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流星》

第47回 真假难分误大事 是非不辨佯糊涂

作者:梁羽生

院子里面,辛七娘刚把解葯掏出,尚未交到洞冥子手上。听得大石道人这么一嚷,她的心思动得极快,登时想到:“洞冥子正在这里和我说话,不过一墙之隔,大石道人焉有听不见之理,为什么他还要叫师父来?若说发现敌人,敌人也已经扑进来了,没理由要师父出去。”

孟华却是经验较浅,根本就没想到眼前的洞冥子乃是假冒,急切间也无暇细想大石道人为何那样叫嚷,他身形一起,便似离弦之箭,倏的“飞”到洞冥子跟前,按照原走计划,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侧的一剑,向洞冥子刺去!

辛七娘心念电转,立即把解葯收回,跃过一边,静观其变。三个人的动作都是快得非常,辛七娘刚一跃开,孟华的剑尖已是指到了洞冥子胁下的软麻穴。

只听得“嗤”的一声,洞冥子的衣裳穿了一孔,可是孟华这奇快的一剑,却并没有刺着他的穴道。在那电光石火之间,他的身形只是一飘一闪必须采用现象学还原的方法,把前人留下的间接知识以及有 ,竟然就避过去了。孟华不禁大为诧异:“洞冥子怎的会有这样高明的轻功?”他感到奇怪的还不只此,在这刹那间,他还好似觉得对方这一飘一闪的奇妙身法,竟似依稀相识,但急切之间,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的了。

急切之间,他也无暇细思,一击不中,跟着又是连环三剑,心里想道:“捉错了人,也不能让眼前这个洞冥子跑掉。”要知倘若放走这人的话,倘若他是真的洞冥子,哪里还去找这个机会?

这人的身法轻灵当真是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在孟华闪电般的快剑攻击之下,竟然还能够移步转形,旁边的辛七娘看来剑光好几次好像在他身上交叉穿过,他却还是没有受伤,不过,他也还是逃不出孟华剑光笼罩的圈子。

“不对,此人一定不是洞冥子。”孟华突然想起一个人,刚要收剑相询。就在此时,忽听得有人大喝道:“谁敢这样大胆来冒充我。”跳进来一个和洞冥子一模一样的人,真的洞冥子来了!

那个假洞冥子也是此时方始认出孟华,趁着洞冥子未曾扑到,孟华的攻势倏然停止之时,连忙叫道:“你是孟华?快,快跑吧!”这人一开口说话,孟华登时就知道他是谁了?不是别人,正是曾经几次帮过他的忙的,那个天下第一神偷快活张!

原来快活张不但是天下第一神偷,改容易貌之术也是仅次于他的好朋友李麻子,可以算得上是天下第二。孟华发觉是他,又惊又喜,又是后悔,心道:“我真糊涂,早就应该想到是他了。但如今他的解葯未曾到手,我也未曾抓着人质,怎能马上就跑?”快活张无暇和他细说,“快跑”二字吐出chún边,立即腾身飞起,掠过围墙,辛七娘打出三枚喂毒暗器,哪里追得上他?

就在此时,忽听得有人喝道:“给我滚下去!”人还未到,劈空掌力已是到达快活张身上。不过,快活张却没有跌落墙内的院子,而是摔在墙外。而且他虽然摔了一跤,也还是能够马上爬起来就跑了。

这个以劈空掌力震跌快活张的人正是海兰察。原来快活张眼观四面,耳听八方,他是早在孟华之前就听出了是海兰察正在赶来了。也正是如此,他才叫孟华赶快逃跑的。他知道孟华的轻功本领虽然不及自己,却在海兰察之上,只道孟华会跟着他跑,是以倒不担心孟华脱不了身,他没工夫等待孟华,赶紧去办另一件重要的事情。

孟华的计划本来就是要把洞冥子抓着作为人质的,一见洞冥子出现,如何还能放过?海兰察掌劈快活张之时,正是他快剑疾攻洞冥子之际。

洞冥子已经听见了海兰察的声音,有恃无恐,喝道:“好小子,果然是你!”话犹未了,双剑相交,“当”的一声,洞冥子的长剑拿捏不牢,险些脱手。洞冥子迅速变招,一矮身躯,把当胸平刺的剑势变成了“伏地斩虎”。他快,孟华更快,他的剑尖还未触及孟华的脚跟,只觉肩头一片冰凉,孟华的剑尖已是挑破他的衣裳,指到他的肩井穴。洞冥子生怕琵琶骨被穿,百忙中一个沉肩缩肘,一招“举火撩天”,长剑反挑上来,径刺孟华小腹,这本来是攻敌之所必救以解本身之危的高招,但还是慢了半分,只听得又是“当”的一声,洞冥子的长剑脱手飞出,肩头也给划开一道伤口,幸亏还没伤着琵琶骨。

不过,孟华虽然是在三招之内打落洞冥子的长剑,并且还伤了他,但要想把洞冥子抓作人质的计划却是不能成功了。要知洞冥子毕竟是崆峒派的剑术高手,孟华倘若出其不意,攻其无备,或许能够一招得手。如今三招方才打落对方的兵器,对方的强援已是来到了。海兰察情知追不上快活张,立即回来对付孟华。人未到,掌先发,一记劈空掌力,把孟华刺向洞冥子的剑点震歪。

孟华一个倒翻,迅即施展“黄鸽冲霄”的身法,身形平地拔起,想要掠过墙头。辛七娘躲在墙角,见他从头顶掠过,吃了一惊,连忙躲过一边。但在她闪躲之时,却也没忘暗算孟华,把手一扬,飞出一枚指环。

孟华无暇理会这个妖妇,空中长剑一圈,“当”的一声,便把那枚指环劈为两半。

海兰察喝道:“好小子,还想跑么?说时迟,那时快,他也从另一面跃上墙头,又是一记劈空掌,向着孟华迎面劈来。

以孟华的功力,纵然比不上海兰察,按说也不会被他的劈空掌力震得摔下去的,但不知怎的,孟华脚点墙头,正要飞身掠起之时,忽地感到胸口塞闷,呼吸不舒,竟然就给海兰察震翻了。

孟华未曾落到地上,长剑反手一撑,已是一个筋斗倒转身形,跳起来了。唰的一剑刺将出去,正好迎上跳下来追击他的海兰察。

孟华咬紧牙根,一招“万里飞霜”,接着一招“千山落木”,陡然间,只见满院子都是冷电精芒,他的一柄长剑,竟似比为数十百柄,剑影重重,从四面八方,向海兰察刺去。海兰察眼看着他已给自己的掌力震跌,不料他的剑法还是如此厉害,也是不禁吃了一惊,连忙凝神对付。

孟华使出两败俱伤的剑法,一口气刺出六六三十六剑,未能得手,忽地觉得有力不从心之感,又惊又诧:“怎的我如此不济?”

辛七娘喘过口气,叫道:“海大人,用不着和这小子拼命,困住他就行,他跑不了的!”

原来辛七娘刚才打出的那枚指环,正是她最厉害的一种毒葯暗器。指环中空,内藏毒粉,这毒粉无色无味,孟华不合用剑劈开她的毒指环,已经吸进了一撮毒粉,但他可还没有察觉。

孟华这才知着了道儿,心里想道:“我跑不了,也不能落在敌人手上。”正要回剑自杀,忽地眼睛发黑,只听得“当”的一声,他的宝剑已给海兰察打落,人也立即晕过去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孟华这才渐渐苏醒过来,初时还觉头昏目眩,过了一会,方始记得是曾经发生了什么事情。料想是给敌人所擒了。他试一试想站起来,哪里动弹得了。

稍稍恢复清醒之后,孟华发觉自己是被囚在暗室之中,外面似乎有人说话。

他本来就是躺在地上的,武功虽然消失,伏地听声的本领并未消失。当下耳朵贴在地上,凝神静听,只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不能!”

跟着是洞冥子的声音说道:“师兄,你要保留这小子的性命?”那苍老的声音说道:“不错,这件事情必慎重处理,我不能让你马上就把这姓孟的杀掉!”

孟华这才知道,原来和洞冥子争辩的这个人正是崆峒派的掌门人洞真子。洞冥子要杀他,洞真子则是要阻拦师弟杀他。“毕竟是掌门人比较明白事情。怪不得我的三师父只是说他有耳朵软的毛病,对他还是颇有好感的。但愿这次他可不要再犯老毛病了。”孟华燃起一线希望,心中想道。

心念未已,只听得洞冥子冷冰冰的声音又已说道:“师兄,你知道这姓孟的小子是什么人吗?他是丹丘生的徒弟!咱们召集这次同门大会,为的就是要清理门户,若不斩草除根,必有后患!”

洞真子道:“我知道。但你可知道他现在是什么身份吗?”洞冥子道:“他是什么身份?”洞真子道:“目前我也还未能确定,不过这锦匣既然是在他手里,我就得先问个清楚。”

原来孟华被擒之后,洞冥子在他身上搜出掌门师兄送去给唐经天的那个锦匣,锦匣里有丹丘生的档案,有洞真子写给唐经天的亲笔函件。虽然那些材料和信件,师兄都是偏袒他的,他也不能不吃惊了。兹事体大,虽然他要谋夺师兄的掌门之位,表面上也不能不尊重师兄。他想反正这个掌门人的位置,师兄已是要拱手让给他的了,倘若因此事闹翻,反而不妙。是以打算在禀明师兄之后,说服师兄同意,再杀孟华。不料师兄却是一口拒绝。

洞冥子道:“师兄,这锦匣是你托唐加源拿回去给他父亲的吧?”

洞真子道:“不错。怎样?”

洞冥子道:“孟华这小子的本领比丹丘生还要高明,当然凭他现在的本领,要想从唐经天手中夺来这个锦匣是决计不能的,但要是从唐加源手里,那他恐怕还是做得到。我不相信这样机密的事情,唐经天会交托给他!”

洞真子道:“无论如何,总得问个明白。你进去瞧瞧,他醒了没有?”

洞冥子淡淡说道,“这小子吸进了辛七娘的迷魂香,辛七娘还不放心,又给他眼了酥骨散。最少也恐怕还得一天才能醒来。”

孟华这才知道,原来他已是和金碧漪一样,着了酥骨散之毒”。心想。”怪不得我不能动弹,这酥骨散果然是名副其实。不过那迷魂香却似乎没什么了不起,伺须等待明天,我现在不就已经醒了?”其实迷魂香的厉害,实是不在酥骨散之下,只因他已得张丹枫和天竺、波斯二家的内功心法,虽然在昏迷之中,内功亦是绵绵不断,产生自然抗毒的功能,这才能够在不过三个时辰之内,便即苏醒。

洞真子道,“你不可以请辛七娘把解葯给你吗?”

洞冥子冷冷说道:“师兄,辛七娘的怪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可不想碰这个钉于。尤其她昨晚给人冒充我几乎骗去她的解葯,她更是不放心把解葯交给任何人了。”

洞真子道:“我不要酥骨散的解葯,只要迷魂香的解葯也不行吗?”

洞冥子道:“我知道她是不会给的。师兄,你不相信,你自己去试一试。”

洞真子有点着恼,说道:“好,反正后天才是会期,明天中午时分,他总会醒来了,我还来得及问他。你把他交给我吧。”

洞冥子道:“你把他带走,你不相信我吗?”

洞真子道:“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想早点知道真相,他一醒我就要问他的。让他在我那儿,可省得我走来走去。你不放心我把他带走,难道也是不相信我吗?”

掌门师兄这么说话,洞冥子自是不便拒绝了。当下说道:“师兄,你知道真相之后,准备如何?”

洞真子道:“要是他并非唐经天派来的,我便让你把他杀掉!”

洞冥子道:“要是他万一真的是唐经天派来的呢?”

洞真子道:“我自有处置的办法,总之我也不会马上就放虎归山让你为难的,放心吧。”

洞冥子还想说话,洞真子又道:“金逐流的女儿我让你们处置,这姓孟的你也应该放心让我处置了。”

洞冥子暗吃一惊,心道:“师兄的耳目也真不少,我只道这件事情他不知道,原来他也知道了。不知是哪个弟子告诉他的,我倒要仔细查查。”

孟华假装熟睡,故意把呼吸弄得比常人还要微弱得多。只听得脚步声走近身旁,洞真子探他的消息,抓着他的手摇了一摇,孟华只觉虎口麻痒痒得好不难受。幸而他的武功虽然暂时消失,所学的上乘内功心法可没忘记,真气还在继续运行。这才能够忍住,没有叫出声来。

洞真子道:“辛七娘用的葯真厉害,果然还是昏迷未醒。看这样子,我还担心他中毒太深,过了十个时辰,恐怕也未必能够醒呢。”

洞冥子幸灾乐祸地说道:“我把他交了给你,他的死活我就管不着了,不过,师兄,你怎样将他带走。这件事情,我想你和我都是一样,不愿意让多人知道吧?”

洞真子道:“当然,你叫大石进来。”

大石道人进来之后,洞真子道:“师弟,借你这口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7回 真假难分误大事 是非不辨佯糊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牧野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