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流星》

第25回 分袂叮咛愁一缕 参禅溜览豁双眸

作者:梁羽生

孟元超逍;“快活张这位藏人朋友名叫吉里,是个小牧场场主。他的小牧场邻近江布的大牧场,江布意图吞并他的牧场,把他的独子捉了来,诬陷他和马贼勾结的‘通匪’罪名,逼令吉里献出牧场,才肯把他的儿子解放。

“吉里心疼爱子,本来要任凭江布的勒索的。快活张知道此事,打抱不平,夜入江布家中,把江布一个儿子的头发剃得干干净净,留刀寄简,说是江布倘若不把吉里的儿子放回去,第二次来,他就要把江布儿子的首级割掉。”

金碧漪拍掌笑道:“妙啊,这正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孟元超道:“据快活张说!他本来要惩戒江布的,只因那天晚上,江布是睡在雄鹰阁里,他探视过了,无法下手客观实在又称“客观存在”。即“物质”。 ,这才改换目标,拿江布的儿子出气。”孟华心道:“原来快活张早已去过雄鹰阁了,怪不得那一晚他能来去自如,如此熟悉江家情形。”

孟元超继续说道:“吉里的儿子第一天虽然就被释放回去,可是他在辽布家壁曾经受过严刑拷打,身上已是没有一处好皮肉了。吉壁把儿子的血衣换下来,撕下一幅给快活张,说道:你有什么事情要我效劳的,只须遣人把这幅血衣带来,我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他把血衣珍藏,自然另外也还有着对仇恨永志不忘之意。这件事情过后,他也就把牧场卖掉,搬到拉萨城里去住了。

“快活张知道我要前往拉萨,他在临走之前,把这幅血衣给我。我本来是想备而不用的,但你却正用得着它,你就拿去找吉里作为信物吧。”

孟华接过这幅血衣,恨恨说道:“可惜那天晚上,咱们未能捉住江布。待我从拉萨回来,还要找他算帐,替这位藏人老伯报仇。”

孟元超跟着写了一封给布达拉宫首席护法喇嘛弄赞法师的书信,交给儿子,并把吉里的地址告诉了他。

孟华说道:“爹,你安心养病,我见了弄赞法师,马上回来。”孟元超道:“你也不必急着回来,务必要把事情亦妥,那才是最紧要的。有金姑娘照料我,比你在我身旁好得多呢,”

金碧漪笑道:“你放心去吧,待你回来的时候,包管你爹早已好了。”她送孟华一程,软语叮咛殷勤嘱,自是不必细表。

孟华与金碧漪分手之后,独自前行,回想这一个月来的遭遇,当真是有隔世之感。心中虽有悲伤,多的却是欢喜。父子相认,骨肉团圆,这已经是天大的喜事,再加上获得意中人的芳心,又是景上添花,孟华心中的一点云圈,亦已化为乌有了。如今他所挂成的只是一件事情:怎样才能不负父亲的期望,替义军办妥这件大事了。

一路平安无事,第二天便即抵达拉萨。

拉萨是座山城,布达拉官就是建筑在城东的普陀山之上。城中庙宇甚多,市区以唐代建筑的大昭寺为中心,最繁华的八角街就是围绕着大昭寺。居屋多半是平顶,用碎石和粗石建成,整齐坚固,大部分都有三四层。市民居住的地方,除了这种石屋,还有一部分是住毡房的,那是羊毛织成的毡搭起的帐幕,又名庐帐。和内地的城市,风光迥异,令人颇有新奇之感。

一踏入拉萨,最令人注目的就是布达拉宫了。据说这是唐代的文成公主请藏王松赞干布建造的。

文成公主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女儿,太宗贞观十五年(即公元*四一年)嫁给松赞干布的,当时她只有十六岁。据说松赞干布自娶得文成公主之后,开始信仰佛教,他常常到普陀拉山上即布达拉宫规址焚香静坐,公主生恐有人打扰他,就请他在山上修建一座庙宇,他听从了公主的话,修起的庙宇就是举世闻名的布达拉宫了。

根据西藏史册记载,布达拉宫始建于公元六世纪,规模宏大,山顶上有一座大宫殿,山腰里有九百九十九个阁楼,周围还有三道宫墙。宫墙高大,建筑稳固,世间罕有。宫中大殿,雕梁画拣,涂漆抹金,辉煌壮丽,气象肃穆。可惜后来经历战乱,部分建筑物被毁,现在的布达拉宫的主要部分红宫和白宫,是明崇侦年间由五世达赖喇嘛修建的,规模虽比原来略小,亦已是世罕其匹的了。

孟华无暇测览风光,待到晚间,悄悄进入吉里住宅。吉里家住一条比较偏僻的小巷,孟华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偷进去,吉里和儿子正在闲话家常,给他吓了一个大跳。

孟华拿出那幅血衣,说道:“我爹是神偷快活张的朋友……”话未说完,吉里已是欢喜得跳了起来,泪流满面,说道:“令尊敢情是孟元超孟大侠么。我盼望你们父子已经盼望多时了。听说令尊受了伤,不紧要吧。”

孟华道:“老伯怎么知道我会到来?”吉里说道:“神偷快活张三天前刚刚来过,可惜他只住了一宵,便又走了。”

孟华喜道:“原来张大叔来过了,不知他什么时候再来!”吉里说道,“他说还要到回疆去走一趟,再来恐怕也得在十天半月之后。”

孟华有点失望,心里想道:“要是张大叔还在这里,事情就会容易得多了。”

吉里把血衣折好,对儿子道:“孩儿,你要把仇恨记在心头;受了别人的恩惠,同样也是永远不能忘记。”

小吉里大约十五六岁年纪,身体瘦弱,脸上还有受过鞭打的伤疤,应了一个“是”字,藏好血衣,马上就跪下去给孟华磕头。

孟华连忙将他扶起,说道:“这我怎么敢当,你们肯收留我,是我应当向你们道谢才对。”

老吉里道:“孟少侠,你和令尊大斗雄鹰阁的事情,张大侠已经告诉我了。你曾打了我们的仇人,也就是我们的思人了。”

孟华说道:“可惜那晚杀不了江布,叫老伯失望了。”

小吉里道:“幸亏你们没有杀掉江布,要是你们杀了他,我反而失望了。”

孟华笑道:“为什么?”小吉里恨恨说道:“我希望有一天能够亲手报仇,把他捉了来,和他打我一样,我也要把他打得遍体鳞伤。”

孟华翘起拇指赞道:“好志气!你有这个志气,一定能够如愿。”

小吉里道:“我要学好本领,才能报仇。孟少侠,你能不能教我武功。”

孟华笑道:“我的武功还不能做你的师父,不过我可以帮忙你达成这个愿望。嗯,你为什么不拜张大叔为师?”

小吉里道:“张大侠行踪无定,他说过他这一生不会收徒弟的。”

孟华说道:“那么我给你找一位师父就是。将来再说吧。”老吉里笑道:“对,我还没有请问孟少侠因何而来呢。孩儿,你也真不懂事,只记挂着自己的事情,孟少侠,你倘若要用到我们父子之处,请别客气,尽管说吧,赴汤蹈火,老朽也是决不敢辞。”

孟华说道:“家父要我这一封信给弄赞法师,不知可有办法见得着他?”老吉里听了这话,倒是面有难色了。

孟华问道:“可是有甚为难之处。”

老吉里道:“布达拉宫不是随便可以进去的。弄赞法师是首微护法喇嘛,在布达拉宫的地位仅次于达赖活佛,要想见他,更是难上加难。我不过是个寻常的百姓,布达拍宫中说得话的执事僧人,我没一个认识,要我设法将你引进,恐怕是办不到了。”

孟华大为失望,说道:“那我只好等到晚间,偷偷进入布达拉宫,希望见得着他了。”

老吉里连忙摇手,说道:“千万不可!布达拉宫乃是圣地,除非你是他们邀请的贵宾,否则擅自踏进,便是大罪了。我不知道你因何事要见弄赞法师,不过想来你总是希望和他好好商谈的吧,怎可以先把自己变成他的敌人。”

孟华说适:“我年轻识浅,多谢老伯指教。不过这封信我非送到弄赞法师手中不行,怎么办呢?”

老吉里笑道:“少年人,别着急,我的话还未说完呢。”他吸了一口板烟,笑着往下说道:“我本来也是无法可想,好在你来得恰是时候!布达拉宫每年开放一天,供各地前来的香客进入参拜。这一天是四月四日佛祖诞。”

孟华颓然说道:“现在不过二月中旬,几时才等得到佛祖诞。”老吉里笑道,“你忘记了,藏历和你们汉历不同,今天是藏历四月二日,佛祖诞正是后天。”

孟华大喜道:“怪不得我一路碰见许多香客进城,原来后天是布达拉宫开放的日子,那么我是可以进去的了。”

老吉里道:“当然可以,只要你也扮作香客。明天我给你买一套本地的服饰,你可以当作是我的汉人远亲,从外地来的。只要会说几句藏语,那也可以敷衍过去了。”

孟华说道:“我在路上已经学会一些藏话,普通的应对勉强可以应付。多谢老伯指点!”

老吉里道:“后天我会陪你去的,应该遵守什么礼仪及言语不通等等。你倒可以不用担心。不过进去之后,就得全凭你的运气了。希望你有机会可以见得看弄赞法师。。”

第二天小吉里陪孟华到城中各城游览,一来是这天他们反正闲着没事,二来也好让孟华熟悉当地情形。拉萨名胜古迹甚多,他们首先到大昭寺观光。

大昭寺在拉萨市的中心,最繁荣的八角大街就是环绕着大昭寺建筑起来的,在八角大街的街头,矗立着一座大石碑,只见人来人往,每一个从这座石碑底下走过的人差不多都要摸它一下,孟华觉得奇怪,问小吉里道:“这是什么石碑!为什么人人都要摸它一下。”

小吉里道:“这是拉萨有名的‘舅甥和盟碑’,说起来倒是和你们汉人古代的一位美丽公主有关。”跟着便和孟华详述这座石碑的来历。

原来唐太宗李世民把文成公主嫁给截王松赞干布(当时叫吐鲁王),故唐、吐鲁有舅甥之称。到唐穆宗长庆二年(公元八二二年),遣使入吐鲁又一次缔结盟约,并置碑刻石志其经过,这座碑就叫做“舅甥和盟碑”,碑上镌有藏汉两种文字。

西藏人中间流传着这么一种说法:这座石碑会帮助不得意的人。做生意的人清早摸一下碑身,那一天就生意做得顺利;牧人摸一下碑身,那天的牛羊不会丢失;种田的摸一下碑身,庄稼会长得茂盛;小学生摸摸碑身,那天准会背节……总之谁人摸过石碑,那一天就会无灾无病,各事顺心。

当然小吉里不是怎样熟悉历史,(有关的朝代、年号、时间等等是作者加上去的)但“舅甥和盟碑”的来历,西藏的人都是耳熟能详,说来娓娓动听。

孟华笑道:“原来在差不多一千年之前,汉人和藏人就是亲戚了。这座石碑倒是汉藏友好的见证呢!”

小吉里道:“是呀,虽然有些士王子常常挑拨藏人去打汉人,但我们藏人一向都把汉人当作朋友的。”

走过了“舅甥和盟碑”,不久就来到大昭寺了。

寺门前长着两棵古柳,来到大昭寺进香的西藏人,都先用头顶顶主柳,表示敬礼。孟华不禁又是好奇心起,照样做了之后,又问小吉里是何缘故。

小吉里道:“相传这两棵柳是文成公主栽植的。有个神话还说,那是文成公主的头发长成的。我们藏人非常尊敬文成公主,把这两棵古柳树称做‘公主柳’,刚才的仪式,那是表示对文成公主的敬意。”

迸了大昭寺,只见正殿的“金顶”上塑了两只羊,昂首向着金光灿烂的“法态”,神态翊翎如生。孟华问起小吉里,原来又有一个故事。

据说大昭寺和小昭寺都是文成公主亲自相度地形,审定建筑模制兴建的,大昭寺的旧址原是一处湖泊,施工前曾用山羊运土填平,所以这个寺的藏名叫做“日阿萨出朗组康”,意即山羊运士的幻异寺。”讲完这个故事之后,小吉里道:“你注意到大昭寺的庙门没有。”孟华说道:“金碧辉煌,比起我沿途所见的寺庙是不可同日而语。”

小吉皇道:“我说的不是规模大小。别的方面呢?”

孟华说道:“我没有细心留意,不知有何不同。”

小吉里道:“西藏的一般寺庙大门都是朝南开的,只有大昭寺向西,小昭寺向东。其原因据说是文成公主好佛,所以她把大昭寺的大门开向西天佛地!而她又十分思念家乡,所以把小昭寺的大门开向东方。”

孟华说:“此地有关文成公主的传说真是不少。”

小吉里道:“正中那座大殿还有一尊释迦牟尼的佛像,据说是文成公主从长安带到西藏的。咱们进去瞻礼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回 分袂叮咛愁一缕 参禅溜览豁双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牧野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