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流星》

第52回 一篑难将余骨补 半途空托寸心盟

作者:梁羽生

讲出当年快活张曾经到过牟家调查的这个秘密之后,金逐流缓缓说道:“把这一连串发生的离奇事件连接起来,我不能不起了怀疑,这些事件是否有关连的呢?所以虽然崆峒派群情汹涌,认定丹丘生是叛徒,是凶手,而丹丘生又无一言分辩,我还是相信他是无辜的。另一方面,十八年来,快活张也在继续调查此事,可惜耗尽许多心力,尚未能拨开迷雾。不过虽然真相还未大白,却也发现了越来越多的蛛丝马迹,可以证明我认为丹丘生是无辜的推断可以成立了。嗯,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不避‘阿其所好’的嫌疑,要出头偏袒丹丘生了。”最后几句话是针对洞真、洞冥而发的。身为崆峒派掌门人的洞真子不禁满面通红。

洞冥子除了羞愧难堪之外,比师兄还要更多一层疑惧,金逐流已透露,这十八年来,快活张还在继续调查此事,而且是发现了“越来越多的蛛丝马迹”的。他知道了些什么?是吉鸿证供说过的那些还是另有新的发现?牟丽珠的证供说到现在为止,还没牵涉及他,再说下去会不会说到他的头上呢?

雷震子好似业已注意到了洞冥子不安的神色,若有深意地说道:“唉,我真是做梦也想不到,贵派的洞玄道长竟是勾结朝廷,谋害同道的姦细。但愿不会还有更加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牟姑娘,以你当时处境的危险,也真是难为你应付了。请你说下去。”

牟丽珠继续道:“唉,这也怪我爹爹太过受那贱人迷惑,他本来有机会可以看到那封信的,却因相信这贱人之故,弄得忠心的刘妈1918)俄国第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后成为孟什维克和第二 ,反而受他责骂,这封信也不敢交出来了。”

原来刘妈得到这封信之后,好不穷易找得一个只是牟一行独自在书房的机会,怀了这封信去见他。她不识字,不知信里写些什么,一来恐怕自己猜度错了,二来她私自取了这封信,这种行为,是严犯家规的,一下子就交出来,也怕主人责怪。于是她先试探主人的口风,说出昨日有人来给韩紫烟送信,她听见主母阅信之后笑声甚为古怪的事情。她问主人有没有看过这封信,并且提议以后有人送信来的话,是否由门房收下,先给主人拆阅更为妥当一些?

哪知牟一行听了他的话,哈哈大笑,说她是发了神经病。笑过之后,面色突转严厉,斥骂刘妈:“要不是看在你是旧主母奶娘的份上,你竞敢对新主母疑心,我早就要开除你了。”

牟丽珠继续说道:“可怜刘妈一片忠心,反而受我爹爹责骂,吓得不敢把这封信拿出来。她也曾想过悄悄把这封信放回原处,幸亏她没有这样做,而是决定把它藏起来留给我看。咳工人运动的经验,批判地吸取了德国古典哲学、英国古典政 ,想不到不过两天,我爹一回家就遭惨祸。刘妈还未有机会单独说给我听,倒是我先去找她了。

“我看了这封信,当真是有如雪上加霜,不知怎样应付才好。我和刘妈商量,她虽不识字,想事情却比我有见识得多,她说小姐,你千万不能透露出丝毫仇恨那贱人的神,要是她逼你过门的话,你就将计就计,先到何家去吧。

“我又是吃惊,又是气愤,说道:我怎能嫁到仇人家里?刘妈说道:谁叫你嫁给仇人,这不过是先离虎穴之计。那贱人人阴险毒辣,你和我都是难以对付她的。你掩饰得再好,恐怕她也有多少对你起疑了,要是她将你遣嫁,你又不肯听命,她登时就会猜到你已经知道她的秘密,还能对你不下毒手?

“我瞿然一省,说道:对,我可以作作样子,先摆脱那个贱人,中途逃走。刘妈说道:也不一定需要逃在克思主义的理论队伍,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研究和宣传。 ,我曾听得你爹谈过,说是崆峒派的掌门洞妙真人为人正派,他就是为了敬重洞妙真人,才肯将你许配给崆峒派门下的。你到崆峒山,大可以向他申诉揭发他那师弟的阴谋。我说,只怕洞妙真人不会相信我的说话。刘妈说道:到时你见机而作,但即使此计行不通,你也还有缓行之计可行的。我虽没读过书,也知道书礼人家,父母之丧,要守孝三年之礼,你用守孝作为藉口,何家决不能逼你成亲。刘妈给我考虑得这样周详,我决意照她的话做。

“果然不出所料,韩紫烟在丧事过后,便即催促何家迎亲。这本是洞玄子的计划,当然很快就有回音。定下日期,由何洛亲自偕同伴郎来接我们。不过也说好了,这只是先行迎亲,为的是何家便于照顾我这个失掉双亲的孤女,过门之后,再行择吉成亲。他们的话倒是说得极其冠冕堂皇,让亲友们都感激他家和我这个‘贤惠’的晚娘。

“我打定主意,虽然有几条路可行,我还是决定中途逃走,放弃到崆峒山去向洞妙真人申诉的计划。我恨极仇家,即使只是和何洛维持未婚夫妻的名义,我也是非常憎恶的。

“就在我和晚娘各打各的算盘,等待何洛来迎亲的时候,又一件事情发生了。这件事情才开始涉及丹丘生!”

真相逐渐揭透,此时差不多所有的人都已相信丹丘生是被陷害的了。但在这个案子中,丹丘生究竟曾经做了一些什么,大家还是未曾知道的。是以当案中的女主角开始要说到丹丘生的时候,大家也就不觉格外留心,希望从中可以找到丹丘生为何不替自己辩护的答案。

牟丽珠歇了一歇,继续说到:“在何家约好前来迎亲的前三天,上次来过我家送信的那个人又来了。不过这次他却未能见到韩紫烟这贱人,在踏进我的家门之前,就给刘妈智擒了。

“刘妈是全心全意为我,恐怕何家还布置有什么阴谋令我上当,故此在临近迎亲的那几天,她都在到我家必经之路的一个山口等待,有心等待这个机会,要抓着洞玄子派来送信的人。她的顾虑果然并非胡猜,那天终于给她等到了。

“刘妈上去迎接他,说道:我是主母派我来接你,上次你来我家,已引起小姐怀疑,她不便在家中见你。我知道你不是她娘家的人,你是洞玄子差遣来的。对吗?

“那人惊疑不定,说道:主母都已告诉了你吗?刘妈笑道:当然,要不是主母告诉我,我焉能知道你的身份?主母吩咐,要你把信给我转交给她。

“那人半信半疑,盘问刘妈和韩紫烟是什么关系。刘妈知道话一说多,定露破绽,立即快刀斩乱麻,说道:‘你不必多问了,我也无暇与你多说,你要是还不相信的话,我还可以多告诉你一点秘密。’跟着把那封信的秘密透露出来,那人这才不能不相信了。

“那人悄悄说道,这次我带来的是口信,必须绝对秘密,决不能让别人知道的。于是刘妈带他到山后松林之中,那人方始放心告诉刘妈。

“原来洞玄子父子虽然已在暗中请了凶手,准备途中暗杀丹丘生,但还恐怕不能成功,是以要请韩紫烟帮忙。

“韩紫烟为避嫌疑,她原定的计划是把我遣嫁之后,藉口先回娘家,过了一个时期,再和洞玄子双宿双飞的。但洞玄子却不同意这个计划。他要韩紫烟以后母的身份,送女儿到男家去。万一买凶也杀不了丹丘生,她还可以下毒,料想丹丘生不会提防她的。

“刘妈听了这些话呆了一呆,问道:为什么一定要害丹丘生?那人似乎有点诧异,说道:你还不知道吗?好在他尚未发觉到刘妈骗他,终于还是说了出来。”

众人虽已隐约猜到这个秘密,但由当年的新娘子口中转述出来,大家还是不禁听得惊心动魄。

只听得牟丽珠继续说道:“那人想不到刘妈乃是骗他口供,迟疑片刻之后,终于还是告诉她了。

“那人说道:你既然知道你的主母为什么要害牟一行,就该知道洞玄子父子为什么要害丹丘生了。

“刘妈吃了一惊,问道:原来丹丘生也是秘密参加义军的吗?

“那人说道:他是否业已参加,我们不知。但我们已经知道,他有许多在义军的朋友。假如给他当上了崆峒派的掌门,即使不会公然反抗朝廷,也是决计对朝廷不利的。

“你应该知道何洛和丹丘生号称崆峒双秀,下一任的崆峒派掌门,要不是落在丹丘生身上,就一定落在何洛身上。不除去丹丘生,何洛如何能够安心?

“刘妈钉住又问:那么何洛要是当上掌门,又将如何?

“那人似乎笑刘妈问得愚蠢,说道:这还用问,当然是为朝廷暗中效力了。

“刘妈再问:你刚才说何洛已经请了帮手,他请来的是些什么人?”

“那人说道:你为什么要知道这个秘密?”

“刘妈说道:我是替主母问的。要是帮手的本领高强,她也可以放心一些。万一她下毒不成,有本领高强的帮手,那就还可以克制得住丹丘生。否则我真有点担心主母反而会伤在丹丘生剑下,我曾听说丹丘生的剑术是崆峒派中数一数二的啊!

“那人好像相信刘蚂是出于对主母的忠心,于是说道:我知道的三个人,一个是江湖上著名的独脚大盗吉鸿,还有两个……他压低声音说道:是御林军的高手。

“刘妈又问:那两个御林军高手是谁?”

“这一问,那人可不肯回答了。可能是因为刘妈问得太多,他蓦地起了疑心,说道:有这样三个人物做帮手,已是足以让你主母安心了,你为什么要知道得如此详细?”

“刘妈知道他不肯再说,当下哈哈一笑,说道:我不是为那贱人担心,我是为小姐担心。好,幸亏你告诉我这许多,我,我可以……”

“她话犹未了,那人已吓得跳了起来,喝道:原来你,你是姦细!立即拔剑要杀刘妈。”

“据刘妈说,那人会使崆峒派的连环夺命剑法,在剑术上的造诣还相当不错呢。料想当是洞玄子的得意弟子。”

“不过他纵然是洞玄子的得意弟子,毕竟还是比不上刘妈数十年的功力。他杀刘妈不成,反而给刘妈杀了。”

听得牟丽珠说至此处,台上的洞真子和洞冥子不觉都是心头一震,面有异色。但由于台下的人都在留心静听牟丽珠的讲述,对他们的神色并没有注意。

崆峒派现任掌门洞真子不觉暗自想道:“原来大志的失踪,是这么一回事情,洞冥师弟却一直瞒着我!”

洞冥子则是四分吃惊,六分欢喜,暗自想道:“原来大志竟是命丧在牟家一个老奶娘手里。但不幸中之幸,幸亏她们直到如今,还未知道大志的底细。”

原来那次给洞玄子送密信的人名叫郝大志,这个郝大志却并非洞玄子的弟子,而是洞冥子的俗家弟子,洞冥子对他的看重,是还在如今他的大弟子大石道人之上的,那时郝大志已经学成出道,他是俗家弟子,不用住在清虚观,但每年也总要来几次的。他一去不回,洞冥子亦已猜想得到他是送命的了,但未得确实的消息,十八年来,却是难免一直提心吊胆,不知他是否落在对方手里留作活口,如今听得他这得意弟子早已死掉,方始放下心上这块石头。

牟丽珠讲完了这件案中案之后,长叹一声,说道:“刘妈对我的忠心,对我的恩德,我是永远也无法报答她了!

“我要暂且不按时间前后,提前说一说刘妈为我的壮烈牺牲。韩紫烟这贱人把我‘遣嫁’之后,按照原定的计划,藉口要回娘家,把家里的仆人全都遣散,只留下一个刘妈,猜想她准是对刘妈早已起疑,要留下她盘问口供的。

“刘妈猜想也明知她的用意,但刘妈却不愿逃走,她为了替我爹爹报仇,我已脱出虎口,就不顾一切的和那贱人动起手,但可惜她报仇不成,却给那贱人杀了。这是事情过后,我悄俏回过一次家乡,打听到的。可怜刘妈为我,尸骨无存,我要找那贱人为她报仇,也找不着!”

听至此处,众人都是不禁为这忠仆慨叹吁嗟,只有洞冥子越发安心,暗自得意。

雷震子待众人吁嗟过后,说道:“牟姑娘请你回到正题来吧,后来怎样?”

牟丽珠继续说道:“那晚刘妈回来,告诉我他们安排要杀丹丘生的事,我这才更进一步明白了他们的阴谋。”

“起初我还不知道何洛是否与他父亲同谋,此时方知,何洛的心狠毒辣,实是不在他父亲之下。他们父子同谋,不仅要杀害我们父女,还要谋害他们本派的丹丘生!”

“我本来的计划是中途逃走的,在知道他们的阴谋之后,我这计划也是不能不放弃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2回 一篑难将余骨补 半途空托寸心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牧野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