话,跟沙弥远出征小金川,我还当真有点害怕呢。孟元超在那里,说不定咱们的师娘也在那里,要是给他们碰上了呀,嘿嘿,也许我还能够保着吃饭的家伙,你就未必保得住了!”

缪长风悄悄问云紫萝道:“其中一个好像是扬牧的大徒弟闵成龙?”

云紫萝道:“不错,另一个是杨牧的二弟子岳豪。”

缪长风道:“闵成龙这小子最坏,给北宫望混在震远镖局做姦细的就是他,这次碰在咱们手上,可别放过他了。”

云紫萝道:“且听听他们还说什么?”

只听得闵成龙说道:“哼,你还认那婬妇做你师娘,咱们的师父早已不要她了。我才不怕她呢!俗语说得好,邪不胜正,我见了她,非把她骂个狗血淋头不可!”

岳豪笑道:“其实你对付她的手段,也已够她受了,就不知道她知道了没有?”

闵成龙道:“知道了我也不怕。如今我是御林军的军官,她能把我怎样?”

岳豪笑道:“话不能说得这样满,咱们要是在北京的御林军里,当然不用怕她。但假如突然陌路相逢呢,你骂她可以骂退她吗?所以我说这次当不上带兵的实职军官,焉知非福了?”

闵成龙道,“你真是没出息,在御林军里当个小队长,几时轮到咱们出头?当然是外放做统兵的大官的好。要得富贵功名,当然也得准备冒点风险。其实又哪有这样巧合碰上云紫萝这婬妇呢?你这是瞎担心!”

话犹未了,忽听得一声叱咤,云紫萝从山坳现出身来,拦住他们的马头了冷笑道:“闵成龙,你睁开狗眼瞧瞧我是谁?”

闵成龙这一惊非同小可,呼的一鞭向云紫萝打下,提起马缰,就想猛冲过去。

云紫萝焉能容他逃出手心,反手一抄,抓着马鞭,将他拉下马来,捉着他一把扔上山坡。与此同时,只听得“咕咚”一声,岳豪不待缪长风跑来捉他,已是吓得胆战心惊,跌下马背。

崎岖的山路,是只能容一匹坐骑通过的,两匹受惊的马都向前冲,挤在一起,彼此扬蹄互踢,转瞬都翻倒了,缪长风缚好两匹坐骑,跟着回头抓起岳豪,走进树林。云紫萝也早已把闵成龙押入树林了。

云紫萝斥道:“什么叫做邪不胜正?你们甘心做鞑子的爪牙,还敢厚颜无耻,自命是正人君子吗?哼,闵成龙,你说吧,你要怎样对付我?”闵成龙吓得直打哆嗦,一时间竟是说不出话来。

岳豪只想替自己解脱,连忙分辩道:“师娘,这不关我的事,是闵、闵师兄拉我入御林军的:我其实只是想混口饭吃,不敢奢望功名富贵的。这次也都是他强迫我来的。我哪里有胆去打义军呢?”

云紫萝道:“你们路上干了什么坏事,从实招来!”

岳豪道:“这都是闵成龙一人干的,我可不敢侮蔑师娘!”

云紫萝本来是想盘问他们做了些什么不利于义军的事的,听他这么一说,倒是不觉一愕,说道:“他做了什么对不住我的事?你说!”

岳豪道:“他在杨大姑那儿知道你和缪先生同在一起,他一路上散发没字帖,造、造你们的谣。说、说你们……唉,我可不敢对师娘无礼,他、他那些污言秽语,我、我可说不出口来。”

他虽然没敢说出来,云紫萝心里亦已明白。她脸上挂着冷笑,暗自想道:“大不了说缪大哥和我是姦夫婬妇罢啦!他毁坏我的名誉不要紧,只是却累得缪大哥为我而无辜受谤了。”想至此处,不由悲愤填胸,目光冷冷的盯着闵成龙。

闵成龙偷看云紫萝的神色,只道她是决计不会饶他性命的了。当下把心一横,索性硬起头皮冒充好双,冷笑说道:“云紫萝,你杀了我灭口吧!”

云紫萝冷笑道:“你以为你会含血喷人,我就怕了你了?”闵成龙道:“什么叫做含血喷人,难道现在不是和野男人私奔?嘿嘿,你们的‘好事’偏巧给我碰上,你不杀我灭口,谅你也难安枕。”

缪长风怒道:“这小于是想用说话激你不敢杀他,我偏不理你这一套!”举起手掌,缓缓向他脑门拍下,尚未曾打着他,掌风已是刺得他眼泪直流,脑袋晕眩。

闵成龙硬充好汉,但在死在临头的时候,可是吓得浑身发抖,本来想说一句“老子再过二十年又是一条好汉”的话儿也说不出来了。

云紫萝忽地叹了口气道:“算了,饶了他吧!”缪长风道:“饶了他?”

云紫萝说道:“咱们但求无愧于心,这小子也值不得咱们和他计较。”

缪长风道:“好,死罪饶了,活罪难饶!”轻轻一掌拍下,闵成龙只觉有无数利针刺体一般,浑身穴道部是隐隐作痛,登时一阵天旋地转,跌倒地上。

缪长风冷冷说道:“你做鹰爪的本钱,我已经给你没收了。今后你若是和人动武,一用上真气,马上性命不保!好了,是死是活,全看你自己了,给我滚吧!”

闵成龙忍着痛爬起来抱头便跑,岳豪追上去扶他。闵成龙骂道:“你巴不得我死掉你才称心,现在又来假献殷勤了。”岳豪讪讪说道:“师兄,小弟刚才是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5回 心事迷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