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流星》

第54回 换日偷天惊妙手 引狼入室拼残生

作者:梁羽生

海兰察这边的人还有一个不能逃走的是辛七娘,她昨晚给牟丽珠吓得跳下断魂崖,受伤甚重,如今又给丁兆鸣抓了回来,已是气息奄落了。不过她的内功造诣也很不弱,虽然气息奄奄,尚能苟延残喘。此时她已经恢复清醒,看见海兰察的党羽纷纷逃上山坡,想起自己还是身处险境,情急之下,嘶声叫道:“海兰察,你就只顾洞冥子,不顾我么?”

海兰察是不满她对他不够尊重,才故意疏忽她的。此时听得她情急嘶喊,方始哈哈一笑,说道:“这是小事一桩,你急什么?谅他们也不敢杀害你的,好吧,你既然害怕,那就让你到我这边来吧,丁兆鸣,听见没有,快快把她放开!”

雷震子怒道:“你说好只有两个条件,为什么又随意添加?”

海兰察笑道:“放辛七娘,这根本不能算是条件。你应该懂得,如今是你们向我求和,我方受伤的俘虏,你们当然应该先于释放哲学”是历史唯物主义的核心,并就认识论、实践性、社会 ,否则还有什么谈和可言?”

他俨然以战胜者自居,口气咄咄逼人,雷震子气得七窍生烟,正想不顾一切和海兰察一拼,忽见牟丽珠向他投了一个眼色,摇了摇头。

雷震子虽是姜桂之性,老而弥辣,但毕竟不是鲁莽之徒。他注意到牟丽珠的态度,不觉瞿然一省,想道:“她一早就曾预言,海兰察必定还会在此处出现。莫非她早已料到会有今日之事,也早已有了对付的方法了。小不忍则乱大谋,且让海兰察暂时得意吧。”于是不再作声。

雷震子不作声,丁兆鸣可要出声了,说道:“这妖妇是害死洞妙真人的凶手,我没权释放她。如何处置,只有听崆峒派掌门人的说话。”

丹丘生被逼释放害死师父的仇人,心里实是极不愿意。但转念一想,和几百个人的性命比较起来,这的确还是“小事一桩”。何况辛七娘已受重伤,放回去,她也未必能够活下去。

海兰察喝道:“半柱香已经烧剩无多了,丹丘生,你究竟放不放人。”

丹丘生剑眉一竖,咬牙说道:“好,让这妖妇多活几天吧!放她回去!”

丁兆鸣满怀气恼,放开了辛七娘,喝道:“便宜你了,滚吧!”辛七娘折下一枝树枝,当作拐杖,一破一拐地走上山坡,走到海兰察身边,冷冷说道:“海兰察,你还算有点良心。”

海兰察道:“今后只要你肯帮我做事,我不会待薄你的。这次累你受伤,我很是过意不去。这是能治内伤的大内珍葯,你服下去。”辛七娘从他手中接过一粒葯丸,这才消了心头之气,淡淡地说了一声“多谢。”

日影西斜,已是过午时分,海兰察陡地喝道:“半柱香就快烧完了,你们商量定妥没有?”众人都没作声。

金逐流道:“你急什么?香烧完了再说。”看样子似乎已是胸有成竹。

丹丘生道:“金大侠,他漫天讨价,咱们何妨就地还钱。”金逐流道:“你的意思是……”丹丘生道:“答应他一小半条件,让我和孟华随他投案。”

牟丽珠忽地笑道:“丹丘生,多谢你要代我受罪,不过这盘棋咱们还是稳赢的。你何须出此下策。”

丹丘生怔了一征,说道:“我不懂你有什么神机妙算,可以扭转败局?”牟丽珠笑道:“不是我有神机妙算,而是有一枚棋子还没走呢!”

海兰察喝道:“香已经烧完了,你们要是还没答复,我可要不客气啦!”丹丘生惊疑不定,说道:“牟姑娘,你说的那枚棋……”

牟丽珠正自心想。”怎的他还没来?”忽听得海兰察“咦”了一声,站在一块石头上,伸长颈子,好像在看什么。牟丽珠抬头一望,大喜说道:“你看,是谁来了?”

只见两个人影从断魂崖那边方向,飞快跑来。不过片刻,已是看得清清楚楚。

来的是两个穿着清军军官服饰的人,丹丘生认得其中一个,正是海兰察的副手,清廷御林军副统领欧阳业。再看清楚,他是被另一个军官拖着跑的。丹丘生虽不认识这个军官,但一看他的轻功好得出奇,已是蓦然醒起了,失声叫道:“是快活张!”

不错,是快活张!只见他剥下人皮面具,朗声说道:“对不住各位,我来迟了!”

海兰察怒道:“好呀,你这偷儿竟也胆敢和我捣乱!”

快活张哈哈笑道:“你说得不错,我是小偷,而且我是带了‘赃物’来自行投案的。不过我这次偷的可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你们的御林军副统领欧阳大人。”

欧阳业在他挟持之下,状似木鸡,嗒然若丧。

众人方始恍然大悟,原来欧阳业的失踪,是给快活张俘虏了去的,那晚接欧阳业上山的大石道人心想道:“怪不得当时我只听得欧阳业一声叫喊,回头就不见他。我真糊涂,早该想到是这位天下第一神偷来捣鬼了。”要知快活张不但是人所共知的天下第一神偷,轻功也是天下第一的。

海兰察喝道:“快把欧阳业给我放回来!”

快活张笑道:“海大人,你要我投案,我也要你们这位欧阳大人投案呢。各位,这位欧阳大人除了是个官儿之外,还有两重身份。第一,他是洞冥子的好朋友;第二,他是谋害崆峒派前任掌门洞妙真人的凶手之一。洞冥子是靠他的穿针搭线,才能向清廷卖身投靠的;也是靠他的穿针搭线,方才搭上了辛七娘这个妖妇,串通了她,来谋害洞妙真人的。如今我先要他向崆峒派的新掌门丹丘生投案。嘿,嘿,欧阳大人,我说的是事实吧?”

欧阳业木然说道:“我已落在你们手中,无话可说,但求你别再折磨我了,一切罪名,我都承认。”

快活张道:“不行,我要你老老实实说一句,谋害洞妙真人,是不是你有份干的。”

欧阳业道:“不错,是我奉海统领之命,把辛七娘带上崆峒山,请她帮洞冥子的忙的,我都己承认了,你让我早点死吧!”

海兰察暗恨欧阳业太不争气,但却不能不维护他,当下喝道:“我没工夫和你这小偷瞎缠,你不放人,我马上叫你们都死!”

快活张道:“真的?你有什么办法叫我们都死?”

海兰察只道他刚才不在场,是以不知,说道:“草坪上埋有炸葯,我这支蛇焰箭一射过去,马上爆炸。”

快活张又再大笑起来,海兰察怒道:“你笑什么?”

快活张道:“我笑你在做梦,你以为你的炸葯还会爆炸吗?”

海兰察大吃一惊,虽然他不相信快活张的话,但还是忍不住出声喝问:“为什么不会爆炸?”

快活张笑道:“你有你的王法,我有我的行规。干我们这行的秘密,岂有随便说给人家听的?你要知道,可得付出代价,我满意了才能说给你听。”

海兰察面色变青,心想:“这炸葯是我亲自监督埋下的,昨天晚上,又是我亲身在附近看守,即使他当真有妙手空空的绝技,谅他也不能偷去。”自我安慰,心情稍为镇定,喝道:“胡说八道,你以为我会怕了你的虚声恫吓?”

快活张冷笑道:“这两句话本来应该由我来说才对。嘿嘿,你又有炸葯,又有大炮,这难道不是恐吓我们?我说的事实,反而是恫吓你了!哼,你不相信?好,那你就试一试吧!”

海兰察道:“我不和你说话。如今期限已到,我只要问金大侠和雷老前辈,我划出的道儿,你们究竟接不接受?”

雷震子与金逐流交换了一个眼色,便即代表侠义道这边答道:“你想我们向你屈服,那是做你妈的春秋大梦!”原来他从金逐流的眼色之中,已经知道快活张的话是可以相信的了,不过他以八十高龄,武林中辈份最尊的武当长老身份,说这样的“粗话”,可还是第一次。小一辈的各派弟子听了,都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海兰察面色铁青,喝道:“你们相信这偷儿的鬼话,可莫后悔!炸葯一爆,尸骨无存,那时后悔就迟了!”

金逐流笑道:“快活张早已叫你试了,我们也己答复你了。你还一再虚声恫吓,不赚太过罗嗦么?”

海兰察大怒喝道:“好,你们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流泪,那就让你们看看我是否虚声恫吓吧!”把手一扬,一支蛇焰箭,向他亲手埋藏炸葯的地方射去。

只听得“篷”的一声,声音倒是有了,但却完全不是海兰察想象中的惊天动地的爆炸之声。

只见一溜溜七彩的焰火飞起,好像是元宵晚上的大放烟花!

在他射出蛇焰箭之时,站在山坡上他的那群党羽,都是吓得伏下来的,此时也纷纷站了起来,睁大眼睛看天空,那情景更像是一大群人在观赏烟花了。

快活张哈哈笑道:“丹丘兄,我知道你今天定会当上新掌门,故此特地买了烟花来给你助兴的。海大人,多谢你这双贵手,替我这小偷儿燃放烟花。”

原来这两包炸葯虽然是海兰察亲自监督埋下,但他却不知道快活张早就在清虚观中,施展偷天换日的手段,把他这两包炸葯换了。快活张用一种崆峒山上特产的望石头磨成幼粉,充作火葯,只在上面留下一层薄薄的火葯,并混杂了可以发出七彩焰火的烟花。海兰察也是粗心大意了些,在埋下炸葯之前,虽然打开炸葯包看过,却没仔细检查。

海兰察气得七窍生烟,喝道:“快活张,你别得意,炸葯不爆炸,我还有大炮对付你们!”

快活张冷冷说道:“我劝你还是不要乱放大炮的好!”

海兰察狞笑道:“好,你怕了我的大炮么?但如今你要求饶,我也不能饶你们了。阳继孟,发炮!”

哪知却没听见阳继孟的回答。阳继孟本来是在山头负责指挥发炮的,此时竟不知溜到哪里去了。

海兰察大怒道:“不必理会这胆小鬼了,褚兆,你替他指挥发炮!”这个褚兆是他从京师带来的炮手。

褚兆讷讷说道:“海大人,这,这……”

海兰察怒道:“你怕什么,大不了又给这偷儿做了手脚,顶多打不响罢了。立即发炮!否则我上去斫你的头!”

褚兆不敢多说,心里想道:“不错,即使真的打不响,也是应由阳继孟负责,与我无关。”于是遵命发炮。

哪知大炮倒是打响了,但炮弹却没有打出去。炮弹是在炮筒内爆炸的。只听得“轰隆”一声,炮筒炸裂,铁片纷飞。褚兆登时炸死,其他的人也无一不受伤,海兰察也给震倒,飞扬的尘土溅得他满头满面,眼睛都几乎睁不开来。

快恬张哈哈笑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海兰察,你得意得太早了,这一炮只轰掉你的孔雀花翎,还算是便宜你呢!”

原来快活张是刚在半个时辰之前,突然偕同御林军副统领欧阳业在那架设炮位的密林中出现,藉口是来察视他们的布置,在检查大炮之时,偷偷做了手脚,弄坏机件,以致他们得到这样一个“害人不成反害己”的结果的。

欧阳业按照快活张教他的说话,告诉阳继孟道,那天晚上,他的离奇失踪,其实是自行失踪,为的是另有秘密任务。这个御林军的同僚,就是海兰察派给他的帮手。

欧阳业的职位是仅次于海兰察的御林军副统领,阳继孟当然不敢仔细盘问他是什么秘密任务,他又不能离开防地去找海兰察来和欧阳业对质,何况他在确认是真的欧阳业之后,已是根本不敢怀疑真的欧阳业会说假话了。是以也就当然只能相信欧阳业的解释了。

但为什么欧阳业肯这样乖乖的听快活张的话呢?原来快活张有一种奇特的点穴功夫,被他点了穴道,体中如有无数虫行蚁咬,酸痛痕痒的感觉就像从骨缝里透出来,身受之惨,胜于任何一种酷刑。侠活张可以用另一手法,令他所受的这种痛楚暂时消失,但在未曾解穴之前,仍然会复发的,复发之时,痛楚更甚。这两天来,欧阳业就是给快活张用这个办法折磨得他好几次死去活来,连一丁点反抗的意志都被折磨尽了,只能唯快活张之命是从。

看见快活张押解欧阳业到场,露出了本来面目,才知道是上了快活张的大当。他亦已料想得到,这两门大炮定然给快活张做了手脚了。生怕海兰察追究,唯有逃之夭夭。

炮弹在炮筒中爆炸,炸得大炮变成废铁,炸得炮手尸骨无存,炸得御林军的统领海兰察翻倒地上,惊惶失措,也炸得各方的英雄好汉心里乐开了花!

可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4回 换日偷天惊妙手 引狼入室拼残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牧野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