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流星》

第28回 慾上天山寻幼弟 却来牧野见奇花

作者:梁羽生

忽听得一个清脆的声音尖叫道:“爹爹,你不公道!”孟华眼睛一亮,只见一个少女出现在他的面前,可不正是他所要找寻的金碧漪?这霎那间,孟华端的是又惊又喜,同时又吓得几乎呆了!

金碧漪叫这白衣汉子做“爹爹”,孟华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和天下第一剑客、金碧漪的父亲金逐流交手。“怪不得我抵挡不了他的十招。”孟华是输得心服口服了。

“我怎样不公道?”金逐流微笑问女儿。

金碧漪噘着小嘴儿道:“你最后一招用的乃是内功!不是剑法!”

金逐流笑道:“我几时说他输了?我还未下断语,你就争着帮他,真是女生外向!”

孟华连忙上前说道:“请恕小侄适才莽撞,冒犯了世伯。”金逐流笑道:“怪不得漪儿夸你,你的剑法果然是比我高明。”

孟华惶然说道:“小侄在世伯的一根松枝之下,连十招都不能招架,世伯如此夸奖,叫小侄如何担当得起?”

金逐流正容说道:“我从不胡乱夸赞别人的。单以剑法而论,你只是稍欠临敌的经验而已。但说到变化的精妙,当今之世,只怕已是无人能及得上你了。即以刚才咱们的拆招而论,最多我也只能说是打成平手。我打落你的长剑,你也削断了我的兵刃,不信,你瞧瞧。”说罢,举起松枝,只见那根松枝已是只剩下切短一截。原来金逐流以内力震落孟华的长剑之时,他的这根松枝已给孟华削断。

金碧漪笑道:“你们别谈论剑法了。孟大哥,你见过你爹没有?”

孟华说道:“正是爹爹叫我出来找寻你的。”

金碧漪道:“爹爹,咱们应该去见孟伯伯了吧?”

金逐流道:“孟世兄,我正是来探令尊的病的,想不到先碰上你。漪儿,你不躲避我了吧?”说罢,似笑非笑地望着女儿。

金碧漪面上一红,说道:“你不要我回家,我当然不会避开你了。”

金逐流笑道:“我还是要你跟我回家的。不过,你害怕的恐怕还不是要回家吧?”

金碧漪双颊晕红,说道:“爹爹,你老是喜欢拿女儿来开玩笑。”金逐流哈哈一笑,说道:“只要你不再和我玩捉迷藏的游戏那就行啦。天色已晚,孟伯伯等你只怕也等得心焦了,咱们快点走吧。”

孟华虽不知道他们父女刚才谈些什么,但也约略猜到几分。他本来有点惴惴不安的,此时见金逐流和蔼可亲,丝毫也没不高兴的模样,还和女儿如此说笑,心上的一块大石头不觉也就放下来了,暗自想道:“漪妹跟我的事情,不知告诉了她的爹爹没有,但像金大侠这样的好父亲,想来也一定不会强逼女儿嫁给她所不愿嫁的人的。”

金碧漪和孟华前行带路,金逐流故意落后少许,让他们并肩而谈,金碧漪道:“你在拉萨的事情办妥了吗?”

孟华说道:“都办妥了。这次是出平我意料之外的顺利,回去再慢慢告诉你。”

金碧漪笑道:“我也知道你一定是办妥了方肯回来,所以我并不急于知道。我想知道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孟华道:“什么事情?”

金碧漪道:“你想必已经见着邓明珠了?”

孟华说道:“正是她告诉我,叫我向这个方向找寻你的。听说你和她打了一架。”

金碧漪:“不错,我们是不打不成相识,要待回去再慢慢告诉你吧。你先告诉我她和你说了一些什么?”

孟华说道:“没说什么,她知道我急于要找寻你,便即指点方向,我也就赶忙来了。”

金碧漪道:“奇怪,怎的却不见她。她到哪里去了?”

孟华说道:“我不知道。恐怕是已经走了吧?她本是路过此地,赶着回家的。”

金碧漪道:“唉,你怎么不请她留下?”

孟华有点尴尬,说道:“那时我恐怕你是碰上敌人,只顾着找你,一时没有想到要请她留下了。”

金碧漪忽地回头说道:“爹爹,你知道这位邓姑娘是什么人吗?”

金逐流说道:“我知道她是帮你瞒骗我的朋友。”

金碧漪笑道:“她还是你一个老朋友的女儿呢。”

金逐流霍然一省,说道:“你说的可是震远镖局神州分局的总镖头邓翔。”

金碧漪道:“不错,邓明珠就是邓翔的女儿。”

金逐流道:“我和邓老镖头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算不得是老朋友。不过他为人正直、却也是我一向钦佩的。”

金碧漪道:“说起这位邓姑娘,有一件事情,不知爹爹知不知道?”

金逐流道:“什么事情?”金碧漪道:“邓老镖头曾经有意将女儿许配给江师兄。”

金逐流道:“你的叶师伯已经告诉我了。听说邓老镖头是因少林寺叛徒吉鸿劫镖,上云曾经助他一臂之力,是以他有这个念头的。不过他托你的叶师伯做媒,却给你的叶师伯婉拒了。”

金碧漪道:“这位邓姑娘才貌双全,刚才你也见过的。不知叶师伯何以不肯成人之媒?”

金逐流当然懂得女儿的用意,心中暗笑:“你这是明知故问。”当下笑道:“上云虽然是我的弟子,他的婚姻大事,我也不能替他作主。我的想法和老一辈不同,即使是我的儿女,我也不会勉强他们。”金碧漪听了父亲这番说话,不啻吞下了一颗定心丸,登时眉开眼笑。

孟华正想把在拉萨碰见江上云和金碧峰的事情告诉金逐流父女,不知不觉已回到那座别墅了。

金逐流忽地“咦”了一声,说道:“盂贤侄,屋子里除了令尊之外,还有别人吗?”孟华说道:“没有。”金逐流道:“令尊似乎是在和一个高手比武!”此时孟华亦已隐隐听得有金铁交鸣之声了。

孟华吃了一惊,恐防父亲久病初愈,不是那人对手,连忙加快脚步。金逐流笑道:“你不用着慌,令尊是使快刀的,我听得出来,他现在还是稍占上风。那个高手对他似乎并无恶意,你听,一二三四五六七,他已经使了七招了,并无一招杀着。”金逐流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他的判断孟华自是相信得过,稍稍放下了心。

孟华踏入后园,只见父亲果然是在和一个陌生人比武。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有个少女在旁观战,这个少女正是邓明珠。金碧漪又惊又喜,说道:“邓姐姐,你没有走!”

那人是用剑的,刀来剑往,虽然并非性命相搏,斗得也是甚为剧烈。两个人都是聚精会神,拆解对方的招数,金家父女和孟华走了进来,他们竟似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金逐流嘘了一声,示意女儿不要说话。孟华看他神情,好像和那个人也是相识的。

孟元超快刀进击,刀光闪闪,已是把那人的身形笼罩在刀光之下。那人忽地使出连环三招。第一招分花拂柳,第二招冯夷击鼓,第三招白虹贯日。汇足金逐流对孟华曾使过的招数,孟华得了他的指点,方能化解的。

孟元超一口气劈出七刀,和孟华的化解方法一样,但却多攻了两刀。不但阻遏了对方攻势,而且把先手反捞回来。金逐流赞道:“妙啊!”孟华看得心旷神怡,想道:

“武学之道,果然是无穷无尽,原来这几招刀法还可以这样变化的。”又想:“奇怪!这人的剑法怎的和金大侠的剑法颇为相似,这三招尤其是一般无异。”

那人已是被逼得稍处下风,突然剑法一变,变得越来越慢。剑尖上就好像挽着重物似的,东一指西一划迂缓非常,似乎甚为吃力。但说也奇怪,孟元超的快刀竟然攻不进他的防御圈子。金逐流对孟华低声说道:“这是天山剑法中大须弥剑式,用于防御,无懈可击。”即使对方比自己强得多,也可以能保不败。这剑法的要诣是拙中巧,慢中快。你要留心瞧了。”

孟华恍然大悟,心道:“原来这人用的是天山剑法,怪不得与金大侠的剑法大同小异。”原来金世遗的剑法博采各家之长,但剑法的基础却是源出天山剑法。当年天山派的老掌门唐晓澜曾经与他数次切磋,帮他开创一派,自成一家的。金世遗的剑法传与徒弟江海天和金逐流,他们兄弟切磋,又增添了许多变化。

孟华聚精会神地看父亲与那人刀剑争雄,但见那人的剑法越来越慢,父亲的刀法则是越展越快,但仍然不能攻破那人的防御,那人也似没法反击。像这样顶尖儿的高手搏斗,实是难得一见。孟华看得如醉如痴,得益自是不少。不知不觉,孟元超和那人已经过了三百招了。

孟中瞿然一省,暗自想道:“爹爹久病初愈,再战下去,只怕太耗精神,于身体可是不利。”

心念方动,忽见刀剑相交,似乎黏着了一般,大家都不能把兵刃抽回,孟华吃了一惊,心道:“不好,这不是变成了斗内力么?”

就在此际,只见金逐流突然走上前去,中指轻轻一弹,“铮”的一声,刀剑分开,各退三步。孟元超纳刀入鞘,那人也收了长剑。

那人说道:“好功夫,阁下想必是金大侠了!”孟华听得此言倒是不觉一怔,他本以为金逐流是认识此人的。

金碧漪和邓明珠站在一起观战,想必是金碧漪正在向邓明珠打听此人,孟华刚才聚精会神地看比武,此时方始听得邓明珠的回答:“他是我的师叔。”

孟华想了起来,邓明珠是曾和他说过要到天山请她的师叔的。她的这位师叔比她父亲年轻得多,在原来的师父去世之后,就到天山学艺投师的。孟华暗白好笑:“我真糊涂,这人用的是天山剑法,找早该想到他是谁的。”

只听得金逐流说道:“不敢当,阁下想必是天山四大弟子中的丁大侠吧。”

那人说道:“大侠两字,我更担当不起。不错,我是天山派的弟子丁兆鸣。金大侠,你是我的长辈,请许我代家师向你问好。”

原来了兆鸣乃是天山派名宿钟展的弟子。钟展是天山派掌门人唐经大的师弟。金逐流的父亲金世遗是和丁兆鸣的师祖天山派老掌门唐晓澜平辈论交的。故此他们的年纪虽然差不多,但在丁兆鸣来说,却要尊他为长辈了。

唐经天有两个最得意的弟子,一个名叫白健城,一个名叫甘维武,钟展也有两个最得意的弟子,一个名叫石天行,另一个就是丁兆鸣。这四人合称天山四大弟子,丁兆鸣位居天山四大弟子之未。其他三人金逐流都曾见过,是以一见丁兆鸣能使出天山剑法中最深奥的大须弥剑式,就猜中他是谁了。

金逐流道:“武林中是各自论文,丁兄请莫这样客气。丁兄!你是特地来探访孟大哥的吧?”

丁兆鸣道:“正是。我见孟大侠正在练武,一时技痒,未曾说明来历,便向他讨教。当真是无礼之极,请孟大侠莫要见怪。”

孟元超哈哈笑道:“文人以文会友,咱们武夫,不以武会友拿什么会友?丁兄的天山剑法令我大开眼界,得益不少,我还应该多谢了兄呢。”

丁兆鸣道:“这句话应该是我说的,孟大侠的快刀天下第一,当真名不虚传,我才是得益不少呢。孟大侠,要不是你病体初愈,只怕我的大须弥剑式也未必抵挡得住你的快刀。”金逐流笑道:“大家不必客气,让我代主人邀请,大家都进去谈吧。”

孟元超道:“丁兄何以知道小弟的住址,又知道我是新近得了一场大病呢?”

丁兆鸣道:“三天前,我碰着你的一位朋友。”

孟元超蓦地想起一人,说道:“你碰上的这位朋友可是快活张么?”丁兆鸣道:“不错,正是这位天下第一神偷。二十年的,他曾经和他的师父到过天山,那时我刚刚投入天山门下。他的记性真好,还认得我。”

孟华好奇心起,问道:“快活张的师父是谁?”

孟元超道:“你叫金伯伯说给你听,他对上一辈武林人物的故事,最为熟悉。”

金逐流道:“三四十年之前有个横行天下的大魔头,名叫孟神通,你知道吗?”

孟华说道:“知道。我和师父以前居住的石林,就是孟神通的徒孙阳继孟曾住过的。”

孟元超道:“这孩子有三个师父,前两位师父是点苍派的卜大雕和段仇世,卜天雕不幸已去世了。最后一位师父是崆峒派的丹丘生。”

金逐流道:“听说丹丘生有点麻烦的事情?”

孟元超道:“不错,他不知何故得罪了本派长老,早在十年之前,就被崆峒派掌门逐出门墙。后来崆峒派的长老洞玄子洞冥子和阳继孟联手对付他,双方仇怨越给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回 慾上天山寻幼弟 却来牧野见奇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牧野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