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流星》

第29回 赋子野心思逐鹿 美人青睐嘱刁羊

作者:梁羽生

罗曼娜道:“他把三个苹果放在那三个马贼的头上,对酋长道:‘我要在百步之外用飞刀剖开他们头上的苹果。不过我也没有把握不会失手,要是误杀了人,你可莫怪。’酋长说道:‘致本来要斫掉他们的一条手臂的,你要是误杀了他们,就当作是给他们加重刑罚。我怎会怪你?’那人跟着就说:‘有加刑也当有减刑,要是我能够把他们头上的苹果剖开,没伤着他们的话,我请你将他们放了。’酋长想看‘把戏’当然一口就应承。”

说至此处,孟华已是恍然大悟,笑说道:“我明白了,他是用这个法子替那三个马贼求情。本来嘛,偷一匹马就要斫掉一只手,这刑罚也未免太过残忍一些。”

罗曼娜道:“我也是这样想,但这是我们部落相沿的规矩,以往都没有人敢对西长提出要修改的。不过,听说经过了这一件事之后,酋长却肯听从那人的劝告,准备在今年的族中长老之会中提出修改了。”

跟着罗曼娜继续说那故事:“那人一抖手,在同一时候,发出三柄飞刀,果然每一个苹果都是不偏不倚的恰好当中剖开,没有伤着那三个马贼的毫发!

“这还不算,随后他又用佩刀表演刀法,叫六个人同时将六个苹果抛起,旁人但见刀光一闪,六个苹果也都是不偏不倚恰好给他当中剖开,落下地来!”

孟华赞道:“真是神乎其技!”心想,我或者也能勉强做到,不过说不定会有一两个苹果可能会剖歪一些了。

罗曼娜忽地问道:“你为什么对这个汉人打听得这样仔细?”

孟华说道:“他是我爹爹的好朋友。”

罗曼娜想了起来,说道:“这人表演之后,酋长称赞他的刀法盖世无双,他说,不,我的刀法最多只能算是天下第二,天下第一的快刀高手是我一个姓孟的朋友,孟大哥,敢情他的这位朋友就是你的爹爹?”

孟华说道:“这人是名震江湖的关东大侠尉迟炯,他自认第二,我想这只是出于他的谦虚。至于他说的那位朋友是谁,我可不知道了。”

罗曼娜道:“我爹爹见过他,想要多知道一些的话,你去问我的爹爹吧。”

孟华道:“好,那就让我作不速之客,参加你们的盛会吧。”罗曼娜见他答应,欢喜得又唱起歌来。

银铃似的歌声,好像把孟华带回江南的春天,草原上也似乎出现了。“暮春三月,杂花生树,群莺乱飞”的春景了。孟华虽然不懂歌词,也感染到它的欢乐气息。

一曲告终,孟华笑道:“唱得真好,可惜我听不懂。”

罗曼娜笑道:“啊,我忘记了你是新来的汉人了,我试试用汉语唱给你听。”

她又曼声唱了起来:

“玫瑰花开像云霞,

果子比碗还要大,

哎啦……

客人呀,你的口儿干了吧?

请下你的马,这里有甜甜的哈密瓜。”

罗曼娜道:“这是我们欢迎远方客人的一支歌。我们哈萨克人最喜欢两件事情,第一是唱歌,第二就是喜欢有客人来到。”

孟华说道:“你们这个地方真好,你们的人更好。”

罗曼娜笑得更甜,说道:“你喜欢我们这个地方吗?你吃过哈密瓜吗?”

孟华说道:“在西藏的时候,我已经吃过了。真是又香又甜,什么瓜果都比不上。不过哈密瓜的香甜,也还比不上你们招待客人的盛情令人甜到心里。”

罗曼娜嫣然一笑,说道:啊阿,你真会说话。但你还没有吃到新鲜的哈密瓜呢,运到西藏的哈密瓜,最少也隔个十天八天了。新鲜的哈蜜瓜带有美酒的气味,更香更甜,你吃了包你更会赞好。嗯,孟大哥,你别瞧我们回疆除了草原就是沙漠,草原和沙漠上也有许多许多美好的东西的。”

孟华把黑熊缚在马背,牵着坐骑,边走边说:“有这么大的草原,好东西当然不会少了。你说给我听听好吗?”

罗曼娜道:“孟大哥,你上哪儿?”

孟华道:“我想到天山去。”

罗曼娜道:“啊,去那么远的地方。那么你将踏遍我们的回疆了。你将会都看得见的,我们有:像孔雀翎一样翠蓝的孔雀河,河边两学家家户户的梨园里压弯了树枝的梨子;甜得像马奶一样的吐鲁番葡萄,阿克苏、喀什的桃和杏,还有你吃过的哈密瓜。我们还有阿尔泰山在阳光闪耀下的金子;有昆仑山流下的玉河,在岩石上就镶着石榴一样红和百合花一样白的宝石,使流水都变得斑烂

孟华听得悠然神往,赞道:“你们回疆真是个好地方。咦,你怎么啦?为什么不说下去?原来罗曼娜口讲指划,本来一直是说得神来飞扬却不知怎的,说至此处,忽地停了下来,叹了口气。

罗曼娜道:“我怕这些好东西会给你们的皇帝抢去,听说他要调兵遣将,来打我们呢。”

孟华说道:“现今坐在北京紫禁城的那个皇帝并不是我们汉人的皇帝,他是满洲鞑子,抢了我们汉人的地方的,和你们回人一样,我们汉人也是痛恨他们的。那个半月之前来过你们这里的‘关东大侠’尉迟炯,他就是汉人中一个反抗鞑子皇帝的英雄,像他们的汉人不知还有多少。”

罗曼娜道:“你也是其中一个吧?”

孟华说道:“我是汉人反清义军中的一个小卒。”

罗曼娜喜道:“那我更应当欢迎你了。啊,刚才那支歌我只唱了一段,还没有唱完呢。”她正要再唱,忽听得有人叫道:“罗曼娜,罗曼娜你在哪里?”

罗曼娜应道:“我在这儿!”回头说道:“桑达儿来了,我以后再给你唱。桑达儿是我们族中的年轻勇士。”

桑达儿远远地叫道:“有人在树林里发现一头大黑熊,我怕你还不知道。你没事,我就放心了。”秦达儿说的也是汉语,不过没有罗曼娜说得那么好而已。

孟华说道:“你们族人很多会说汉语的吗?”

罗曼娜道:“我们大多数人是懂得几种语言的,我们还读汉人写的书呢。我以前就有过一个汉人师傅教我读书。桑达儿这几天正跟我学讲汉语。”

说话之间,桑达儿已经来到他们跟前,看见那头大黑熊,不觉吃了一惊,说道:“这人是谁?”

罗曼娜笑道:“这头大黑熊就是这位汉人大哥打死的”给他们介绍之后,继续说道:“桑达儿,你不是希望得到一张熊皮做袍子吗,孟大哥把这头黑熊送给我,我送给你好不好?”

桑达儿冷冷说道:“我要自己猎得的熊皮,多谢你的好意了,接着叽哩咕噜的和罗曼娜说了两句话,说的可是他们本族的方言了。

孟华听不懂,但瞧他的神情,却似乎甚不高兴。原来桑达儿说的是:“罗曼娜,为什么你总是喜欢汉人?”

孟华说道:“我是个外地人,请恕我不懂你们的风俗,要是你们的‘刁羊’之会不方便让外人参加的话……”

罗曼娜道:“没这样的事。刚刚相反,我们最高兴能请得到远方的客人。”说至此处,她半侧身躯,不让孟华看见她的神情,偷偷向桑达儿瞪了一眼,用本族的方言说:“桑达儿,你怎么啦,气量变得如此狭窄?哈萨克人世代相传都是喜客的,你要败坏本族喜客的名声么!”

桑达儿满面通红,忙用汉语对孟华解释道:“孟大哥,你莫误会我是不高兴你,我是恼我自己,没本领杀掉这头黑熊。”他素性坦率,本来是从不说谎的,这次为了避免给罗曼娜责怪,给逼得说谎了。其实在他的心里,他是委实有点儿不大高兴罗曼娜邀请孟华做她的客人的。

孟华说道:“我不过适逢其会,碰上这头黑熊,侥幸把它杀掉而已。要是你碰上了它,你一样可以把它杀掉的。我知道你是这儿数一数二的勇士!”

桑达儿道:“你怎么知道:“

孟华笑道:“当然是罗曼娜告诉我的了。除了她,这里还有谁呢?”

桑达儿又是害羞,又是高兴,红着脸道:“罗曼娜你太夸赞我了,我其实没有你说得那么好。”

罗曼娜心里好笑:“其实把我的话夸张了的是这位汉人大哥。”难得桑达儿欢喜起来,她当然不会否认,于是大家高高兴兴地回去。

一个陌生的汉族少年,独力杀了一头凶恶的大黑熊,在这小小的部落之中,登时引起轰动。

不出罗曼娜意料,大家果然是把孟华当作英雄来欢迎他,还有好几个少女骗了花环替他挂上,倒弄得孟华很是不好意思?

罗曼娜笑握:“别打扰客人了,他还有事要和我爹爹商谈呢。太阳就快落山,你们也该去筹备今晚的刁车大会了。”

幸亏有罗曼娜给他解围,孟华方才能和瓦纳的族长、罗曼娜的父亲罗海单独谈话。

罗海在他专用的帐篷里招待客人,问孟华道:“你和尉迟炯大侠相识,你也是从柴达本来的吗?”

孟华说道:“半年前我在柴达木住过几天,但这次却是从拉萨来的。”

罗海说道!柴达木义军首领……冷铁樵和萧志远两位英雄的大名我是久仰的了。他们好吗?柴达木情形怎样,清兵有没有继续来进犯?”

罗海知道有冷、萧二人不足为奇,因为他见过尉迟炯。但是他称冷、萧二人为“义军首领”,却是足以表明他的态度,令得孟华为之大喜了。

“好。”孟华答道:“柴达木也还平静,不过这是风暴前夕的平静。据已知道的消息,清军正在准备大举进犯,是以冷、萧两位头领才特地托尉迟炯大侠前来回疆向你们求助。”

罗海说道:“莫说求助的话,这是咱们彼此的相互帮忙。占领你们汉人地方的满洲皇帝,也是我们回人的世仇,早在六七十年之前,满洲鞑子就曾侵犯过我们的,在回疆姦婬掳掠,无所不为,还把我们回族的第一美人抢走,(按:指乾隆年间,乾隆派大将军兆惠征服新疆,掳走回族美女香妃之事。)老一辈的人提起来如今还恨得牙痒痒的。莫说尉迟炯大侠是我们回人的好朋友,曾帮过我们许多的忙,即使他是一个我们从不相识的人,只要他是柴达木派来的使者,我们也会和他签订盟约。”

孟华喜道:“难得族长这样明理。”

罗海说道:“可惜我是在尉迟大侠临走那天才见到他的,不过,他和我们瓦纳族的‘格老’(回语,意即汉文之酋长)正是在那天签盟的。承蒙他们看得起我,我也在盟约上签了名。我。不能和尉迟大侠多聚些时是件憾事,孟老弟,你可以在我这里多住几天吗?”

孟华说道:“晚辈想要早日追上尉迟大侠,恐怕明天就要走了。”罗海说道:“既然如此,我也不便强留。今晚希望你参加我们的刁羊大会,尽情欢乐。”

说至此处,忽地想起一事,说道:“你们还有一个汉人,听说也是从柴达木来的,住在瓦纳‘格老’管辖的那个地方,你知道吗?”孟华好生诧异,说道:“我在柴达木的时候,冷、萧两位首领并没对我说过,不知是谁?”

罗海说道:“我没有见着此人。你知道我们的草原很大,他虽然住在那个地方,有时也会到别处走走。听说尉迟大侠也曾想找这人一见,并没找着。由于第二天我就要赶回来了,也没功夫去仔细打听啦。”

孟华想道:“这人不知真的还是假的”正想再问,罗曼娜已是揭开帐篷进来。

罗海说道:“是刁羊要开始了么?”

罗曼娜道:“小伙子正等着你去射出第一支箭呢。你们的话谈完没有?”

罗海说道:“好,你叫桑达儿把我的铁胎弓拿来,你也记得带你的皮鞭。”

罗曼娜面上一红,说道:“爹,我不许你取笑我。”揭开帐篷,先自跑出去。

孟华不懂她何以面红,正自有点奇怪。忽听得罗海在他耳边轻轻说道:“要是你不喜欢的姑娘,你千万别让她的皮鞭打在你的身上。”

这晚正是农历十五的晚上,月亮又大又圆。夜风掠过草原,草原上散播着花草的芳香,也散播着年轻人的欢乐。

一只烤熟的大肥羊挂在树上,罗海在百步之外站定,张弓搭箭,唆的一箭射去,恰好射断悬羊的绳子,那头羊跌了下来,小伙子们纷纷骑马向它跑去。

孟华这才懂得小伙子们要等待族长射出第一支箭的意思,原来这一支箭乃是给“刁羊”之会揭幕的。

“一个百步穿杨的箭法,你爹爹的神箭真是可以比得上尉迟大侠的飞刀。”孟华赞道。

罗曼娜听得他称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回 赋子野心思逐鹿 美人青睐嘱刁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牧野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