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流星》

第40回 暗器无功寒敌胆 掌门一出震群魔

作者:梁羽生

劳超伯哈哈一笑道:“我有什么不敢?不错,你们少掌门唐加源的妻子就是给我杀掉的,你来替她报仇吧?嘿嘿,就只怕你这点本领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甘建侯气极怒极,纵身跃上,呼呼呼就是连环三掌。劳超伯有大摔碑功夫号称举世无双,果然十分了得,硬碰硬接,与甘建侯连对三掌,但毕竟还是甘建侯的功力比他更胜一筹,三招一过,劳超伯就只有招架的份儿了。

此时孟华又发现在敌人之中,除了他所认识的红发妖人欧阳冲和大摔碑劳超伯之外,还有“五官”之首的邓中艾和那个名列清廷大内高手之一的卫托平。

原来欧阳冲本是住在中印边境的大吉岭巩和天竺武林人物颇有往来。奢罗的弟子大吉法师和他的交情就很不错。他从“大吉口中,得知“天竺二神僧”要来和夭山派印证武功的消息,又从段剑青口中得知天山派的掌门人唐经天将要“闭关练功”,于是立即通知拉萨的卫托平和邓中艾,并且广邀邪派高手和动力;矛盾存在于一切事物之中,每一事物发展过程自始 ,赶来天山,要想趁这大好机会,把天山派一网打尽,免得清廷将来征战回疆之时,受到天山派相助回人的阻力。欧阳冲的弟弟欧阳业是御林军的副统领,天山派和清廷累有宿怨,他是早就知道的。

甘建侯正自打得性起,忽觉一般热风迎面扑来,炙人如烫。甘建候吃了一惊,长剑一招“白虹贯日”对准那人掌心的“劳宫穴”刺去,那人虽然给他逼退,但他的呼吸也竞是为之不舒。原来正是那个红发妖人欧阳冲。上来助阵。他和劳超伯联手,甘建侯登时屈处下风。

白英奇喘过口气,心眼里又是吃惊,又是惭愧。此时他才知道孟华对他说的那些话全是真的,他的师嫂唐夫人果然是给这个劳超伯所害。不过此时他亦已无暇后悔了,喘过口气,抖擞精神,重新加入战团。他是天山派第二代弟子之中除了唐加源之外的本领最高的人物,与师叔联手,使出了双剑合壁的功夫,和对方堪堪打成平手。

“天山三英”中的老二霍英扬刚刚给那红发妖人打伤,好在伤得不算很重,一见仇人正在和师叔、师兄恶斗,便即拾起长剑,一跛一拐地跑来。

白英奇叫道:“韩师弟呢?”他问的是“天山三英”中的老三韩英华。话中之意是想叫霍英扬去对付另外一些本领较弱的人,让韩英华来替他的。不料霍英扬说道:“韩师弟,他、他中了喂毒的暗器!”

孟华正在帮忙两个处境甚险的天山派弟子,忽地听得霍英扬说出“喂毒暗器”四字,不觉心中一动,快剑刺出,一招“玄鸟划砂”,划开了敌方最强那人的琵琵骨。和他并肩作战的同伴连忙让他撤退,解围之后,孟华上前找着霍英扬,问道:“韩英华中的是什么暗器?”霍英扬道:“和郝建新一样,中的毒针。”孟华说道:“那个人呢?”

霍英扬游目四顾,说道:“咦,刚才还在那边的,却不知哪里去了?”孟华说道:“你和我找他!”

霍英扬看见师叔和师兄抵挡得住那两个魔头,心里想道:“敌方最危险的人物,其实还是那个发暗器的人,李师叔在双华宫内不能出来,唯一可以对付这个人的恐怕就只有他了。我自己的仇慢慢再报不迟。”他已知孟华不是姦细,自是已不得有孟华帮这大忙了。

剧斗正酣,渐渐已不局限在广场之中。双方都有受伤的人退出战斗,受伤重的由同伴揩到树林里觅地疗伤。

霍英扬本领不及孟华,在混战中,不知不觉给敌人冲散。不过好在他及时想起,连忙提醒孟华:“你不必回来帮我了,我还可以应付得来上。你自己去找那人吧,那人的脸上毫无表情?似乎戴着人皮面具的。”

但在这双方将近百人的大混战中,孟华哪里能够仔细去审视哪个人脸上毫无表情?

他没有找着那个人,先碰上了那个“五官之首”的邓中艾。邓中艾的双笔点穴十分厉害,己有三名天山派弟子伤在他的笔下。

孟华喝道:“好呀!这次我要叫你也见识见识我的点穴功夫!”

邓中艾打了个哈哈,说道:“原来又是你这爱管闲事的小子,不过恐怕这次你是没有便宜可占了。你是几时学会的点穴功夫,我倒要领教!”他本来是对孟华甚为忌惮,但恃着人多势众,又听得孟华要用自己最擅长的点穴功夫来对付他、胆子却是不禁大了。想道:“你若当真要和我比试点穴的功夫,那是你自己找死!”

孟华喝道:“现炒现卖,刚刚学会!”邓中艾只当他是胡说八道前来戏弄,哪里相信孟华的说话。不料孟华啷的一剑刺来,却是令他不能不大吃一惊了。孟华用剑来当作判官络使,使的果然是点穴手法。

邓中艾这一惊非同小可,只觉对方的点穴手法奇幻之极,饶他是个点穴的大行家,竟也不知孟华是要刺他的哪个穴道。百忙之中只好以攻为守,左手的判官笔掩护前胸,右手的判官笔点向孟华胁下的愈气穴,“愈气穴”是奇经八脉中督脉与任脉会合之点,这一招正是攻敌之所必救。

孟华喝道:“来得好!”喝声未了,身形已是一飘一闪,剑势斜飞,又是一招以剑尺笔的刺穴的手法。这一次邓中艾看出他是要刺向自己上盘的关元穴和廉泉穴了,慌乱的心情稍稍镇定下来,跟着也喝声“来得好!”双笔齐出。

说到点穴功夫,中土各派本是以山西连家的“四笔点八脉”,最为厉害,但四笔点八脉是要两人合使的,自三十年前,“连家双杰”连城婆、连城王这一对孪生兄弟死了之后,后继无人,这套功夫也就失传了。邓中艾的点穴功夫传自于陕北石家的惊神笔法,后来和连家的后人结纳,彼此交换,他的成就比连家后人更大,虽然练不成“凶笔点八脉”,但他却独自练成了“双笔点四脉”了,他就是恁藉这套“双笔点四脉”的功夫被认为是武林第一点穴高手的。

如今他以一招“双峰插云”反击孟华,正是“双笔点四脉”的绝顶功夫。左笔点的督脉“阳白穴”和任豚的“谷虚穴”,右笔点的是带脉的“玉柱穴”和永脉的“金瞬养”。这四处穴道都是人身的死穴,而且是方向不同的四个落点,极难防御。

邓中艾已经看出孟华的攻势所指,料想孟华却未必懂得他这一招“双笔点四脉”的巧妙,“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只道他这一下反守为攻,孟华非得吃他大亏不可。只要给点中一处穴道,孟华不死也要重伤了。

哪知他是欢喜得太早了,结果恰恰和他估计的相反,吃了大亏的是他,而不是孟华。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孟华剑势倏地一变,抢先一步,竟然从邓中艾意想不到的方位刺来。邓中艾的笔尖还未沾着他的衣裳,就给他刺着了膝盖的“环跳穴”,“卜通”一声,倒下去了。

原来孟华的刺穴手法,是刚刚从奢罗和钟展之战中偷学来的,奢罗的点穴功夫和中土各派都不相同,邓中艾哪里识得?不过孟华刚刚偷学到手,还谈不上纯熟二字,本来只论点穴功夫,他还是比不过邓中艾的。他之能够取胜,乃是因为他用快剑的手法运用在刺穴上,他的出手比邓中艾快得多,高手比斗,只争分秒,邓中艾哪能不吃大亏。

“环跳穴”是足少阳经脉的中枢,被孟华点个正着,邓中艾不由得膝盖一软,“卜通”跪倒。

孟华哈哈笑道:“你是个官儿,行此大礼,小民可是担当不起。”正要把邓中艾抓起来,忽觉劲风飒然,袭他后心。孟华吃了一惊,心道:“这人的掌力不在劳超伯之下。”无暇理会已经瘫在地上的邓中艾,先行应付强敌,反手一剑刺出,就像背后长着眼睛一样,剑尖对准了那人掌心的“劳宫穴”,那人掌锋斜掠,左掌跟着穿出,荡开了孟华的剑尖,仍然是在抢攻,说时迟,那时快,孟华早已转过身来,定睛一看,原来是号称大内第一高手的卫托平。

另一个卫士也早已把邓中艾扶了起来。邓中艾运气解穴,不料不运还好,一运气冲关,只觉膝盖酸麻更甚,一条右腿,竟是不能动弹,不禁心头大骇。要知他是点穴的大名家,解穴功夫当然也是十分了得,如今运气通关,竟然越解越糟,焉得不惊。惊怒交加之下,破口大骂。

孟华笑道:“我这现炒现卖的功夫,你尝过了,滋味也不坏吧?你不服气,还可以再来。我在这里等你解穴。”孟华见他穴道被点,居然还能够单足立起,还能够张口骂人,不禁也是暗暗佩服他的功夫了得,不愧是第一点穴高手之称。心里想道:“幸亏他不识天竺一派的点穴手法,我这一击成功,真是侥幸。”

在激烈的混战之中,邓中艾怎能在“战场”上从容解穴?当下只好让他的同伴扶他到树林里去觅地调治了。

天山派这边添了两个高手,对方却少了一个高手,此消彼失,形势已是拉平。

卫托平喝道:“好小子,上次在布达拉宫给你走掉,这次有胆的你可莫逃!”

孟华笑道:“很好,我就和你再决雌雄,只怕你跑!”说话之间,卫托平已是连劈三掌,孟华快剑还了七招。

卫托平冷笑道:“别人怕你这闪电剑法,我可不怕,你还有什么别的本领?”

一言的提醒,孟华心念一动,想道:“不错,我若不用别的本领,只怕胜不了此人。”当下笑造:“好,我还是用现炒现卖的功夫,让你尝尝滋味。”

话犹未了,剑法已是倏然一变,由疾而徐,招数也由奇诡莫测一变而为朴实无华。

他是在使刚刚领悟的上乘剑法中的“重拙大”三字诀。

或许“领悟”二字用得不当,对“重拙大”这三字诀他是早有领悟的融会贯通。

说也奇怪,他的剑法由快变慢,卫托平却是感到更加吃力了。双掌发出,就像碰上无形的墙壁一般。他的掌力克制不了孟华的剑法,但孟华的剑法在急切之间也攻不进他掌力笼罩的范围。

原来他们两人的本领乃是各有所长,论剑法当然是孟华精妙,但论功力却是卫托平较高。孟华的快剑碰上一等一的内家高手,威力难以发挥,如今他以“重拙大”的三字诀应敌,不务攻而自攻,不求守而自守对方克制不了他的剑法,他自是可以更加挥洒自如了。

剧战中卫托平有一招稍微躁进,孟华突然快剑刺出,喝声“着!”只听得“嗤”的一声,卫托平的衣袖已是给他的剑尖划破,左臂也割开一道伤口,卫托乎一声大吼,双掌猛发一招,双脚却是不禁连连后退。

孟华给他掌力所逼,也是不禁退了一步,心里暗暗叫了一声“可惜!”原来他是急于取胜,其实这一剑还是可以不必这样快的。要是他仍然用“重”的字诀使出这一招“玄乌划砂”,卫托平的一条左臂恐怕已保不住。

孟华正要乘胜追击,就在此时,在广场一边的边沿,忽听得有几个天山派弟子哗然惊呼:“不好,快来救段师弟!”孟华听得“段师弟”三字,心头一跳,不禁定晴向那边看去,无暇理会卫托平了。

只见果然是段剑青给一个人追逐,此时已是追到场边,段剑青刚刚跳过墙头,那人跟着也跳了上去。

本来在一场大混战中彼此追逐是常有之事,用不着如此大惊。只因一来是追逐段剑青的那个敌人本领太强,同门恐他有性命之危。二来同门又知段剑青是掌门最看重的第三代弟子,是以首先发现的人就不禁要为他呼援了。

那几个天山派的弟子一面呼援,一面也跑上去,准备联手阻止强敌。那人跃上墙头,一声冷笑,反手一扬,三个天山派弟子登时倒在地上。第四个天山派的弟子不敢去追,急忙叫道:“快拿碧灵丹来,三位师兄中了喂毒的暗器了。”

碧灵丹是用天山雪莲泡制的解毒灵葯,极为珍贵。并非每个弟子身上都备有的。

孟华没瞧见那人的面孔,不过也已知道定是他和霍英扬所要找寻的那个人无疑了。

说时迟,那时快,那个暗器伤人的汉子已是翻过墙头,去追段剑青了。孟华料想其中定有蹊跷,心里想道:“我可不能让段剑青知道我跟踪他。”故意延迟片刻,先向卫托平喝道:“好呀,你口出大言,如今打不过就想跑么?有胆的再来和我决战。”

卫托平喝道:“有胆的你过来!”他正在向欧阳冲那边跑去,想与他们会合。”

霍英扬和祝建明此时刚好亦已来到了孟华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回 暗器无功寒敌胆 掌门一出震群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牧野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