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09回 天若有情

作者:梁羽生

怅望浮生急景,凄凉琴瑟余音,楚客多情偏怨别,碧山远水登临,

目送连天衰草,夜阑几处疏砧。黄叶无风自落,秋云不雨畏阴;

天若有情天亦老,摇摇幽恨难禁。惆怅旧欢如梦,觉来无处追寻。

                     ——孙洙

云重山表面上是一位武林侠隐,暗地里却是一位秘密加盟的反清人物。外人不知,杨牧是知道的。

杨牧并不想参加义军,不过却想和反清的英雄好汉拉上一点关系。这样不但可以使得自己在江湖上更“吃得开”,而且将来若是义军得势之时,自己也还是一样受人尊重。

有其父必有其女,云紫萝在婚后虽然未能继承父志,但她最尊敬的却是反清的英雄,她也曾劝过丈夫,叫他多一些帮忙这班人物。

“紫萝若然知道她的丈夫就是一个反清英雄,不知要多欢喜呢!说不定她会真的爱上了我。”

一阵冷风吹来,杨牧不觉打了一个寒噤,又再想道:“但万一给她知道我是冒牌的反清英雄,实际竟是清廷鹰爪,她、她会怎样对付我?”杨牧想到云紫萝平日和他说话,每当说到有哪一个武林人物变节降清之时,她总是忍不住咬牙痛恨,想至此处,杨牧不寒而栗,“她将怎样对付我呢?”杨牧不敢想下去了。

“你还有什么难题吗?你好像是在想着什么心事?”石朝玑见他呆呆出神,便即嘴角挂着冷笑,向他发问。

“没,没什么。我只是在想,如何编造谎话,方能骗过四海神龙?”

石朝玑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时候多着呢,你慢慢再想不迟。以你的聪明,绝不会想不出来的。好,现在已经天光大白,路上就要有行人了,你我也该分手啦。你早点回家吧!”

“是,是!”

杨牧忙不迭的答应,心里却在苦笑:“我和他的交易,本来就是见不得光的啊!”他怕在路上碰上宋腾霄,当下戴上了面具,便即从小路匆匆走了。

宋腾霄一路上也是在想着云紫萝,将到苏州,心头更是卜通卜通的跳,不禁哑然失笑,想道:“近乡情更怯,这一句诗当真说得不错。嗯,我对云紫萝早已断了念头,怎的我还没有胆见她?还有我的好朋友孟元超?”

“叔叔,你为什么不走了?你是在想什么?”杨华当然是不会知道宋腾霄的心事的,但他发觉宋腾霄越走越慢,终于停下步来,却是不禁觉得奇怪了!

宋腾霄呆呆出神,也不知他是否听见了杨华的说话,半晌,好像自言自语似的喃喃说道:“快了,快了!”

杨华诧道:“叔叔,你说什么?咱们现在越走越慢,怎的你却说是快了?”他见宋腾霄这副神气,心里有点着慌,小手紧紧的抓着他。

来腾霄霍然一省,哑然失笑,定一定神,说道:“还有五六十里,就可以到你的外婆家了。咱们如果走得快的话,今天晚上,就可以见着你的妈妈了。?”

杨华眨眨眼睛,半信半疑的神气说道:“我的外婆,叔叔,你不是骗我吧?我没有外婆的呀!”

宋腾霄笑道:“没有外婆,哪有你的妈妈?”

杨华说道:“妈说外婆住在很远的地方,她也不知道那个地方。我问爹爹,爹爹却说外婆恐怕早已死了,叫我以后不要再问妈妈。”

小孩子不懂得“失踪”和“死”和“没有”在字义上的分别,他从来没有见过外婆,爹爹妈妈又是那样说法,他就以为自己是没有外婆了。

宋腾霄道:“不错,你的外婆是出远门去了。但她的家却是在这个地方的。你外婆的家也就是你妈妈的家,你懂吗?”

杨华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我懂。”

宋腾霄说道:“你的外婆是不是已经回家,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的妈妈是一定在家里的。”

杨华喜道:“真的吗?那么我就可以见着妈妈了。”

宋腾霄道:“不错。你高兴吗?妈妈见到你,更不知道该多欢喜呢!”心里想道:“你不但可以见着妈妈,还可以见着爹爹呢!”

在宋腾霄的想象里,孟元超和云紫萝一定是已经聚首,破镜重圆的了。“他们历尽沧桑,受尽折磨,如今才得破镜重圆,我应该为他们庆幸才是。唉,这个孩子就当作是我带给他们的贺礼吧。交出了孩子,我是无事一身轻,我也应该远走高飞了。”想到自己平生最要好的两个朋友在受尽劫难之后终偿心愿,宋腾霄不禁又是欢喜,又是有点黯然自伤了。

宋腾霄这样错综复杂的心事,莫说杨华不懂,即使云紫萝此际在他身边,恐怕也是猜想不到的。

杨华听说今晚可以见着妈妈,不胜雀跃,拉着宋腾霄的手跳着叫道:“叔叔,那么你带我快点走呀!”

宋腾霄茫然若失,心里想道:“对,对,我应该有勇气去向他们道喜。”

说道:“好,好!走,走!”

“走吧,走吧!”

正在宋腾霄心乱如麻,茫然举步之际,忽然听得背后有人叫道:“宋腾霄,宋大侠,宋腾霄!”宋腾霄听得有人叫他名字,本能的回过头来。

定睛一看只见这人是个年约三旬、手里摇着一把折扇的丰神俊秀的书生。

宋腾霄看见是个陌的人,不觉有点诧异,心里想道:“这人是谁,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他?他怎的好像有急事找我的样子?”

段仇世见他回过头来,相貌又与杨牧所说的相符,便知找对了人。

当下立即赶上前去,说道:“宋大侠,你不认得我,我却认得你。有件事我必须和你说——”

宋腾霄诧道:“阁下是谁?”

“素昧平生,何事相商?”

段仇世指着杨华说道:“你且别管我是谁,这孩子的爹爹是不是孟元超?”

杨华嚷道:“胡说八道,我爹爹是蓟州杨牧,谁个不知,哪个不晓。”

宋腾霄却是不禁大吃一惊,失声叫道:“你、你怎么知道?”杨华急道:“叔叔,这人一定是个骗子,你可莫相信他的话呀!叔叔,你不是曾经叫我在爹爹墓能磕头辞行的么?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的爹爹是姓杨?”杨华虽然年方七岁,人却甚是聪明,他听出宋腾霄的语气之中好像承认那人所说的事实,小小的心灵,不禁大为惶惑。

段仇世微微一笑,说道:“原来你还没有把真相告诉这个孩子。”

宋腾霄道:“你问这个孩子,意慾何为?”

段仇世道:“实不相瞒,我是受了孟大侠之托来接他的孩子的,请你把这孩子交给我吧!”

杨华叠声嚷道:“叔叔别相信他,别相信他!他是骗子,他是骗子!”

段仇世并非顾忌宋腾霄的本领了得,而是不想和他动武,因此伪造谎言,想从他的手中,骗取孟元超的孩子。但可惜有些事实,段仇世也并不知道,他的谎言,也就骗不倒宋腾霄了。

宋腾霄是个十分机智的人,一惊之后,立即看出破绽,心里想道:“云紫萝没有见着神偷快活张,快活张也没有回到苏州,她与孟元超焉能未卜先知,知道我把他们的孩子带来?而且以孟元超和我的交清,即使他知道此事,也会放心得下,安心在家里等我把孩子送来就是。他怎会把这秘密告诉外人:反而要这个我所不认识的陌生人来接他的孩子呢?”

段仇世装出笑容,哄杨华说道:“好孩子,我不是骗你的。不信,你问你的宋叔叔。”他装出笑容,正要去拉杨华,不料话犹未了,忽见宋腾霄虎目圆睁,剑眉倒竖,陡地喝道:“不错,他是一个骗子!”大喝声中,骈指如朝,便迳自点过来。

宋腾霄意慾生擒对方,逼问口供,故而只是使出点穴的功夫,并没施展杀手。

他哪里知道段仇世的内功造诣只有在他之上,决不在他之下,闭穴功夫,尤其擅长。他若是用重手法点穴,或许还能够令段仇世稍感酸麻,跟着立即交手,可以略占上风。如今他用的是寻常点穴功夫,焉能奈何得了对方?

宋腾霄一指戳去,只觉触体如绵,指头好像裹在一团棉絮之中,竟是无可着力。幸而宋腾霄也是个武学的大行家,一觉不妙,立即变招,使出“移形换位”的功夫,抽身缩手。

段仇世本来想用智取,但行骗不成,也就只好动武了。双方动作都快,就在宋腾霄变招换位之际,段仇世掌挟腥风,亦已堪堪打到。

好在宋腾霄在小金川的那几年,因为时常陪伴吕思美练习!”穿花绕树”的轻功身法,这套身法,派上了用场,在间不容发之际,避开了段仇世的一掌。

宋腾霄闻得淡淡的一股血腥气味,不禁又是一惊,再退三步。说时迟,那时快,段仇世已是转过了身,一把向杨华抓去,哈哈笑道:“好聪明的孩子,但你却说错了,我并没有骗你。你不用害怕,跟我走吧!”

宋腾霄焉能容他把杨华抢去?段仇世那一抓还没有抓着杨华,忽觉背后金刃劈风之声,宋腾霄“唰”的一剑,亦已指到了他的背后。

宋腾霄是知道他练有毒掌,故而用剑对付他的。宋家的剑法以轻灵迅捷见长,这一招拿捏时候,不差毫厘,正是攻敌之所必救!

段仇世识得厉害,顾不得再抓杨华,反手一掌。他这掌如封似闭,守中带攻,堪称旗鼓相当,功力悉敌,宋腾霄对他的毒掌也有几分顾忌,一剑刺空,不敢冒进,慌忙抢过去保护杨华。

段仇世道:“宋大侠,不错,我刚才是说谎骗你,但我对孩子却并无恶意!”

宋腾霄道:“不管你说什么,你要把这孩子抢去,就是不行!?”

段仇世哈哈笑道:“今日之事,只怕不能由你作主吧!”声到人到,呼呼连环三掌,掌挟劲风,有如长江大河,滚滚而止。他这内家掌力的确是非比寻常,宋腾霄也不禁心中一凛。

宋腾霄挥剑招架,寸步不让。叫道:“华侄,躲在我的背后,躲远一些!”段仇世忽地笑道:“你保护不了他的。”话音未了,忽听得杨华一声尖叫,叫道:“叔叔救我!”宋腾霄扭头一看,只见一个尖嘴猴腮的怪人,已把杨华挟在胁下!

原来段仇世早已和师兄约定,他叫卜天雕埋伏一旁,倘若他行骗不成,卜天雕便即动手,抢了孩子逃跑。

卜天雕自小在深山与猿猴为伍,轻功可说是出于天赋,抢了杨华,转眼间己是去得无踪无影。

宋腾霄这一惊非同小可,他明知未必追得上卜天雕,但也还是要去追的。段仇世恐怕师兄受伤之后,气力不加,时间一长,说不定会给宋腾霄追上,当下如影随形的跟踪而上,纵声笑道:“宋大侠,你不是要和我打架的吗?怎么跑了?”他的轻功,倒是和宋腾霄在伯仲之间,宋腾霄必须防备他在背后偷袭,难于摆脱。

宋腾霄大怒喝道:“好,我就和你拼了!”陡然一个转身,长剑吐出碧莹的寒光,一招“白虹贯日”,剑尖迳刺段仇世的咽喉,段仇世笑道:“何必这样怒气?”侧身斜闪,双臂一分,俨如白鹤展翅,一掌托他的肘尖,一掌就向他的琵琶骨劈下!

琵琶骨是人身要害之处,若给打碎,多好武功,也成废人。何况段仇世还有毒掌的功夫,宋腾霄怎敢让他打着?

宋腾霄心头一凛,想道:“爹爹在生之时,常常教我临敌莫躁,我怎的忘了?”心念一动,在这电光石火之间,使出“黄鹤冲霄”的身法,平地拔起,段仇世呼的一掌,从他脚底削过。若不是宋腾霄跃起得快,即使琵琶骨不会给他打碎,这双脚只怕难免要给他打断

段仇世赞道:“好身法!”宋腾霄亦非弱者,人未落地,长剑已是凌空刺下,段仇世一个“大弯腰,斜插柳”,身形后俯,只觉剑光耀眼生辉,宋腾霄这一剑也是恰好在他面门削过,若不是他躲闪得宜,后果不堪设想!

段仇世又赞了一个“好”字,左右开弓,“阴阳双撞掌”,拍打宋腾霄两边的太阳穴。宋腾霄剑眉倒竖,身形一矮,还了一招“横扫千军”,长剑“盘斩”段仇世的下三路。段仇世一个翻身,掌劈宋腾霄小腹的“血海穴”,以攻为守,化解了宋腾霄的剑招。

两人掌来剑往,掌风剑影,各有千秋,宋腾霄衣袂飘飘,剑法深得轻灵翔动之妙!段仇世睛自想道:“怪不得这姓宋的在小金川能够和孟元超齐名并驾,他这剑法虽不及孟元超快刀的沉雄狠辣,但变化奇诡,虚实莫测,这却又是孟元超的刀法所比不上的了。”宋腾霄也暗暗叫了一声:“惭愧”!心里想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回 天若有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