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流星》

第36回 平楚日和憎健翻 天山月冷惜幽兰

作者:梁羽生

他突然发觉来的乃是孟华,不由得心头一震!

这个时候,恰好是这棵云杉给疯狂的野牛撞击得摇摇慾倒的时候。

精神极度紧张之际,哪容得骤乱心神?手指颤抖,树枝抓得不牢,这就跌下来了!

幸亏他命不该绝,那棵云杉有十几丈高,跌到离地约有丈许之处,恰好给他抓着一株伸出来的树横枝。与此同时,他的膝只觉一阵剧痛的辩证关系、认识发展总规律等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基本原 ,原来是给另一株横枝戳伤了。

一只野牛双角向他抄来,距离他的脚跟不到五寸!

孟华早已准备了一块有棱角的石头,飞马上前,三十步开外,用力把那块石头掷出;那只正在向金碧峰疯狂攻击的野牛,给这块石头打个一正着!打中的部位是脑门。

也幸亏孟华的内功这几天大有进境,这块石头被他以雄浑的内力打出去,力道不亚于巨斧一劈,饶是野牛皮粗肉厚,亦是经受不起。

那只野牛发出郁雷也似的狂嗥,痛得倒在地上打滚。在它旁边的两只野牛,也给它撞倒了。

金碧峰这才惊魂稍定,咬紧牙根,忍着疼痛,抓牢树枝,续向上爬。

树上的金碧峰松了一口气,树底下的孟华却是遭遇了生平未有之险。一大群疯狂的野牛向他冲过来了!

在这性命俄顷之间,他并不是首先逃命,而是更加要刺激野牛,好让它们转移目标,攻击自己。

他知道成群结队的野牛,一定有个首领,他发现有一只特别凶恶、特别高大的野牛,向他狂嚎两声,跟着又转过去看守树上的金碧峰。约有半数的野牛向他冲来,另外一半则还跟着那只野牛撞击云杉,看来这只野牛就像军队的指挥官一样,料想必定是这群野牛的首领无疑了。

孟华突然如箭离弦,从马背上平射出去,一招“白虹贯日”,出剑如电,又快又准,唰的一剑刺将过去,把这只野牛的一只眼睛刺瞎。

树上的金碧峰给吓得目瞪口呆,孟华如此超卓的轻功固然是令他又是吃惊又是佩服,但他更担心的却是孟华如何能够脱险?多好的轻功也不能像天上的飞鸟,飞过来又飞回去的。而孟华又决不能落在疯狂的群牛之中。

好个孟华,在这惊险绝伦的场面,丝毫也不慌乱,半空中一个鹞子翻身,长剑当作拐杖,向下一点,剑尖触着牛角,立即借力翻腾,又是如箭一样的平射回去!

他的马害怕了野牛,不敢逼近,可也没有逃走。孟华人在半空,撮chún一呼,这马甚通灵性,立即转身迎接主人。孟华一个鹞子翻身,平平稳稳地落在马背。

这群野牛的首领给孟华刺瞎了眼睛,登时怒发如狂,不再理会树上的金碧峰,一矮身躯,翘起双角,就向孟华冲去。首领“身先士卒”,“部下”自都跟着它去追赶孟华。

孟华跨上坐骑,有恃无恐,心神大定,纵声笑道:“好,你们来吧!看是你们跑得快,还是我的马跑得快!”

野牛乃是庞然大物,身体笨重,当然跑不过他的日行千里的骏马。孟华骑着马跑,忽疾忽慢,和最前的那只野牛首领,一直保持百步以内的距离。

他把这群野牛引出数里之外,这才快马疾驰,在树林里兜了几个圈子,令——得追踪的牛群迷失路途,然后方始回去救金碧峰。

回到那棵云杉树下,只见金碧峰手攀横枝,挂在树上,爬不上去也没法下来。原来他伤了腿,膝盖已脱了臼。

那根横伸出来的树枝离地约有五六丈多高,三丈多长。金碧峰挂在中间。孟华要是爬上去将他抱下来,只怕那根树枝负担不起两人的体重。

幸而孟华颇有智计,当下拔出宝剑,剥削树皮,搓成一条长绳,叫道:“金大哥,抓牢绳子!”用力一挥,长绳抖得笔直,向金碧峰抛去。金碧峰足部受伤,气力还在,接过绳子,让孟华将他扯了下来。

金碧峰叹了口气,说道:“孟兄,多谢你来救我,我又欠下你一笔人情了。”

孟华说道:“金人哥,千万莫说这样的话,患难相助,理所应当,你在拉萨也曾帮过我的忙呢。”

金碧峰道:“我欠你的更多。你在布达拍宫中已救过我一次性命了。”要知他是天下第一剑客之子,自小给人奉承惯了,是以养成一副自命不凡,心高气傲,不愿轻易授受人家恩惠的脾气。在布达拉宫,孟华救过他的性命,随后两天,他和江上云也去帮忙孟华与吉里父子脱险,当时他曾有言道:“从今之后,咱们谁也不欠谁的人情。我不把你当作敌人;但也不会把你当作朋友。”岂知言犹在耳,他又受了人家的救命之恩。想起当时的言语,心里不觉十分惭愧。

孟华眉头一皱,说道:“患难扶持,何必斤斤计较?金大哥,你莫说客气话了,待小弟给你治伤。”

孟华的三师父丹丘生所学甚杂,孟华也曾跟他学过接骨之法,当下拿起金碧峰的断腿,说道:“金大哥,你忍一点儿疼痛。”“喀嚓”一声,已是替金碧峰接好断臼。金碧峰道:“我自己有金创葯。”掏了出来,孟华替他敷上。

金碧峰一时未能走动,孟华陪着他坐下,说到。”金大哥,怎的你也会到这里来的?”

金碧峰道:“孟兄,我知道你已见过我的爹爹了。”

孟华说道:“不错。我和令尊分手之时,令尊正是要到拉萨城中找寻你们。想必你和江兄亦已见到令尊了?”

金碧峰道:“正是家父要我前往天山的,明年三月十五是吕四娘的百年祭,氓山派将有盛会,是以家父替氓山派代邀天山派的掌门人唐大侠。”

孟华道:“江兄呢?”

金碧峰神色有点尴尬,半晌说道:“他本来想赔我上天山的,我说我一人去就行了,他、他就跟我的爹爹回家啦。”原来金碧峰是因为知道父亲己经找着妹妹,他的妹妹正存柴达木义军处等候父亲一起回家,是以他相成全江上云得到金碧漪作伴还家的机会的。

孟华猜到其中缘故,不过金碧峰既然不提,他也不愿意在他面前提起碧漪,避免彼此尴尬。

金碧峰继续说道:“家父曾与我们谈起了你,对你甚是夸赞。我才知道过去对你诸多误会。唉,说起来我可是当真、当真惭愧……”

孟华打断他的说话,微笑说道:“过去的事,还提它干嘛?我也是前往天山的,唐大侠好吗?”

金碧峰道:“我没有见着他。”孟华诧道:“怎的没有见着?”金碧峰道:“不巧得很,我到天山的时候,唐大侠正在闭关练功。大概还有半月才能开关。你这次去,倒是可以见着他的。”

孟华说道:“我还想向你打听一个人。”金碧峰道:“是谁?”孟华道:“听说缪大侠缪长风也是住在天山,不知你有没有见到他?”

金碧峰道:“也没见着。”孟华说道:“缪大侠也是闭关练功吗?”金碧峰道:“这倒不是。他是外出去了。但我没有问起,却不知道他是去了哪里?”

孟华有点失望,说道:“缪大侠当年是带了一个姓杨的小孩子上天山的,听说这个小孩已经拜在唐大侠门下。金大哥可知此事?”

金碧峰道:“啊,你说的这个孩子,敢情就是天山派掌门人唐经天唐大侠的关门弟子杨炎?”

孟华尚未知道弟弟的名字,他的父亲孟元超也不知道。不过他的弟弟是唐经天的关门弟子,他却是曾经听得缪长风在他的母亲墓的说过的。当下点了点头,说道:“正是,你在天山,可曾见过这个孩子?”

金碧峰道:“可惜得很,也没见着。不过我知道这件事情,是钟大侠钟展告诉我的。”钟展是天山派掌门唐经天的师兄,名列天山四大名宿之一。

孟华说道:“怎的也没见着?他年纪很小,今年大约只有十一二岁吧?难道他也跟缪长风外出去了?”

金碧峰道:“这倒不是。听说他和一位新来的师兄很是要好,我到天山的时候,他跟这位新来的师兄到后山采葯去了。天山地方很大,虽然只是前后之隔,弟子们出去采葯,也得三三五天才能回来。我见不着唐大侠,只在天山住了两天就走了。他们还没回来。”

孟华问道:“这位新来的师兄是谁?”

金碧峰道:“我忘记问钟大侠了。钟大侠对他这个小师侄期望很大,说他只有十二岁就学会了天山剑法的追风剑式,天资聪颖,世所罕见,他只顾夸奖他的小师侄,也就忘记告诉我那个新入门的弟子是姓甚名谁了。不过,我想这也不是什么非要知道不可的事情吧?”

孟华听得弟弟学有所成,甚为高兴,说道:“反正他是跟他的师兄出去采葯,我也不用担心。我是为钟大侠说这位师兄是新来的,是以有点好奇,随便问问。”

金碧峰道:“你这么一说,我也起了一点好奇之心了。据我所知,天山派是不肯轻易收徒的,这人想必是有些来历的了。可惜我生性不大好管闲事,当时忘记了问。不过你反正前往天山,你倒不妨打听打听。”跟着说道:“孟兄,你对这孩子很是关心,敢情你是认识他的父母的吗?”

孟华说道:“他是我的异父兄弟。”

金碧峰这才恍然大悟,很是不好意思。要知他以前之所以仇视孟华,原因之一,就是因为他误会孟华是杨牧的儿子。“我真是糊涂,这孩子姓杨,孟华又这样关心他,我早应该猜到他的来历的。我这么一问,倒是挑起孟华心底的创伤了。”

孟华倒是不以为意,继续说道:“以前我曾经把我的出身当作一件羞耻的事,现在则是早已想通了。一个人的父母是不能选择的,但自己走的是什么路却是可以自己选择的。即使杨牧当真是我的父亲,只要我不是跟他一样为非做歹,那又与我何干?弟弟是杨牧的儿子,并非是他的罪过。如今我已认了亲生之父,我的爹爹也愿意把弟弟当作亲生儿子。这次我前往天山,为的就是把我的弟弟接回来。”

金碧峰面上一红,说道:“孟兄,你不但是本领比我高明,见识也比我高明得多。唉,我,我以前对你……”

孟华说道:“过去的事提它干嘛,说起来我也有许多不是之处的。”金碧峰面有羞愧之色,忽地说道:“过去的事可以不提,不过有一件事情,我还是非告诉你不可。”

孟华道:“什么事情?”金碧峰道:“天山派弟子对你似乎怀有敌意:他们曾经向我打听过你。”

孟华怔了一怔,说道:“他们向你打听我。想必也是因我的身世之故了?”

金碧峰道:“他们并不仅仅是对你的身世有所误会,也不知他们是哪里打听来的消息,说你是清廷的姦细,却千方百计,混在侠义道中。说起来我很惭愧,我虽曾为你说几句好话,也只是据我所知告诉他们而已,还未说得上是全力为你辩护。”原来金碧峰一来是对孟华所知不多,二来在此之前,他对孟华虽然已消敌意,但还没有怎么好感。听得那人“言之凿凿”的对孟华的许多谣言,他也还未敢肯定这些谣言是假。

孟华笑道:“金大哥,这也怪不得你。缪大侠也曾误会过我呢。你这次肯为我辩护,我已经是十分感激你了。”

金碧峰逍:“对啦,天山派的弟子既然这样误会你,缪大侠又曾和你交过手,这事想必他也告诉天山派弟子的了。你这次前往天山,这……”

孟华笑道:“金大哥不用替我担心,要是我再碰上缪大侠,再和他交手的话,他立即会知道我是何人,不会对我再有怀疑的了。”原来他使出家传的快刀绝招,缪长风自然会相信他的说话。

金碧峰道:“可是缪大侠未必能够在你到达天山时已经回来。”

孟华微笑说道:“我想是非黑白,总可以分辨得清楚的。天山派是武林中的一个正大门派,一定会讲道理,何况我还是替他们的少掌门唐加源送东西回去的呢,”

金碧峰道:“噢,原来你曾经碰上唐加源吗?我在天山的时候。也曾听得钟展提及他。他们夫妇下山将近一年,尚未回来,钟大侠还问我知不知道他的消息呢。你是在什么地方碰上他的?他有没有亲笔书信托你带给他的父亲?”

孟华说道:“我是在瓦纳族的一个部落碰上他的。崆峒派的掌门人托他把一件东西带回去给他父亲,他因为还有事羁身,是以又转托我。不过却没书信。”

金碧峰道:“但唐掌门正在闭关,可没人认识你啊!”

孟华说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回 平楚日和憎健翻 天山月冷惜幽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牧野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