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流星》

第63回 罪孽终难逃一死 风霜历尽订三生

作者:梁羽生

林海雪源,寻人可不容易。

正行走间,一阵冰冷的寒风从前面雪峰的山坳吹过来,金碧漪吸了一口冷气,不觉“咦”的一声叫了起来!

孟华怔了一怔,说道:“漪妹,你怎么啦?”金碧漪道:“你闻一闻,风中似有香味。但却不像花香。”

孟华说道:“不错,是有一股古怪的香气。大概是从颇远的地方被风吹送来的,淡得几乎令人不能察觉。”说话之间,那股香气早已随风而逝了。

金碧漪道:“雪山上虽然也有耐寒的野花,但雪上的野花,大都是有色无香,纵有香气,也不能留得这样久的。”

孟华瞿然一省,说道:“有点像那妖妇的迷魂香,不过好像还混杂有其他的香料。”

金碧漪道:“总之是那妖妇焚的毒香了。大哥,这可好啦,咱们不用多费心思就可找到那个妖妇了。只要逆风向而行,有这香气引导,还怕找不到她?”

孟华点了点头,说道:“不过咱们可得先有防备。”当下拿出一颗碧灵丹,分开两半,叫金碧漪把半颗碧灵丹含在口中。

走了一程,果然风中的香气又浓了一些。孟华忽然停下脚步,悄悄说道:“前面似有人声,咱们仔细听听。”

两人伏地听声,只听得一个他们熟悉的声音说逍:“师伯,你放心,我是你的师侄,难道还能害你不成?”

孟华一听,欢喜得几乎跳了起来。金碧漪连忙将他按住,说道:“是段剑青?”

孟华说道:“不错,是他,听他的口气,似乎他已离开那个妖妇了。和他说话的那个人是他师伯,那人是和韩紫烟这妖妇作对的。”

金碧漪道:“对段剑青这小子我总是不敢十分相信,咱们再听一听。”

他们话犹未了,就听得那个被段剑青唤作“师伯”的人说话了,说得很慢,腔调甚怪,一听就知不是汉人。孟华心想,“他这二师伯,大概就是那天竺僧人迦密法师的师兄了。”

“不是我不信你,但那妖妇待你很不错啊,你舍得离开她吗?你又是怎样能够摆脱她的呢?”

段剑青连忙说道:“师伯,你别多疑,那妖妇不过是想利用我罢了,我岂能不帮你反而帮她?我是趁她不提防偷走出来的。师伯,我还偷了她的解葯呢!”

那人说道:“哦,什么解葯?”段剑青道:“避那妖妇毒香的解葯。我知道师伯功力深厚,不俱中毒,不过有这解葯,可保万无一失,总是好些。师伯,你服了它,咱们就可以闯进去捉那妖妇,再也不用顾忌了。”

孟华暗暗欢喜,心里想道:“他的师伯虽然也未必就是好人,但无论如何,总要好过那个妖妇。不管他是因何要去对付妖妇,总算是有初步的悔悟了。”

不料心念未已,忽听得那人大声一吼,跟着怒喝:“好呀,你这小子好狠毒的心肠,竟敢帮那妖妇害我!哼,可惜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我纵然杀不了那个妖妇,可还力足杀你!”

原来那人是先已中了毒香之毒的,仗着内功深厚,在段剑青跑来找他之时,他是正在运功驱毒的。他给段剑青骗得服下所谓的“解葯”之后,运气三转,登时觉得腹痛如绞,这才知道所谓“解葯”原来是毒葯!

段剑青用的是那妖妇给他的最厉害的一种毒葯,稍一沾chún,便即毙命,何况那人在服葯的同时,又是运功导引真气,以助葯力的发挥的?他以为那人是必死无疑了,不料那人大吼之后,竟是一跃而起,张开蒲扇般的大手,几乎就要抓到他的面门。

段剑青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拔腿飞奔,大响“救命”!孟华听得他的呼救,不禁也是大吃一惊,无暇思量,便即飞跑过去。

段剑青叫的那声“救命!”乃是面临生死关头,出于本能的一种呼喊,他明知韩紫烟已是决计不能出来帮他的了,更没想到还会有别的人可以救他。此时突然看见孟华出现,不禁又惊又喜就像一个沉在水中将被溺毙的人,抓着一根稻草似的,连忙叫道:“孟大哥,请你看在我的叔叔份上,救我一救!”

孟华把眼一看,只见段剑青那个师伯果然是个桔瘦的番僧,此时他正在追上山头,眼看就要把段剑青逼到悬崖了。在这样紧急的关头,哪还容得孟华详加考虑,当然是非救段剑青不可了。

孟华身形一起,伊如鹰隼穿林,掠波海燕,抢过那天竺僧人的前头,唰的反手就是一剑。他虽然要救段剑青,但却无意伤害这僧人的性命,这一招用的是快剑刺穴的功夫。闪电之间,遍袭那天竺僧人的七处穴道。

哪知道天竺僧人的功力委实非同小可,竟然只凭着一双肉掌,就抢上去硬接剑招。只见他双掌齐出,掌势如环,左推右挽,孟华那么快捷的剑法,竟然给他的掌力迫开。

但这僧人见孟华只是晃了一晃,居然并没有给他的掌力震翻,也是好生诧异,喝道:“你这不知死活的小子,识得佛爷的厉害了么?赶快给我滚开,否则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孟华说道:“善哉,善哉,出家人理当慈悲为怀,请大师饶我这位朋友一命,咱们有话好说!”

话犹未了,那僧人已是咆哮如雷,喝道:“你和我讲慈悲,我和谁讲慈悲?你这小子不识好歹,先毙了你!”口中说话,双掌连环,还是连发三招。

他的双掌竟然发出了两种不同的掌力,一股是牵引对方的阴柔之力,一股却是推压对方的刚猛之力,两股力道相反相成,孟华在他掌力笼罩之下,登时有如一叶轻舟,被卷进了暗流汹涌的漩涡之中。

说时迟,那时快,金碧漪已是赶到,双剑合壁,剑光暴涨,那僧人一声大吼,双掌都用上了阳刚之力,金碧漪耳鼓嗡嗡作响,胸口也如突然受到千斤重压一般,但还是本能的一剑刺将出去,和孟华配合得好到毫巅。

那僧人似乎已是强弩之未,连退三步,金碧漪杀得已是有点昏头昏脑,本能的又是一剑刺出。

孟华连忙一把将她拉住,叫道:“漪妹,别下杀手!”

金碧漪长剑一收,那僧人跃出几步,吁吁喘气,忽然坐了下来。

孟华松了口气,不觉也就放开了拉着金碧漪的手。他的手刚一放开,金碧漪就似风中之烛似的晃了两晃,身向前倾。要不是孟华赶紧又把她扶稳,她几乎就要摔下悬崖。

孟华大吃一惊,连忙问道:“漪妹,你怎么啦?”金碧漪喘过口气,说道:“好厉害,幸好还没受伤。”那僧人也似喘息未定,不敢趁机进逼。他仍然跌坐地上,状似老僧入定。

此时段剑青已经翻过山坡,远远的扬声叫道:“那妖妇在附近的一个石窟里,孟兄,你杀了这个野和尚,赶紧去捉那妖妇吧,免得他们反过来联手对付你。”

那天竺僧人仍然盘膝坐在地上,对段剑青的叫嚷好像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但嘴角却还挂着一丝冷笑。

孟华见金碧漪没有受伤,方始放下了心,但听得段剑青这么说,不禁又是眉头一皱了。

他向前踏上一步,十分诚恳的对那天竺僧人说道:“大师,我的朋友伤了你,我愿替他赎罪。我有天山雪莲制炼的碧灵丹,或许可以替你解毒!”

话犹未了,那天竺僧人突然一声大吼。声如巨雷,孟华还可以经受得起,金碧漪却是不禁跌倒地上了。她刚才被天竺僧人的掌力所震,尚未至于立即摔倒,可见这一吼之力实是比刚才他所发的掌力还要厉害得多。

孟华知道这是“狮子吼”功,连忙叫道:“大师,你中了毒可不能这样耗损功力!”不料天竺僧人对他的叫喊也似听而不闻,跟着又是一声大吼。要知他刚被段剑青骗他服了毒葯,他的想法当然是:上了一次当岂能再上一次。

他情知剧毒已是深入骨髓,纵然有真的碧灵丹,他也不相信便能挽救他的性命的。他恨极了段剑青,同样也恨业已自承是段剑青好朋友的孟华。是以他把毕生功力之所聚,全都使了出来,只盼能够在身亡之前,用狮子吼功震毙孟华。

金碧漪已经坐了起来,忙运家传的内功心法抵御吼声。但可惜功力还嫌稍浅,天竺僧人发出第三声“狮子吼”之时,她已是大汗淋漓了。

孟华无可奈何,只好发出啸声与对方的“狮子吼功”相抗。他所练的内功和金碧漪所练的内功乃是同出一源的,有助于金碧漪抵抗外力。这啸声一发,金碧漪方始好了一些。

但此消彼长,那天竺僧人却已是支持不住了,一个倒栽葱,突然就跌下了悬崖,悬崖下面是深不可测的幽谷。

孟华连忙收了啸声,看那幽谷云封雾锁,料想这僧人一跌下去,必然是粉身碎骨无疑,要救也是救他不了,不禁好生难过。

金碧漪恨恨地说道:“大哥,你还要帮段剑青这小子吗?你瞧,他又害了人了,这人好歹也是他的师伯!”

孟华甚为难过,黯然说道:“我也想不到他会这样的,但他现在已经跑了,咱们去追,恐怕也追不上了。”

金碧漪道:“我只提醒你以后可别再对他那样姑息,现在当然是去抓那妖妇要紧!”

他们回到原来的方向,仔细嗅那风中的香味,走了不多一会,果然找到了一个石窟。这石窟在一块形如屏风的大石后面,要不是有香气导引,当真不易找到。

孟华脱下外衣,在地上挖许多雪块用这件外衣包起来。那洞口甚窄,只能容得一人通过,孟华说道:“我先进去,制伏那妖妇你再进来。”金碧漪道:“小心点儿,提防她的暗器。”

孟华拔出宝剑,一个燕子穿帘,钻入洞中,脚尖未曾着地,宝剑已是舞得风雨不透。

大出他的意料之外,并没暗器向他偷袭。也不见韩紫烟向他扑来。

韩紫烟躺在地上,好像睡着了觉。但左肩的衣裳却似被人撕破,露出了一小块雪白的胸脯。

孟华不敢再注视她,把目光移向别处。

这石窟洞口很窄,里面却颇宽。石雕佛像脚下的石桌上焚有一炉香,但此时亦已是只剩下一些余烬尚未熄灭了。孟华把一包雪块以掌心的热力溶化为水,注入炉中,连那些余烬都熄灭之后,方始叫金碧漪进来。

金碧漪一见这个形状,好生奇怪,说道:“这妖妇好像是着了别人暗算。她一生暗算别人,怎的这次反而着了别人的道儿?”

孟华道:“她着了什么暗器?”金碧漪道:“我看不见。但我想她总不会是被自己的毒烟昏迷的吧?”

孟华说道:“你走近点看清楚些,但可得千万小心!”

金碧漪把剑鞘轻轻拨一拨她,见她丝毫也没动弹,这才放心过去察视,一看清楚,不禁“咦”了一声。

孟华道:“你发现了什么?”

金碧漪道:“她好像是着了自己的毒针!”

原来韩紫烟是为了躲避那天竺僧,逃入这个石窟的。在外面打不过天竺僧,在里面却是可以从容布置。她燃起一炉毒香,又在洞口埋下几枚暗器。

那天竺僧人果然着了她的道儿,踏着一枚毒蒺黎。但他功力深厚,这枚毒蔟黎还不能致他死命;不过虽然如此,却也不能不有所顾忌。他也是个懂得一点使毒的行家,不及韩紫烟那样厉害而已。此时毒香已经透出洞外,他那样深厚的内功,闻了一点,也觉得胸口作闷,提不起精神。料想石窟内毒香弥漫,即使自己多加心,不再踏着暗器的话,进入窟内也一定会中毒的。

于是他在离开石窟一里之地的背风高处盘膝静坐,一面是为自己运功驱毒,一面是监视韩紫烟的行动,他在外面冷笑扬声:“看你这妖妇能躲到几时?你躲十天,我就在外面守十天!”

这一下可轮到韩紫烟恐惧不安了。她随身携带的毒香有限,最多一天之内便会烧完。洞内又没粮食,要是那天竺僧人当真在外面守十天的话,用不着他进来,她和段剑青先就要在里面饿死了。而且在这十天之中,丹丘生和牟丽珠也可能来到这里找她的。

怎么办呢?正当她苦思无计的时候,段剑青给她出谋策划了,段剑青的计划就是凭着他是那天竺僧人师侄的身份,帮韩紫烟害死他的师伯。

不过他也有条件,要韩紫烟把毒功秘笈传授给他,并教会他使用各种毒葯暗器。

韩紫烟无计可施,只好冒个险传授段剑青,不过与他约定,要待他成功之后,才肯把那部毒功秘笈送给他。

段剑青得偿所愿之后,突然趁她不防打晕了她,把她身上的暗器和毒功秘笈都搜了去。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3回 罪孽终难逃一死 风霜历尽订三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牧野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