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流星》

第59回 苦口婆心终不悟 恶徒毒妇共偕亡

作者:梁羽生

那番僧狞笑说道:“好,且看你这女娃儿还能接我几招?”迈开大步,倏的又追上来。金碧漪也知刚才的奇招奏捷,其实还是因为对方轻敌缘故,可一而不可再的。只有仍然施展穿花绕树的身法,东躲西窜。

正危急间,可喜孟华已是及时赶到。

孟华喝道:“请暂住手,我有话说!”

番僧眼看就可以把金碧漪抓住,如何肯听孟华的话?冷笑说道:“臭小子,你是什么东西,敢吩咐我?想要讨死,你和这丫头并肩上吧!”

话犹未了,只听得孟华说道:“漪妹,你暂且退下!”声出招发,剑中夹掌,替她硬接了对方的攻势。

双掌相交,发出郁雷也似的声响,孟华退了几步,连接打了两个盘旋,方始稳住身形。

但那番僧也没占到便宜,甚至看来吃亏更大。他不但身形一晃,险些仆倒,胸口部分的袈裟,也给剑尖划开了铜钱大小的洞孔!

原来孟华是以古波斯武功秘笈中的“大挪移法”消解了那番僧雄浑的掌力的。”“大挪移法”和中国武学中的“四两拨千斤”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饶是如此,孟华也只能消解对方的七分内力,余下三分乃然留在他的身上,过招之后,方始突然发作,以致令他要接连打了两个盘旋,方能化解余力,稳住身形。

番僧固然吃惊,孟华也不禁心头一凛,“这番僧的内功不但好生了得,而且甚为邪门。要不是我这半年来屡得奇遇,决计硬接不了他这一掌。若论真实的本领,我是不如他的。”

严格来说,以掌对掌这招,孟华还是稍微逊色的,不过,他的剑中夹掌,他那精妙的剑法,在这见面一招之中,却是占了对方的上风。

那番僧低头一看,看见胸口部位的袈裟穿了一个小孔,焉得不惊!

番僧怯意一生,一时间竟是不敢趁着孟华身形未稳的时机向孟华再扑过去。

孟华身形一定,趁这空暇,便即说道:“我们并无恶意,请大和尚暂且住手,听我一言。”

乌里赛道:“师父,你可不能相信这小子的说话!”

番僧把手一挥,说道:“我自有分数,不用你来插嘴。你先回去吧!”原来他自忖并无取胜把握,倒是有点害怕徒弟不肯罢休,逼他做师父的丢脸了。

乌里赛碰了一个钉子,也乐得先行求得自身的平安,于是撮chún一啸,把他那匹久经训练的坐骑唤来,跨上马背,追赶卫、叶二人去了。

孟华说道:“我们其实只是想向令徒问清楚一件事情并无恶意,如今难得大和尚自己来到,那就更好了。”番僧哼了一声,说道:“还说不是欺负我的徒儿,刚才可是我亲眼看见的,不过我也不想追究这点小事了,你要问的是什么,说吧!”

孟华说道:“请问段剑青是你新收的徒弟吧?”番僧说道:“是又怎样?”孟华说道:“实不相瞒,他的叔叔是我师父。他的叔叔希望他回去一趟。请你让我带他走吧。”

番僧说道:“哦,他的叔叔是你师父?”言下颇有不相信的神气。孟华说道:“我骗你做什么?不信,你可以回去问段剑青。”

番僧说道:“是与不是,与我无关。不过你要带段剑青回去,那就与我有关了。”

金碧漪亢声道:“纵然你是他的师父,你也不能阻止他和家人相会。”

番僧冷冷说道:“女施主此言差矣,一来我这徒儿曾经和我说过,他那叔父待他不好,料他并无回家之意;二来他是我的衣钵传人,我也决不许他回去的!”

金碧漪怒道:“正因为段剑青行为不端,他的叔父才要领他回去管教。他的叔父也不稀罕你教他武功!”

番僧哈哈一笑,说道:“若然如此,那我更不能放心让他回去了,嘿,他的叔父不稀罕,他可稀罕我教他呢!言尽于此,请恕老衲失陪!”

番僧走了之后,金碧漪埋怨孟华道:“孟大哥,你让那丑八怪跑掉已是不该,为何又轻易放过这个妖僧,难道你怕打不过他吗?”

孟华笑道:“我确实没有取胜的把握。不过,我让他走,倒也不是为了怕他。”金碧漪道:“那是为了什么?”孟华说道:“你忘了咱们来时说好的么?要是那内里赛王子,不肯把段剑青的下落告诉咱们,咱们怎样?”

金碧漪低头不语,半晌说道:“那咱们今日岂不是白费心力了!”

原来他们说好的是,即使捉着乌里赛,最多也只能吓一吓他,要是他坚持不肯透露段剑青的消息,还是不能不放走他的。以此例彼,这个番僧要走,当然也只能由他了。

孟华说道:“漪妹,你刚才对那乌里赛好像不大客气?”金碧漪道:“不错,我打了他两记耳光,怎么样?”孟华正容说道:“你不该打他的。”金碧漪道:“你不知道他刚才对我有多可恶,为什么不该打他?”

孟华说道:“他们父子虽然受了清廷册封,罗海还是希望能够把他们拉回来的。你打了他,他恐怕更难回头了。”

金碧漪道:“好,算我不对。但不打也已打了,难道你要我向他赔罪不成?”虽然说的负气话,心中亦已微有悔意。

孟华说道:“过去的算了,只希望你以后谨慎一些,别再意气用事。”

金碧漪噘着小嘴儿道:“好啦,好啦,你不用教训我了。你说的我都明白,以后我拼着做个受气包就是。”

孟华笑道:“别着恼了,你瞧,天高云淡,碧空如洗,难得有这样好天气,这一带又是风景奇丽,咱们就当是出来玩好了。你高兴吗?”

金碧漪道:“你像哄孩子似的,一会儿疾言厉色,一会儿又嘴似蜜糖,不过,有你陪伴着我,我总是高兴的。”说罢,嫣然一笑。

茶杯里的风波平息之后,两人并辔徐行,浏览沿途风景。行进间,孟华忽地“咦”了一声,勘住坐骑。金碧漪吃一惊道:“大哥,什么事?”

孟华道:“前面这块形似老猿的岩石好像变了形状,咱们过去看看。”

这是一块从山腰处伸出来,形状甚为特别的石头、两旁有石笋如臂环抱,下面也有两根石笋纠结一起,形状好似打瞌睡的猕猴。来的时候出们二人虽是快马疾驰,也曾对这块形状古怪的石头投以匆匆一瞥的。

他们走近去看,只见一条“猿臂”断了半截。落在孟华这等武学大行家眼中,一看就知不是给刀斧劈断的,而是给掌力劈断的。

金碧漪最先注意到的也是“猿臂”部分,说道:“这是大力金刚掌或混元一禅功之类的掌力劈断的,那人虽然厉害,不过你也足可以做得到有余。”言下之意,似乎奇怪孟华的“大惊小怪”。

孟华说道:“你再看清些,这猿腹上还有剑痕呢。”金碧漪定睛一看,但见两条纵横交错的剑痕,剑痕上有香脚般细小的十八个洞子。

金碧漪吃一惊道:“这人能在一招之内,在岩石上刺穿十八个小孔,要是刺在活人身上,那还了得?谁家剑法,如此厉害?大哥你看得出来么?”

孟华笑道:“多承缪赞,这正是我三师父崆峒派的连环夺命剑法。”

金碧漪大喜道:“原来是贵派的连环夺命剑法,那么这个人应该是、应该是……”孟华说道:“不错,洞冥子已死,按说能够使这一招胡笳十八拍连环夺命剑法的人,就只能是我的师父了!看这情形,师父似乎是和什么人比试武功,却不知那人是谁?”

金碧漪道:“咱们何必胡猜,要是你师父来到此间,他一定会去罗海那儿找你的。”

孟华说道:“不错,咱们赶快回去吧!”

两人纵马疾驰,不过一个时辰,便即回到原来营地,首先见到的是桑达儿。

孟华道:“可有什么客人来到么?”桑达儿怔了一怔,说道:“你怎的这样快就知道了,我正要告诉你呢。不错,是有一位远客来到,他一来到,就先问起你们。”

孟华无暇多问,连忙跑去罗海的帐幕。只听得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贤侄,你这杯喜酒几时请我喝,昨晚你和金姑娘一定玩得十分高兴了,格老还恐怕你们跑得太远,要晚上才能回了来呢。”

孟华不禁又是欢喜,又是失望,原来这个人是在义军中和他父亲孟元超齐名的宋腾霄。宋腾霄是因为罗海告诉他昨晚孟华和金碧漪参加“刁羊大会”之事,以为他们是跑到老远的地方玩那“姑娘追”的游戏,是以此时才回来的。

孟华只好将错就错,不加分辨。宋腾霄有点奇怪,说道:“贤侄,你是否有着心事,怎么不说话呀?”

孟华道:“我看见叔叔,欢喜得呆了。”

宋腾霄笑道:“还有令你更欢喜的呢,你的爹爹和义军的许多兄弟,不久也要到这里来的。”

孟华听得父亲要来的消息,当然欢喜之极。但不见他的师父和牟丽珠,却是不免仍要担着一重心事。

孟华猜得不错,在那“老猿石”上留下剑痕的人,确实是他的师父丹丘生。

丹丘生何以忽然来到此地呢?

自那日牟丽珠不辞而行之后,丹丘生一直闷闷不乐。

他知道牟丽珠一定是去追踪梅山二怪,要从梅山二怪的身上找到妖妇辛七娘,再着落在辛七娘的身上,找寻她的杀父仇人,亦即是辛七娘的师妹韩紫烟的。

他想起了好朋友段仇世劝告他的那些话:“是呀,我已经错过了十八年,也耽误了牟丽珠的青春,如今我是不该再顾忌什么人言可畏,非得把丽珠找回来不可了。”

要找到牟丽珠,首先要找到梅山二怪。

他料想梅山二怪劫走了辛七娘,是决不会仍在梅山,等待仇家去找他们算帐的。天地这么大,去哪里找他们呢?

孟华走后的第二天,亦即是他接任崆峒派掌门之后的第三天,来了一位迟来的客人。这位客人是丐帮帮主管羽延的师兄,也是丐帮中年纪最大的长老宣羽赞。

宣羽赞本是洞真子邀来观礼的客人,如今迟来三天,当然已是知道了丹丘生接任掌门的消息,变成了来给丹丘生道贺的人了。

丹丘生听宣羽赞来到,不觉喜出望外,暗自想道:“丐帮消息,素来灵通。宣羽赞是丐帮长老,我何不托他代为打探梅山二怪消息。”于是忙即出迎。

寒暄已毕,宣羽赞说道:“请恕老叫化来迟三天,本来我是可以赴得及来观光贵掌门继位的大典的,只因路上碰上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以至耽误了三天工夫。”

丹丘生道:“老前辈太客气了,得老前辈赏面光临,我已是深感荣宠。实不相瞒,我正是有件事情想向老前辈讨教呢。”宣羽赞听他开门见山,就说有事问他,不禁有点诧异,连忙问道:“不敢当。不知掌门要问何事?”

丹丘生道:“邪派妖人之中,有号称梅山二怪的两个人,老前辈想必知道?”

宣羽赞怔了一怔,心想:“怎的这样巧,他也要问这两个人?”随即笑了起来,说道:“你说的梅山二怪,敢情是朱角和鹿洪了,前几天,我刚刚听到他们的消息。不过,请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打听他们的消息?”

丹丘生把内里复杂的因由原原本本的告诉宣羽赞之后,宣羽赞这才把前几天碰上的事情告诉他。

原来他在经过途中一个分舵之时,那个分舵刚好接获一个丐帮弟子的飞鸽传书,说是发现梅山二怪的行踪。

丹丘生道:“多谢老前辈告诉我这个消息。好,明天我就动身前往回疆,好歹也要找着他们。”宣羽赞沉吟半晌道:“丹丘兄,你亲自出马,那是最好不过了,我也要拜托你一件事情。”

丹丘生道:“前辈不必客气,请说。”

宣羽赞说出他的师弟和梅山二怪的关系,说道:“丹丘兄,要是你在回疆碰上了他,请你看在我的份上一一”

丹丘生约略知道一点关于仲长统和仲毋庸父子之事,吃了一惊,说道:“原来令师弟还活在人间!”

宣羽赞道:“不错,我也是几个月崩,才知道他当年未死,还活在人间的。”原来他三个月前,曾经和金逐流见过一次面,他向金逐流打探,才知道金逐流的父亲金世遗二十多年前见过仲毋庸和梅山二怪之事。

“我得到金大侠告诉我的这个消息,本来准备到崆峒山赴会之后,便去寻找他的下落的。想不到途中便己有本帮弟子发现他的行踪,更想不到过了二十年,他还是和梅山二怪同流合污。不过确实知道他现在还是活在人间,我和管师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9回 苦口婆心终不悟 恶徒毒妇共偕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牧野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