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流星》

第62回 义师奋战摧强虏 侠士攻心释战俘

作者:梁羽生

第一队人马由五个军官带领,正面攻山。为首的那个军官是以双笔点四脉驰名武林的邓中艾。

第二队人马却是由四个喇嘛僧率领,绕到后山来攻。为首的那个喇嘛是密宗中的高手天泰上人。

第三队人马则是由四个道士率领,为首那个道士是在中原四大剑派之外别树一帜的筇莱山青松观的“天罡剑客”混元子。这队人马作为第二线侧翼进攻。

牟丽珠道:“咦,崔宝山哪里找来这许多和尚道士?”

丹丘生道:“你别小觑他们,这些人都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呢。我听得段仇世说过,崔宝山手下有‘五官’‘四道’‘四僧’,在小金川的时候,崔宝山就是倚仗这十三个人侵入义军的根据地,逼使义军不能不退至柴达木的。华儿,你曾经到过小金川,你看一看,这些人想必就是崔宝山手下的‘五官’‘四道’‘四僧’吧?”

孟华说道:“不错,我和漪妹在小金川的时候,曾经和他们交过手的。当时幸亏不是他们十三个齐上,我们的双剑合壁,方能突围。如今他们十三个人一起齐来,想必是已经知道我们躲在这里了。”

丹丘生道:“只是他们十三个人,咱们还可以应付得了。但以兵对兵,却是众寡悬殊。咱们只有一百多个战士,如何能够和对方的三千精兵打一场硬仗?”

桑达儿忽地叫道:“啊,有一彪人马杀上山来了!”

清军那边,邓中艾也在大声喝道:“来的是哪路弟兄?”他已经看出有点不对,可还不敢相信敌人竟会“从天而降”。

这队人马来得好快,为首一个魁梧大汉一马当先,霹雳似的一声大喝,说道:“来的是替阎王爷给你们送请帖的好汉!”孟华欢喜得跳了起来,叫道:“原来是关东大侠尉迟炯来了!剧迟叔叔,尉迟叔叔!”

尉迟炯叫道:“是华侄么,你们怎么样了!”

孟华叫道:“我们没事,尉迟叔叔,你快来吧!”

隔着一个山头,两人说话的声音,虽然是在千军万马之中,也都听得清清楚楚,尤其是尉迟炯那霹雳似的喝声,震得一众清军的耳鼓都感觉到嗡嗡作响!

邓中艾这一惊非同小可,“五官”上来抵挡。

尉迟炯身边忽有一骑抢先而上,骑在马背上的却是个女子,说道:“大哥,你快点去和孟贤侄会合吧。这五个鹰爪孙值不得污你宝刀,让我对付他们!”

金碧漪又是一喜,叫道:“尉迟婶婶也来了!华哥,你还没有见过她吧?这位婶婶的本领可不在她的丈夫之下呢!”孟华笑道:“我知道。尉迟夫人是天下第一暗器高手,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千手观音祈圣因!”

丹丘生把手一挥,叫道:“好,咱们都杀出去!”

邓中艾正要和他的两个师弟施展“双笔点八脉”的功夫,说时迟,那时快,祈圣因已是飞骑疾至,百步之外,扬声喝道:“姓邓的鹰爪孙,听说你会点穴,我倒要看看,是你能够点着我的穴道,还是我能打着你的穴道。”

只听得“铮铮”之声,宛如繁弦急奏。原来是祈圣因以天女散花的手法,撤出了一把磨利了边的铜钱。

邓中艾挥笔抵挡,只能打落两枚钱镖,却给第三枚钱镖打着了穴道,登时滚下马来。

他的两个师弟和另外两名军官更糟,只觉微风飒然,就给打着死穴,不但是滚下马来,而且是一命呜呼了!“五宫”分别站在五处,祈圣因百步之外,钱镖打出,竟是一举手就全部打中,令得“五官”四死一伤。“千手观音”的绰号,真是名不虑传!此时尉迟炯已是闯进清军腹地,以天泰上人为首的“四僧”布起“四象阵”迎击他。

马上交锋和平地过招又有不同,平地过招,一方招数精妙,往往可以占到很大便宜,能补功力不足。但马上交锋,讲究的是一招之间,胜负立判,力强者胜,力弱者败。虽然并非全不讲究招数,但却不是最紧要的了。

尉迟炯快马风驰,一声叱咤,抡刀便斫,天泰上人挥杖打出,只听得“当、当、当!”三声巨响,尉迟炯哈哈笑道:“听说你练成了什么捞什子‘龙象功’,原来也不过如此吗?”笑声未已,只见天泰上人手中的禅杖己是断为两段,在马背上晃了两晃,这才哇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倒于马下。

“四象阵”尚未合围,本领最高的天泰上人已是受了重伤,另外三个喇嘛僧吓得连忙拨转马头,避之唯恐不速!

说时迟,那时快,尉迟炯轻骑疾进,深入敌阵。“五官”“四僧”既已一败涂地,最后剩下的以混元子为首的四个道士只好硬着头皮,上前抵挡一阵。

尉迟炯插入四人中间,匹马回旋,快刀飞舞,一招“夜战八方”,泼风也似横扫出去。但见四面刀光闪闪,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他骑术既精,刀法又快,虽然只是一招,但这一招之间,他已闪电般的劈出了六六三十六刀!四个道土,都是同时受到了他这一招的攻击!

转瞬间刀光一敛,混元子的一个师弟断了一条右臂,另一个师弟长剑只剩下剑柄,混元子的道冠也给当中剖开,几乎割去了头皮。混元子颤声叫道:“尉迟大侠,手下留情!”

尉迟炯喝道:“你们青松观的前任主持黄石道长一生行侠,想不到却出了你们这些不肖后人。念在你们老主持的份上,这次我放过你们;若是你们不知洗心革面,下次碰上了我,决不轻饶!”

此时孟华已随师父杀出,正好看见尉迟炯杀败“四道”,看得他眉飞色舞,心里想道:“若刀法之快,我或许不输于尉迟叔叔,但刀上的威力,我使到这样快的时候,却是远远比不上他了。”

尉迟炯带来的这队义军不过五百,和敌方三千骑兵相比,人数上还是大大不如的。但这五百义军个个争先,以一当十,清军则是士气早挫,无心恋战,一接触便如土崩瓦解,不消多久,能够跑得动的清军,都已逃得干干净净。

孟华上前和尉迟炯夫妇相见,欢喜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尉迟炯道:“华侄,你的爹爹也来了。你歇一会,我和你去找他。”

孟华喜出望外,说道:“我爹来了,我还能有闲心歇下来么?尉迟叔叔,你马上带我去找爹吧!”尉迟炯道:“我知道你已经有一天两晚没有睡过觉了,不觉累么?”

孟华笑道:“说老实话,刚才是觉得有点累的,可你们一来,我的精神也就来了。如今非但一点不累,还觉得满身都是劲儿,正要找个地方去使呢!”

尉迟炯哈哈大笑,说道:“好,真是个铁杆小伙子,咱们这就下山去吧。你那满身劲儿,不愁没地方使的!”

一个哈萨克战士给孟华挑了一匹好马,让他与尉迟炯并辔下山,桑达儿等人跟在后面。下山途中,尉迟炯简单叙述经过。众人方始知道,快活张是先去知会罗海出兵,然后赶回去找孟元超与尉迟炯率领的这支义军的。

桑达儿道:“不知这次来了多少弟兄?”

尉迟炯道:“大约是五千人。”

桑达儿听了,默然不语。心想:“清军十万之众,这五千人恐怕是济不了甚事。”尉迟炯好似知他心意,笑道:“我们人数虽少,但却像一把匕首,插入敌人心脏。黑夜之中,他们也不知我们来的究有多少,我们打他一个揩手不及,这场仗我敢担保是一定打得赢的!”

说话之间,他们已是来到山下,迅即投入战场。义军分成五十个百人队,在敌阵中纵横穿插,就像到处点起火头一样。清军虽众,却是给他们牵动得疲如奔命。

战场上万马奔腾,双方高呼酣斗。忽听得霹雳似的一声大喝,在这么喧闹的战场之中,听得清清楚楚。

尉迟炯道:“华侄,这人一定是你的爹爹了,快跟我来,他在那边!”

孟华精神一振,快马加鞭,抢上前去。只见前面三骑,正在交锋,中间使刀那个大汉,果然是他的父亲孟元超。那两个敌人则是张火生和孙道行。这二人乃是崔宝山帐下数一数二的高手,以二敌一,和孟元超打得难分难解。

尉迟炯哈哈一笑,朗声说道:“孟兄弟,你看是谁来了?上阵不离父子兵,是令郎帮你来了!”

张、孙二人合斗孟元超,本来就只是勉强能够招架的,此时突然着见孟华快马驰来,这一惊非同小可!

一边是精神倍振,一边是气沮神伤,张、孙二人如何还能够抵敌得住孟元超的快刀。

孟元超一声大喝,一个“镫里藏身”闪过了张火生的剑招,挥刀向孙道行斩去。孙道行是猴拳高手,腾挪闪展的轻身功夫十分了得,但马上交锋,却非所长,他使的兵器是丈八蛇矛,利于远攻,不利近战。给孟元超逼到跟前,快刀劈落,只听得“咔嚓”一声,蛇矛断为两截。

孙道行一个没头筋斗倒翻出去,捷若灵猿,在间不容发之际,逃过了一刀之灾。说时迟,那时快,孟元超早已拨转马头,反手又是一刀。张火生连忙跑开,饶是他跑得快,精铁所打的护肩甲亦已给孟元超的钢刀臂开,几乎伤着了琵琶骨。此时孟华刚刚来到,孟元超横刀一立,哈哈笑道:“华儿,你看我还未老吧!”

父子会合,与尉迟炯各自率领一个百人队冲击清军大营。只见大营开处,打出一面绣着“崔”字的帅旗,卫托平、叶谷浑、叶挺之三人指挥兵马杀出,他们已经过了十二个时辰,迷香之毒早已解了。但却还未见崔宝山。

卫托平喝道:“孟元超,你好大的胆,竟敢前来劫营!你们来了多少人,管教你们都是来得去不得了!”

孟元超冷笑道:“走着瞧吧,有胆的你出来与我决一死战!”卫托平笑道:“大将斗智不斗力,你如今己是瓮中之鳖,我还何与你厮杀。”

卫托平指挥大营的中军,万马奔腾,惊涛骇浪般的掩杀过来,登时把孟元超率领这数百人围在核心。

孟元超与尉迟炯往来冲杀,哪里吃紧,就杀到那里,挡者辟易。但清军人数委买太多,杀退一批,又来一批。而且其他各营清军,也在陆续向大营弛援,此时他们要想突围,谈何容易。

祈圣因单骑杀到,叫道:“当家的,咱们杀到大营里去活捉崔宝山。”尉迟炯道:“好!”冲出去掩护妻子。孟元超要想阻拦已来不及了。

祈圣因把手一扬,只听得“哎哟,哎哟!”之声不绝,不消片刻,己有十数名清军中了她的暗器跌下马来。

崔宝山为了不让敌方发现目标,此时他是换上普通军土的服装靠在卫托平身旁,见尉迟炯夫妻联袂杀来了,大吃一惊,说道:“这婆娘怎的如此厉害?”原来刚才上去堵截祈圣因的乃是他手下的铁甲兵,身披重甲,刀枪不入的。

话犹未了,有一名铁甲兵负伤奔回,掩着双目,跌跌撞撞,几乎撞到崔宝山身上。崔宝山喝道:“怎么,你瞎了眼睛吗?”那个掩护伤兵回未的兵士说道:“禀大帅,他真的是给那婆娘射瞎了眼睛。”原来祈圣因所发的暗器是专打铁甲兵的眼睛的。这名铁甲兵正是被她的梅花针射瞎的。

刘挺之道:“禀大师,这婆娘是尉迟炯的妻子,江湖上人称千手观音。”

崔宝山武功不强,却也是个行家,见这铁甲兵被梅花针射瞎,越发吃惊。心里想道:“黑夜之中,虽有火光,究竟不如白日。铁甲兵和这婆娘马上交锋,竟然给她射瞎双目,这千手观音的绰号,确实是名下无虚了!”

卫托平道:“梅花针不能及远,咱们仍然用铁甲兵布成坚阵,乱箭射她。料她也冲不进来。”

祈圣因身上带的暗器虽多,不久也射完了。当下施展“千手观音”的接发暗器绝技,接过敌人射来的乱箭,便以甩手箭的打法反射回去,吓得清兵不敢在她周围数丈之内。不过铁甲兵布成的坚阵,她和尉迟炯也确是无法冲得进去。在他们后面的桑达儿等人,又被包围起来了。

正在吃紧,忽听得号角“呜呜”之声,四面八方响起。敌军阵脚摇动,俨如波分浪裂。桑达儿正在与孟华并肩作战,大喜叫道:“我们的人来了!”话犹未了,只见万马奔腾。果然是无数哈萨克战士杀进来了。

罗海率领一队骁骑,直扑大营,数百步开外,“嗖”的一箭射去,把那个执掌“帅”旗的旗牌官一箭射下马来,“帅”旗跌落尘埃,哈萨克战士的欢呼声震得山摇地动,清军士气更是为之大挫。

混战中孟元超听得有人在叫“剑青“,剑青!”不禁心中一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2回 义师奋战摧强虏 侠士攻心释战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牧野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