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08回 一念之差

作者:梁羽生

故人慷慨多奇节。为当年沉吟不断,草间偷活,艾灸眉头瓜喷鼻,今日须难决绝。早患苦重来千叠。脱屐妻拿非易事,竞一钱不值何须说!人世事,几圆缺?

             ——吴梅村

“当”的一声,杨牧手上的那块汉玉落在地上。

杨牧叫道:“段先生,生意不成,人情还在。有话总可慢慢商量!”

卜天雕也在一旁劝道:“是呀,二弟,我看这人对咱们并无恶意嘛,你何必动手打他?”

段仇世哼了一声,指着杨牧,冷笑说道:“不错,段某是要报仇,但报仇也要报得光明磊落!利用稚子,暗算人家,这算什么行径?哼,哼,你要我们去作小人,自己却充当好汉,天下哪有这样便宜的事?你做的这宗买卖,也未免太无耻了吧!”

说到“无耻”二字,蓦地提高声音,喝道:“与你这卑鄙小人,有何人情可说?你给我滚!否则你可休怪我手下无情!”

杨牧有生以来,从来只有人向他奉承,几曾受过如此辱骂?段仇世这一掌没有打着他,倒是把他的尊严打掉了。他突然发觉自己在别人眼中,原是这样一个卑鄙小人,而且这个骂他的人,还是他所轻视的邪派魔头!

这霎那间,杨牧不禁有点儿愧悔了。脸上是火辣辣的发烧,身上却是冷汗直流!

但可惜这一愧悔的念头,转瞬即过。不过,他也不敢向段仇世发作。他觉得脸上隐隐发麻,倒是有点吃惊,想道:“我戴着面具,又未曾给他打中,难道也会中毒不成?”

杨牧识得段仇世毒掌的厉害,不敢发作,说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好,你要充当好汉,你就去吧。”扔下了几句话,算是挽回了一些面子,便即灰溜溜的走了。

段仇世哈哈大笑,初时是得意的狂笑,渐渐带上了几分苍凉的味道,笑声也渐渐变得低沉了。他心里在想:“我骂他是卑鄙小人,但我对孟元超的所为,难道就算得正人君子么?”

卜天雕道:“二弟,听你的说法,那鬼东西是把咱们做傻子了。”

段仇世道:“不错,这回你有点聪明了。”

卜天雕道:“既然如此,那你还在想些什么,咱们回去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段仇世道:“我是在想——,嗯,大哥,咱们别忙回去,我和你去抢那个孩子!”

卜天雕喜道:“对啦,咱们把那孩子抢来,一样可以逼孟元超向咱们屈服,叫他磕三个响头,他决不敢磕少一个,但却用不着给那鬼东西占便宜了。”

段仇世道:“我要抢孟元超的孩子,可不是这个意思。”

卜天雕道:“那你又是什么意思?”

段仇世望了望天色,东方已是现出一片红霞,朝阳就要冲出云层了。段仇世道:“今天是个好天气,咱们正好赶路,且待我们把那孩子抢到手中,我再和你细说。”

卜天雕不知师弟的闷葫芦里卖什么葯,心里想道:“十年之内,我是不能亲自向孟元超报仇的了。不管师弟打的是什么主意,总之是抢了孟元超的孩子,叫孟元超伤心也好。”于是就高高兴兴的跟着师弟,从大路跑去,准备中途截劫那个带着孟元超孩子的宋腾霄。

杨牧给段仇世掴了一掌,像丧家之犬似的夹着尾巴逃跑,心中又是羞惭,又是气恼。

“想不到我这名震江湖的名武师,竟然受此奇耻大辱,好在刚才没有人看见。”杨牧心想。回头一看,点苍双煞并没追来,他才放下了心,放慢脚步。

杨牧又再想道:“求人不如求己。我杨家祖传的武功,决不会输给那个孟元超,怪只怪我自己练得不好。姐姐练成刚柔兼济的金刚六阳掌就比我高明得多。但杨家的内功心法,爹爹却是按照“传子不传女”的家规,只是传给了我的。只要我肯痛下苦功,再练几年,我的功夫一定又要比姐姐高明了,那时再去找孟元超算帐不迟。”

但这几年却怎样挨得过去?练这种艰难的内功,当然是要找一个僻静的地方躲起来,夜闭门苦练,决不能让外务分心的了,自己有这份耐性吗?练功的时候,想起妻子爱的是另一个人,自己又能安静得下这份心吗?何况,是否一定能够练得成功,练成功之后,又是否一定打得过孟元超,也还都是未可知之数。

思前想后,十分苦恼,戴着人皮面具,更感气闷,杨牧四顾无人,遂把人皮面具除了下来,透一口气。

正自胡思乱想,忽觉背后微风飒然,杨牧依然一惊回头看时,只见一个黑衣人已经站在他的面前。

那黑衣人似笑非笑地说道:“杨武师,幸会!幸会!”

杨牧定睛一瞧,记不起在哪里曾经见过这个人,连忙说道:“你找错人了,我是穷棒子,可不是什么名武师。”

要知蓟州的名武师杨牧已经“埋葬”了的,杨牧当然不愿意给一个与他素味平生的人知道他是假死,尚在人间。

杨牧暗自思忖:“这人我不认识,想必是江湖上一个未入流的小脚色,不知在哪里见过我一两面的。我现在虽然没有戴上面具,但我这身寒酸的打扮,我这副肮脏的样子,哪有半分和‘蓟州的名武师’杨牧相同?只要我坚决否认,人有相似,物有同样,他一定会以为是看错人了。”

不料那黑衣人听了杨牧的否认之后,却是哈哈一笑,笑得极其难听,跟着说道:“杨武师,我没有找错人,你才是真的找错人了。”

杨牧怒道:“告诉你我不是杨武师,你歪缠什么?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那黑衣人阴阳怪气地说道:“杨武师,真人面前莫说假话,你在昨晚今朝的遭遇我都已知道,你找点苍双煞给你报仇,这不是找错人了吗?应该找我才对。”

杨牧大吃一惊,杀机陡起,心里想道:“若给这厮把我的秘密泄漏出去,以后我还如何能够做人?我决不能容他活在世上!”

杨牧动了杀机,淡淡说道:“朋友,你好眼力,我杨牧算是佩服你了!”口中说话,跨上两步,忽地就是一掌向那黑衣人打去。

那黑衣人哈哈笑道:“你要杀人灭口?这可就不够朋友了!”笑声掌影之中,左掌划了一道圆弧,作势擒拿,右掌时底穿出,并指如朝,点向杨牧的脉门!

杨牧用的是金刚六阳掌中的杀手,掌力刚猛之极,即使是一块石头,这一掌打下,只怕也要给他打碎。不料那人的擒拿手法,更为厉害,他那一招正是攻敌之所必救,杨牧掌力未曾使足,手腕已是给他的指头戳了一下,登时一阵火辣辣的作痛。幸而杨牧变得快,脉门要穴才没有给他点个正着。

黑衣人冷笑道:“杨家的六阳金刚掌果然名不虚传,只是要想杀我,恐怕还不是这么容易吧!”

杨牧这才知道自己的估计完全错误,对方竟是一个十分厉害的角色!

杨牧自恃决计打不过这人,三十六计走为上着,转身便逃。

可是黑衣人却不肯放过他了,杨牧飞身一纵,脚尖尚未落地,只听得身旁衣襟带风之声,那黑衣人已经越过他的前头,拦住他的去路。

杨牧一咬牙根,喝道:“好,我与你拼了!”双掌齐出,左一招“六龙并驾”,右一招“天马行空”金刚六阳掌一招六式,杨牧双掌齐出,式中套式,招里藏招,共有十二个式子之多,在掌法中,委实算得是十分繁复的了!

不料那黑衣人的大擒拿手法,竟是更为奥妙,更为繁复!

那黑衣人也是双掌齐出,杨牧竟不知他使的是什么招数,但见四面八方都是他的身形掌影,杨牧那两招十二式的金刚六阳掌掌法,竟然给他尽都化解!

而且还不仅仅这样,那人滴溜溜一个转身,掌劈指戳,杨牧的十三处要穴道,登时都在他的掌指擒拿之下。

可是那黑衣人却像猫儿戏弄老鼠一样,只是作势擒拿,可并没有把招数用实。杨牧怒道:“你要杀便杀,大丈夫岂能容你戏弄?”

黑衣人心中冷笑:“你也敢自称是大丈夫?”但脸上却作出了尊敬对方的神气出掌一收,哈哈笑道:“不打不相识,咱们现在可以好好的谈一谈了吧?杨武师,这是你说的要和我拼命,我可没有和你拼命的意思啊!我对你只有好意,并无坏心!”

杨牧惊疑不定,打量一下对方,说道:“阁下是谁?有何赐教?”

那黑衣人淡淡说道:“杨武师,你昨晚所见的滇南四虎,都是我的手下,你大约可以猜想得到我是什么身份了吧?”

杨牧更是吃惊,说道,“请阁下明白见告。”

那黑衣人道:“我是有心和你交个朋友,因此也就用不着对你遮瞒了。我是御林军的副统领石朝玑,或许你也曾经听过我的名字?”

杨牧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想不到这个他起初以为是“江湖上未入流的小角色”,却竟然是御林军的副统领。

杨牧平日交游广阔,黑道白道都有朋友,但像御林军统领这样的大官,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当然杨牧之所以大吃一惊,不仅因为石朝玑是御林军副统领的缘故。石朝玑在未做御林军副统领之前,已经是闻名江湖的武林高手了。的确是如石朝玑所说那样,杨牧是早已知道他的“大名”的了。杨牧还记得当他第一次听得侠义道中的朋友谈及石朝玑已经投师朝廷的时候,他还曾为地叹息过,颇有“卿本佳人,奈何作贼”之感。

杨牧定了定神,说道:“杨某一介小民,不敢高攀。”

石朝玑哈哈笑道:“杨兄客气了,你是北五省的名武师,我一向也是对你佩服得很呢!”

杨牧给他一顶高帽戴下,虽不至于得意忘形,心里也觉得是有了面子,当下说道:“不敢。但不知石大人来找杨某,究竟是为了何事?”

石朝玑道:“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一来是为你打抱不平,要助你一臂之力;二来是特地为你送功名富贵来的。只要你肯听我的话,你的大仇,不愁不报。”

杨牧道:“我不指望功名富贵,但不知石大人何以这样热心,要为我报仇?”

石朝玑哈哈一笑,说道:“人不为已,天诛地灭。若说我是完全出于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话你也未必会信。我之助你,当然是为了大家都有好处。”

杨牧道:“愿闻其详。”

石朝玑道:“孟元超是金刀吕寿昆的弟子,而吕寿昆则是反叛朝廷的钦犯,这两件事情,想必你是知道的了?”

杨牧木然毫无表情,点了点头,表示知道。石朝玑往下说道:“十多年前,大内的四名侍卫和御林军的三名军官,联骑追捕吕寿昆一家三口,中途遇上,一场厮杀,结果吕寿昆固然受了重伤,但朝廷方面的七个人却有五个丧生在吕寿昆的金刀之下,只有一名大内侍卫和一名御林军军官在受伤之后,逃了出来,侥幸未死。那个御林军的军官就是区区在下。”

说至此处,石朝玑冷冷的望了杨牧一眼,杨牧仍是默不作声。石朝玑继续说道:“吕寿昆受伤之后,退迹荒山,把徒弟从苏州招回,卫护师门,孟元超奉了师命,又邀得他的好朋友宋腾霄一同前往。朝廷方面,对吕寿昆的侦察也没放松。终于有五名大内高手,找到了吕寿昆的藏身之所,其时吕寿昆已经死了,不过他们尚未知道。结果在荒山上一场恶斗,这五人也尽都丧命在孟元越与宋腾霄的刀剑之下。那次我因为伤还未愈,没有参加,否则鹿死谁手,殊难逆料。不过我那次虽然没有参加,但我给孟元超的师父砍了一刀,我的同僚又折在他的手下,我和孟元超的仇,也算得是结定的了!”

杨牧静静的听着,仍然是那副漠然的神态,石朝玑吁了口气,继续说道:“当然,我和盂元超之间,还不仅仅是私人的仇怨而已。想必这也是你知道了的——这几年间,他在小金川做的是什么事情。嘿,嘿!他已经成了反叛朝廷的著名‘匪首’之一,像他的死鬼师父一样,如今他也是我们必须缉拿归案的钦犯了哪!我为什么要帮助你报仇,嘿,嘿,杨武师,这你可该明白了吧?”

杨牧颓然说道:“明白了,你是为了交差——”

石朝玑哈哈大笑,杨牧话犹未了,他已是接声说道:“不错,我是为了交差,你是为了报仇。咱们两人联手对付孟元超,大家都有好处。”

笑声有如鸱鹗夜鸣,难听之极,饶是杨牧这样的人听了,也不禁有点毛骨悚然!

其实杨牧无须听完他的说话,已经是猜得到他的企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回 一念之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