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流星》

第48回 玉虚子离厅暴毙 丹丘生委曲求全

作者:梁羽生

洞冥子干咳两声,清了清喉咙,说道:“我德薄能鲜……”一句话未曾说完,他的门下弟子也还正在鼓掌欢呼,忽听得有个人说道:“你本来就不配当这掌门!”音细而清,宛若游丝袅空,那么多人的欢呼鼓掌之声,竟然掩盖不住!

更令人注目的是,这声音竟是发自崆峒派弟子的群中,显然是他门下有人不服!众宾客惊愕不已,崆峒派的弟子更是面面相觑,刹那间不由得都是呆了。

这一下变故突如其来,大出洞冥子意料之外,在“德薄能鲜”这句“开场白”之后,他本来是要暇意推让一番,然后才装作不得已接受掌门之位的。第二句话他想假惺惺说的也正是:“我本来不配当这掌门”,不料却给那人抢先说了。

洞冥子做梦也想不到,门下弟子之中,竟然有人敢公然反对他做掌门,他打的如意算盘,是想要在观礼的武林名宿面前造学”中的“发散性思维”。 ,表现他是受到崆峒派上下一致推戴,才肯“勉为其难”的。哪知会发生这种大失面子之事。

为了维持面子,洞冥子只好装作听不见,涨红了脸,继续道:“我,我本来不配挑这掌门重担,蒙师兄厚爱……”话犹未了,刚才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师兄弟朋比为姦,私相授受,好不要脸!”这一次没有欢呼鼓掌的声音遮盖,大家听得更清楚了。

洞冥子不能装作听不见了,大怒喝道:“是谁说话,给我站出来!”

“朋比为姦”这四个字,连洞真子也骂在内。不过洞真子虽然恼怒,心里却也不无几分快意,当下说道:“师弟,这位朋友的说话虽然无礼之极第一性的质和第二性的质近代哲学用语。首次把物体的 ,但他既然指责咱们私相授受,咱们就按照规矩去做吧,免得惹外人闲话。”

洞冥子气得发了昏,立即问道:“什么规矩?”

洞真子朗声说道:“有谁不服洞冥子当掌门的,请提出第二位人选!”一心想拥戴师父继位掌门的洞冥子本支弟子,自是纷纷为师父帮腔,洞真子连说三次,没人提出第二位人选。

洞冥子觉得多少挽回了一点颜面,正想说话,那人又抢在他的前头说了:“你培植党羽,以力服人,连掌门师兄都害怕你家,结构主义的先驱。曾在日内瓦大学教授普通语言学。提 ,谁敢对你说半个不字,不怕你诛锄异己吗?”

洞冥子蓦地一声冷笑,喝道:“这人分明不是本门弟子,特地来捣乱的!快、快抓姦细!”

说也奇怪,那个声音是从崆峒派弟子的人堆中发出来的,但每一次当那声音一响起来的时候,众弟子都在留心注意旁边的人,竟然查不出是谁说话。纷纷扰扰之际,那个声音又起来了:“谁是姦细?我看你才是勾结清廷的姦细呢!”

洞冥子面色一沉,作个手势,叫众弟子停止喧闹,说道:“各位现在都可以明白了,这人是冒充崆峒派的弟子上的根本转变。断言马克思的著作可分别属于两种截然不同 ,前来兴风作浪,意图挑拨我们师兄弟不和,意图挑拨本门弟子犯上作乱的。他用心如此毒辣,各派还能相信他的一派胡言吗?”

洞冥子的心腹大弟子大石道人跟着说道:“不错,姑不论这人用心如何,本门大事,却是不容外人干预。如今本门上人对掌门的继位人选均无异议,我看也就不必节外生枝了。”

洞真子为势所迫,只好正式宣布道:“我提出师弟洞冥子继我之位,作崆峒派的二十三代掌门人,如今上下均无异议……”

刚说到这里,忽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叫道:“且慢,我有话说!”众人愕然注目,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道,扶着拐杖家。早年接受笛卡尔的二元论哲学,后转向唯心主义,并同 ,一破一拐的走入会场。

在场的宾客连金逐流在内,十九都不认识这个老道。不过武当派的长老雷震子,和少林寺的两位高僧却是知道,这个老人是当今崆峒派辈份最尊的玉虚子。

玉虚子是前任掌门洞妙真人的师父,亦即是规任掌门洞真子和即将继位的掌门人洞冥子的师伯。今年已是将九十岁的年纪,早在三十多年之前,他的徒弟接任掌门之时,他已退为“长老”,从不过问本门事务的了。他在后山独辟一洞,颐养天年,几乎足不出洞。本门弟子,也只有辈份较高,年纪上四五十岁的才见过他。

洞真子和洞冥子都是大吃一惊,齐声说道:“师伯,你老人家来做什么?”玉虚子拐杖一顿,说道:“本门兴废的大事,我怎能不来?”不知他是因衰老还是心情激动之故论书院,对印度教的吠檀多进行改革,被称为“新吠檀多 ,说话之际,恍似风中之烛,摇摇慾坠。

大石道人赶忙过去扶他,玉虚子拐杖一挥,说道:“走开,不用你们假献殷勤。”

大石道人抢上来扶,玉虚道人眉头一皱,虽然不用拐杖打他,却也振臂一挥,在这一挥,之下,大石道人不觉踉踉跄跄倒退几步。又是尴尬,又是吃惊,想不到他这位年将就木的太师伯竟然还有如此功力。

玉虚子冷笑道:“你们以为我走不动了吧?”但不知他是由于年老用力的关系,还是由于动了怒气的缘故,弓着身形,踏出去的脚步,更似摇摇慾坠。

忽地有个衣裳烂旧的汉子说道:“老道长,走稳。请莫逞强,还是让我扶你一把吧。”

他不扶犹好,一扶之下,玉虚子身向前倾,几乎就要跌倒地上。但那人还是给他振臂一挥,不能不松开了手,退下去了。那人苦笑道:“老道长、我是一番好意,你不领情,也不用打我啊。”

玉虚子哼了一声,说道:“你是谁?”

那汉子道:“我、我,我只是……”大石道人在旁代答道:“他是一个临时请来的散工。”

玉虑子哼了一声,不再言语,拐杖顿地,突然步履如飞,很快就走到洞真子和洞冥子的面前了。原来他虽然感觉得到那个汉子本领不凡,决非一个普通的工人,但因有更重大的事情要管,也就无暇去盘问这个所谓“临时请来的散工”的来历了。

混在人丛的孟华却是不禁暗暗起疑:“莫非那颗就是海兰察?”纷乱中那个汉子早已走开,看不见了。

洞真子赔笑道:“师伯有何指示?”玉虚子道:“听说你不想当掌门人了,今天的同门大会之中要推立新掌门,是吗?这样的大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洞真子道:“我是想等待新掌门继位之后,我再陪同新掌门向师伯禀告,事先可不敢惊动你老人家。”

玉虚子道:“你这掌门做得好好的,为什么忽然又不想做了?”洞真子道:“禀师伯,师侄今年亦已六十有二了,师伯,你不是也在六十六岁那年便退为长老的吗,我想我也应该让给年纪轻一点的人挑这重担了。”

玉虚子道:“让给年轻的一辈也好,新掌门人选推定没有?”洞真子道:“我已提议由三师弟洞冥子继位,门下弟子,均无异议。”

玉虚子忽地游目四顾,缓缓说道:“听说丹丘生回来了,他在哪儿?”

洞真子神色尴尬,讷讷说道:“丹丘生,他、他……”玉虚子厉声喝道:“他怎么样?”

丹丘生再也忍耐不住,站了起来,叫了一声:“师祖!”跟着说道:“掌门师叔,请容弟子以待罪之身拜见师祖吧!”要知他已经是被崆峒派定为“叛徒”的身份,自是不能和本门中人站在一起的。

玉虑子哼了一声,斥责洞真子道:“哦,原来是你不许他来见我的,他犯了什么罪了?”

洞真子不敢违背本门辈份最尊的长老,只好说道:“丹丘生,你过来吧。我让你先见了长老师伯再说。”

玉虚子抚摸丹丘生头顶,说道:“小孙孙,你怎么一去就十八年没有回来,你知道我想念得你好苦么?”原来丹丘生是个孤儿,前任掌门玉虚子的徒弟洞妙真人将他抚养成人,既是师徒,又如父子的。玉虚子看着他长大,和他的关系也好像祖孙一般。这“小孙孙”三字,是玉虚子在他小时候就叫惯了的。

丹丘生哽咽说道:“请恕徒孙不孝,徒孙以被逐弃徒的身份,不能回来探望你老人家。”

洞真子道:“师伯容禀,他在十八年前……”

玉虚子寿眉一竖,打断他的话道:“我不相信他有什么罪,我正有话要说呢!”洞真子无可奈何,只得说道:“那么请师伯先赐训示,再容弟子禀告。”

玉虚子道:“本来你还不算太老,但你既要告老让贤,掌门人让年轻一辈担当,我也赞成。”

洞真子道:“新掌门已经推定,由本门一致赞同,选立洞冥子师弟的。”

玉虚子怒道:“我还没有说话,怎能说是一致?”

洞真子道:“是,是。弟子只因不敢惊动你老人家,是以疏忽了没先请向。师伯既然这样说,敢情你老人家心目中有别的人选么。”洞冥子一听,面色变得铁青。

玉虚子道:“当然有。你忘了你师兄生前的意旨了么?”

洞真子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但不能不佯作不知,问道:“不知师伯指的是哪一桩?”

玉虚子道:“你师兄生前,早就决定了把掌门人传给丹丘生的,这不是他偏爱自己的徒弟,而是因为丹丘生的见识武功,本门中,确实没有第二个比得上他!”此言一出,崆峒派的弟子都是相顾愕然,场中鸦雀无声。

洞真子吃了一惊,不知这个年将九十的师伯,是真的老糊涂了,还是假装糊涂,当下说道:“师伯容禀,本派任何一个弟子都可以被立为掌门人,就是丹丘生不能够!”

玉虚子道:“为何不能?”洞冥子面色铁青,冷冷说道:“妙师兄生前,难道从未曾向你禀告你这位心爱徒孙所犯的事吗?”玉虚子道:“我年纪老迈,或许忘记了也说不定,你说来给我听听。”

洞冥子道:“十八年前,丹丘生己被逐出本门,这是洞妙师兄当年以掌门人的身份亲自裁定的!”

玉虚子道:“他犯的什么罪?”

洞冥子道:“言之实为门户之羞,不过你老人家既然问起,弟子也不能不说了。丹丘生犯的是谋杀同门,更兼劫财劫色之罪。而且在他被逐出本门之后,也还是怙恶不悛,屡与本门为敌。详情请旧任掌门洞真师兄和老人家仔细说吧!”

玉虚子道:“用不着你们细说了,我还没有老得太过糊涂,记起来了!”

洞冥子面上变色,说道:“师伯记起什么?”

玉虚子道:“洞妙对我说的和你们说的并不一样!”

洞真子不觉也是变了面色,说道:“你老人家没有记错吗?不知洞妙师兄是怎样说的?”

玉虚子干咳两声,继续说道:“我记得很清楚,你们说丹丘生犯了什么谋害同门,更兼劫财劫色之罪,但洞妙和我说,却是完全没有提起他这两条‘罪名’!”

洞冥子道:“他为什么要把爱徒逐出门墙?”

玉虚子道:“他也没有说是把丹丘生逐出门墙,他只是说要丹丘生暂时离开崆峒,明知是委屈了徒儿,但为了顾全大局,而且丹丘生也自愿忍辱负重,才不得如此的!”

洞冥子道:“我不敢怀疑你老人家,不过纵然洞妙师兄当真和你说了这些说话,恐怕也是因为不想你老人家太过伤心,是以替他隐瞒罪状的。不然何以说得如此含糊?”

玉虚子道:“他是没有把真相详细告诉我,不过我还记得他说过两句话……”

可以猜想得到,这两句可能就是案中关键,在场的人,不论是宾客和崆峒派的弟子都竖起耳朵来听,孟华的心情尤其紧张,只盼在玉虚子说话后,事情便可水落石出。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在这紧张的时刻,但见玉虚子张开了嘴巴,那两句话却是始终没有说出来。丹丘生瞧出不妙,叫道:“师祖,你,你怎么啦?”话犹未了,玉虚子已是“咕咚”一声,像根木头似的直挺挺的倒下去了。

丹丘生连忙将师祖抱住,只觉触手僵冷,玉虚子已经气绝。

洞冥子喝道:“好呀,丹丘生,你竟敢谋害师祖!”

丹丘生又惊又怒,喝道:“你是恶人先告状,我看准是你下的毒手!”洞冥子冷笑道:““玉虚长老死在你的怀中,我可没有碰过他。众目睽睽之下,你还想抵赖!”丹丘生怒道:“放屁,我为什么要谋杀师祖,只有你才会害怕师祖说的话对你不利!”

洞冥子唰的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8回 玉虚子离厅暴毙 丹丘生委曲求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牧野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