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流星》

第31回 伪装悔改欺君子 偷听无心破诡谋

作者:梁羽生

原来葯罐里前的并非治病的葯,恰恰相反,是害人的葯。那些葯草是可以用来制炼迷香的。蒸发出来的葯气和点燃迷香的功效相同。

本来用不着和孟华动手,孟华也过不了多久便会昏迷的。但段剑青却恐防孟华在昏迷之前向他痛下毒手,是以趁他蓦地一呆,看样子尚未弄明白是什么一回事之前,便即先发制人。

哪知他的这个如意算盘却是打错了,武功高明之士,猝然遇袭,本能的会生反应。不错,孟华是还未曾明白发生的是怎么一回事情,但一觉背后微风飒然,立即便是反手一掌。尽管孟华的功力已是大打折扣,段剑青也还不是他的对手。双掌相交,“蓬”的一声,段剑青跌出了一丈开外,急切之间,竟然爬不起来。

孟华又惊又怒,回过头来,喝道:“你、你,原来你是装病骗我!”

他正要上前把段剑青抓住,忽觉背后又是微风飒然,孟华一个盘龙绕步,避招进招,反臂擒拿,这一招是他三师父丹丘生教给他的分筋错骨手,用于近身搏斗,最为厉害。

不料这个人的武功却远非段剑青可比,只听得声如裂帛,孟华抓碎了他的衣裳,右臂却也给那人的指锋划过,登时有如给烧红的铁烙了一下似的,火辣辣的痛得甚是难受。

说时迟,那时快,孟华已是忍住疼痛,拔剑出鞘,喝道:“你们埋伏有多少党羽,并肩子都上来吧!”

和他交手的是个年约五十左右的汉子,相貌并不特别,头发却很古怪,乱蓬蓬的有如一堆乱草,而且是红色的。这红发怪人哈哈笑道:“好个狂妄的小子,你能有多大本领,敢吹大气?你能够在我手底过得十招,算你有本事!”

段剑青叫道:“师父不可轻敌,这小子已经得张丹枫的剑法!”

红发怪人一记劈空掌把孟华的剑荡歪,哼了一声,说道:“张丹枫的剑法又怎样,为师的……”话犹未了孟华已是翻身进剑,剑势有如奔雷骇电,似左似石,又似正面指向他的咽喉。红发怪人大吃一惊,心想道:“这小子已经受了伤,怎的还有如此功力?”原来孟华乃是闭了呼吸,默运玄功,想在昏迷之前,先把敌人刺伤。

红发怪人在他快剑急攻之下,连退几步。但他双掌盘旋飞舞,却也还是有守有攻。

孟华的剑法,限于年龄的关系,或许尚未达到炉火纯青之境,但若论到奥妙精微之处,当世已是无人能与比肩。那红发怪人夸下海口要在十招之内将他击败,不料转眼之间,过了二三十招,非但未能将他击败,反而频遇险招,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心里想道:“幸亏这小子吸进了*葯,否则我只怕当真是八十岁老娘倒绷孩儿了。”

红发怪人固然是悚然而惧,孟华亦是烦恼不安。他自知难以持久,意慾速战速决,可惜却是不能如他所愿。

原来红发怪人练的是一种邪派毒掌,名为“雷神掌”。掌风呼呼,就像是在铁匠的鼓风炉中喷出来似的,令得孟华热得极其难受。他以诀剑急攻,二三十招不过片刻,但在这片刻之间,他已是五体如焚,几乎就要窒息。

与此同时,那迷香的葯力亦已发作。孟华既是五体如焚,又是头晕目眩,剑招虽然精妙无比,却已力不从心。好几次眼看就可以在那红发怪人的身上刺个透明朗窟窿的,每一次都是毫匣之差,不是刺歪了就是给他躲开。

时间一久,孟华终于支持不住了。最后那招,他用尽全力,一剑刺空,登觉眼前金星乱冒,地转天旋,一交跌倒地上,不省人事。红发怪人嘘了一口气,说道:“你动手早了一些,害得我多费许多气力。总算还好,把这小子制伏了,你过来搜他吧。”

段剑青惊喜交集说道:“想不到这小子受伤之后,还是这么了得。吸进了迷香,也还能够支持这许多时候。”

原来段剑青是和他的师父约好了,段剑青在茅屋里装病,红发怪人则在屋后埋伏。假如孟华不上当,红发怪人也可以立即进来救他。但孟华这次果然是上当,红发怪人还险些闹成了两败俱伤,这却是非他始料之所及了。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孟华开始有了知觉。段剑青见他动了一下,连忙上前察视,孟华紧闭双目,连呼吸也忍住不令气息过粗,装作仍是气息奄奄的重伤的人尚在昏迷的状态之中。

红发怪人说道:“他不会这样快就醒来的,他已经给我的雷神掌打着了冷渊穴,就算他一出娘胎就练武功,也还得再过三个时辰方能醒来。”他哪里知道,孟华虽然并非一出娘胎就练武功,但他得到了张丹枫的“玄功要诀”,这“玄功要诀”乃是至高无上的内功心法,他练一年就抵得人家练十年。

红发怪人在说话中透露出自己所练的邪派功夫,孟华听了,不禁暗暗吃惊,心里想道,当今之世,练雷神掌的只有欧阳一家,此人想必也是欧阳坚的子侄之辈。不知他是欧阳业的什么人。不过他的雷伸掌功夫似乎要比身为御林军副统领的欧阳业高明得多,据说欧阳业的雷神掌只是练到第五重,他的雷神掌则恐怕是已练到第九重了。

原来“雷神掌”乃是从天竺传来的一种邪派功夫,和“修罗阴煞功”并称邪派的两大神功,二十多年之前,大魔头欧阳坚曾挟此技横行天下,后来与北丐帮的帮主仲长统斗个两败俱伤,这才销声匿迹,从此不再出现江湖。有人说这井非他自愿如此,而是迫于无奈,当时不能不许下这个允诺,来作交换性命的条件的。因为当时虽是两败俱伤,但仲长统的伤比他轻得多,本来还可以取他性命的。

孟华也并那第一次碰到雷神掌。早在四年之前,崆峒派的长老洞玄子邀了两个帮手进入石林,向他三师父丹丘生寻仇的时候,他就曾经吃过雷神掌的亏了。洞玄子那两个帮手:一个是“修罗阴煞功”已经练到第八重的阳继孟,另一个就是欧阳坚的儿子欧阳业。当时他的武功尚浅,几乎丧在欧阳业的雷神掌之下。幸亏正在和阳继孟恶斗的丹丘生,及时腾出手来助他一臂之力,击倒了欧阳业,这才挽救了他的性命。后来,他才知道,欧阳业是御林军的副统领,而欧阳业的雷神掌却只不过是才练到第五重。

这次他被段剑青暗算在前,被这红发怪人击晕在后。这两人用的都是雷神掌,但两人的雷神掌比起欧阳业还差得远,他也想不到段剑青学的就是雷神掌功夫。这个红发怪人的雷神掌功力却又比欧阳业高出太多,和他当年斗欧阳业之时的感受大有不同。如今他刚刚恢复清醒,一时之间,自是无暇想到,不过即使这红发怪人自己不说出来,过了些时,他也会想得到这是雷神掌功夫的。

此际,红发怪人在夸耀他的雷神掌功夫,段剑青乘机奉承师父,说道:“师父,你老人家的雷神掌功夫如此厉害,我倒有点儿担心了。”

红发怪人道:“你担心什么?”

段剑青道,“我担心这小子再也醒不过来!”

红发怪人哈哈笑道:“原来你是担心我打死了他,张丹枫的剑法就得不到了。”

段剑青道:“是呀,咱们已经搜遍他的身子,连衣裳鞋帽都拆开来看过了,可没找到片纸只字,只有希望从他口中骗出来了。”

红发怪人说道:“不错,这小子倔强得很,用死来恐吓他,他未必害怕,只能骗他自己写出来。不过,你已经两次暗算过他,他还能相信你吗?”

段剑青道:“这小子老实得很,看得出他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性格。我的叔叔是他的恩师,古语说,君于可以欺其方,只要我多花一点心思,想出一套谎言骗他,再动之以情,说不定他看在我叔叔的份上,还会相信我的。”

红发怪人笑道:“你这张油嘴,只怕连树上的鸟儿都可以骗得下来,这我倒是对你颇有信心的。”

“我的雷神掌虽然厉害,但你也不必为他担心。这小子的功刀很是不弱,不会这样轻易就死去的。我估计他在三个时辰之后当会醒来,雷神掌之伤只有我能医治,我不给他医治的话,大概他还可以拖个十天八天方始一命呜呼。”

段剑青道:“师父,你有没有一种葯可以令他的痛苦稍微减轻,但却并非给他解毒的。”

红发怪人道:“有呀,你要知道这种葯做什么?”

段剑青道:“总要给他一点好处,才能骗得他相信我。但要恰到‘好处’,不能让他惭复气力,我一个人才敢对付他。”

红发怪人说道:“这个容易,我可以在止痛葯中加上少许酥骨散,叫他连一只小鸡也捉不起来。”

段剑青喜道:“那就最好不过了。”

红发怪人忽问道:“你那次和冷冰儿进入石林,是不是恰好碰上崆洞派的长老洞冥子?”

段剑青道:“我是碰到一个老道,但却不知他是崆峒派的长老。”

红发怪人道:“这老道士是右手使一柄佛尘,左手使剑的?”

段剑青道:“不错。”

红发怪人道:“那就一定是洞冥子了。听说他在这小子手下吃过大亏,你可曾亲眼看见他们动手?”

段剑青面上一红,说道:“当时那个老道士和一个苗人同在一起,他们对我颇有敌意,那苗人和我动手,我打不过他,只好逃走。其时这小子刚好从剑峰下来,和那个老道士交上了手,后来的事,我可不知道了。不过他既然平安无事,想必那个老道士是吃了他的亏,也说不定。”

红发怪人点了点头,哈哈大笑起来。

段剑青愕了一愕,说道:“师父因何发笑,可是徒儿说错了话么?”

红发怪人说道:“不是,是我太高兴了。我告诉你一件事情:

“在你踏进石林之前的一年,有三个人也曾经到过石林。一个是前辈武林怪杰孟神通的再传弟子阳继孟,孟神通的名字想必你会知道?”

段剑青道:“听说他是在四十年前和金世遗并驾齐名的人物,金世遗是当时的天下第一剑客,他则是天下第一大魔头,后来死在仇家之女的厉胜男手上。”

红发怪人道:“不错,阳继孟是他的第三代弟子,也是当今之世,唯一把修罗阴煞功练到了第八重的人。”

“第二个是崆峒派的长老洞玄子,洞玄子亦即是洞冥子的哥哥。论内功则是洞玄子高,论剑法是洞冥子好。你在石林碰见的那个老道是剑法好的洞冥子。

“这两个人都是和我颇有交情的朋友,但第三个人和我的关系却更为密切,他是我的弟弟欧阳业。”

孟华所料不差,暗自想道:“原来这个妖人乃是欧阳业的哥哥,怪不得他的雷神掌功夫远在欧阳业之上。”

红发怪人继续说道:“我这弟弟好高骛远,练武却没恒心,他的雷神掌只练到第五重,就到外面混了,不到十年工夫,居然给他混了一个御林军副统领的官职。”

段剑青又再乘机奉承师父,说道:“师父,你老人家的雷神掌是武林绝学,师叔有第五重的功夫已经可以做到御林军的副统领,胜过许多大内高手。你老人家已经练到至高无上的第九重功夫,御林军的统领恐怕也只配做你的弟子。当今之世,料想没有人能胜过你老人家了。”

红发怪人摇了摇头,说道:“不然,第一,我的雷神掌只开始练到第九重的功夫,可还没有到达炉火纯青的境界。第二,御林军统领海大人是关外第一高手,他有他的独门功夫,未必见得就输给我。他让我的弟弟做他的副手,恐怕还是看在我的面子。第三……”说至此处,叹了口气。

段剑青正自奇怪,师父因何一会发笑,一会叹气,正想问他,红发怪人已经接下去说道:“我的志愿是和我的弟弟不同,他想升官发财,我的最大志愿则是想成为武林第一高手,可惜直到现在都还不是。当今之世,最少有三个人的武功,还远在我之上。”

段剑青问道:“哪三个人?”

红发怪人说道:“第一个是天山派的掌门人唐经天,第二个是金世遗的大弟子江海天,第三个是金世遗的儿子金逐流。这三个人的本领,我自问是还比不上他们的,另外还有缪长风、厉南星、冷铁樵、萧志远、孟元超等人,这些人纵然未必能胜我,至少也是与我不相上下。嗯,还有这个小子,要是他能够逃出性命,还得再加上他。”

段剑青道:“这小子的性命捏在咱们手上,料他插翼难逃。待师父练成了第九重的雷神掌功夫,再过几年……”

红发怪人知道他要说的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回 伪装悔改欺君子 偷听无心破诡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牧野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