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流星》

第57回 衣钵难传嗟劣子 雪山脱险识姦谋

作者:梁羽生

老叫化道:“已经打扰了你们许多时候,我们也该识趣了。”孟华说道:“老前辈说笑了。难得碰上高人,我们正喜有这机会向两位前辈请益呢。”

老叫化的脸色阴晴不定,暗自思量:“金逐流的女儿似乎已经知道我的来历,孟华这小子要把我留下,恐怕也未必安着好心。”原来他是误会了孟华所用的“请益”两字。自忖武功远远不及孟华,不禁心里发慌。赶忙说两句客气话,匆匆便走。

孟华待这两人走了之后,说道:“漪妹,你好像不大喜欢这老叫化?”

金碧漪道:“你不觉得这老叫化有点奇怪么?”

孟华说道:“是啊,他本来是扣那天竺和尚说好了要来这喷泉洗澡,并且准备在这里过一晚,明天才走的。也不知是为了什么,他们突然改变主意。”

金碧漪道:“谢天谢地,幸亏他们没有听你的话留下来,否则可要弄脏了这个喷泉了。”

孟华正容说道:“人不可貌相,游戏风尘的异人,大都不喜欢修饰仪表,咱们还是该尊敬他的。眼前就有一个例子,天下第一神偷快活张在崆峒山帮了咱们多大的忙,他不是比这老叫化还更肮脏!”

金碧漪也正容说道:“这老叫化怎能和咱们的快活张叔叔相比。快活张只是身体肮脏,心地可不肮脏!”

孟华怔了一怔,说道:“对啦,我正想问你,你刚才和钟老前辈说的那些话我也觉得有点奇怪。漪妹,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他的来历的?”

金碧漪道:“孟大哥,你觉得这老叫化子的名字有点古怪吧?”

孟华说道:“他自称钟无用,我想这名字当然是假的了。”金碧漪道:“名字固然是假的,他的姓也是假的。不过却是谐音。他姓仲,名叫毋庸。”

孟华道:“他姓仲?这个姓倒很少见。”金碧漪道:“早两辈的武林人物,就有一个大大有名的姓仲的人。”

孟华瞿然一省,说道:“你说的可是四五十年之前,北丐帮的帮主仲长统么?”

金碧漪道:“不错,这老叫化正是仲长统的儿子!”

孟华说道:“怪不得他说认识你的爷爷。不过他倘若真的是仲长统的儿子,他也应该不是坏人了吧?”

金碧漪笑道:“你这话可说得没道理了。你当人人都是像你一样、父是英雄儿好汉么?父是英雄儿好汉的固然很多,但父是英雄儿混蛋,或父是混蛋儿英雄的也不是没有啊!你想想,假如这个仲毋庸假如真是好人,为什么你就根本没听过他的名字?”

孟华点了点头,说道:“你的话有理。仲毋庸若是好人,先莫说子承父业,最少他也应该是丐帮中一个知名人物了。”

金碧漪道:“不但你不知道,许多比咱们年长的人也不知道仲长统有这个儿子呢。”

孟华问道:“这是什么缘故?”金碧漪道:“你听过仲长统一个大公无私的故事么?”

孟华说道:“我的三师父曾和我说过许多武林前辈的故事,但仲帮主这个故事我可没有听过,请你告诉我吧。”

金碧漪道:“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当时的南北两帮主翼仲牟、仲长统并驾齐名,他们都是丐帮近百年来罕见的杰出人物。

翼仲牟并没娶妻生子,仲长统则有一个儿子,就是这个仲毋庸了。

“他自恃父亲是帮主,一心以为这帮主之位也自必由他继承,于是自小就以少帮主自居。别人看在他父亲份上,少不免让他几分,所到之处,也少不免有些趋炎附势的江湖人物对他奉承,渐渐养成了他的狂妄自大。

“但在当时北丐帮的年青一代弟子中,论本领论才能,他都是远远不及他的一位师兄,他父亲的二弟子管羽延。

“仲长统年纪渐老,把帮中的事务让几个弟子和儿子分担。仲毋庸接连几次出错,有一次仲长统叫他去援救一个被清廷鹰爪追捕的义士,他在路上却忙于应酬那些奉承他的人,迟到一天。几乎害了那义士的性命。要不是同门为他求情,他的父亲当时就要把他逐出丐帮。

“管羽延为人厚道,师父只有一个儿子,他不愿意见到师父对这唯一的儿子失望,于是常常暗中帮仲毋庸的忙,把自己为本帮立下的功劳让给他。

“南丐帮帮主翼仲牟的年纪比仲长统还大几岁,这一年他和仲长统商量南北丐帮合并之事,由于他们都有告老让贤之意,决定合并之后的新帮主,从年青一代的弟子之内,挑选一人担任。

“这一大事,当然令得丐帮弟子大为兴奋,谁人出任合并之一后的新帮主,成为众所注目的事情。”

“仲长统宣布他与翼仲牟商定的人选,大出众弟子意料之外。他们并非认为管羽延不够资格,相反、他们十九是拥护管羽延的,令他们感到意外的是帮主不传子而传徒。尤其在他的儿子近年已立了不少功劳之后,这一决定大家更意料不到。”

“管羽延倒是有心成全师弟,却不知道师父已知内情。当下便即提出仲毋庸近年所立的功劳不少,请师父重新考虑。

“仲长统这才说了出来,他说知子莫若父,他对仲毋庸所立那些功劳,早已是有怀疑的了。如今他都已查得明白,是管羽延暗中出力,瞒着他把功劳让给仲毋庸。

“他揭发了这件事情之后,按照帮规,把管羽延训斥一顿,尽管原议并不变更,但管羽延仍然要给记一次大过。这也是丐帮有史以来,第一个被记大过的帮主(虽然他当时还没正式接任帮主)。

“仲毋庸所受的责罚就更严厉了,他被贬为普通弟子,交刑堂香主严加管束。”

孟华笑道:“想象仲毋庸当时的情形,他一定是羞愧难当,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了。”

金碧漪道:“要是他真的知道羞耻,那倒好了。只怕他当时还是气恼更多于羞愧呢。”

孟华说道:“后来怎样?”金碧漪道:“他被管教一年,仲长统才让他跟大师兄出去办事。其时南北丐帮合并之事已经一切筹备妥当,管羽延亦已定期南下接管南丐帮事务了。”

孟华道:“他自幼以少帮主自居,如今受了这么大的打击,恐怕不肯甘心情愿,从头做起,带罪图功吧?”

金碧漪道:“你猜得不错,这次他做了更大的错事,从此也就自绝于丐帮。”跟着说后半段的故事。

“仲长统的大弟子名叫宣羽赞,为人诚实可靠,才能虽然不及师弟管羽延,江湖的阅历却是甚为丰富的。故此仲长统把儿子交给他管束。

“哪知仲毋庸耻居人下,趁着出差的机会,中途逃走。宣羽赞早就看出他有点不对,有所提防。他一逃走,宣羽赞便即发觉。

“宣羽赞追上他劝他回去,仲毋庸非但不听劝告,反而刺伤了师兄。宣羽赞的武功是比他强得多的,但他却怎能用强硬的手段对付师父的独子,只好任由他逃跑。”

孟华道:“仲长统得知此事,不知如何生气伤心了?”

金碧漪道:“还有更令他生气伤心的事在后头呢。”

“管羽延南下接管南丐帮事务,中途碰上鹰爪偷袭,那几个鹰爪都是清廷大内高手的身份,本领甚为了得,幸亏有南丐帮同门接应,管羽延这才幸免于难。但他独力击毙了三个大内高手之后,自己也受了不大不小的伤,以致就职总帮主的大典也得延迟数月。”

“管羽延南下之事,何以会给清廷鹰爪知道,此事只是南北两丐帮的首脑人物方能知道的,是谁泄漏出去。”

孟华说道:“会不会是仲毋庸呢?”

金碧漪道:“当然是他嫌疑最大了。不过一来并无实据,二来大家看在老帮主的份上,虽然都是有此怀疑,却没有谁说出来。”

“仲长统一气之下,就要亲自出马,把儿子找回来处死,反而是宣羽赞、管羽延两大弟子苦苦将他劝住。管羽延极力替师弟辩解,不惜抬出帮规和师父理论,说是只有嫌疑,查无实据,就不能处以如此重刑。”

“仲长统无奈何,只好作了折中的判决,只问儿子刺伤师兄、私自潜逃之罪,亲自宣布,把儿子逐出丐帮。但仍留下遗言,要是以后查出仲毋庸确有向清廷告密、谋害帮主之罪,就必须把他抓回来处死。”

“但仲毋庸这一走之后,从此便即不知下落,仲长统在管羽延就任总帮主之后不久就病死了。他的儿子也没回来奔丧。”

孟华说道:“丐帮一直没人见过他吗?”

金碧漪道:“不错。丐帮弟子一来由于顾念老帮主的恩德,二来也是由于家丑不愿外扬。是以仲毋庸失踪之后,从来没人提及过他。日子一久,莫说外人,丐帮后一辈的弟子也不知道有这个人了。”

孟华说道:“那你怎么知道他在西藏?”

金碧漪道:“我的爷爷曾见过他。那是在仲毋庸被逐出丐帮之后二十年的事情了。”

“那年我的爷爷云游西藏,有两个后辈妖人,号称梅山二怪,擅于使毒,为非作歹,在中原立足不住,那时恰巧也逃到西藏。这两个妖人本来不值得我的爷爷出手的,但既然碰上,爷爷又反正没事在身,也就打算管一管这件事情了。他打算把梅山二怪捉回去交给有关的侠义道处置。”

孟华忽地问道:“这梅山二怪,可是一个名叫朱角,一个名叫鹿洪。”

金碧漪道:“不错。原来你是知道他们的吗?”

孟华说道:“他们就是把辛七娘这妖妇救走的人。我没有见过他们,是我的师父告诉我的。”当下把丹丘生与牟丽珠那日在断魂岩上所见,转述给金碧漪知道。“牟女侠正要找寻这梅山二怪呢!”

金碧漪继续讲故事的后半段:“爷爷追踪梅山二怪,追到藏边一个雪山,还未找着他们,却碰上了仲毋庸。原来仲毋庸正是梅山二怪的靠山,他知道爷爷要捉梅山二怪,竟然不自量力,就和我爷爷动手。”

孟华笑道:“他这点道行,和令祖动手,那真是以卵击石了。我倒是有点奇怪,他何以能活到现在?”

金碧漪道:“他抵挡我爷爷三招,本来爷爷在三招之内,就可杀他的。但一见他出手的招数,倒是不忍杀他了。”孟华说道:“敢情令祖在这三招,已经看出他是仲长统的儿子?”

金碧漪道:“不错。有关他的事情,外人知者寥寥,但我的爷爷和南北丐帮的翼、仲两帮主都是好友,他是知道的。”

孟华问道:“后来怎样?”金碧漪道:“爷爷知道他是故友之子,自是不忍伤他。只好自己继续找寻梅山二怪。但梅山二怪遁入雪山已是无法找寻。当时这梅山二怪还只是小妖人,够不上称为大魔头的。爷爷找了三天,找不着他们,也就算了。”

“这件事情,爷爷除了告诉丐帮帮主管羽延之外,就只告诉我的爹爹。去年我在拉萨见着爹爹,爹爹给我讲西藏比较有名的武林人物,才想起这个仲毋庸的。爹爹不知他是否还活在人间,也不知他目前是变好了还是变得更坏了,但嘱咐我若是碰上了这个人,须得特别留心。”

孟华沉吟半晌,说道:“你以为他现在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

金碧漪道:“那还用说,从他种种作为的情形看来,一定是变得更坏了。我还担心一件事呢。”

孟华道:“担心什么?”

金碧漪道:“我瞧那个什么大浮法师当你问及段剑青之时,他假装听不懂汉语,要那老叫化替他翻译,当时你没留意,我却留意到他的眼神闪烁不定。显然是作贼心虚,说的假话。”

“再说你和罗海的女儿罗曼娜同上天山,即使没有段剑青告诉他们,他们也会打听到你和罗海的关系的。为什么只隔半年,你又重履回疆?咱们曾经这样怀疑那匆匆去来的天竺僧人,他们也会同样怀疑你的。”

孟华瞿然一省,说道:“啊,那你是怀疑他们要赶在咱们的前头,先到鲁特安旗,说不定会有什么不利于罗海的图谋了?”

金碧漪道:“不错。四十年前,仲毋庸已是曾有嫌疑和清廷鹰爪勾结的了,焉知他如今不变本加厉?他料想你要到鲁特云安旗帮罗海抗击清兵,他当然要先走一步。”

孟华说道:“你讲得对,防人之心不可无,好,那咱们兼程赶路,追过他们就是。”

金碧漪道:“从这里到鲁特安旗,最快要走几天?”

孟华道:“他们最快要走四天,咱们走三天尽可到了!漪妹,不是我夸赞你,你的轻功确实是比从前又迈进一大步了。”

金碧漪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7回 衣钵难传嗟劣子 雪山脱险识姦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牧野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