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流星》

第13回 情意暗藏难自白 深心结纳有原由

作者:梁羽生

美少年道:“我的姓很俗,是金银的金。”

杨华笑道:“姓名不过是个记号,当今天下第一剑客金逐流就是姓金,他的父亲金世遗更是一代武学宗师,听说现还健在,但已遁迹海外,那更是世外高人了。”

美少年道:“听来你对他们父子倒是佩服得很。”

杨华说道:“天下学武的人,谁不佩服他们?假如我有机会见着金逐流大侠,我这一生都可以心满意足了。”

美少年噗嗤一笑,说道:“小小的年纪,‘半生’都还有几十年的光阴呢,这么快就说‘一生’,焉知你将来不有更大的奇遇?”

杨华说道:“金世遗老前辈我是不敢希望见得着他的了。当今之世,金逐流金大侠就是我最佩服的人,只要见得着他,我也不敢奢望更有什么奇遇了。”

美少年道:“我瞧你的剑法极是高明,只怕未必就在这位金大侠之下。”

杨华蓦地心念一动,想道:“他听见我这样佩服金大侠,好像非常高兴,莫非他是金大侠的同宗晚辈?”当下说道:“金大侠是天下第一剑客,我怎能和他相比?但你这么说,你见过金大侠的剑法吗?”

美少年笑道:“金大侠要是肯教我剑法那就好了。不过我对剑术虽然外行,别人的剑法高明与否,我还是看得出来的。刚才你迫马昆滚下山坡的那几招,我就很难想象还有什么剑法更加高明,金大侠的造诣恐怕也不过如此。”

他这番话模棱两可,既没说见过金逐流,也没说没见过金逐流,杨华怕他讨厌自己罗唆,不便苦苦地追问下去。心里想道:“不错,他是使软鞭的,假如他是天下第一剑客金大侠的晚辈,怎会不学剑而学鞭。”

美少年道:“好,咱们不谈金大侠,还是说说你的事吧。你现在怎么打算?你打了这两个鹰爪,恐怕是不方便再和韩威武他们一起走了。”

杨华说道:“我正要和你商量,不过你的名字还未曾告诉我呢。”

美少年笑道:“你已经知道我的姓,叫我一声金大哥不就行了?嘿,哩,这是我不客气的说法,看来你的年纪可能比我大一点,或者我叫你做杨大哥,你称我做老弟也行。”最初他对杨毕还是有点冷若冰霜的样子,此际却是有说有笑,亲热得多了。

杨华说道:“还是让我知道名字比较好些,否则我和人家提及你的时候,难道也就只说‘我的那位金大哥’,或者“我的那位金老弟,如何如何吗?那多哆唆!”

美少年笑道:“我怕了你的罗唆了,好,告诉你吧,我名叫碧漪。”边说边用树枝在地上划出“碧漪”二字。

杨华笑道:“你这名字倒很秀气。”心想:“他的举止脾气都有点像个女孩儿家,不料他的名字也是有点像女孩儿家的名字。”金碧漪似乎猜到他在想什么,却又不敢说破,不禁又是颊晕轻红,说道:“时候不早,我该走了。”

杨华忙道:“且慢,你还没有和我商量呢!”“商量什么?”“你忘了问我现在作什么打算吗?”

金碧漪道:“啊,这是你要和我商量,不是我要和你商量。我瞧,你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干脆地说,你意慾如何吧?”杨华说道:“你猜得不错,我,我正是想和,和你结伴同行。”这是他第二次提出这个要求,金碧漪面有难色,过了一会,方始似笑非笑地说道:“你说那两个鹰爪像冤魂不息地缠上了韩威武,怎么你现在也像冤魂地缠上我啦?”

杨华生怕他不肯答应,继续说道:“我自小失了父母,又没有兄弟,连朋友也没一个。你是我第一个交上的朋友,我实在舍不得又像上次一样,马上就要和你分手了。”

金碧漪听他说得十分诚恳,不禁也是有点感动,想道:“他的脾气倒是和我爹爹一样,本领很高,心肠极热。端的是个性情中人。嗯,妈妈当年就是因为爹爹这个脾气喜欢他的。”想至此处,不但心学发热,脸上也发热了。

杨华说道:“我说的是真话,你不相信吗?”

金碧漪道:“你怎知道我要往哪儿?”

杨华说道:“你上哪儿我就跟着你上哪儿。”

金碧漪道:“要是我拐了你去卖给你的仇人呢?”故意板起脸孔,说得好像甚为认真。

杨华心头一凛,想道:“孟元超是他敬重的人,说不定他会当真如此?”但随即便想:“我怎能这样瞎疑心,莫说他是个光明磊落的少年好汉,即使孟元超,纵然给爹爹说得那么坏,也不至于要和别人串通了算计仇家。”于是笑道:“那么我就死在你的手里也是甘心。”

金碧漪啧道:“这像什么话?当真胡说八道,谁要你为我死呀?”脸色虽然愠怒,但却终于缓缓地点了点头。

杨华喜道:“金兄,你答应了?”金碧漪道:“你知道我去什么地方?”杨华说道:“我早已说过了,你上哪儿,我也就上哪儿。”

金碧漪瞪他一眼道:“你分明知道我是去柴达木,乐得说风凉话儿。”杨华说道:“咱们既是去同一个地方,同行不更好吗?”

金碧漪道:“但到了柴达木之后,我去的地方,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去的?”

杨华说道:“我知道。天下没有不散之筵席,你什么时候要和我分手,咱们就什么时候分手。我但求能够在路上和你多聚几天。”

金碧漪心里甜丝丝的,脸上不觉又现出了红晕,说道:“啊,你当真这样重视我和你的友情。”\

杨华说道:“我从来不说假话!”

金碧漪嫣然一笑,说道:“好,我可以和你同行,不过,你可得听我的话,不论是什么事情!”

杨华怔了一怔,暗自想道:“假如他要我答应不向孟元超报仇,那我怎办?”

金碧漪似乎知道他的心意,接着说道:“一路上事无大小,我说什么你都得听从我的。到了柴达木,我就不管你啦。”杨华如释重负,连忙说道:“我是初出道的雏儿,路上得金兄指点,正是最好不过。

金碧漪笑道:“你莫轻易答应,说不定要你冒上性命的危险呢!你知道我是替震远镖局暗中保护这支镖的。”

杨华说道:“我虽然是局外人,但韩总镖头把我当作朋友,为朋友两胁插刀,我也是甘受无辞。”

金碧漪这才告诉他道:“你知道那个一使铁琵琶的盗魁是什么人吗?”

杨华说道:“听韩威武说,这人名叫尚铁宏,是铁琵琶门的衣钵传人,大概又还是什么帮主之类。”

金碧漪道:“不错,但他还有一重身份,恐怕韩威武也未知道。他是御林军统领海兰享的结拜兄弟,暗中为鞑子效力的。海兰享对韩威武早已起疑,只因未拿到他私通义军的证据,是以叫他和闵成龙二人负责侦查。这次他们来劫韩威武的镖,恐怕也是出于海兰亨的授意。”

杨华恍然大悟,说道:“怪不得那两个御林军军官的态度,十分明显的是在袒护他们。”

金碧漪道:“尚铁宏吃了你的亏,虽然他没当场察觉,已知有人暗中暗助韩威武了。以他的身份,受了这个挫折,除非他有胜过你的把握,否则料想他是不会再来的了。不过却难保没有别的人也要劫震远镖局的这支镖。”

杨华说道:“好,那么咱们就替韩威武开路,倘若碰上什么可疑的人物,你提醒我。”

金碧漪道:“还有一层,我这个人有点与众不同,只有别人迁就我,我不迁就别人的。或许你和我同行几天,就会讨厌我了。”

杨华心里想道:“这个人年纪比我还轻,说话却怎的如此婆婆妈妈?性命交关的大事我都可以答应你,逞论其他?”于是笑道:“友人有云:论交重道义,小节安足论。你喜欢怎样,我顺着你的意思就是。”

金碧漪见他满口应承,这才笑道:“其实一到青海地区,义军方面,也早已有人在暗中照料韩威武这支镖了,刚才我故意说得危险一些,乃是试试你的。我担心的倒是在小事上你不能依从我呢。”

此时已是第二天的清晨时分,杨华说道:“好,那么我都已答应了你,咱们可以走了吧?”

金碧漪跨上马背,笑道:“这两个鹰爪孙的坐骑倒是纯种的大宛名驹,咱们可以提早几天到柴达木了。上马吧。”

杨华蓦地想起一件事,说道:“不好!”金碧漪道:“什么不好?”杨华说道:“昨日雪崩,我没碰过雪崩的经验,但据镖局的人说,恐怕会引起积雪滚落,封了山口。他们能否启程,还得看今天是否晴天呢。”

金碧漪道:“你不用慌,跟着我来。”跟着对杨华解释道:“昨天不过是小小的雪崩,不错,山口已被雪封,但另外还有一条小路可以出山。”

杨华问道:“韩威武和尚铁宏知不知道这条出路?”

金碧漪道:“这是士人告诉我的秘道,他们恐怕不会知道。不过,久居此地的沙玛法师想是应该知道的。”

杨华放下一重心事,说道:“沙玛法师当然会告诉韩威武的,只要尚铁宏不知道就好了。即使他心有不甘,待他找了帮手再来,韩威武也出山了。”要知一出此山,已是踏入青海地区,沿途自会有义军的人,暗中保护这一支镖。

当下两人并辔同行,出了玉树山,快马疾驰,傍晚时分,方始发现一个人烟比较稠密的小镇。

两人在镇上找到一家客店,进去投宿。店主人道:“你们来得正好,我们有三间朝南的。上房空着,随便你们挑哪一间。”原来北地的冬天来得早,初冬时节,已是罕有客商往来。这家客店,半个月来,还是第一次有客人投宿。

金碧漪道:“我们要两间上房。”店主人怔了一怔,说道:“你们不是一起的吗?”金碧漪道:“是一起的,但我喜欢要两间房,不可以吗?”

店主人心想:“我好心问你一句,巴不得你要十间房更好。”笑道:“当然可以,这两间相邻的上房可好?”

杨华本想劝他省一点钱,两人合住一间房间,又可以抵足长谈,有何不好?但想起自己的诺言,一切都得听他的话,见他业已吩咐店主,也就不言语了。倒是金碧漪恐怕他有疑心,晚饭的时候,细声细气地和他说道:“我小时候就习惯了一个人睡的,倘若和别人同房,我整晚都睡不着。”

杨华说道:“每个人都有点特别的习惯,那也并不稀奇。”心里则在暗暗好笑:“难道你将来娶了妻子,也不与她同房?这习惯不改,天天晚上都睡不着觉,那可苦了。”

金碧漪吃过晚饭,就躲进房间,关上房门,独自睡觉,不再理会杨华。杨华想要找他聊天,也不敢去。心里想道:“或许他太疲劳了,不过他的武功这样高,也不见他有甚疲态,何须这样早就蒙头大睡?嗯!这个人真是有点特别。不过,像这样一些小事,我迁就他倒是无所谓。”

第二天两人继续行程,金碧漪似乎为了昨晚之事,有点不好意思,为了要移转话题,故意找些闲话和杨华聊天。

金碧漪年纪虽轻,江湖上的事情却是知道得不少。说起来许多武林中的成名人物,他都似乎相当熟识。但他却从不提及他的父母家人,也不去问杨华的父母是谁。

杨华听他谈讲武林中的奇人异事,江湖上禁忌、切口,听得津津有味,笑道:“想不到你竟是江湖上的大行家。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了。”

金碧漪道:“这些不过是普通的常识,你师父没教过你吗?”

杨华说道:“我虽然有三个师父,但我从八岁起,就只是跟我的三师父,他隐居石林,根本就不理会外间的事的。”金碧俯听得“石林”二字,心中一动,好像想问杨华什么,却没有问。

过了一会,金碧漪忍耐不住,方始说道,“据说石林是明代武学大宗师张丹枫晚年的隐居之处,不知那里可还留有他的遗迹?”

杨华说道:“石林中有个剑峰,剑峰下有个剑池,风景非常幽美。据说‘剑峰’二字,就是张丹枫法书。他每天在剑峰练剑,在剑池洗剑。”

金碧漪道:“红缨会的总舵主厉南星有一天和我爹爹论剑,遍数当世的剑术名家,最后他们不约而同的概叹道:‘可惜咱们迟生了三百年,不能向张丹枫面聆教益。’他们对张丹枫的佩服之诚,就像你佩服金大侠一样。不过一个是古人,一个是今人,你的愿望还有可以实现的一天,他们的愿望则是抱憾了。”停了一停,接着笑道,“武林中的传说,把张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回 情意暗藏难自白 深心结纳有原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牧野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