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流星》

第30回 可叹宝玉陷泥淖 非因美色爱蛮花

作者:梁羽生

不过,段剑青虽然不认识他,却是怕他从中阻梗。“这小子不知是哪里钻出来的,几次三番帮桑达儿与我作对,也不知是他自己想得到罗曼娜还是只为朋友助拳?但只要罗曼娜的皮鞭打在我的身上,我也不必怕他从中作梗。”于是段剑青低声说道:“罗曼娜,我如约前来,你快跟我走吧.咱们到前面的山谷相会。”

罗曼娜给这意外的变化扰乱得心神不定,也不知她是否听见段剑青的说话,心中兀是一片茫然。

两个男的在“姑娘追”的游戏之中争夺一个女的,这种事情过去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不过却是很少有的。动武的事情,更是少之又少。因为“姑娘追”这一个游戏是男的示爱,女的选择伴侣,她可以接纳,也可以不接纳。求爱的男子多过一人之时,最后的取决仍是属于女方。像段剑青那样格开桑达儿的皮鞭、这是不尊重女方的表示。这样的事情发生之后,即使罗曼娜选择段剑青,桑达儿也还有权要求和段剑青决斗的。

罗曼娜只是曾经向段剑青提及,她这一族今晚有个“刁羊”之会,段剑青当时就说他希望前来趁热闹,希望能够做她的客人。好客是哈萨克人的风俗,罗曼娜当然答应了他。或许罗曼娜多少也对他有点情意昔勒尼学派又译“克兰尼派”。古希腊小苏格拉底派之一。 ,但严格来说,却还不能算是“约会”。

不过,此际罗曼娜心中一片茫然,她也无暇去理会这是不是“约会”了,她想的只是:“桑达儿的脾气是十分倔强的,要是他和段剑青决斗的话,只怕会死在段剑青的手上。”她并不想嫁给桑达儿,却不愿意桑达儿为她而死。她的心里忽地冒起一个念头:“要是我接受了第三个人的求爱,桑达儿自是不免大大伤心,但却可以免除他和段剑青的决斗。”她心目中的“第三个人”是孟华。孟华是不是会来追她呢。她不知道。她心里一片茫然,只能任从自己的坐骑毫无目的地在草原上乱跑了。

孟华见她不是去追赶段剑青,稍稍放了点心,于是立即快马加鞭,先追上了在前面气沮神伤的桑达儿。

桑达儿给段剑青的内力震得虎口酸麻,初时还不怎样严重,不多一会,一条臂膊已是麻木不灵,而且好像骑马的力气都没有了。

“孟大哥,你快去追罗曼娜吧。我宁愿你得到她,不愿她落在那个小子的手上。”桑达儿说道。

孟华赶上前去,与他并辔同行。忽地拉着他的手,另一只手搭上他的肩头。桑达儿吃了一惊,说道:“孟大哥,你干什么?”话犹未了,只觉得一股热气好像透过掌心似的,转瞬间,流转全身,有说不出的舒服。肩头给孟华轻轻揉搓几下,那麻木之感,也顿然消失了。原来孟华是以本身真力,为他推血过宫,舒筋活络。

孟华说道:“桑大哥,你别胡思乱想。罗曼娜是你的,谁也不能将她抢去。”

桑达儿怔了一怔,说道:“怎么,你不喜欢她吗?”

孟华笑道:“我是喜欢她的,就如我也喜欢你一样。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难道我还能讨厌你们么?”

桑达儿道:“啊,我不是这个意思。”

孟华说道:“但我的所谓‘喜欢’却正是这个意思,所以你要提防的人不是我!”

桑达儿喜出望外,说道:“孟大哥,你真是好人,我错怪你了。我知道我要提防的是那小子,孟大哥,你还是快点追上前去吧,我怕罗曼娜……”

孟华说道:“好的,那我先走一步,你赶快来。我和你一样,都是不愿意见到罗曼娜上那小子的当的。”

桑达儿得孟华替他推血过宫,精神复振,气力也渐渐恢复了。不过由于气力刚刚惭复,还不能够骑马跑得像孟华这样快,于是连忙说道:“好,我听你的话。你快去吧,千万别让罗曼娜落在那小子手中!”

孟华快马疾驰,由于耽搁了一段时间,跑了将近半柱香的时刻,方始发现罗曼娜在他的面前。孟华叫道:“罗曼娜!”

罗曼娜回过头来,说道:“啊,是你来了!”不知不觉,停下了马。但一颗芳心,却是更加乱了。

就在此时,忽听得有个人叫道:“罗曼娜,我来了!”一骑快马突然从山谷之中疾驰而出,正是段剑青,原来段剑青不见她来追踪自己,是以又再回过头来找她。

两骑快马几乎同时跑到罗曼娜身边,段剑青抢先一步,举起皮鞭,作势慾击。

罗曼娜回过头来,皮鞭却没举起,也不知她是在等待孟华,还是对段剑青的示爱正在踌躇,一时拿不定主意。

孟华却是害怕她扬鞭抗击,然后皮鞭就会打在段剑青的身上,

于是趁着她的皮鞭尚未举起之时,快马追上,啦的一鞭打去,一扫一卷,卷住了段剑青的长鞭。

两股力道相抗,彼此都要把对方拉下马来,孟华心头一凛,想道:“相隔不过一年多,他的武功竟然精进如斯,难道也是得到什么奇遇?”要知一年多前,段剑青还是盘石生手下的败将,盘石生的师父是阳继孟,而孟华的功力已足以与阳继孟相抗。是以他本以为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便把段剑青拉下马来的,想不到段剑青居然可以抗拒。

不过孟华担心却并非敌不过段剑青,而是怕段剑青受了严重的内伤。要是段剑青给他一拉就拉下马,那倒没大碍,但变成了内力的比拼,那就大为凶险了。段剑青的功力虽然是今非昔比,究竟和孟华还有相当大的一段距离。

孟华心里想道:“段剑青行为虽不端,毕竟也还是我二师父的亲侄儿.我伤了他可对不起恩师。”心念辗转之间,便使出个“卸”字诀,把对方的力道轻描淡写的化解开去,跟着一抖长鞭,迅即松开。

段剑青虎口发麻,胸口隐隐作痛,正自感到不妙。不觉对方那股内力突然消失,他的内力却不能收发随心,还在紧握长鞭,向后牵扯。两条长鞭倏的分开,段剑青身体失了重心,不由得一个倒栽葱跌下马来。

段剑青的身手也的确是相当矫捷,眼看就要跌个四脚朝天,单掌一按踏蹬,身形立即腾起,重又翻上马背。不过虽然没跌个发昏章,却也是颇为狼狈了。段剑青大怒,喝道:“好小子,你使诈,有本领的和我真个较量!”

孟华淡淡说道:“你的武学总算有了相当道诣,刚才怎样,你自己心里应该明白。还好意思说我使诈?”

段剑青是心里明白的,明白对方令他栽个筋斗,已经是手下留情的了。可是在罗曼娜跟前,却是咽不下这口气,又想对方的内力虽然较强,但是自己也有新练成的几种武功,未必一定就会输给他。于是硬着头皮说道:“好小子,有胆的你明天莫走。明天中午,咱们到那边山谷相会,罗曼娜你跟我来!”“姑娘追”的游戏尚未结束,他是在想得到了罗曼娜之后再和孟华决斗。那时他已经是族长的女婿,罗曼娜父女料想也会禁止这场决斗的。万一不如所愿,他仗着新练成的几种武功,自揣也可以和对方周旋。罗曼娜总不忍见他受伤,最后还是非要父亲出头干预不可。

他打的如急算盘,可是罗曼娜并没有拨转马头,跟着他走。

孟华放下了心上的一块石头,淡淡说道:“何须等待明天中午,你先到那个地方,我随后就来。”

段剑青不见罗曼娜跑来追他,而孟华却马上接受了他的挑战,不由得又是失望,又是生气。但他怕在罗曼娜跟前打不过孟华,只好先跑开了。心中暗暗盘算,要怎样和孟华决斗,方才不至吃亏。

孟华本来想等桑达儿来到,才与罗曼娜说明原委的。不料回头一望,却见罗曼娜已是向他追来。

这个游戏名为“姑娘追”,到了最后,才是“姑娘”来追“小子”的。但孟华并没先追罗曼娜,不料罗曼娜却来追他了。虽然也无不可,但以罗曼娜的身份,是应该按照传统习惯的。孟华始料不及,不禁心头一凛,暗自思量:“她是要来和我说话呢,还是要把她的皮鞭打在我的身上呢?呀,我可不能让她的皮鞭打在我的身上。”

罗曼娜手心发热,抓着皮鞭,心头一片茫然,似乎是想举起皮鞭的神气,却又如有待。原来她正在想的是:“他为什么不回过来追我呢,难道他不喜欢我吗?爹爹不知道怎样和他说的?难道是爹爹说得不清楚,他还不是十分清楚这个规矩?”

孟华勒住奔马,说道:“罗曼娜,我有话和你说。”

罗曼娜暗自想:“或许他们汉人另有规矩,要先和我说个明白。”于是把慾举未举的皮鞭放下,追上前来与他并辔同行。说道:“孟大哥,我也正是有话要和你说呢!”

孟华说道:“好,那你先说吧。”

罗曼娜道:“我不想你和那人决斗。”

孟华说道:“为什么?”

罗曼娜道:“今晚他的行为虽然对你很不友好,但我还是不愿你伤了他,同样,我也不愿他伤了你。”

孟华说道:“啊,你很喜欢他吗?”

罗曼娜道:“不是这个意思,但他对我很好,我觉得他也还可以算得是个好人。”

孟华说道:“他怎样对你好呢?”看见罗曼娜好像有点窘态,连忙跟着说:“啊,对不住,我不该这样问你的,你不愿意说,那就不说好了。”

罗曼娜理一理被风吹乱的头发,心意己决,说道:“要是我对你隐瞒的话,你会更加疑心。其实并没什么,我都可以对你说的。”

孟华情知罗曼娜对他已有误会,但又想要知道她和段剑青的关系,也只好不拦阻她了。

罗曼娜将她怎样和段剑青结识的经过说给孟华知道。

事情发生在一年之前,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

罗曼娜跟着桑达儿出去打猪,绿野平芜,新春试马,兴致很好,跑得比平常远了一些。

在山脚下,罗曼娜发现峭壁上有一朵比他们日常喝马奶用的杯子还要大的花朵,红白两色相间,迎风摇曳,艳似朝霞。这是难得一见的曼陀罗花。罗曼娜不由得赞道:“啊,这花真美!”

原野的积雪虽已融化,山上还是一片银白。要在凝冰积雪的悬崖上爬行,那是猿猴恐怕也难于攀登的。桑达儿道:“可惜我没法替你把它摘下来。我用箭把它射下来好不好?”他的箭法如神,只要恰好射断树枝,那朵花就会掉下来的。不过是否能够射得这样远,他可就没有把握了。

“不好。”罗曼娜道:“纵然你的箭法如神,没伤损这朵花,也难保它掉下来的时候不碎成片片,这不是大煞风景么?”

桑达儿放下弓箭,叹口气道:“罗曼娜,这是第一欢你想要的东西,我没法给你取来。”

忽然有个少年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突然来到他们的面前。

“美丽的姑娘,你想要这朵花么?”少年问道。

“难道你有办法将它摘下?”桑达儿很不服气,反问少年。

少年点了点头,说道:“只要她喜欢,我就能够替她摘下。”

罗曼娜摇了摇头,说道:“我要的是一朵完美的花,要是令它受了伤残,我宁愿让它开在这儿,给别人欣赏。”

少年笑道:“我送给你的当然是完美无缺的花。”

罗曼娜诧道:“你不用弓箭?”

少年笑道:“采一朵花,何须弓箭。花又不是野兽,拿弓箭来射它干嘛?”话一说完,立即纵身跃上艄壁。

罗曼娜吓得花容失色,连忙叫道:“快下来,你会跌个粉身碎骨的。”

那少年道:“只要博得你的喜欢,粉身碎骨又有何妨?嗯,也只有你这样美丽的人儿,才配戴这样美的花。”他比灵猿还要矫捷,不过片刻,就把这朵花摘下来了。

这个少年就是段剑青了。

不过她还没有说出段剑青的名字。

孟华说道:“后来怎样?”

罗曼娜道:“回家之后,我觉得这个少年不惜冒粉身碎骨的危险,为我采花,我也应该有点报答他才对。于是我替他做了一件狐皮袍子,过几天又到那个地方找他,我怕桑达儿不高兴,那天我是独自去的。”

歇了一歇,罗曼娜继续说道:“自此之后,我们就常常见面了。大约每个月总有一两次。”

“他教我汉语,教我念汉人的诗,呀,你们汉人的诗写得真好,我很喜欢的,好像‘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几句诗,说的都是我们十分熟悉的景物,可是我就没法说得那么美。”

孟华心里想道:“他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回 可叹宝玉陷泥淖 非因美色爱蛮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牧野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