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66回 咫尺天涯

作者:梁羽生

湖海有心随颖士,风情近日逼方回。

无多俺幔留香住,依旧窥人有燕来。

                     ——黄仲则

“林无双不知道已经到了小金川没有?她要是到了小金川,小金川今年的春天该会是更美了。”云紫萝心想。她看着山坡上蓓蕾初绽的报春花,不由得更是心乱如麻了。

小金川的报春花正在盛开。报春花有红白两种颜色,但不知是由于气候还是水土的关系,今年早春,在小金川盛开的报春花全是白的。花如rǔ白,大似茉莉,远远望去,就如遍地堆银,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在一个小金川义军寨距离约有百里之遥的山村,在一条不见行人的荒凉山路上,孟元超独自前行。

他是奉命外出巡逻,打探敌情的。

山雨慾来风满楼。小金川近日虽然平静无事,但清廷要调动几路大军,“会袭”小金川的消息,小金川的义军首领早已得到风声,是以不能不事先戒备了。

在火热的战斗生活之中,孟元超是无暇想到儿女私情的。但此际,他一个人在山路上前行,看着路旁迎风摇曳的报春花,却是不禁有点浮想连翩,想起和云紫萝在苏州同游的那些春秋佳日了。

“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孟元超心里想道:“江南的春天当然很美,怪不得古代的词人,对它如此向往。但小金川的春天,却也并不逊色于江南,可惜古代的騒人墨客,很少到过这儿,否则只怕也会留下许多佳句了。像这里的报春花,在苏州就不能这样早看到。看到的报春花,也没有这里的美。嗯,这花雅淡清幽,不带丝毫俗气,正像紫萝的为人。要是她在这望,一定也会喜欢这里的报春花的。”

正在浮想连翩之际,忽听得山花野草丛中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孟元超霍然一省,想起自己的任务,喝道:“什么人?为何躲躲藏藏,赶快给我出来!”

只见一个衣裳褴楼的乡下人从野草丛中钻出来,脸上有受过鞭打的血痕。

孟元超吃了一惊,失声叫道:“小发哥,是你!”原来这乡下少年名叫邓发,本来是给财主看牛的,两年前小金川的战事扩大到这个山村,那财主跑了,邓发这家人的生活才好过一些。孟元超曾在这个小村办理过战后救济灾民的工作,是以和他相熟。邓发惊喜交集,好像看见亲人似的,登时跑上前来,紧紧握着孟元超的手,说道:“孟大哥,我正要找你!”

孟元超道:“是谁打你的?”邓发气喘吁吁的也在同时问道:“孟大哥,你见着那位女侠没有?”

孟元超呆了一呆,心里想道:“我刚刚想到紫萝,难道她就来到这儿寻找我了?”当下取出了随身携带的金创葯,说道:“小发哥,你别忙,我先给你洽伤。”替他敷上了金创葯,然后再问:“你说的女侠,我还没有见着,这是怎么一回事?”

邓发说道:“我是给官兵打的。官兵到了咱们的村子,捉人,抢东西!”

这条山村距离义军的营寨有百里之遥,以前曾给清兵占领过,后来清兵败走,这两年来从无发现敌踪。义军因为兵力有限,该地距离较远,也没有派兵防守。

孟元超在义军多年,颇通兵法,心里想道:“听说清廷要从云南抽调一支兵力,前来侵犯。按照正常行军的话,应该是走官道。但这条山村形势险要,若从此地奇兵突出,便可从小金川之背、来个两面夹攻,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不过清兵地形不熟,要想进行偷袭,必须派人侦察,并要先找向导。来的大概是官军的‘斥堠’(侦察兵),但既然发现敌踪,那就不可不防了。”

心念未已,果然便听得邓发说道:“来的官兵倒并不多,大约只有十多个人。可惜我们没有刀枪,打不过这队如狼似虎的官兵。我用锄头抵抗,给他们捉了去,他们就狠狠的鞭打我,给他们捉去的还有张大伯、小顺子等二十多人。他们说要壮丁给他们当快子,要老人给他们做带路,还要花姑娘给他们取乐。哼,什么官兵,当真是禽兽不如。”

孟元超道:“那你是怎么逃脱的?”

邓发说道:“我们给绑成一串,押解出村,一路鞭打我们。我咬实牙根哼也不哼,但当然也有人忍受不住大声呼喊的。走没多远。忽见一个白衣女子,跑得真快,就像旋风一样从树林里跑出来,敢情她是听见了哭喊的声音跑来救我们的。”

邓发继续说道:“她一来到,就怒斥那些狗官兵:‘白日青天,你们这班强盗竟敢欺侮百姓!’”

“那些狗官兵哈哈大笑:‘我们是朝廷的官兵,正是来打强盗,你这有眼无珠的野丫头竟敢说我们是强盗。’‘这丫头倒长得标致,哈哈,难得有这样标致的姑娘送上门来!’那些狗官兵一面七嘴八舌的胡说,一面就围上去要抓她。不料笑声未了,那些狗官兵登时就倒了大楣!”

孟元超笑道:“怎样倒楣?”

邓发眉飞色舞地说下去道:“那女侠一声冷笑,说道:‘我说你们才是有眼无珠的强盗!’这霎那间只见寒光耀眼,叮叮当当的声音震得我的耳朵嗡嗡作响,我还没有看得清楚,片刻之间,只见地上遍是刀枪,当然都是给那位女侠打落的了。本来是哈哈大笑的‘官兵”此时却是又哭又喊了。”

“那位女侠抢了一条皮鞭,劈头劈面的乱打那班狗官兵,赶鸭子一样把他们赶跑了。哈,真是令人看得痛快。可惜那位女侠还是太过慈悲,一个也没杀掉他们!”

“那位女侠给我们解开捆绑,向我们问路,原来她是要到小金川的。我就问她,在小金川认识谁。她说她有一位姓孟的朋友在小金川,哈,她一说出来。我可高兴极了,原来她的朋友就正是你孟大哥。”

“我本来要给她带路的,但她说我受了伤,应该赶快回家调养。她要我们都回家去,她说我们家里刚刚遭了抢劫,应该赶回去,免得亲人担心。没受伤的要给她带路,她也不肯接纳。”

“他们都回家去了,但我想做人应该知恩报德,我是个看牛的孩子,我们这条穷村子里的穷人家又数我家最穷,要不是你们小金川的兄弟帮我的忙,我怎能有好日子过?倘若像两年前那样,那些狗官兵又再回来占我们的村子,我们大家更是不能活。我应该给你们报讯。何况我的性命也是那位女侠救的,要不是她及时赶到,我恐怕早已给狗官兵打死了。她要找你,我也应该告诉你啊,所以我就悄悄的来了。但孟大哥,你还没有见着她,我可有点担心了。她人生路不熟,你去找寻她吧。”

孟元超道:“那位女侠可有说出姓名?”

邓发道:“没有!”想了一想,又道,“她长得非常好看,我见过财主家里挂的图画,她比图画里的仙女还美呢。”心想:“天下决没有第二个这样好看而又本领高强的女子,我这么一说,孟大哥总应该知道她是谁了。”

话犹未了,只见孟元超已经跨上坐骑,果然就这样说道:“多谢你给我报讯,你不用描绘了,我知道啦。”

孟元超快马加鞭,向邓发所说的出事之处驰去,心里想道:“听他所说的这个女侠,想必是云紫萝无疑了。但云紫萝轻功超卓,怎的却会落在邓发之后?她已经问清楚了到小金川的路径,想来也不该迷途?难道是碰上大队的官兵了?”心里正在怔忡不安,忽听得密林里有金铁交鸣之声。

所料不差,孟元超不禁又惊又喜,连忙翻身下马,冲入树林,只见果然是一个白衣少女,正在被一个白须老者和一个中年军官截击。

但这个少女却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并非他所怀念的云紫萝,而是林无双。那个白须老者是“通天狐”楚天雄,中年军官则是御林军的副统领石朝玑。

原来那些被林无双赶跑的官兵回去报讯,楚天雄和石朝玑便即知道是她,立即抄捷径前来拦截。

林无双的轻功高于他们,但楚天雄的暗器功夫却有他的独门手法。孟元超冲入树林的时候,楚天雄正在施展他的独门暗器手法,阻击林无双。

他的暗器从林无双头顶飞过,竟然又会掉过头来,从不同的方向射向林无双的要害,林无双虽不至于给他的暗器打着,但也给他闹个手忙脚乱。如此一来,轻功不免受了影响,这就给石朝玑追上了。

石朝玑使一时判官笔,点穴手法十分凌厉,但林无双的剑法得自虬髯客的真传,神妙无比,却是更在对方的点穴功夫之上。不过由于她要分神抵御楚天雄所发的暗器,只能和石朝玑堪堪打成平手。楚天雄迅即来到,和石朝玑联手夹击。

孟元超一声大喝:“我正要找你们两人算帐!”林无双骤然看见孟元超出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霎那间,心神略分,险些给楚天雄一抓抓着。

说时迟,那时快,孟元超已是声到人到出刀如电,随着那霹雳似的一声大喝,一招“独劈华山”,朝着石朝玑的天灵盖直劈下去。石朝玑双笔并举,还了一招“横架金梁”,当的一声,火光四溅,石朝玑敌不住孟元超的神力,踉踉跄跄的连退数步,只觉头皮阵阵沁凉,虽然保得住脑袋,亦已吓得胆战心惊了。

林无双一个风刮落花的身法,闪开了楚天雄的一抓,惊喜交集,说道:“我该不是在作梦吧,孟大哥,原来果然是你!”

孟元超说:“这鹰爪孙交给我,你对付那老狐狸。那老狐狸最为可恶,切莫将他放过!”

林无双精神大振,说道:“你放心,这老狐狸跑不掉的。”飞身一掠,转守为攻,展开轻功提纵术,几个起伏,就追上了楚天雄。

孟元超更是毫不放松,如影随形的扑上去就和石朝玑狠斗,一刀快过一刀,攻势有如长江大河滚滚而上,杀得石朝玑透不过气来。

孟元超高呼酣斗,越战越勇。石朝玑身为御林军的副统领,武功本来不弱,按说虽然打不过孟元超,也应该可以抵挡百数十招的。但在孟元超强攻狠扑的攻势之下,他的斗志不觉被孟元超的威势震慑,只不过十数招,即便险象环生了。

林无双追上楚天雄之时,已是转过两个山坳,和他们的距离拉得远了。石朝玑看不见楚天雄越发心慌,要想逃跑,哪里跑得出孟元超刀光笼罩的圈子之外?情急之下,想用险招取胜,孟元超正在使到一招“反臂刺扎”,他用左手的判官笔自下向上一撩,右笔交叉穿出,刺向孟元超胁下的愈气穴。这一招他是拼着左手受伤,只要刺着孟元超的穴道,他就可以反败为胜。

孟元超焉能容他得逞?将计就计,倏地变招,欺身直进,陡地一声大喝:“给我倒下!”刀口朝天,反转刀背一拍,他的刀法快得难以形容,后发先至,转而为先发制人,待到石朝玑发觉不好之时,已是迟了。随着孟元超那声大喝,只听得“咕咚”一声,石朝玑果然给他一刀拍晕,倒在地下。山勒那边,楚天雄给林无双追上,饶他狡猾如狐,也是难以脱身了。

林无双展开虬髯客真传的扶桑派剑法,剑式夭矫如龙,身法轻灵如蝶,忽虚忽实,忽疾忽徐,击、刺、撩、抹、崩、删、劈、剁,无一式不是使得恰到好处,当真称得是:慢中快,巧中轻。行云流水,稳捷轻灵!楚天雄功力深厚,七十二把擒拿手法也是十分狠辣,倘若在一年之前,林无双恐怕还当真不是他的对手,但此际林无双的本门剑法业已练到将近炉火纯青之境,饶是楚天雄本领再高,也是难凭一双肉掌,应付她这虚实莫测的剑法了。

楚天雄接连变换几种不同的身法,兀是无法摆脱。林无双的一口青钢剑指东打西,指南打北,明晃晃的剑尖竞如附骨之疽,不论楚天雄闪到哪个方位,剑尖总是对准他的要害!楚天雄又惊又急,老着脸皮说道:“林女侠,你心地慈悲,我是给石朝玑逼迫,迫于和你作对的,请你念在我一向与你无冤仇,手下留情,不要这样苦苦相逼了吧?”

林无双冷笑说道:“你和我作对我不计较,但我倒要问你,云紫萝与你又有何冤何仇,你却为了贪图富贵,几番三次替北宫望卖命要去害她?”

楚天雄道:“哦,原来你是要为云紫萝出一口气,这你可就错了!”

林元双怔了一怔,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她口中说话,剑招可仍是丝毫不缓。

楚天雄阴恻恻地笑说道:“林女侠,你知不知道孟元超和云紫萝的秘密?我帮你对付云紫萝,对你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6回 咫尺天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