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流星》

第37回 惘惘情怀怜二女 重重误会斗三英

作者:梁羽生

劳超伯怔了一怔,喝道:“好小子,死到临头,还有什么好笑。”他不懂孟华为什么还笑得出来,却不知孟华是业已想到了破敌之法。

劳超伯的日月双环急速旋转,他忽然想起了天竺怪僧那个金钵。那日他和这怪僧交手,主剑三次被夺。每一次都是长剑刺入钵中,被他的金钵急旋转夺出手的。

上乘武学本就相通,他登时触类旁通,心里想道:“双环克制刀剑的奥妙之处看来乃是和那个人竺怪僧运用他的金钵的方法相同,不过劳超伯的功力远远不及那个天竺怪僧,我要是敢于冒险一试,说不定可以成功。”

怯敌之心一去,本来他是极力避免宝剑给对方的双环套上的,此时却特地要“自上套圈”了。

一声喝叱,剑气如虹,投入环中,惊雷迅电的一击,快得难以形容!

劳超伯果然还未来得及夺他的剑,就给他伤了。剑尖从环中穿过,在劳超伯的手心刺穿了一个透明的窟窿!当啷声响,劳超伯的月环跌在地上,吓得他魄散魂飞,好像生怕给猎人追捕的受伤野兽一样,发出一声狂嚎,慌忙就跑。

冷冰儿大喜道:“孟大哥,好快的剑法!你这一剑,比我所学的追风剑法还快得多!咳,但只可惜……”

孟华说道:“多行不义必自毙,咱们暂且不必去理会他们。冷姑娘,你的伤怎样?”

冷冰儿道:“并无大碍,你不必为我担心,赶快去找天山派的弟子吧。”

她虽然说是“并无大碍”,但孟华却可以看得出来,她的伤确实是甚为沉重。

孟毕摇了摇头,说道:“我是要找天山派的弟子,但也不必急在一时,待到天明,我再去找他们。现在先治你的伤要紧。”

他把一颗丸葯纳入冷冰儿口中,说道:“这是爹爹给我的小还丹,据爹爹说是少林寺的方丈送给他的,功能补气调元,治内伤最好不过。你暂时什么都不要想,我助你运气催行葯力。”当下握着冷冰儿的手,默运玄功,一股热力从冷冰儿的掌心透了进去,过了一会,冷冰儿果然觉得精神爽利许多。

冷冰儿感觉到孟华手心传来的一股热力,片刻之间流转全身。心里上足暖烘烘了。脸上不知不觉现出红晕。

她从来未曾有过这种温暖的感觉,即使是和段剑青相恋的时候。

不错,她曾经真诚爱过段剑青,有一个时期,段剑青也似乎对她很好,在她的跟前,每一天都少不了甜言蜜语。但即使是在那个时候,她也总是觉得两人之间好像隔着一层什么东西,无论如何不能说是两心如一。

当然她现在是已经明白了,段剑青当初和她要好,只因为她是义军首领冷轶樵的侄女儿,有可资利用之处。分隔他们的那层看不见的帐慕是段剑青的虚伪和自私。

如今她握着孟华的手,她才真正感觉得到一种真诚的感情。虽然这只是友谊,不是爱情。

心里是暖烘烘的,但在暖烘烘的心房,却也隐藏着难以言说的凄凉:“为什么我当初碰上的是段剑青?唉,要是我当初碰上的是孟大哥这样的人,那该多好!”她不敢对孟华存有奢望,她需要的只是纯真的感情。她不知不觉的抓牢了孟华的手,好像害怕这种幸福片刻之间就要消逝,突然她醒觉了自己的失态,脸上也泛起了红晕。

“啊,我好得多了,孟大哥,多谢你啦!”冷冰儿轻轻地把手抽了出来。

孟华说道:“冷姑娘,你怎的如此客气?你那次救了我的性命,我也未曾多谢你呢。你要喝水吗?”

冷冰儿道:“孟大哥,你看见那本书吗?这就是段剑青的妖师所要找的那本波斯文的武功秘笈了。罗曼娜特地带来,想要送给你的,你拾起它吧。”

孟华怔了一怔,说道:“为什么要送给我,我可不敢受这份厚礼。”冷冰儿如有所思,忽地叫道:“啊呀,不好!”

孟华吃了一惊,说道:“什么不好?”

冷冰儿道:“说起罗曼娜,我想起来了。要是他们给段青剑追上……”

这层危险孟华也想到了的,但要是他出去找寻桑达儿和罗曼娜,受了伤的冷冰儿却有谁保护?

正在他感到为难的时候,忽见桑达儿和罗曼娜双双跑了进来。桑达儿在外面的冰壁看见了孟华的影子,首先叫了起来:“好了,好,果然是孟大哥来了!”

罗曼娜更是欢喜之极,一面跑一面嚷。”孟大哥,你真是把我想死了,我还以为你不会这样快来到天山呢!那两个恶贼想必是你打跑的了?”桑达儿笑道:“不是孟大哥还能是谁,幸亏咱们没有走远。”

原来他们记挂着冷冰儿,不忍离开,只是躲在近处。看见段剑青和劳超伯相继跑了之后,赶忙回来看冷冰儿的。他们不知冷冰儿是否已遭毒手,心里好像挂着个五个吊桶,七上八落。如今一见冷冰儿安然无事,又见孟华陪伴着她,自是喜上加喜。

冷冰儿道:“对不住,你那本经书给我撕毁了一页,幸好没给贼人抢去。”桑达儿替她拾了起来,笑道:“瞧你欢喜得都糊涂了,连特地给孟大哥带来的礼物都忘记了。快去亲手交给他吧。”原来罗曼娜只顾前奔,几乎踏着那本经书,都没瞧见。

桑达儿放慢脚步,让罗曼娜跑在前头。罗曼娜跑到孟华跟前,忽地张开双臂和他拥抱。这是他们族中与亲友会面的礼节,不过也还是在男子之中通行,女子则除了亲人之外,只有和闺中密友行此礼节的。显然罗曼娜已是把他当作亲人一样。孟华知道有这个礼节,但也羞得满面通红了。

桑达儿跟着上来和他拥抱,说道:“孟大哥,多谢你又一次救了我们,你来得真巧,我真有点怀疑,莫非你是神仙,你怎的知道我们有难?”

孟华说道:“我在冰川那边,听见你们说话的声音,可惜还是来迟了一步,叫你们受惊了。嗯,我也正想问你,你们怎的也都来了天山?”

罗曼娜笑道:“我们就是为了找你来的,你把这本经书先收下吧。”

孟华说道:“我怎敢接受这样宝贵的礼物,唉,你们也不应该为了送这本书给我,走这样远的路,冒这样大的险的。”

桑达儿笑道:“罗曼娜固然是为了要给你送礼,但也是为了我要避难啊!”此时他方有余暇,把何以要来天山的原因说给孟华知道。

原来在唐加源吓跑了段剑青的那个妖师欧阳冲之后,冷冰儿与桑达儿、罗曼娜跟着会面。罗曼娜这才知道段剑青因何要“猎取”她的野心,同时也知道了她家中所藏的那本古波斯文经书原来是一本武功秘笈。

唐加源有事要去柴达木一趟,于是他们面临一个难题。

那红发妖人欧阳冲给唐加源吓走,却未必远走高飞,他害怕的也只是一个唐加源而已,要是给他知道唐加源离开此地,难保不会再来。

商量的结果,唐夫人想和冷冰儿先上天山,让桑达儿和罗曼娜跟唐加源去柴达木。但唐加源却是不敢答应,说道:“清军正在包围柴达本,说不定战事已经发生。我一个人或许可以进去,带了他们,只怕难保他们平安。”

罗曼娜想了起来,说道:“孟大哥和我说过,他也是要到天山去的。不如我带了那本经书,和桑达儿跟你们一起到天山去吧。一来可以避难,二来可以找孟大哥,我把这本武功秘笈送给了孟大哥,也好让那妖人死心。”

唐夫人道:“我本来也想带你们去的。但恐怕你们经受不起天山高处的寒冷。”罗曼娜笑道:“冬天的时候,我也常在结了冰的湖上,和桑达儿凿开冰窟捕鱼呢。”唐夫人道:“天山高处,恐怕比你们这里湖水结冰的时候还冷得多。”但桑达儿和罗曼娜都说不怕,想来想去,也没有别的更好办法,唐夫人也就只好答应了。

他们虽然比孟华迟几天动身,但由于孟华要到十三个部落去打探尉迟炯行踪,后来碰上了金碧峰,又把他的坐骑送了给金碧峰,是以反而是他们先到了。

罗曼娜把他们来天山的原因告诉孟华之后,叹口气道:“想不到唐夫人保护我们来到天山,我们却连累了她!”

孟华问道:“唐夫人武功不弱,怎的竟遭妖人毒手?”

罗曼娜道:“她是为了保护我被那老贼打了一掌的,冷姐姐跟着又受了伤,没奈何我只好听她的话,和桑达儿先逃跑了。唐夫人死伤如何,却尚未知。”

冷冰儿道:“我刚才听得劳超伯这老贼在搜索我们的时候,和段剑青这小贼说起,似乎唐夫人只是受了伤,还没有死。”孟华说道:“不错,他们说的话我也听见了。不过,听他们的口气,唐夫人似乎伤得很重。”

冷冰儿道:“不如你现在去找她吧。”

孟华苦笑说道:“天山这么大,三更半夜,哪里去找她。冷姑娘,我知道你心里难过,但我要劝你暂且把任何烦恼都置之脑后,先养好你的伤要紧。要找她,也只有明天再说。明天太阳一出,天山派的弟子总会有人来到这附近的,那老贼就不敢来騒扰你们了。”

说罢别来经过,罗曼娜再请孟华收下她的礼物。

孟华坚辞不受,罗曼娜笑道:“我记得你们汉人有两句俗语:宝剑赠侠士,红粉赠佳人,对不对?你说这本武功秘笈是稀世之珍,但在我们手里,却是一点也没有用的。书上那些弯弯曲曲的文字。我们也看不便。”

孟华说道:“我也看不懂古波斯文呀。这是你的传家之宝,我怎敢要你的?”

罗曼娜苦笑道:“要不是你这次揭了段剑青小贼的阴谋,我们还不知道它是什么武功秘笈呢。百多年来,我家一直把它搁在神龛里供奉,历代祖先恐怕也没有谁人翻过一番。这样的传家之宝,又有何用?再说这传家之宝,如今已是变为我家的祸殃了。”

冷冰儿道:“曼娜姐姐说得有理,与其落在坏人手里,不如你拿了它。那些古波斯文字,将来你可以找到识者的。说不定天山派的弟子之中,就有这样的人材,据我所知,唐掌门就曾经由几个弟子陪同,到过天竺和波斯。”

孟华推辞不掉,只好收下。此时天色亦已微明了。

冷冰儿道:“天快亮了,你去找天山派的弟子吧!”

孟华说道:“咱们先得找另一个地方躲藏,以免那老贼再来。”

冷冰儿道:“那老贼已经给你吓破胆,何况他们也得提防给天山派的弟子发现。”

孟华道:“这是预防万一。”

桑达儿道:“我们刚才躲藏的那个地方地形很好,咱们可以转移到那里去。”

那是乱石围成的一个洞穴,入口处很窄,且有树木遮掩,不比这个“冰磨菇”,冰壁透明,会给人瞧见影子。孟华稍稍放心,当下请桑达儿照料冷冰儿,便独自一人出去找天山派的弟子。

走了一会,果然发现有四个佩剑的年轻人迎面而来,料想是天山派的弟子了。孟华大喜,连忙迎上前去。他还未曾开口,为首的那个天山派弟子已在喝问:“什么人?”

“我是来找贵派的掌门人唐大伙的,要是唐大侠未曾开关,我想求见你们的长老钟展钟大侠。”

那四个弟子怔了一怔,彼此对望,脸上现出甚为古怪的神色。原来他们心中俱在想道:“这小子想必就是段师弟说的那个姦细了。他们打听得清楚,知道我们的掌门人尚在闭关练功,所以趁这机会跑来捣乱。”孟华哪知祸在眉睫,继续请他们代为引见。

那为首的弟子冷冷说道:“你要我们替你引见,你也总得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吧,你到底姓甚名谁,哪里来的?”

孟华报了姓名,说道:“我是从柴达木来的,”

那四个天山派的弟子一听得“孟华”二字,四柄长剑登时亮了出来,不约而同地喝道:“果然是那小子!好大胆的小子,竟敢跑到这儿行骗,当我们不知道你的底细吗?”

孟华一个“细胸巧翻云”倒跃出三丈开外,但那四柄长剑来得快,避得开第一招,避不开第二招,无可奈何,孟华只好拔出剑来,一招“夜战八方”,把四柄长剑全部荡了开去,叫道:“且慢动手,请问你知道我的什么底细?”

那大弟子给他荡开长剑,虎口隐隐酸麻,不禁暗睹吃惊,按剑喝道:“我知道你是清廷派来的姦细!”

孟华说道:“你是哪里听来的谣言。”

那大弟子哼了一声,说道:“你还要抵赖了你说的才是假话,却颠倒过来,反而说我们听信谣言!”

孟华道:“我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回 惘惘情怀怜二女 重重误会斗三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牧野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