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流星》

第18回 太惜明珠投暗室 怒将室剑护佳人

作者:梁羽生

幸而他是具有上乘武功的人,武功高明之士,突然遇到袭击,本能的就会生出反应。杨华一个镣里藏身,躲过了一枚飞镖,挥袖一拂,荡开了第二枚飞镖,却把第三枚飞镖接到手里。

此时,他方才看得清楚,只见那少女杏桃红腮,娇媚之中不掩其英姿飒爽的豪气,但却不是金碧漪。

杨华接了她的飞镖,那少女越发愤怒,提起马鞭,唰的一鞭又向杨华兜头打去。杨华用那枚接到手的钢镖一拨,铮的一声,把她的马鞭掸开。当下连忙闪过一边,说道:“对不住,我,我认错人了。”

那少女哼了一声,说道:“你从昭化老远的追到这儿,原来是认错了人。”蓦地柳眉一竖,接着怒声说道:“我看你是有意来卖弄你的功夫的吧?我虽然打不过你,也不能任你消遣!”

杨华见她余怒未消,对自己颇有见疑之意,心里想道:“我不该未曾看得清楚,就以为她是碧漪,的确是鲁莽一些。女孩儿家量小好胜,我又接了她的飞镖,更怪不得她要生气了。”于是只好再次赔罪,说道:“姑娘请你恕罪,这实在是个误会,我的那位朋友,是位年轻姑娘,骑的也是一匹白马。”

少女似乎好奇心起,禁不住便问他道:“那位姑娘是谁?你可以告诉我吗?”杨华说道:“她名叫金碧漪。”

少女怔了一怔,说道:“金碧漪?她、她是!”

杨华说道:“她是金大侠金逐流的女儿,姑娘,你认识她吗?”心想有本领的年轻女子江湖上数不出几个,她们相识那也不足为奇。

少女板着脸孔说道:“不认识。”但接着却又再问杨华:“你是金逐流的什么人?”

少女冷笑说道:“你和他的女儿这么要好,不是他的门生,也当是他的故旧。哼,江大侠,金大侠,武林中顶尖儿的人物,就要数他们两个了。也只有他们的门人弟子,才敢肆无忌惮的拿人家作消遣!”

杨华给她硬派作金逐流的弟子,而且听她语气,好像连天下英雄所钦仰的江、金两位大侠都迁怒了,不禁又是诧异,又是给弄得啼笑皆非。只好呆在一旁,默不作声。那少女道:“你既然是认错了人,那还呆在这里做什么?”

杨华好生没趣,心里想道:“我本来不想和你谈碧漪的事情,是你引起我说些闲话,如今却没好相而怪我赖在这儿不肯走了。”于是立即拨转马头,说道:“对不住,打扰姑娘了。我这就回去,姑娘居便。”

那少女忽道:“且慢。”杨华怔了一怔,说道:“还有何事?”那少女轻声说道:“把那枚飞镖还我!”

杨华方才省起,原来手里还捏着她的一枚飞镖。他刚才本来想要还给她的,但不知是否会因此更加惹恼了她,是以一直捏在手中。”

在把这枚飞镖递过去的时候,不免稍加注意,看了一下,只见飞镖上刻有一条龙,柄上凿出“龙翔”二字。

杨华心中一动,不觉失声叫道:“原来你是龙翔镖局邓老镖头的女儿!”少女心想:“这小子年纪轻轻,见闻倒是颇广。居然认得我们镖局的镖。”当下面色一沉,说道:“是又怎样?”

杨华说道:“没什么。令尊可好?”

少女一听杨华的语气,似乎业已知道她的父亲曾病过一场,不由得更加诧异,说道:“你知道我的爹爹?为什么你这样关心他?”

杨华说道:“我曾听得两位朋友说过令尊的事情,其中一位且是令尊的老朋友,对令尊当然是极其关心的。”

那少女道:“他们是谁?”她好像料到必是“说来话长”,骑在马上和杨华未免显得太没礼貌,于是翻身下马,让那匹马走上山坡吃草。要知刚才她对杨华的底细丝毫不知,自是难免对他怀有敌意。如今虽然仍未知道他的来历,但最少已是知道他有两个朋友和自己的父亲相识的了。放此对杨华的态度自然的为之一变。

杨华跟着下马,心里不觉也是甚感诧异,想道:“果然是邓老镖头的女儿,但龙翔镖局开在福州,她却怎么犹自一人来到这里?”

那少女面上一红,说道:“刚才我用飞镖打你,你别见怪。”

杨华说道:“我太过鲁莽,认错了人。姑娘不怪我已是了。好,对啦,我还没请教姑娘芳名呢。我姓杨,单名一个华字。”

这少女倒是相当大方,爽爽快快的就回答他道:“我叫邓明珠。杨大哥,你刚才说的那两位朋友是谁?”

杨华说道:“是冷铁樵和韩威武。”

杨华说出这两个人的名字,邓明珠不禁吃了一惊。脸上露出半信半疑的神气,说道:“你在什么地方见着他们的?他们却怎的这样快知道了家父的事情?”要知冷、韩二人,名闻天下,而杨华却是个名字不见经传的少年,邓明珠自是有点不敢相信他们会是朋友。”

杨华似是猜中她的心思,淡淡说道:“我本来不敢高攀认作他们的朋友的,不过我在路上帮过韩总镖头一点小忙,承蒙他们看得起我,把我当作自己人一样,是以也就和我谈起令尊的事情了。”

邓明珠道:“想必他们和你谈及的是家父几个月前遭人劫镖的事情?”杨华说道:“不错。”邓明珠诧道:“他们的消息倒是来得快呀。”

杨华说道:“是这样的,不久之前,江大侠的掌门弟子,在川西的叶慕华刚派有人来和冷头领联络。我是数日之前和韩镖头一起,在柴达木见着冷头领的。”

邓明珠又是欢喜,又是羞惭,不由得粉脸泛红,心里想道:“不知那个人曾否将父亲托叶嘉华做媒的事情说了出来?”她是把遭人拒婚的事情当成奇耻大辱的。

杨华虽不是老于世故,但话出了口,亦是察觉邓明珠似是有点尴尬,连忙扭转话题,说逗:“韩总镖头谈及和令尊往日的交情,知道此事之后,实是十分挂念,恨不得能够早日回去探望令尊。想不到邓姑娘却也来了这里。”

邓明珠道:“韩总镖头现在是在……”

杨华说道:“他就在昭化,他是给鄂克昭盟送一批葯品来的。姑娘,你可想见他?”

邓明珠似是踌躇难决,过了半晌,方始说道:“家父也常常和我谈起韩总镖头的。我是很想去拜见他,不过我另有事情,只好留待他日了。”

杨华不便探问邓明珠是有何事,只好说道:“如此说来,可真是太可惜了。令尊近况如何,可能见告?也好让我说给韩总镖头知道:“

邓明珠面色蓦地黯淡下来,说道:“多谢韩总镖头关心,家父的病还未大愈。我们的镖局已经关门了。”

杨华吃一惊道:“为什么?”

邓明珠叹口气道:“镖行这碗饭是不好吃的。家父树了强仇,又在病中,想来想去,还是早日封刀的好。”

原来吉鸿劫镖受挫之后,不肯甘休,扬言今后仍然继续找龙翔镖局的晦气。邓老镖头则因爱女的婚事不成,一气成病,早已心灰意冷。他自忖对付不了吉鸿,又不愿意厚着面皮,再去请求江海天的门人相助,是以只好把镖局关门,自己躲到别的地方养病去了。

按说邓明珠的父亲尚在病中,她是不该独出远门的。但杨华与她乃是初交,又曾碰过她的钉子,是以虽感奇怪,却也不便查根问底,只好泛泛的安慰了她几句,便即告辞。

不料正在他想要呼唤坐骑回来的时候,忽地又听得急骤的得蹄声,说时迟,那时快,两骑快马已经冲出那个山坳,眨眼间就来到他们面前了。骑在马背上的两个人,一个是相貌粗豪的中年汉子,一个是肥头大耳的和尚。

邓明珠看见这两个人,面色陡地一变,登时拔出双刀,站了起来。杨华连忙问道:“这两人是谁?”

那粗豪汉子跳下马来,哈哈笑道:“邓家的大小姐,我知道你们父女想要躲开我,可惜你还是给我遇上了!”

一听他这样说话,不用邓明珠回答,杨华已经知道这个人必定就是那个曾在川西劫镖受挫的吉鸿了。

杨华向邓明珠询问的时候,那个胖和尚也在问他同伴:“这小子就是江上云吗?”

吉鸿又是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我倒希望他是江上云,可惜不是。嘿嘿,人家说十个女子九个水性杨花,这话当真不错,嘿嘿,邓家的大小姐又换了情郎啦!”

邓明珠气得满面涨红,喝道:“恶贼,我与你们拼了!”

吉鸿一声冷笑,说道:“邓小姐,你这位新情人恐怕不能如江上云的保护你吧?你要和我们拼,那只有吃眼前之亏!一提起碗口般粗大的禅杖,随手一击,把一块石头,击得四分五裂,喝道:“喂,你这小子还有没有胆量护花,没有胆量,就快快给我滚开,我们只要邓家的大小姐!”

杨华霍地站了起来,说道:“邓姑娘,你上马先走,我来打发他们!”

那胖和尚笑道:“吉师兄,这回你走眼了。想不到这小子居然有这胆量,他还说要打发咱们呢!”那副狂傲的神态,显然是丝毫也不把杨华放在眼内。

杨华吭声说道:“我是看不过你们的蛮横无理,人家的镖局已经关门了,你们还要怎地?”

吉鸿纵声笑道:“我不是已经告诉了你吗,我们要的就是那位邓家的大小姐!”那胖和尚笑道:“吉师兄何苦和这臭小子罗唆,你要的又不是天边明月,不过是个雌儿,那还不易?且看我替你手到擒来!”

杨华陡地喝道:“住嘴!”就在这一瞬间,只听得“啪”的一响,杨华已是欺到了他的身前,打了他一记嘴巴!

与此同时!那胖和尚也正在向邓明珠扑去,邓明珠尚未解开坐骑,只觉得背后微风飒然,胖和尚已是一抓向她抓下。

这情形正好应了一句成语:螳螂捕蝉,不知黄雀在后。正当胖和尚向邓明珠一抓抓下之时,忽地觉得背后微风飒然,三枚铜钱已对准他背心的穴道打来。原来杨华在这瞬息之间,不但以迅捷无伦的身法打了吉鸿的嘴巴,而且还同时发出钱镖,替邓明珠阻击了那胖和尚的偷袭。

这胖和尚亦非庸手,只听得锋的一声,第一枚铜钱给他弹开,他迅速即伏倒地上,一个“懒驴打滚”,避开了第二枚钱镖,但饶是如此,第三枚钱镖是打中了他左肩井穴下面半寸的地方。

虽然穴道没有打个正着,这胖和尚的一条左臂已是感到一阵酸麻,不听使唤了。

吉鸿吃的亏比胖和尚更大,这一记嘴巴打得他脱了两齿门牙。

其实若论本身的功力,吉鸿决不逊于杨华。只因他轻视场华是个无名小辈,做梦也想不到杨华的本领还在江海天的儿子之上,这就冷不防着了道儿。杨华在石林所练成的轻功,和中原各大门派都不相同,当真是瞻之在前,倏然在后,瞻之在左,倏然在右。突然欺到他身前,待他惊觉之时,要想回杖遮拦,已来不及!

但他毕竟是位武学名家,虽然防不及防,吃了大亏,但反应却也甚为迅速,杨华打了他的嘴巴,给他肩头一撞,亦是不禁退开三步,呼吸为之不舒,就像给人重重打了一拳似的。吉鸿暴跳如雷,一声怒吼,拿起碗口般粗大的禅杖,就向杨华打来。

杨华笑道:“你这无耻之徒,居然还敢逞凶!刚才我只是给你薄惩,等下我就不只要打掉你的两齿门牙了!”这一瞬间他早已调匀了气息,谈笑之中,挥剑架住吉鸿的禅杖。

吉鸿越发老羞成怒,喝道:“好小子,我不把你化骨扬灰誓不为人!”当的一声,荡开杨华的剑。

弹杖抡圆,发出呼呼轰轰的声响,方圆数丈之内,沙飞石走。杨华再想欺身进剑,已是不能,转瞬过了十数招,杨华的宝剑三次碰着他的禅杖,每次都是火星篷飞,在他的禅杖上所出一个缺口。可是吉鸿这根圆杖重达六七十斤,宝剑虽然锋利,想要把它削断,却是谈何容易?三度剑杖相交,杨华在招数上占了上风,但虎口也给震得隐隐作痛。

杨华心头一凛,想道:“少林寺的疯魔杖法果然非同小可,怪不得江大侠的儿子也仅能将他赶跑,伤不了他。”当下只好沉住了气。寻暇抵隙,找机会破他杖法。

吉鸿高呼酣斗,越斗越狠,像是发了狂的野兽一般,禅杖横扫猛击,乱劈乱戳。但杨华以快剑进攻,指东打西,指南打北,避免和他硬碰硬接,却也尽可以抵敌得住。吉鸿是个武学的大行家,他的疯魔杖法,表面看来,好像毫无章法,其实却是有其严谨的法度。一看杨华的剑法奇幻莫测,饶是他见多识广,也猜不透是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回 太惜明珠投暗室 怒将室剑护佳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牧野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