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流星》

第19回 骏马嘶风倩影 惊鸿掠水未留痕

作者:梁羽生

江上云一出手便是凌厉之极的剑招,只道杨华纵能抵御,也非给他逼退几步不可。他这一招名为“追风逐电”,是从天山剑法中的追风剑式变化出来的,只要一夺得先手,攻势便即绵绵不断,敌方无法反攻,始终难逃一败。

哪知杨华兀立如山,动也不动,容他剑尖堪堪刺到,看看沾衣之际,才突然肩头一塌,右腕倏翻,肥剑一挥,其疾如电,这一招也有个名堂,叫做“金鹏展翅”,拿捏时候,妙到毫巅,恰好是江上云那一招“追风逐电”的克星。

原来天山剑法乃是张丹枫的大弟子霍天都所创,霍天都之所以能够创立这派剑法,固然一半是由于他的聪明才干,但另外一半,则是乃师平日指点之功。张丹枫晚年精益求精,再创无名剑法,这无名剑法当然已是包含有天山剑法的精华,而且另有出奇制胜之处了。是以江、杨二人,一个用“无名剑法”,一个用“天山剑法”,在杨华来说,可掼是知己知彼;在江上云来说,却是只知己而不知彼,自是难免要吃点亏。还幸江上云的“天山剑法”,亦是经过金世遗、金逐流父子二人再加以变化的,否则碰上无名剑法,吃亏恐怕还要更大。

江上云骤然受制,变招奇难,但他毕竟是天下第一剑客金逐流衣钵真传的弟子,从这互争先手的瞬息之间,也显出了非凡的本领。只见他身子旋风一转识而无力改造。提出人性为“善恶混”,修其善为善人,修其 ,让杨华的剑尖在他左胁下穿过,说时迟,那时快,他的三尺青锋又已反圈过来,一招“龙女穿针”,反挑杨华小腹。

杨华见他用这样狠辣的招数,眉头一皱,心里想道:“我若让他,只怕难免受他所伤。”当下吞胸凹腹,晃一晃肩,轻飘飘的随着剑风直晃出去。陡然间欺身直进,剑起处,“白猿窜枝”、“金鸡夺粟”、“猛虎跳涧”、潜龙升天”,唰唰唰一连几剑,都是进手的招数。更妙的是,这几招本来是各家各派都有的寻常招数,但在他手里使出来,却又与任何一派不同。江上云按“正规”的剑法来破解他,正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江上云一觉不妙,只得转攻为守,以天山剑法中的“须弥剑式”防身。这“须弥剑式”采佛家的“须弥藏于芥子”的含义命名,不能用以伤人,但用以自保,却是最妙不过。但饶是如此,他亦已不由自己的给逼得连连后退了。

邓明珠起初还不禁有点芳心窃喜,后来一看他们斗得如此激烈,却是不由大为惊慌。要知道这两个人都曾于她有恩,虽然她因拒婚一事恼恨江上云,也不愿意见到他受伤的。

“你们算是给我一点面子好不好,大家都是朋友,别打了吧!刀剑上没有眼睛,受了伤可不是好玩的!哎呀,杨大哥宙原理的哲学学说。专指德国哲学家黑格尔的哲学学说。黑 ,你、你……呀,还好,没刺着!你们别打了,别打了吧!”原来在她说话之际,杨华唰的一剑刺去,剑锋几乎是贴着江上云的肩头削过,站在百步之外观战的邓明珠,眨眼间看不真切,以为江上云已经中剑,不由得失声惊呼。

其实江上云虽处下风,但他的大须弥剑式只用于防守,还能勉强可以防守得住。而杨华也没剁伤对方之意,不过他若以快剑进攻,只怕立即就要给江上云夺回先手。

邓明珠这么大声惊叫,实是无意中透露出了对江上云的关心。也听迸了江上云的耳朵,却是令他极不好受。

他以天下第一剑客高足的身份,对付一个名字不见经传的杨华,竟然给对方杀得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已经是感到脸上无光了。如今还要邓明珠替他担心受伤见“天人感应”。 ,你说怎人叫他又是恼怒,又是羞惭?

“邓姑娘,你别管。我和这小子不分胜负,决不干休!”江上云大叫道。他给邓明珠激起了好胜之心,觉得自己连连后退,未免太失面子。于是剑法突然一变,明知冒险,也要转守为攻。心里想道:“我宁可伤在他的剑下,也绝不能老是挨打!”

杨华给他苦苦相逼,也是不由得心中恼怒,于是也就说道:“邓姑娘,你别管!多谢你把我当作朋友,但我可不敢和江少侠高攀!”不过杨华的话虽然是如此说,心里却是不断思潮起伏,在瞬间转了好几个念头。

最初他是恼恨江上云看不起他,打定主意,纵然不伤他,也非得令对方知道厉害不可。一看江上云的神气比他更为脑怒,越斗越狠何休(129—182)东汉经学家。字邵公,任城樊(今山 ,他倒反而渐渐冷静下来了。心里想道:“为了碧漪的缘故,本来就想让他的,何必和他争一口闲气?再说我现在正要摆脱这位邓姑娘,让他在邓姑娘面前得逞威风,对我不也正是拥有好处吗?我让了他,保护这位邓姑娘的责任,想来他也是义不容辞的了!”

高手比斗,哪容分神,杨华心情动荡,不知不觉就给江上云反夺先手,险招迭见——轮到邓明珠替他担心了。

邓明珠正要说话,陡然间只见江上云一招“星横斗转”,剑锋直指杨华咽喉,杨华剑中夹掌,一掌也正在对着江上云胸膛劈下,眼看就要两败俱伤!

倏然的只见人影一分,杨华已是掠出数丈外,“哎唷”的叫了一声,说道:“江少侠,你的剑法远远在我之上哲学的贫困全名《哲学的贫困(答蒲鲁东先生的〈贫困 ,多谢,你手下留情,没有取我性命。”一面说话,一面飞奔,转瞬之间,已是跑出百步开外。

杨华这一跑似乎颇出江上云意料之外,心里想道:“他并没有落败,为何却要这样说呢?”怔了一怔,追上前去,喝道:“好小子,有种的你回来,咱们还没算完!”

邓明珠只道杨华业已受伤,江上云还不肯将他放过,不由得大吃一惊,连忙叫道:“江二公子,他已认输了,你就让他走吧!”她一面说话,一面挥刀斩断系马的绳索,把杨华那匹坐骑放开。为的是恐怕江上云不肯听她的话,说不定还要骑马去追,杨华有了坐骑,才能逃走。

杨华新买的这匹红鬃马,对主人倒是甚为忠心,好像知道主人急于逃跑,不待杨华呼唤,便即飞也似的跑到他的身旁。杨华说道:“邓姑娘主义不是死的教条,而是活的行动指南,在不同的历史时期, ,这匹坐骑我本来要留下给你的。”邓明珠叫道:“你快走吧,我已经心领你的好意了,江二公子,咦,你怎么啦。”她是害怕江上云还要去追,正想再次出言劝阻,却忽见江上云凝住身形,好像突然碰着什么怪异之事似的,呆若木鸡。

原来江上云跑了几步,忽觉有臂有点麻痒之感,只见肩井穴下面五寸之处,整整齐齐的排列着三个小孔,比针孔大些。他是使剑的大行家,一看就知是给剑尖戳破的,原来杨华最后那一招剑中夹掌,掌势乃是虚式,引开江上云的目光,迅即便以快如闪电的剑法,在他右臂肩井穴下面部分,把他的衣裳戳穿三个小孔。

江上云是剑法的大行家,呆了一呆之后,回想刚才过招的情形,亦明白个中奥妙,不由得汗流狭背。

假如杨华不是手下留情,剑尖稍稍向上刺将过去,登时就可以把他的琵琶骨洞穿,将他的武功废了。

“天下竟有这样神奇的剑法?”江上云这才知道吃惊,心里想道:“但他为什么要手下留情呢?莫非是因为碧漪的缘因才特地卖个交情给我吗?”

邓明珠还道是自己的劝阻有功,上来说道:“对啦,得饶人处且饶人,你肯听我的话,放过了他,我很高兴。”她这么一说,把江上云更是弄得啼笑皆非。

江上云啼笑皆非,杨华的心里也是很不好受。

红鬃马在草原上飞跑,杨华心乱如麻,也像跟着快马飞跑一样,瞬息之间,转了几个念头。

“老大爷真不公道,为什么江上云可以托生名门,我却注定了要做杨牧的儿子?”

“我有这样一个不成材的父亲,反正人家是看不起我的了。唉,不如我还是回到石林去吧。什么人也不见,什么事也不理,在那世外桃源,默默无闻的过我一生吧!”

忽地想起金碧漪鼓励他的那些话来,头脑稍稍清醒起来,一咬牙根,又再想道:“这样的想法不对。江上云因为我的出身,对我抱了极大的怀疑,甚至把我当作敌人看待。但在这个世界上,也还是有人相信我,和我一见如故的。

“碧漪当初不也是曾经怀疑过我吗?但她因为我曾做过对义军有利的事情,她就不再追问我的来历,不但把我当作友人,连她心里的话也对我说了。

“冷铁樵、萧志远和韩威武他们不也是相信我吗。虽然他们还未知道我是杨牧的儿子。但就算他们知道,料想他们不会像江上云这样对付我的。

“我为什么要逃避?莲花出自污泥,莲花却也被人称为‘花中君子’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只要我自己不染上“污泥”我的父亲是谁,与我又有何干。”

“不,我非但不应躲避,我还要非见碧漪不可!江上云不许我见她,我偏要见她!大丈夫来得光明,去得磊落,即使我为了她的幸福,非得和她绝交不可的话,我也必须和她说个明白。我要把我的来历老老实实告诉她,一点也不隐瞒!我倒要看看,她是否因此就鄙弃我?”

在遭受了这样重大的刺激之后,杨华虽然有过片刻颓唐,但迅即却反而给这刺激,激发了胸中的傲气。

“韩威武的事情已经办妥,用不着我陪他了,我回到昭化。向他说一声就走,至于白教法王的宴会,不赴也罢。”

杨华的头脑清醒下来,此时他想的只有一件事情,希望见得金碧漪。为了急于回到昭化和韩威武告辞,他的马跑更快了。斗转星移,不知不觉已是五更时分,距离昭化也只有数十里了。

忽听得蹄声得得,草原上出现一匹白马,向着他迎面而来。杨华吃了一惊,这匹白马正是邓明珠那匹坐骑。骑在马背上的也是一个和尚。

但这个骑在白马上的和尚,却并非刚才抢了邓明珠坐骑的那个和尚。那个和尚是吉鸿的党羽,肥头大耳,一看就今人感到他是个庸俗不堪的酒肉和尚。这个和尚相貌清癯,却是颇像个有道高僧。

虽然不是同一个人,但他骑的却是邓明珠那匹白马!

胖和尚抢走了的,怎么会到了瘦和尚手中?急切间杨华无暇细思,也不管他是“有理”还是“无理”只道这个瘦和尚也是吉鸿的党羽了。

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邓明珠这匹白马非要替她夺回不可。他知道这匹白马要比自己这匹红鬃马快得多,时机稍纵即逝。

转瞬间那匹迎面而来的白马己是跑到他的跟前,杨华无暇细思,立即从马背上箭一般的射出去,半空中一个鹞子翻身,朝着骑在白马上的那个瘦和尚扑下。

他用的是大擒拿手法,凌空扑下,势道凌厉之极,满以为非抓着那和尚的深琶骨不可。不料这和尚的武功高得出奇,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霍的一个“风点头”,反手一擒,反拿杨华手腕。

这是小擒拿手法,劲道稍逊,却更利于近身缠牛,杨华识得厉害,迅即变招,改以快刀刀法,横掌如刀,疾劈下去。那和尚沉肩缩肘,一招“拂云手”轻轻推出,化解了杨华的攻势,杨华凌空扑下,是只能一击就要成功的。一击不成,身子悬空,后力已是难以为继,百忙中足尖一蹬马鞍,倒翻出数丈开外,轻轻掷落在地上。

那和尚赞道:“好功夫!”跟着也跳下马来,笑道:“你是不是想要我这匹白马?”

杨华惊疑不定,说道:“这匹白马也不是你的。”

和尚笑道:“不错,正因为不是我的,所以也不妨拿来给你。但你也可得拿东西和我交换。”

杨华峭声说道:“你要什么?”和尚缓缓说道:“听说你的剑法很好,我想见识见识。你不用赢我,只要在我的手下能够使得满一百招,我就把白马送给你。”

杨华心道:“我不信你能够比金碧漪的哥哥和江上云还要厉害!”于是说道:“好,我不要你让,打不赢你,我当然不能要这白马。你亮剑吧。”

那和尚笑道:“对不住,我已有多年不用兵器了。你尽管把剑刺来!”杨华给他激起怒气,唰的一剑,就刺过去。

那和尚赞一个“好”字,身形骤起,骈指便点杨华面上双睛。杨华焉能给他点中,一个“盘龙绕乐”,剑锋反圈回来。和尚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回 骏马嘶风倩影 惊鸿掠水未留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牧野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