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流星》

第49回 剑气纵横惊四座 妖氛猖獗骇群豪

作者:梁羽生

当下洞真子正式宣布洞玄子被害一事与丹丘生无关,但跟着便即说道:“丹丘生,你的这项罪名是取消了,但其他罪名,你要是不分辩的话,我就要当作你认罪了。我再问你一遍,你有没有分辩?”丹丘主道:“我早已说过,除非先师复生,我不会对任何人分辩!”

洞真子道:“好,我已经按照武林所定的‘清理门户’规矩,问过丹丘生三遍,他自己没有分辩。如今我再问一问,还有没有人要替丹丘生辩护?”

他刚问到第二遍,只听得有个人朗声说道:“有!”这个人不问可知,自是孟华了。

孟华脱下人皮面具,在全场注视之下,越众而出,飞身上台。

孟华这一突然出现,洞真、洞冥二人当真是如见鬼魁,登时吓得呆了!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被关在地牢里中了酥骨散之毒的孟华居然会逃出生天!

金逐流则是喜出望外,说道:“华儿,我只道你是为了什么缘故误事了呢,原来你已经来了!”

听金逐流的语气,似乎早已知道他要来的,孟华不觉怔了一怔,随即省悟:“是了,他已经见到了少杯寺那两位高僧,自然知道我是从天山回来的了。”

他本来要把金碧漪被那妖妇所擒之事告诉金逐流的,但当务之急,是先要替他师父分辨,只好把这件事情押后再说。心里想道:“反正那妖妇是要把漪妹当作人质,绝计不敢害她。待会儿我再告诉金伯伯也不歉迟。”

洞真、洞冥惊魂未定,不约而同都是手按剑柄,失声叫道:“你,你……你来做什么?”众人不觉都是大为奇怪,为什么崆峒派的掌门,对一个分属自己徒孙一辈的后生小子竟会如此骇怕。

孟华向洞真子施了一礼,说道:“昨晚多谢掌门厚待,请恕我今朝不请自来。我是来替我师父辩护的!”

虽然话中有刺,但毕竟还没说出他昨晚被囚之事,洞真子松了口气说道:“十八年前,你还是个刚刚会说话的婴孩吧?你能知道什么,要替你师父辩护?”

金逐流忍不住插口问道:“孟华,你不是刚从天山回来的吗?是不是天山派的唐掌门有什么话要你替他说的?”

洞真子只道金逐流已知孟华是天山派代表一事,连忙说道:“不错,孟华他自称是唐掌门的代表,但我还不敢相信。”他是准备孟华说出被囚之事,他可藉此辩解。

金逐流道:“我知道这孩子是绝计不会说谎的。而且还有一事可资佐证,最近我曾见过天山派少掌门唐加源,据他说贵掌门曾托他带件物事回去给他父亲,有这事么?”

金逐流用的是“物事”一词,洞真子暗自想道:“听他口气,他大概还没有看过我写给唐经天的那封书信。”要知洞真子写那封信的目的,正是因他恐防金逐流要出头“袒护“丹丘生,故而想说服唐经天来给他“主持公道”的。要是这封信给金逐流见到,他自是更难为情了。

这件事他当然不能否认,只好说了一个“有”字。

金逐流继续说道:“据唐加源说,他因为有别的事情,不能回转天山。你托他的那件物事他已经转托孟华带去了。”

孟华说道:“唐掌门正是因为看过了掌门太师叔给他的那样东西,是以要弟子替他效劳,认我为天山派的记名弟子,代表他来参加此会。”

洞真子道:“好,那你是要为天山派的掌门代言,还是你自己要为业师辩护?”孟华说道:“唐掌门要我替他说的话,昨晚我都已经说给你听了。你不愿接受他的劝告,我也无谓多说一遍了。如今我是要替我的师父辩护!”

洞真子满面通红,说道:“唐掌门此举颇出武林情理之外,所以昨晚我不大敢相信你的话。不过,你现在既然不是以天山派的代表的身份说话,我只能把你当作本门叛徒的弟子了。”言外之急,先把孟华师徒划在一边,弟子替师父“辩护”自是难免偏私,而也就不值得怎样重视。

金逐流淡淡说道:“我看不必管他是用什么身份说话,只须问他说的是真是假?”

洞冥子冷冷说道:“师兄刚才说得好,十八年前,他还是个婴孩呢,他能知道什么了所谓‘辩护’,恐怕还是胡诌而已!”说话的口气简直是在埋怨师兄不该浪费时间来听孟华“胡诌”,同时心里打定主意,不管孟华说些什么,他都抵赖。

孟华冷笑道:“我还没有说,你怎么知道我是胡诌?”回过头来,向着洞真子缓缓说道:“不错,十八年前的事情,弟子并不知道。但三年之前,而且是弟子亲手所做的事情,我是不会不知道的!”洞真子已经猜到几分,但却不能不明知故问,说道:“你不是要替师父辩护吗,怎的又扯到了自己所做的事情了?你做了什么事情?”

孟华眉毛一扬,指着洞冥子缓缓说道:“他说曾经被我师父所伤,据此指责我的师父以下犯上,其实这是假的。我的师父根本就没有和他动过手,真正伤了他的人是我!”

此言一出,洞冥子的面色不禁一阵青一阵红,恨不得脚底下有个地洞钻了进去。同时所有在场的人,不论是贵客或是崆峒派的弟子,也都无不耸然动容,大为惊诧。要知洞冥子是崆峒派的第一剑术高手,武林各派,无人不知,而孟华不过是一个看来未到二十岁的少年他能够伤得了洞冥子?这话谁人敢于置信?

但看到了洞冥子这副尴尬的神色之后,许多抱着怀疑态度的人却是不由得对洞冥子的信心动摇了。

洞真子有意丢他师弟的面,说道:“洞冥师弟他这话是真的吗?”洞冥子讷讷说道:“这个、这个……”不知要怎样说下去才好……。

孟华得理不饶人,冷笑一声,继续说道:“掌门太师叔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可以马上和他当众比剑,让大家看个清楚。”

洞冥子本来打算孟华说些什么,他都抵赖的,但这件事情,他却是无法抵赖,此时形势,他一抵赖,就非得和孟华比剑不可。一比之下,真假立辨。他怎敢轻试?

这刹那间,他转了好几次念头,一忽儿想孟华中了辛七娘酥骨敌之毒,虽然逃了出来,功力最少也要打个折扣吧?但又怕自己估计不对,孟华既敢向他挑战,料想是有必胜把握,他在三年前已经不是孟华对手,纵使孟华功力打了折扣,他却还是没有把握取胜的。

在患得患失的心情之下,洞冥子不敢承认,也不敢不承认,只好横生枝节,装作恼怒的神气说道:“当真是荒谬绝伦,我岂能与一个徒孙辈份的晚辈比剑。”说话之时,向心腹弟子大石道人打了一个眼色。

大石道人对师父的心意揣摩得最为透彻,自是懂得师父这个眼色的意思。想道:“师父要我去试试这个子是否当真恢复了本领,嗯,我胜了固然可以大大露面、甚至可以成为下一任掌门的继承人,但若输了,岂非弄巧成拙?”他是曾经吃过孟华大亏的,想到孟毕的厉害,还是不寒而栗。

正在他患得患失,踌躇莫决之际,洞冥子的另一个徒弟跳出来。

跳出来的是洞冥子的二徒弟大松道人。孟华的厉害,大石道人知道,他可还未曾知道。一见孟华如此年轻,心里想道:“一个rǔ臭未干的小子,本领再好,料想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一向妒忌师兄得宠,于是便即跳出来争功。

“有事弟子服其劳,咱们怎能眼看这小子如此猖狂,胡说八道。侮辱师父?大师兄,你不管,我可要管了!”

大石道人岂能当众丢这面子,意图侥幸的念头不觉又冒起来,暗自想道:“辛七娘是天下第一使毒高手,这小子纵然解了酥骨散之毒,料想亦已大伤元气,我何必太过怕他?”

“师弟,你误会了。”大石道人说道:“我并非不管此事,但你要知道,这小子的辈份比咱们也还低了一辈呢。师父当然不屑和他动手,我也要考虑考虑,值不值得和他动手?”虽然前天晚上,他才吃过孟华的亏,但此事同门并不知道。他是准备孟华倘若说了出来,他就抵赖的。

金遂流情知这两人齐上,也不是孟华对手,于是摆出主持公道的武林前辈身份,说道:“按说长辈和晚辈交手,是有倚大欺小之嫌。不过孟华既说他曾剑伤洞冥道兄,此事料想许多人都不能相信,那么由洞冥道兄的徒弟试试他的本领,也不失为一个辨别真假的办法。据我所知,孟华不只一个师父,丹丘生如今也还未曾重列贵派门墙,所以严格说来,孟华也还未算得是贵派弟子,他和这两位道兄动手,不能说是犯了武林规矩。”

金逐流这么一说,大石道人更是不能不硬着头皮上去了。“好小子,师父不屑教训你,让我来教训你吧!”

大松道人怕失了“立功”机会,争着说道:“师兄,还是让我来教训吧!”

孟华哈哈一笑,说道:“你们要怎样教训我?”

大松道人说道:“你若赢不了我手中的这把剑,就可以证明你刚才说的全是胡言!那时你应该受何惩处,自有在场的武林前辈定夺。”他是真的不相信孟华曾经打败过他的师父的。

孟华哈哈笑道:“很好,我正要领教你们的连环夺命剑法,你们可以不必争了!”

大石道人哼了一声,意似不屑,心中可是暗暗欢喜,说道:“好,这小子既然要见识咱们的连环夺命剑法,就让他知道厉害吧!”唰的一声,和大松道人同时拔出剑来。

宾客中有人咕哝道:“自称长辈教训小辈,还要两个来打一个。这样的长辈,也未免太不害臊了!”这人是个莽夫,虽然自言自语,声音却是甚为响亮。

大石、大松尴尬之极,解释不好,不解释也不好。不料孟华却先说话,代替他们解释。

孟华说道:“这位前辈有所不知,崆峒派的连环夺命剑法变化极为复杂,功夫还未学得到家的弟子,是很难一个人施展的。必须两人配合,彼此替同伴弥补破绽,方能发挥这套剑法的威力。他们的师父是勉强可以一个人施展这套剑法的,但也还使得不好。师父尚且如此,何况弟子,他们当然是两个人齐上了。”

崆峒派自从创派以来,只有三个人能够施展这套剑法,一个是创立这套剑法的祖师,一个是前两任掌门、丹丘生的师父洞妙真人,还有一个就是洞冥子,是崆峒派当今第一剑术高手,有人甚至说他的这套剑法使得比前辈祖师还要好的。这些故事,崆峒派长幼弟子无人不知,如今孟华竟敢批评洞冥子这套剑法使得不好,众人无不惊愕。

洞冥子的确是曾用这套剑法败在孟华手下,他不敢做声,只好作出一副不屑分辩的神气。大松道人是绝对不相信师父曾经败给孟华的,同时为了要挽回白己的颜面,于是大怒说道:“好小子,胡说八道,你赢得我们,再夸嘴也还不迟。哼,哼,你说我们功夫学不到家,难道你一个人可以施展这套剑法吗?”

孟华笑道:“马马虎虎,使得好是谈不上的,不过比你们的师父略好一些而已。”

大松道人一抖长剑,冷冷说道:“好,那你就使出来吧,别要光说不使!”

孟华说道:“我是让你们先出招呀,只要你们一出招,就可以知道我是否光会说了。”

一般规矩,长辈和小辈动手,当然是长辈让小辈先出招的,如今孟华反其道而行之,大松道人忍不住说道:“你也忒狂妄了,还要我们先出招?”

孟华笑道:“你们的师父都不是我的对手,我怎能占你们的便宜?”

大松道人怒气上冲,喝道:“好,那你快亮剑吧!”

孟华冷笑道:“对付你们两个脓包,何须用剑?不用剑我也可以施展这套剑法的,你们尽管来吧!”

大石道人暗暗欢喜,心里想道:“这小子如此狂妄自大,我们倒是有可乘之机了。不信我们的两把长剑打不过他的一双肉掌!”原来他们师兄弟平日虽然怀有心病,但在这套连环夺命的剑法上,却是配合得最好的一对。

“好,你这小子既然自己找死,我就成全你吧。”脾气暴躁的大松道人早已不能忍耐,一声大喝,长剑一抖,便向孟华刺将过去,师兄弟心意相通,配合得果然十分合拍,大松道人唰的一剑刺向孟华右肋下的“愈气穴”,大石道人的剑尖也同时刺到了孟华左肋下的“愈气穴”。招数又狠又快,在场的剑术名家无不暗暗吃惊!崆峒派的连环夺命剑法果然是名不虚传!”

在这电光石火之时,说也奇怪,只见孟华背负双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9回 剑气纵横惊四座 妖氛猖獗骇群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牧野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