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流星》

第32回 情关空叹多情女 天网难逃负义儿

作者:梁羽生

段剑青假献殷勤,服侍他喝了水,问道:“好了点吧?还要什么?”

孟华嘶声说道:“好了点儿,但是没气没力。我想吃点东西,对,你就烤两个山芋给我吃吧。”

段剑青道:“我听那妖人说过,受了雷神掌之伤,早午晚都会发作一次的,一次比一次紧要。你现在不是肚饿,恐怕是开始发作了。”

孟华道:“啊,每日要受苦三次,那怎么办?我看还是不如死了的好!”

段剑青忙道:“千万不可自寻短见,忍耐点儿,只要你有两页玄功要诀给我,我就可以拿去和他交换解葯了。”

孟华说道:“玄功要诀,我可并没带在身上。”

段剑青道:“我知道。我的意思是你背给我听,我写出来给他。”

孟华说道:“好的。咳,热死我了!”说话之时,浑身发抖,双颊火红,黄豆般的汗珠一颗颗从额角滴下。

段剑青暗暗吃惊,心里想道:“要是我现在就给他可以减轻痛苦的所谓解葯,只怕会露出破绽。师父说过,这小子最少还可以挨几天的,想必不会这样快就完蛋吧?”于是说道:“孟兄,那你躺一会再说吧。不要紧的,你现在不过是第一天的第一次发作,过半个时辰左右就会停止的。”

孟华假作呻吟,心里暗暗好笑:“拖得半个时辰就是半个时辰,幸亏他没有真个拿出解葯,否则我倒不知如何应付了。”原来他浑身发热这倒不假,雷神掌之毒开始发作也是不假。但所感受的痛苦却是远远不如段剑青想象之甚。趁这半个时辰的空暇,他又在闭目凝神,默运玄功,凝聚真气了。运功之际,不时发出一两声呻吟,骗取段剑青相信。

段剑青衣袋里早已藏有欧阳冲给他的那种混合有酥骨散的“解葯”,但他说过解葯尚未讨来,只好坐在一旁,等候孟华挨过这半个时辰了。

孟华默运玄功,出了一身大汗,脸色渐渐恢复如常。段剑青笑道:“如何,我说的不错吧。这次发作过后,就可以挨到中午了。”

孟华说道:“如今我可真是觉得肚子饿了,麻烦你还是给我烤两个山芋吧。”

段剑青心想他已经一天有多没吃过东西;恐怕也是真的饿了,于是就像听话的孩子似的,乖乖给他去烤山芋。

孟华吃饱肚子,精神又好许多,一点一滴凝聚起来的真气,已是足以令他能够站起来了。不过他当然不会就站起来,他还是躺在床上,装作仅仅能够稍微动弹而已。

但半个时辰已经过去,虽然他要加以掩饰,不让段剑青看出他的“实力”,但也不能作得太过分,那样反而会给段剑青看出破绽的。既然无可再拖,也就只好把“玄功要诀”背给予段剑青听了。

“遇文王,谈礼乐,遇杰纣,动刀兵。”孟华暗自想到:“这些是碧漪和我说过的话。她是怕我太过老实,才用这两句老话提醒我的,我当然不能把玄功要诀真的给他,他骗了我,我又何尝不可骗他?”

主意打定,于是他把“玄功要诀”擅自增删,甚或加以窜改,弄了一套假的口诀背给段剑青听。

他生平从未作伪,弄这一套假的口诀真是极不容易,说了上一句,往往要想许久才作出再经思索方始想得起来的样子,加以“改正。”

好在他是毒伤刚刚发作过后,段剑青只道他是神智尚未十分清楚,反而觉得这是应有的现象,并不起疑。

才不过抄满两页,不知不觉已是中午时分了。到了毒伤应该发作的时间,孟华只感寒热交作,比上次似乎稍微厉害一些,他乘机大发呻吟,装出极为难过的模样,“玄功要诀”当然是不能再念下去了。

段剑青道:“你再忍些时,我马上替你去求解葯。”

孟华道:“那、那妖人……”断断续续,一句话也是说不完全。

段剑青道:“那妖人不是住在这里的,不过也不太远,他是住在后山。待会儿我就去找他了。”

他起初说是“马上”,跟着是说“待会儿”,结果却是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方始动身。

在这半个时辰之中。他把已经抄下来的“玄功要诀”再抄一份,抄完之后,笑着道:“孟兄,你可以放心,我当然不会把真本给他的!”原来他自己也弄了一套假的口诀却不知孟华给他的亦非真本。不过他的作伪本领要比孟华高明许多,用不着像孟华那样费神思索,不到半个时辰,已是纂改妥善,把假中假的“玄功要诀”弄出来了。

孟华目送他的背影,又是好笑,又是担心。

好笑的是他以假作真,却还沾沾自喜,以为只有自己聪明,别人都是傻瓜。担心的是,他拿了所谓“解葯”回来,如何应付才好?

受了雷神掌之伤后,本来是每日发作三次的,第二次发作,时间会比第一次加倍延长。是以段剑青临走之时,叫他忍受一个时辰,就是估计他最少要受一个时辰的折磨。

但段剑青的估计却是错了。

孟华以张丹枫所传的内功心迭,凝聚真气,运功御毒,不过半个时辰多一点,这次发作便已退,精神且还好了一些。段剑青在重抄那本“玄功要诀”之时,化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即是在段剑青出去不久,他已经挨过了痛苦的前熬。没人在旁监视,更便于他做凝聚真气的吐纳功夫了。

不过,他虽然可以动弹,气刀却还是使不出来。雷神掌之伤非同小可,他一点一滴的凝聚真气,或许可以支持到十天开外,不至死亡,但没有解葯,莫说此时他决计不是段剑青的对手,即使再过十天,他也是敌不过段剑青的。

他知道段剑青最多两个时辰就要回来,怎么办呢?

结果段剑青不到两个时辰就回来了。

“孟兄,你真好造化。”段剑青一来就装作喜气洋洋的在哄骗孟华了。”好在那妖人没起疑心,我拿了假的玄功要诀给他,又给你说了许多好话,嘿嘿,哈哈,他果然相信你是上了我的当,甘心情愿的献出张丹枫的内功剑法啦,而他则是相信我对他忠诚。一点也不疑心我是拿假的骗他。如今总算是把解葯给你讨回来了。”

这个所谓“解葯”,是在止痛葯中混合了酥骨散的。孟华只要一服下去,他花了这许多时间辛苦苦凝聚起来的一点真气,就要化为乌有,他又将像初时一样,完全不能动弹了。

当然不能服这个“解葯”!

但要是不服的话,段剑青马上就会知道他已经识破了他的诡谋,他又岂能容许孟华不服“解葯”?

孟华只好装出笑脸,说道:“段大哥,多谢你为我费神,我真是不知怎的感激你才好,唉,可惜我起不了身,还要麻烦你倒一杯水给我送服解葯。”一副萎靡不振的神气令得段剑青相信他是在毒伤刚刚发作过后的应有现象。

段剑青心里暗笑:“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看在张丹枫的内功剑法份上,我就再做一次好人,把这解葯送到你的口里去,让你舒舒服服上‘西天’了吧!”于是大献殷勤,倒了一杯水,把解葯放在手心,送到孟华chún边。

这是关键的时刻,服呢还是不服?

就在这关键的时刻,孟华忽地一指戳出。段剑青正在弯下腰来就他,这一指刚好戳着了他胸口的领机穴。只听得“卜通”一声,段剑青倒了下去,杯子碎成片片!

这是非常冒险的一击,但也是在最适当时机的一击。段剑青只怕他连喝水服葯的气力都没有,还在准备喂他呢,哪想得到他会突然来点自己的穴道。

孟华还是没有和段剑青搏斗的气力,但是点穴的气力却是有的,段剑青“卜通”倒地,不能动弹的反而是他了!

段剑青虽不能动弹,还能说话:“孟、孟大哥、你这干嘛?我好心给你讨取解葯,你,你……”

孟华站了起来,冷笑说道:“我怎么样?对,我是应该多谢你的‘好心’是不是?好吧,这解葯我不吃,留给你自己吞下去吧!”

孟华是怕自己点穴的力道不足,以段剑青的功力,恐怕不久就能自行解穴。是以索性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逼他服下这个“解葯”。他一捏段剑青的下巴,使了个巧妙的手法,段剑青的嘴巴不由自己的大大张开,那颗“解葯”已是从孟华的手里纳入他的口中,滑下喉咙去了。

孟华冷笑道:“段剑青,你别以为只有自己聪明,别人都是傻瓜。老实告诉你吧,你和你那妖人师傅所说的话,我全部听见了!你两次暗算我,我都原谅了你,你还要来害我!你说,你算是一个人吗?”

段剑青吓得魂飞魄散,嘶声叫道:“是,是。我是畜牲,不是人。但求你看在我叔叔的份上,饶了我吧!”

孟华沉声说道:“要不是看在二师父的份上,我早已把你杀掉了!只让你服下酥骨散,已是对你格外开恩!”

段剑青面上一阵青一阵红,但却也安了一点心。他知道孟华是不会杀他的了。“但盼师父能够早点回来,只要这小子不杀我,我就还有机会报仇。”段剑青心想。但他却是不敢再和孟华罗唆了。

孟华做了一会吐纳功夫,不知不觉又是傍晚时分。

孟华起来弄晚餐,检查屋内存粮,还有半筐糌粑,几方脯肉,再加上屋角堆着的十几个山芋,足够一个人五天食用,孟华笑道:“你那妖师和你约定了至迟五天回来,是吗?普通一个壮汉可以挨饿七天,你五天之内不吃东西,大概是不会死的。对不起,我可要享用你的食物了。”

普通人生了病多半就会消失食慾,但段剑青不是生病,他是给酥骨散弄得有气没力的。和平常人一样,还是会感觉饥饿。他躺在地上,看着孟华在大嚼脯肉、糌粑和烤山芋,不觉馋涎慾滴。只好厚着脸皮哀求孟华:“孟大哥,你可怜可怜我,给我一点东西吃吧。”

孟华必竟是心慈,给他一个烤山芋,说道:“小王爷,山珍海味你吃得多,这几天我只能给你烤山芋。”

段剑青道:“给我一块烤肉吧!”

孟华冷笑道:“按说像你这样的人应该拿去喂狗,如今我喂饱了你,你还想吃好的么?烤山芋你不吃便罢,拿回给我。”

段剑青恨得牙痒痒的,只好把塞到口中的山芋吃掉,再也不敢罗唆。

孟华吃过晚餐,暗自想道:“这点存粮,两个人吃,可是只够三天了。但盼明天我能够恢复几分气力,出去找点吃的东西回来。但即使在这山上不致饿死,五天之后,那妖人就要回来的,却怎么办?除非在这五天之内,我所恢复的功力,已经足以支持我能够下山?心念未己,只觉头晕目眩,半边身子发热,半边身子发冷,原来又已到了晚上发作的时间。好在这一次的发作,也不过是半个时辰便过去了,似乎还没有午间发作那次的厉害。

“张丹枫留下的内功心法果然是妙用无穷,但要想在五天之内恢复功力,恐怕还是不能够的。”孟华心想。

果然他的希望是有点过奢望了,第二天他虽然能够走动,却还要扶着拐杖走路,走不多远便气喘了。莫说不能下山,找东西吃的能力也还没有。不过,这一天他的运功依然颇有进境。每次发作的时间已经减少到不足半个时辰。

第三天进展更快,早上不发作了,午晚两次的发作时间又再减少。第四天早上,已是可以抛掉拐杖走路了。

虽然可以走路,下山还是不能,这座山,山坡满是积雪,而且又陡峭非常。俗语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他在未被那红发妖人打伤之前,上山已不容易,如今他的伤还相当重,如何能够爬下山去。还有一天,那妖人就要回来了,甚至说不定今天也可能会回来,怎么办呢?

正自心乱如麻,忽见头顶上空出现一头兀鹰,双翅张开,竟如磨盘般大小,孟华叹道:“可惜我没长着翅膀,怎能飞下山去?莫说那妖人就要回来,就是他不回来,只怕我也要饿死在这雪峰之上。”原来茅屋里那点存粮,昨天晚上已经吃光了。

兀鹰越飞越低,孟华心头一动,躺在地上,装作死人。

雪山兀鹰,凶猛非常,狮虎都不怕,何况是人?它在上空,见孟华躺在地上动也不动,只道是可以轻易到口的美食,果然就向孟华扑下来了。

孟华早有准备,心道:“你想吃我,我还想吃你呢。”倏地宝剑出鞘,化作一道银虹。兀鹰扑下,给宝剑插个正着。跌在地下,几是翻腾不休,似乎还想振翅高飞。孟华连忙跨了鹰背,用尽气力,把它的头按下去,宝剑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回 情关空叹多情女 天网难逃负义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牧野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