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流星》

第33回 冰湖幸免况冤掩 雪龄奇逢异士来

作者:梁羽生

冷冰儿冷冷说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这宝贝徒儿!”

欧阳冲笑道:“我知道你恨他入骨,但我也知道你是不会杀他的了。因为你杀了他,这宗交易就做不成了。”冷冰儿心中暗喜,说道:“你是愿意和我做这桩公平买卖了?”欧阳冲道:“当然,你舍不得那姓孟的小子丧命,我又舍得我这徒儿给你杀掉,嘿,嘿,冷姑娘,你的手段真狠,算我服了你了。咱们就走吧。”

原来欧阳冲果然是给冷冰儿料中,他并非舍不得徒弟,而是这个徒弟他还有可资利用之处,他要段剑青帮他找到罗海家藏那本古波斯武功秘笈,那就非得段剑青活着才能娶罗曼娜为妻了。

冷冰儿押着段剑青跟在欧阳冲后面,一步步走下山去。段剑青气力尚未恢复如初,走得很慢。”欧阳冲嘴里说是服了冷冰儿,心中却在暗笑,笑她是个聪明的笨蛋。冷冰儿已经答应过了明天就把段剑青交还他的1卷第121页)它同具体科学是一般和特殊的关系,作为社会 ,不过到了明天,我且看你怎样逃出我的掌心?至于姓孟这个小子,我慢慢回来收拾他也还不迟。料他没有我的解葯,纵然再过十天半月,他也不能生下此山。欧阳冲想到的,孟华也早已想到了。是以他在冷冰儿走了之后,人不由得又喜又惊。喜者是暂时可以解除威胁,惊者冰儿与虎作伴,明天之后,会有什么遭遇?他服下了碧灵丹和小还丹,此时已是约莫中个时辰,葯力直透四肢,浑身只觉暖烘烘的好个舒服。既是无法可想,他只好暂且把忧虑抛之脑后,又再盘膝静坐,按照玄功要诀所载的法门,引导真气凝聚丹田了。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忽觉神气清爽,精力弥漫,孟华一跃而起,随手一掌,把一块凸起的石笋劈掉一半。这一喜非同小可,“哈哈,我现在可不必害怕那个红发妖人啦。”他试出了他的功力纵然不能说是完全恢复,至少也恢复了七八成了。冷冰儿估计他要一天方能恢复,那是由于她只估计葯力的功效,却没有估计到张丹枫的上乘内功心法和灵丹配合所起的神奇效力。孟华抬头一看,红日正在当空,不过是将近是中午的时分。亦即是说,冷冰儿走了尚未两个时辰。孟华立即展开轻功,很快地赶下山去。冷冰儿一半抓着段剑青,一手提着宝剑,正在一步一步的下山,由于段剑青走得很慢,此时他们不过才到山腰。

段剑青服了解葯已经两个时辰,气刀渐渐恢复,其实走快一些也没困难,不过他不让冷冰儿看出来,同时也在养精蓄锐,盘算如何挣脱冷冰儿的掌握。

“冷姑娘”,不要把我当作囚犯一样好吗,这多难看,放松一点,反正我也跑不掉的社会主义就是从这个哲学体系中自然而然产生出来的。这个 ,让我透一口气也好呀。”段剑青哀求道。

“你这人真是死要面子,这里也没外人,怕难看见?哼,你不是囚犯,你以为你还是‘小王爷’吗?是不是要请一乘八人抬的大轿,把你抬下山去?”冷冰儿冷笑道。

段剑青气喘吁吁,说道:“唉,我不是要面子,你不放松一点,我真个是走不动了。”欧阳冲走在他们前面约莫十步之遥,冷冰儿见他可怜,心想就是不抓着他,谅他也不能跑出自己的掌心,于是提起宝剑。剑尖抵着他的背心,说道:“好,我让你自个儿走,你可别打逃跑的主意,倘敢乱动,可休怪我剑下无情。”

段剑青苦笑道:“冷姑娘,你也太过虑了,我要跑也跑不动呀!”故意装着疲倦不堪的样子,走两步,停一步。

冷冰儿喝道:“走不动,也得走!”左手拿着的剑鞘就当作鞭子鞭打。段剑青嚎叫声:“你为何这样凶呀,我都服你了!”

冷冰儿斥声:“对你这样的人,不凶不行!哼,要不是看在孟大哥份上,我还要一剑把你杀掉呢!”

正纠缠间,欧阳冲忽地“咦”了一声,回过头来,喝道:“来者何人?好呀,原来是你这小子!”

此时冷冰儿也听见来人的脚步声了。不自觉地回头一看,只见在山坳的转角处出现一个人,可不正是孟华是谁?

冷冰儿这一惊非同小可,她不知道孟华已经恢复功力,连忙叫道:“孟大哥,你赶来做什么?快快回去!”

说时迟,那时快,欧阳冲已是趁她骤吃一惊,分心之际,突然一个虎跳,反身一掌,打在段剑青身上!

他用的是隔物传功的本领,由于他和冷冰儿之间,隔着一个段剑青,他不能直接攻击冷冰儿,也不敢直接攻击冷冰儿。但这一掌虽然是打在段剑青身上,他所使的气力却是传到冷冰儿身上!冷冰儿登时虎口一震。

段剑青趁势一矮身躯,滚在地上,反抓冷冰儿脚踝。欧阳冲越过障碍,也再一掌向冷冰儿劈来了。

好个冷冰儿,在这危机瞬息之间,腾的飞起一脚,把段剑青踢了一个筋斗,宝剑扬空一划,一招“玄鸟划砂”,反截欧阳冲手腕。

欧阳冲本来以为使出隔物传功的本领,就能把她的宝剑震飞出手中的,哪知她的宝剑非但没有跌落,居然能够立即反攻,不禁也是大出意外,吃了一惊。不过,他的功力毕竟还是比冷冰儿高出太多,这一掌劈出,热风呼呼,冷冰儿登时只感呼吸不舒,剑尖也给他的掌风荡歪了。

冷冰儿一咬牙根,唰唰唰连环三剑,那剑法奇幻,更出欧阳冲意料之外。他是早就从段剑青口中,知道冷冰儿是青城派的弟子。青城派的剑法他见过,但冷冰儿此际使的却不是青城剑法。三招一过,欧阳冲蓦地想起,她这剑法好像是可以克制他“雷神掌”功夫的某一家剑法。

孟华飞快赶来,喝道:“欧阳冲,你不是要找我吗?不用你找,我自己来了!把冷冰儿放开,有本领你来拿我!”

段剑青给冷冰儿踢了一脚,虽然疼痛,却没受伤,他站了起来,恨得牙痒痒的,就想拔剑去杀冷冰儿,但一见冷冰儿剑法如此精妙,居然能够和他的师父动手,眼看孟华又将来到,他哪还敢向前。“奇怪,不过一年,她哪里学来的如此精妙剑法?”

段剑青不识冷冰儿的剑法,孟华却是看出来了。他曾见过天山派的名宿丁兆鸣和他的父亲比武,他父亲的快刀天下无双,也不过仅仅能胜丁兆鸣一招。冷冰儿如今所使的剑法,正是他曾经见过的天山剑法。

天山剑法虽然正是“雷神掌”的克星,但冷冰儿才不过学了一年,功力又远远不如欧阳冲的,要不是欧阳冲想把她抓作人质,她早已不能抵挡十招了。

欧阳冲一看孟华即将来到,只好放弃了抓冷冰儿作人质的念头,目露凶光,杀机陡起,喊道:“小丫头,这次可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掌力倏的加猛,冷冰儿也正在使出杀手绝招,只听得“嗤”的一声,欧阳冲的衣袖给削去了一幅,冷冰儿却是踉踉跄跄地倒退几步,“哇”的吐出鲜血!

就在此际,只见青光疾闪,孟华正好赶到,立即痛下杀手,叫欧阳冲无法过去伤害冷冰儿。

冷冰儿晃了两晃,稳住身形,回过头来,利剪般的目光,搜索段剑青,段剑青见孟华赶来,早已吓得慌了。冷冰儿虽然口吐鲜血,但她最后一招,还能削掉欧阳冲的衣袖,段剑青如何敢和她对敌?一见冷冰儿转过身来,生怕落在她的手里,性命不保,硬着头皮,和衣一滚,滑碌碌的就从滴是积雪的斜坡上滚下去。

其实冷冰儿此际刚受掌刀所震,虽不至于受了内伤,亦已筋疲力竭,要是段剑青敢于和她一拼的话,鹿死谁手,殊难逆料。冷冰儿的凶险可能更大。

冷冰儿见他滚下山坡,自己却不能跑去追他,暗暗叫声“可惜!”但也松了口气。当下连忙服了一颗小还丹,背靠大树,凝神观看孟华与欧阳冲之战。

孟华憋着满肚皮闷气,此时方始发泄出来。他把家传的快刀化为剑法,当真是迅如闪电,猛若惊雷。片刻之间,接连攻了六六三十六剑,每一剑都是指向对方的要害!

欧阳冲本来以为他受了重伤,即使有别的什么灵丹妙葯,最少也得十天半月,方能恢复如初的,哪知他一上来便即猛攻,和数日之前,简直判若两人,似乎是完全没有受过伤的样子,欧阳冲不由得越战越是吃惊了。

不过欧阳冲毕竟也还算得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虽惊不乱,他脚踏五行八卦方位,退一步,发一掌,守得甚稳,打算消耗孟华的真力。

掌风呼呼,热浪四溢,孟华此际已经恢复了七八成功力,可以经受得起。不过虽然经受得起,也是感到chún焦舌燥,有如置身烘炉之中。

冷冰儿站起身来,说道:“和这妖人,用不着讲什么江湖规矩!”江湖规矩讲的是单打独斗。冷冰儿这话的意思,自是要叫孟华联手对敌了。

欧阳冲不知道冷冰儿乃是吓他,不禁更是吃惊……”这丫头受伤不重,她的天山剑法却正是我的克星,我应付这小子已是为难,要是这丫头也来帮他,只怕我要跑也跑不了!”登时打了个“三十六着走为上着”的主意,以进为退,急攻数招,准备伺机逃走。

孟华是个老实人,却以为她当真是不顾危险,要来帮忙自己。

“冷姑娘,你用不着上来,这妖人我还对付得了!”孟华说道。说话之际,剑光已是倏的反圈回来,剑势如环,把欧阳冲的身形笼罩在剑圈之内。他为了阻止冷冰儿冒险,是以力求速战速决,这一剑使得狠辣之极,可惜急躁了一些,绵密不足,却给了欧阳冲一个逃脱的机会。

掌风剑影之中,欧阳冲一声怪叫,倒跃出数丈开外,剑光过处,削去了他的满头红发,恍如乱草蓬飞。但他已是跳出了剑光笼罩的圈子,一溜烟地跑下山了。

孟华不知冷冰儿伤势如何,不敢去追,纳剑入鞘,说道:“冷姑娘、你没事吧?”

冷冰儿道:“好在没给他的雷神掌打在身上,只是受了掌力的震荡,并无大碍。我已服了一颗小灵丹,现在也可以和你一同下山了。孟大哥,你怎的好得这样快?莫要因为救我的关系,累坏了你的身子才好。”

孟华笑道:“我也料不到好得这么快的,这是你的灵丹妙葯之功。也幸亏那妖人给你吓得赶快逃跑,要是他能够再斗半个时辰,我倒恐怕是支持不住了。”

两人一同下山,走到山下,仍没发现段剑青的踪迹,料想是伤得不重,给他的妖师救去了。

此时两人方有余暇,各自讲述本身的遭遇。

冷冰儿听罢孟华来到此地的经过,笑道:“那晚刁羊大会之中,我已经有点怀疑是你在场了,孟大哥,你这次帮忙桑达儿做得真好。嗯,那罗曼娜也算得是个绝色美人,怪不得段剑青见异思迁。我只恨他不该向我下毒手,要是他早和我说个明白,我绝不会阻碍他去追求罗曼娜的。”

孟华说道:“冷姑娘,你笑我太过忠厚,其实你的心地也是太过纯良。段剑青并非仅仅是为了罗曼娜的美色方才见异思迁的,他怀抱的野心可大着呢。”当下把段剑青要娶罗曼娜为妻的三个目的,一一说给冷冰儿知道。

冷冰儿恨恨说道:“这小贼比想象的还要坏得多,早知如此,我真不该将他放过!”

跟着冷冰儿也把她的遭遇说给孟华知道:“离开石林之后,他不愿意和我到小金川去,我已经知道结局必将是分道扬镳的了。但当时小金川正受清军围困,他不愿意冒险,我也不便勉强他。他肯听我劝告,不回大理老家,给朝廷利用,我已是甚为满意的了。我还希望我在他的身边,能够对他有点好处。于是跟他来到此处。哪知,唉……”

冷冰儿叹了口气一继续说道:“不料到了此地,不久他就和那红发妖人相识,竟然拜那红发妖人为师了。起初我并不知欧阳冲是好是坏,但看他妩里妖气,料想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我也曾劝过剑青,你要学本领,你的叔父就是现成的名师,何苦作这妖人弟子?他说叔父不知下落,而且叔父对他也似乎颇有成见,以前在叔父回家的时候,也不肯用心教他的。他又说本领学成之后,如何用它是自己的事。师父是好人还是坏人管他作甚。我听他说得也似乎是有点道理,就任由他了。咳,现在我才知道,原来他拜那妖人为师,还不仅仅是为了学好本领,而是怀有那么大的野心。

“人过,在地拜那妖人为师之后,对我的态度却是比以前好了。我做梦也料想不到,他是为了要算计我才故意对我好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回 冰湖幸免况冤掩 雪龄奇逢异士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牧野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