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流星》

第58回 格老拒封伸大义 土王被诱入歧途

作者:梁羽生

“那小子的坐骑看来是匹久经训练的战马,而且短小精悍,和咱们的马匹大不相同。”

孟华问道:“那么你的意思是……”

那个富有练马经验的卫士队长说道:“依我看来,那是一匹川马,那小子恐怕是来自四川的清廷官长。”

孟华得他提醒,想起那两个蒙面人的坐骑也正是短小精悍的川马,心中已经明白几分。

桑达儿气过之后,说道:“前几天我们接到一个消息,听说原来驻守小金川的清兵在调来回疆,如今发现了这三匹川马,恐怕就是从小金川来的清军细作了。咱们倒不可不防。”

孟华道:“不错,我也是这样想。这三个人无关紧要,要防的是鞑子大军开到。”

桑达儿愤然说道:“哼,我们哈萨克人也不是好欺负的,要是鞑子兵当真来打我们,我们一定和他拼命!”

发生了这件事情,哈萨克族的新格老罗海自是加强戒备,但为了不向敌人示弱,女儿的婚礼仍然按照原定计划进行,而且更加铺张,更加热闹,以迎贵客。

白天的婚礼固然热闹,更热闹的还是晚上的刁羊大会。

罗海白天已经派出探子去打探清军的消息,快马驰出百里之外,并无发现行军。黄昏之前,探子回来禀报,大家更是放心玩乐了。

孟华虽然参加过一次刁羊大会,但要是和这次的“刁羊大会”比起来,他参加过的那次,恐怕只能算是“小会”了。规模的大小,实是不可同日而语。

一年前罗海不过是哈萨克众多部落中的一个部落“格老”,他所主持的“刁羊大会”不过是所属的瓦纳族的年轻男女参加。如今他已是哈萨克族的“总格老”,这次为了庆祝他女儿成婚而特别举行的“刁羊大会”,各个部落的小伙子和姑娘们都不辞远道赶来,广阔的大草原上只见骏马穿梭,歌声四起,天地之间,都好像充满了喜气,令人好像沉浸在欢乐的海洋。

从来没有参加过刁羊大会的金碧漪,更加感觉新奇,不停地在问孟华。

罗曼娜走过来道:“你们在说什么,说得这样起劲?”

孟华道:“没什么,她在羡慕你们的年轻姑娘可以无拘无束的对情郎表达爱意呢!”

罗曼娜笑道:“不用羡慕,待会儿你就可以参加‘姑娘追’的游戏,追你心爱的情郎了。”

金碧漪面上一红道:“你莫听他胡说。”

只听得呜呜鸣三声号角,刁羊大会开始了。

三只烤熟的大肥羊挂在树上,桑达儿百步之外站走,嗖,嗖,嗖连珠箭发,刚好射断悬羊的绳子,三只肥羊,应声而落。普通的刁羊大会用的只是一头肥丰,这次用上三头,悬羊的绳子虽然比较粗,也不过七八岁儿童小指头般大小。要在百步之外射断绳子,端的得有“百步穿杨”的箭法,要同时射落三头肥羊,那更是难上更难了。桑达儿使出了这手连珠箭法,小伙子人人为他喝彩。

“刁羊”游戏之后,跟着就是“姑娘追“的游戏了。这是刁羊大会的两部分,而后者更是gāo cháo。孟华按照规矩,快马加鞭,从金碧漪身旁掠过。笑道:“漪妹,快来追我!”金碧漪佯嗔啐道:“呸,你臭美啊,要我追你。”

孟华笑道:“咱们虽然定了亲,但那是你父亲作主的,我要你亲自表示,才能算数!”

金碧漪羞红了脸,说道:“好呀,你故意为难我,我非重重鞭你一顿不可!”

孟华哈哈笑道:“那是求之不得!”快马飞驰,奔向旷野。他们的坐骑,是桑达儿特别给他们挑选的骏马,不多一会,就把其他的人甩在后面了。

这晚天公作美,玉宇无尘,星河皎洁,月华如练。两人在草原上风驰电逐,嗅那夜风中送来的花草芳香,不觉都是心神如醉。孟华在前面跑。跑进一个山坳,扬声叫道:“这地方很是不错,漪妹,你快点来呀!”

正追逐间,金碧漪忽见一骑快马,箭也似的迎面奔来。那人的坐骑,比她胯下的骏马跑得还快。说时迟,那时快,竟然是笔直的向她冲过来了。

草原广阔无边,按说两匹坐骑是决不可能撞上的,那人分明是有意来找她的麻烦!

金碧漪喝道:“你干什么?”那人来得太快,她在急切之间,停不下来。眼看就要碰上。那人双臂一伸,金碧漪正在疾驰的骏马,竟然给他的神力阻住,昂首人立,几乎把金碧漪摔下马背。那人的骑术精绝,陡然勒住。张开大口,向金碧漪毗牙一笑。

金碧漪定睛一看,只见这人面如锅底,五岳朝天,相貌奇丑。令人一见,就不由得心里讨厌。

这丑汉身披白狐裘,手提镶金嵌玉的马鞭,一身华丽的服饰,显然不是普通的牧民。金碧漪起初以为他是来参加“刁羊大会”的哈萨克人,但一想一般纯良好客的哈萨克人决不会欺负自己一个女子的。于是提起皮鞭,对这丑汉怒目而视,喝道:“有路你不走,为什么要来撞我,你是存心欺负我么?”

这丑汉哈哈一笑,不答金碧漪的质问,却反问她道:“你就是那姓金的汉人姑娘吧?”金碧漪怔了一怔,说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这丑汉啧啧赞道:“我的段师弟说你可以比美罗曼娜,起初我还不相信呢,啊,他果然说得不错!”

金碧漪吃了一惊,问道:“你的师弟可是名叫段剑青?”丑汉哈哈笑道:“不错。如此说来,你也果然是那位姓金的汉人姑娘了。好,好……”

金碧漪喝道:“好,你要怎样?”

丑汉笑道:“我是车居族王子,像你这样美若天仙的女子,别的人也配不上你,你嫁给我做王妃吧!”

金碧漪大怒,举起马鞭,唰的就朝他劈头打下!

丑汉非但不躲,反而伸长脑袋,迎接她的皮鞭,笑道:“我没猜错,你果然是欢喜我。”

金碧漪这才蓦地醒起“刁羊”的规矩,如何还能让皮鞭打到这丑汉的身上,幸亏她近来武功大进,业已练到了收发随心的境界,皮鞭在丑汉的头顶打了个圈,倏地收回,再发出时,长鞭已经换成短剑。

“我欢喜你的脑袋!”金碧漪喝道。剑势斜飞,果然朝他脑袋削下。

这丑汉虽然可恶,不过金碧漪却还不是真的想要杀他,心想这一剑定然吓得他滚下马鞍。”先跌他个狗吃屎,再拷问他。”

哪知这丑汉不但神力惊人,本领也委实非同小可。百忙中霍的一个风点头,举起马鞍一挡,居然把金碧漪的快剑挡住,笑道:“你要我的人容易,要我的脑袋恐怕就不易了!”只听得咋嚓一声,火花飞溅,丑汉的马鞍给金碧漪一剑劈为两半。丑汉这才知道金碧漪拿的是把宝剑,剑法的迅捷奇幻,也大大出他的意料之外。这一下他可笑不出来了!

金碧漪看出了他的本领,下手更不留情,唰唰唰立即又是连环三剑。那丑汉一个“镫里藏身”刚好来得及躲开,但觉背上凉飓飕的,金碧漪的剑锋,几乎是贴着他的背脊横削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丑汉突然笔直的身躯倒下,金碧漪方自一怔,心想:“这丑八怪看来倒非庸手,怎的我还未刺着他,他就吓得摔倒了?”心念未已,但是丑汉那匹坐骑已是飞快跑开,丑汉却并没有摔倒地上。原来他是双足勾着马背,以精妙的骑术,“倒挂调鞍”的身法,逃避金碧漪续施杀手的。

那丑汉好像荡秋千似的,腾身翻上马背,气呼呼地叫道:“好狠的女娃子,幸亏没给你刺着!”不过他虽然不服气,却也不敢回来和金碧漪再斗了。

他不敢回来,孟华却已从前面那个山坳,拨转马头,赶回来了。

孟华一声长啸,扬声问道:“漪妹,出了什么事情?”丑汉的耳鼓给啸声震得嗡嗡作响,不禁又是一惊。

金碧漪道:“这丑八怪是段剑青的师兄,快去追他!”但那丑汉的坐骑,却比桑达儿特地为他们挑选的骏马还快,越追距离越拉远了。

这晚月色明亮,孟华定睛看去,只见远处又有两匹快马跑来,已经和那丑汉会合了。

金碧漪道:“他们说些什么,你听得见吗?”

孟华道:“隐约听得见一些,但听不懂他们说的话。”

说话之间,那三骑已是跑出了他们的视线之外。

金碧漪定了定神,说道:“那丑八怪自称是车居族的王子,但赶来和他会合的那两个人却似乎是汉人。”

孟华瞿然一省,说道:“不错,他们骑的马也似乎是短小精悍的‘川马’。”

金碧漪道:“他们不向回头路逃,反向前面奔驰,莫非又是去找罗海的麻烦的?”说至此处,突然抽了孟华一鞭。

孟华怔了一怔,说道:“咦,你为什么打我?”

金碧漪“噗嗤”一笑,说道:“你忘了咱们是在玩刁羊的游戏么,如今游戏已经结束了。嘿哩,是你送上来挨我一鞭,可不是我追你打的。”很是得意,她占了孟华的便宜。孟华这才省起,笑道:“对,先得结束游戏,咱们才好回去。漪妹,幸亏你刚才没有鞭打那个丑汉。”

金碧漪道:“我几乎打了他呢。可惜我换了快剑,也还未能将他制伏。他自称是段剑青的师兄,本领也的确比段剑青高明许多。”

孟华吃一惊道:“这丑汉会使雷神掌的功夫么?”金碧漪道:“不会。不过他的掌力刚中带柔,却也似乎是一门上乘的武功。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孟华说道:“他的武功当然不会是我的二师父传授的,既然他自称是段剑青的师兄,故此我以为他是红发妖人欧阳冲的弟子。段剑青曾经拜过这个妖人为师的,不过,欧阳冲却早已在三个月前命丧天山了。”

金碧漪道:“这丑汉的武功颇为怪异,看来不属中土任何一派。或许这小子早已另拜什么西域异人为师了吧?不过他倘若当真是去找罗海的麻烦,咱们就还有机会可以碰上他的,如今先不用费神猜测。”

二人快马加鞭,赶回刁羊大会开始的那个草坪,未曾发问,罗曼娜已经和一班人迎上前来,说道:“孟大哥,我们正盼着你回来呢!”

孟华说道,“是不是有个丑八怪来了这儿?”罗曼娜道:“不错,还有两个满洲鞑子的军官和他同来。”

孟华吃了一惊,问道:“这三个家伙在哪里?”

罗曼娜道:“他们以礼求见我爹爹,据说是要来和我的爹爹商量什么大事的。如今他们和爹爹在那座帐篷里商谈。桑达儿陪我爹爹。”

孟华不觉更是担心,说道:“你爹可别上了他们的当才好。”罗曼娜道:“是呀,所以我们都盼望你快点回来。你现在赶快进去吧!”

金碧漪道:“我可以和他一起进去吗?”罗曼娜道:“在我们哈萨克,男女的地位都是一样的,你和孟大哥都是我们特邀的贵客,我想我可以替爹爹作主,请你进去。不过……”孟华忙问:“不过什么?”

罗曼娜道:“我知道他们此来,定然不怀好意,不过他们声称是来给爹爹和我贺喜的,除非他们先有什么捣乱行为,否则好歹也还算得是我们的客人。我们的规矩……”

孟华笑道:“我知道你们的规矩,对敌人要用弓箭和刀剑,对客人要用马奶和葡萄。你放心,我们汉人也有同样的成语:对文王,兴礼乐;对梁纣,动刀兵。只要他们不是恶客,我们也不会无礼的。”

他们走近那座帐幕,刚好听得罗海说道:“多谢贵客光临,但你们的厚礼我可不敢受。”

罗曼娜首先在帐外扬声:“爹爹,孟大哥和金姊回来了!”说的是瓦纳族的方言。

罗海大喜说道:“快请他们进来!”亲自起身迎接。那车居族王子和陪他来的两个军官不知来者是谁,见罗海如此敬重来客,只好也都随着他站起身来。

孟华揭开帐幕,和金碧漪大踏步走了进去。双方一见,大家的面色都变了。

原来那两个军官正是清廷大内三高手中名列第一、第二的卫托平和叶谷浑,孟华和他们交手不止一次,深知卫托平的本领只不过比海兰察稍逊一筹,再加上一个叶谷浑,实是不可小觑。心里想道:“好在漪妹近来武功大进,我和漪妹联手,料想也不会输给他们。”

卫托平哈哈笑道:“想不到孟少侠也在这里,这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了。”

孟华冷冷说道:“卫大人,你当真不知道我在这里吗?”卫托平道:“真的不知。”孟华说道:“真的不知?难道刘挺之没有告诉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8回 格老拒封伸大义 土王被诱入歧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牧野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