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流星》

第44回 慾雪师冤来赴山 却逢妖孽上名山

作者:梁羽生

从他们下山那天起,一连十几天,都是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北国的春天虽然来得迟,草原上也能够见到不知名的野花了。这一天他们在草原上并辔同行,罗曼娜兴致勃勃要和桑达儿赛跑。桑达儿笑道:“好呀,但这次我追上了你,你可不能用皮鞭拍打我了。”

罗曼娜面上一红,说道:“又不是玩刁羊的游戏,我省点气力不好,我才懒得鞭打你呢。”

桑达儿想起“刁羊”之事,笑道:“那晚我真怕你的皮鞭要落在别人身上,落在孟大哥身上那还罢了,要是落在那姓段的小子身上,可就遭透了!”罗曼娜天真烂漫,想起那晚事情,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也还是格格的笑了起来,笑得十分开朗。孟华早已习惯了他们的纯真和爽直,也就不觉得尴尬了。

罗曼娜笑道:“我才不会上那骗子的当呢,不过我倒很想把他狠狠的打一顿,当然不是在刁羊的时候。至于孟大哥嘛,可惜他早已有了意中人,我想打他的反映论,克服了早期不可知论立常在政治上,主张“渐 ,他也不能让我的皮鞭落在他的身上。”

桑达儿道:“对啦,孟大哥,你几时和那位心爱的姑娘来我们这里,我们特别为你开一次刁羊大会。”

孟华笑道:“多谢你们。不过我们汉人的规矩和你们不同,妻子是不能打丈夫的。”

桑达儿道:“那你们怎样表达情意?”

孟华说道:“两情相悦之时,用不着说出来,对方也会懂的。”

罗曼娜噗嗤一笑,说道:“是呀,你当别人也是像你这样笨么?”

孟华给她挑起话题,不觉又想起了金碧漪来。“不知她会不会跟父亲到崆峒山去,但愿能够在那里见得着她。金大侠已经知道女儿心事,和江家的婚姻之议想必也已打消了吧?但愿这次重逢,不再好事多磨。”

罗曼娜好似知道他的心思,笑道:“都是我的不好,惹起你的相思病了。来,你也参加我们赛马,解解闷儿。”

孟华说道:“你们玩吧。我给你们留心,看看能不能猎到一头山羊。”罗曼娜诧道:“要来做什么?”孟华笑道:“充作家羊,给你们再玩一次刁羊游戏呀。”

桑达儿和罗曼娜嘻嘻哈哈的追逐起来,忽见一头野猪在山边的乱草丛中出现。桑达儿笑道:“可惜不是山羊,不过野猪肉更好吃,我打下来,今晚请你们吃烤野猪大餐!”

罗曼娜叫道:“呵,它已经跑上山坡了,你还不赶快射?再迟,它就要逃得无影无踪啦!”桑达儿笑道:“它跑不掉的,瞧我的神箭!”他有意在罗曼娜面前显显手段,马儿跑得快,在马背上张弓搭箭,唰的一箭就射过去。

弓如霹雳,箭似流星,这一箭直射到百步开外,眼看就要射中那头野猪,山坡上忽地也有人一箭射将下来,两枝箭在空中碰个正着,一齐落下。那头野猪还未来得及窜入乱草丛中,连珠箭跟着射来,立即把它射翻了。

桑达儿吃了一惊,赞道:“好箭法!”心里想道:“这人箭法更胜于我,不知是谁?”

心念未已,只听得一个熟悉的声音哈哈笑道:“是桑达儿吗?”山坡上出现了一小队人马,为首的是个年约五十左右,身体魁梧的哈萨克人。

罗曼娜又惊又喜,叫道:“爹爹,你怎的跑到这样远的地方打猎?”原来这人正是她的父亲罗海。

罗海突然见着女儿,更是欢喜无限,说道:“你们都回来了,还有一位……”罗曼娜笑道:“还有一位贵客,正是你想见的!”说话之间,孟华亦已来到。

罗海大喜道:“我还担心你们找不到孟少侠,未能上到天山,就碰上坏人呢!想不到你们已经一起回来了,这我可以放心啦。”

罗曼娜说道:“好叫爹爹欢喜,那个红发妖人早在天山打死了,只吓跑了那姓段的小子,谅他也不敢再到咱们那儿捣乱啦。”她把找寻孟华的经过告诉父亲之后,问道:“爹爹,你们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我想:该不会真是打猎吧?”原来跟随她的父亲一起来的这十多个人,都是部落中的重要人物。

一个长老笑道:“当然不是为了打猎,你爹爹是去举行就职大典的。”

罗曼娜怔了一怔,说道:“就什么职呀?”

那长老笑说道:“咱们哈萨克族人的总格老呀!你还不赶快向你爹爹道贺。”

原来哈萨克族的老酋长年过七旬,早有退休之意,两个月前,他按族中规矩,召集各个部落的酋长推选继任人选,结果是一致推举瓦纳族的酋长罗海担当。

哈萨克族是回疆最善战的一个民族,若是哈萨克族团结起来,足可以成为抗清的一支劲旅,孟华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十分欢喜,连忙和罗曼娜一同上去道贺。

罗海说道:“我本来不敢担当这一重任的,但转念一想,要是我做了本族的格老,我可以和你们在柴达木的义军合作得更好一些,大家携手抗清,彼此都有个倚靠。我是想到了这一点,因此才答应的。”这正是孟华心里希望的事,从罗海口中先说出。来,孟华不由得大喜过望,说道:“我把这个喜讯带回柴达木去,请冷头领派出一位正式的使者来和你定盟。这里我先向你道谢。”

罗海哈哈笑道:“咱们是彼此帮忙,道谢什么?再说,也用不着正式的使者了,我和你说了就算数。不过,你要是要弄个仪式以示郑重的话,那么我也正想请你到苏克昭盟去,请你参加我接任格老的典礼,典礼过后,我和你歃血定盟。”

孟华说道:“本来我应该前往参加盛典,更应该在那天向你正式道贺的,不过,很不凑巧,我有另一件紧要的事情必须先到别的地方去一趟,只好向你老人家告罪了。”

罗海说道:“既然你另有要事,那我也不便勉强你了。不过现在天色已晚,你要赶路,一天也不能多走几里了。不如就在此地歇一晚如何,我还有好消息告诉你呢。”

孟华答应下来,跟着问道:“是什么好消息?”罗海笑道:“我们的规矩,有好消息要喝酒庆祝的。待咱们喝酒的时候再说吧。”当下分派人手,一面搭起帐篷,一面生火烤那野猪。

他们携带有几个大皮袋的奶酒,野猪烤熟,大家在草原席地而坐,拔刀割肉,捧着皮袋大口喝酒,倒是另有一番风味。

罗海有了酒意,兴致更浓,哈哈笑道:“说起这个好消息,我还得先多谢你呢。”

孟华怔了一怔,说道:“这好消息和我有何相干?”

罗海说道:“那个红发妖人和那姓段的坏小子是为了三个原因,才躲在我们那里这许多时候的。他们说的秘密,给你听见,你告诉了冷姑娘,冷姑娘后来告诉我的,你还记得这件事么?”孟华说道:“记得。”罗海说道:“那你再说一遍。”

孟华说道:“第一原因是他们早已料你会继任格老,姓段那小子想骗你的女儿,以便他将来好在回疆称王;第二个原因是想把那本波斯文的武功秘笈弄到手;第二是他们知道你们那个地方有个玉矿,一直还未有人发现。”

罗海冷冷笑道:“他们处心积虑想害咱们,想不到咱们却是因祸得福。我的女儿如今有了女婿;那本波斯文的武功秘笈是到了你的手中;一直没有人发现的那个玉矿在我动身之前恰好也发现了。你说,我岂不是要多谢他们间接告诉我这个秘密么?”

孟华笑道:“不错,我也得多谢他们呢。格老,你们发现了这个玉矿,你们的老百姓以后的日子也可以过得更好了。当真是一个值得庆贺的好消息呀!”

罗海继续说道:“这玉矿我准备在回去之后,便即进行开采,要是开采成功的话,将来还得请你们在柴达木的朋友帮忙把这些玉石向外面销售。这样不但我们的日子可以过得好一些,义军的军饷大概也可以不成问题了。”

孟华说道:“好,我会把格老这个计划带回去给冷头领的。”

罗海说道:“好,祝咱们合作成功。”与孟华干了一杯之后,继续说道:“我希望你能够尽早来到我们那儿,我们的刁羊大会还有几个月又要举行了。这次我还希望你带了你心爱的姑娘一起来。”

罗曼娜笑道:“爹爹,我早已代你邀请他了。但你可知道他的心爱姑娘是谁么?”

罗海笑道:“你这样说,想必他是已经告诉你了,快点说给爹爹知道。”罗曼娜道:“你听了一定欢喜,孟大侠的意中人就是金大侠的女儿!”

罗海道:“是金逐流、金大侠么?”罗曼娜笑道:“除了他天下还能有哪个姓金的配称大侠?”

罗海大喜道:“这太好了,金大侠和令尊一样,正是我们所佩服的汉人英雄呢!”

说至此处,罗海想起一事,笑道:“不是你提起金大侠,我几乎忘记了有一件事情还要告诉你们呢。”

罗曼娜道:“什么事情?”

罗海说道:“金大侠的一个徒弟半个月前曾打咱们那儿经过,他是来打听他的师兄亦即金大侠的儿子的消息的。不过金大侠的儿子几时来到回疆,我却不知。”

孟华说道:“这人是不是名叫江上云?他是金大侠的二徒弟。”

罗海说道:“不错,他也向我打听尉迟大侠和你的消息。我说你已经到天山去了。你没碰上他吗?”

孟华说道:“没有。不过我却曾碰上他的师兄。”

孟华说起金碧峰在雪山上被一群犀牛攻击,自己恰好和他碰上,救他脱险之事,听得众人都是咋舌不已。

孟华说道:“讲起这件事情,我还应该向你道歉呢。”

罗海怔了一怔,说道:“你救金大侠的儿子,这是一件好事,为什么要向我道歉?”

孟华说道:“不是救人之事,是我借你的那匹坐骑之事。不过这两件事情有点连带关系。”罗海想了起来,说道:“对啦,我正想问你,你怎的换了坐骑?”

孟华说道:“我这匹坐骑,已经换了第三次了。最先是你借给我那匹坐骑,途中遭遇坏人伏击,不幸被射杀了。但后来我在天狼部得到江布的一匹名马,本来想把那匹马偿还你的……”

罗海不觉又是怔了一怔,说道:“且慢,江布是西藏著名的恶霸,怎的你和他会有交情呢?”

孟华笑道:“那匹坐骑不是他送给我的,是给我抢来的。这个大恶霸也是我的仇人呢。”当下把江布如何逃到回疆,如何和清廷的大内高手勾结,来到天狼部,想煽惑天狼部的酋长与义军为敌之事原原本本说给岁海知道:“他逃到天狼部,正是应了一句老话,天堂有路他不进,地狱无门他偏进来。恐怕他做梦也想不到,在那里会碰上尉迟大侠和我。结果是鹰爪侥幸逃脱,他被我们擒获。天狼部的新格老将他押回西藏,交给他祸害最深的仇家了。他平生最喜爱的那匹名马就归我所有了。”众人听了江布的下场,都是大为称快。

孟华继续说道:“我本来想把江布那匹坐骑偿还你的,但因金碧峰摔坏了腿,我送给他了。”

罗海哈哈笑道:“这件事你做得好极了,我那匹坐骑本来是送给你的,要什么‘偿还’?你这样说,那反而是把我当作外人了。”

第二天一早,孟华与罗海父女道别,罗曼娜与桑达儿依依不舍,又送了他一程。临别说道:“孟大哥,你对我们的恩情我们永远也报答不了。只请你记得,你和那位金姑娘一起回来。”孟华说道:“我会回来的,我也永远记得你们珍贵的友谊!”

他不用送罗曼娜回乡,时间是更宽裕了,此时才是正月下旬,距离崆峒之会,还有将近五十天的时间,用不着心急赶路了。不过在他知道江上云的消息之后,心潮却是起伏不定。

金碧漪的哥哥已经谅解他了,那个骄傲的江上云对他是否还有敌意呢?

不错,金碧漪的父亲是已经知道女儿喜欢他,而且也曾向他透露过口风,暗示可以答应他们的婚事了。但也只限于“暗示”而已,并未成为定局。假如江上云坚决不肯放手的话,凭着江家和金家的深厚交谊,如果江海天亲口为他的儿子向师妹求婚,这事情会不会有变卦呢?

当然,即使有这种最坏的情况发生,孟华相信也不过只是多添一点磨折而已,只要金碧漪真心爱他,哪怕更多磨折也阻挡不了。不过却难免彼此心上都有疙瘩了。

“金大侠派他的儿子到天山,只是为了邀请唐掌门在今年前辈女儿吕四侠的百年忌辰之时,到氓山扫墓。同时也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4回 慾雪师冤来赴山 却逢妖孽上名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牧野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