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流星》

第56回 了却恩仇情未尽 难明友敌费疑猜

作者:梁羽生

孟华走后,段仇世忽道:“丹丘兄,牟姑娘有几句话托我带给你。”

丹丘生呆了一呆,失声叫道:“她,她已经走了?”

段仇世道:“你不要难过,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你们此别并非死别生离,但只盼你不要一错再错!”

丹丘生道:“丽珠,她,她和你说了一些什么?”

段仇世道:“她请你原谅她不辞而别。”

丹丘生甚为苦恼,搔头说道:“为什么她要这样?”段仇世道:“她要为父亲报仇,第一步就得去追踪梅山二怪,把落在二怪手中的辛七娘这妖妇抓回来。”

丹丘生道:“我已经答应了她,帮她报仇的。”

段仇世道:“她顾虑到你新任掌门,自必有许多事情需要料理。不过,依我看来,真正的原因恐怕还不在此。”

丹丘生默不作声,大口大口地喝酒。

段仇世道:“我是过来人,我猜是不是她曾经与你提起往日之情,你却没有向她明白表示?”

丹丘生叹了口气,低头说道:“难道她还不明白我的心事?”

段仇世道:“她等了你十八年,你不肯和她说句明白的话,也难怪她要失望。”

丹丘生叹道:“经过了这场风波,或许我的顾虑是不免多了一些。而目过了十八年,我们也都上了年纪了。”

段仇世不禁笑了起来,说道:“你不过四十刚刚出头,牟姑娘四十都还未到,正是壮年,焉能言老?如今案情又已澄清,更是何须顾虑了!其实,只要你们是真诚相爱,纵有不识大体的人说些闲言闲语,那又算得什么。”

丹丘生好像拔开了迷雾,毅然说道:“你说得对,我是决不能辜负她了。我会去找她的!最多再过几天,我一定要去找她的!”他下了决心,明天就要在本门弟子中,挑选一个老成持重的人,代理他的掌门职务。

黑夜很快过去,转眼就是天明。

孟华向众人告辞,他的两位师父和金逐流父女,缪长风等人送他下山,一直送到断魂崖下。

孟华想起“黯然销魂,唯别而已。”这两句话,站在断魂崖下,眼睛望着金碧漪,不觉有点依依惜别的情绪。孟华黯然神伤,强颜说道:“金大侠,缪叔叔,二师父,三师父,弟子不敢有劳远送,请你们回去吧。”他没提到金碧漪的名字,眼睛则仍然是望着她。

缪长风忽地笑道:“你怎么还用金大侠的称呼?”

孟华愕了一愕,目光不觉移到金逐流身上。

金逐流微笑说道:“华儿,我把阿漪付托你了。这次她要随你远行,你们还是定了名份的好!”

金逐流不但答应他们的婚事,而且还叫女儿和他同行,这真是双喜齐来,令孟华喜出望外的好消息!这霎那间,他不觉欢喜得呆了,竟不知说些什么话好。

缪长风笑道:“傻小子,还不赶快磕头,改过称呼?”孟华果然傻乎乎的便即双膝跪地,给金逐流磕了个响头,叫了一声:“爹爹。”金逐流眉开眼笑,将他扶了起来,说道:“我总算了结一桩心事了。对啦,你的缪叔叔是大媒,你也应该去多谢他才是。”

缪长风笑道:“我做的是现成的媒人,你用不着和我客气了。”这才向孟华说明原委。

“我这次在柴达木见到你的爹爹,把你的行踪告诉他,你爹就提起你和金姑娘这头亲事。他已经知道金大侠是已应邀来崆峒派的大会观礼的。是以他就要我做这个现成的媒人了。昨晚我和金大侠一说,金大侠果然便即答应。我本该早点告诉你的,但昨晚已经夜深,你和两位师父在临行前夕料想也有许多话要说,所以我就不打扰你们了。留待此际才说,也好让你惊喜一番。”

缪长风说完之后,金逐流笑道:“漪儿,现在还了你的心愿了,你还在我的身旁干嘛?时候不早,和你的孟大哥一起走吧。”金碧漪满面通红,嗔道:“爹爹,你怎的拿女儿来开玩笑?”其词若有憾焉,其心则实喜之。原来她昨晚一直缠着父亲,要父亲准许她和孟华同往回疆的。

金逐流笑道:“华儿,我这宝贝女儿自幼给宠坏了,你可得包涵她点儿。漪儿,你孟大哥是老实人,你可也不能欺负他。”金碧漪噘着小嘴儿道:“爹,你专说我的坏话,你可问他,我几时欺负过他了?”

情侣同行,一路上自是有说不尽的旖旋风光,那也不必细表。

他们走路比一般人快得多,不到二十天工夫,已是开始踏进回疆。

塞外风光,大异中原。沿途虽有戈壁流沙之险,狂风烈日之灾,但也有“海市蜃楼”的奇景;有“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草原壮丽风光。可幸孟华是旧地重来,识途老马,有他带领,给金碧漪减少了许多旅途艰苦。

金碧漪十分喜爱草原风光,踏入回疆之后,他们花了三天的时间,方才走过一个草原。金碧漪道:“怪不得有人说,不到塞外,不知天地之大。站在这无边无际的草原上,一个人的胸襟也好似突然开阔了。”

孟华说道:“在这里,别处地方看不到的奇景还多着呢,你瞧!”

金碧漪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发现了山顶一道喷泉,此时正在大风之中喷发。灼热的泉水变成一团团蒸气冲上天空,水沫也向四周飞溅,在风中扩散开来,形成了许许多多橙黄色的、淡紫色的、紫罗兰色的“花朵”。令人神为之迷,目为之夺。

金碧漪道:“啊,真美!咱们走近去看。”

孟华道:“好,我和你比比轻功。”故意稍微放慢脚步,让金碧漪和他同时到达山顶。到了近处,喷泉的奇景是越发令人目眩神迷了。金碧漪吸了一口湿润的空气,在暖风中伸了个懒腰,说谊:“好像是在春天的江南一样,啊,真舒服!你猜我想什么?”

孟华道:“可是想吃饱了睡一大觉?”金碧漪道:“在这温暖如春的喷泉旁边,能够舒舒服眼睡一大觉自是人生乐事,不过在吃饱睡足之前,我先要做一件事情。”

孟华猜了几样,没有猜着,问道:“那是什么?我猜不着,请你揭开谜底吧。”金碧漪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说道:“咱们这几天在路上最缺乏的是什么?”

孟华恍然大悟,说道:“啊,你是想喝水。不过喷泉的水虽然能喝,但一来太热,二来又杂有硫磺的气味,却是不大好喝的。歇会儿我再给你去找清泉吧。”

他以为这次必定猜得不错,哪知金碧漪还是摇了摇头,说道:“水是想喝的,但还不至于焦渴得非立即找水来饮不可。”

孟华说道,“你不想喝水,那是想什么呢?”蓦然一省,笑起来道:“我知道了,你是想洗个澡。”

金碧漪粉脸羞红,说道:“我有五天没洗澡了,满身尘垢,难受得很。这喷泉不知有多深,不知可不可以跳进去洗一个澡。”

孟华自测了一下深浅,说道,“凭我的经验看,这是个漏斗形的喷泉,不算很深,应该是没有危险的。不过这喷泉刚刚喷发,如今虽已停止,还是热得可以煮熟一只鸡的。你要洗澡,须得再等一个时辰,普通的喷泉,一日喷发三次,下一次喷发,大概是在午夜时分。”

金碧漪道:“好,那么咱们先找东西吃。对,你提起了鸡,我倒是想起了烤鸡的味道了。”

孟华道:“这山上会有雪鸡的,我曾经吃过雪鸡,味道比家鸡还好。我去碰碰运气,说不定可以抓回两只雪鸡。”

他的运气很好,不过一会儿,果然就捉了两只又肥又大的雪鸡回来。

金碧漪喜道:“烤鸡比较麻烦,咱们做上汤浸鸡吧,你试试我的手艺。”她拔了鸡毛,在喷泉浸了一会,果然都浸熟了。孟华亦已找了清水回来,把煮熟的鸡,再用清水洗净,虽然还是有点硫磺气味,但饥不择食,吃起来已是感到胜似珍馐。一只雪鸡有四五斤重,还未吃完一只雪鸡,已经饱了。

孟华说道:“味道不错吧,我再去碰碰运气,希望多抓几只回来,留作路上食用。这十多天老是吃干粮,也真是难为你了。”

金碧漪道:“你别忙着去捉雪鸡,我,我要……”脸上微泛红晕。

孟华试了试水的温度,笑道:“不错,是可以适合洗澡了。那你就舒舒服眼洗个澡吧。我走开就是。”

金碧漪道:“但也不要走得太远,虽然料想在这雪山上没有人来,但还是小心的好。”

孟华道:“好,那我就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给你把风。”

他选择了一个便于跳望的地方,披襟迎风,纵目骋怀,观赏雪山草原的景色。除了风声之外,就只偶然听到冰块滚落的声音。

“这地方连野兽也难寻找,哪里会有人来?”孟华心里想道。

哪知心念未已,忽见白皑皑的山坡上,出现两个黑点,虽然看得还未清楚,但已可断定绝对不是野兽,是人!

不过片刻,黑点由小变大,那两个人的轮廓都看得清楚了。好像一个是和尚,一个是乞丐。孟华心头一凛:“这两个人的轻功倒是不弱。”他躲在岩石后面,伏地听声,只听得那个乞丐说道:“我知道这山上有个喷泉,咱们可以在这里过夜,还可以舒舒服服地洗个澡。”

那和尚道:“从这里到鲁特安旗,还要走几天?”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得又生硬又迂缓,听口音似乎不是汉人。但孟华听了不觉又是心头一动:“鲁特安旗,这不是哈萨克族前任老酋长所在之地吗?”

那叫化道:“还有四天路程。”那和尚道:“好,既然用不着忙赶路,受了几日风砂之若,我也很想洗个澡了。”

孟华听得他们是要去喷泉洗澡的,吃了一惊,心想。”幸亏有我把风。”当下连忙发出一声长啸。他和金碧漪早已说定,这啸声是通知她有人来的。

这样穿云裂石的啸声令得那两个人大吃一惊,他们不知道是否已给孟华看见,但从这啸声,他们却已知道碰上了一个内功深湛的高手。

这两人也许是不想让孟华看出他们身有非凡的武功,登时放慢了脚步。那老叫化故意装作气喘呈吁吁的模祥,一步步走上山坡。

这老叫化须眉俱白,看来最少也有六十开外的年纪。山坡上积雪没胫,孟华虽然怀疑他是伪装、但也恐怕他当真滑倒,是过去拉他。

哪知双掌一握,孟华想要拉他上来,忽觉一股大力好似千斤坠一般,那个老叫化反而要把他拖下去。

幸亏孟华近几个月来进境神速,功力的深厚早已今非昔比,当下也使了千斤坠的功夫,双脚似打桩一样牢牢钉在地上,运气一提,终于还是把那老叫化拉上来了。

老叫化暗暗吃惊,心里想道:“怪不得天竺两神僧都盛赞他的武功,最近江湖传言,据说御林军统领海兰察也是死在他的手上,我还只道传言未必确实,或许是他的师父丹丘生有意成全徒弟的声名的,如今看来,果然是名下无虚,非同小可!”

原来这老叫化虽然不认识孟华,和他一起的那个和尚却是认识孟华的。当孟华刚在山坡上露出身形之际,那和尚早已悄悄告诉他了。

老叫化心中暗暗吃惊,脸上却装作非常高兴的模样,哈哈一笑,说道:“少年人,真好功夫!你叫什么名字,尊师是哪一位,可以告诉我吗?”其实,他是明知故问。

孟华心道:“果然他是试我武功。”类似的事情,他曾碰过多次。天下第一神愉快活张就曾不止一次捉弄过他。他只道这老叫化也是和快活张一样,是个游戏风尘的异人,故此丝毫也没怀疑,这老叫化刚才的举动是有害他之心。

孟华把姓名来历如实告诉了他,恭恭敬敬地说道:“晚辈多承缪赞,实不敢当。请问老前辈高姓大名。”

那老叫化哈哈笑道:“原来你就是这两年来名播江湖的孟华,孟少侠,我早就听得人家说过你的名字了,当真是名下无虚。我嘛,我是老了,不中用了。我姓钟,名字就叫做无用。名实相副,就是不中用的意思。”

孟华料想他说的不是真名,但江湖异人,不愿意人家知道他的真名实姓,那也是常有的事。于是说道:“老前辈说笑了,请问这位大师……”

和老叫化一起的那个和尚高鼻深目,肤色漆黑,一看就知不是汉人。

果然那老叫化说道:“这位高僧是从天竺来的大浮法师。”说罢叽哩咕噜和那扣尚说了几句印度话,似乎是替孟华介绍。

孟华不禁有点觉得奇怪,他刚才亲耳听见这天竺和尚会说汉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6回 了却恩仇情未尽 难明友敌费疑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牧野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