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流星》

第09回 何惧群魔唯奋战 却嗟知己最难求

作者:梁羽生

杨华一举击败四僧,旁边观战的四道。五官无不大骇。

混元子喝彩道:“好剑法,咱们比划比划!”长剑出鞘,剑尖嗡嗡作响,显见功力甚是精纯。他挽了一个剑花,说道:“我们武当青城四友,进则同进,退则同退,你可别说我们以众凌寡。”

杨华喝道:“别罗唆,看剑!”混元子是个剑术名家,一看杨华使的似是“玄鸟划砂”的招式,不觉有点诧异:“这种普通的招式,怎的他使出来竟然还有破绽?”但在白刃相接之际,岂能容他仔细推敲?当下长剑一圈,使出一招“风卷流沙”,正是破解“玄鸟划砂”的武当派绝招!

哪知杨华这招“玄鸟划砂”似是而非,倏然间剑尖斜指?已是从混元子意想不到的方位刺来。混元子大吃一惊,失声叫道:“这是什么剑法?”幸亏他的剑术亦已练到收发随心的境界,迅即回剑防身,已是变为“横江截斗”。杨华剑光过处括:对立统一规律、质量互变规律、否定之否定规律等。恩 ,把他的衣袖削了一幅。

混元子面红耳热,说道:“当真英雄出在少年,佩服,佩服,尊师是谁?”要知他是武当派第二代的成名人物,辈份甚高,输了一招,不能不说几句门面话,以见他的气度来待他的身份。

杨华哈哈一笑,说道:“我的师父可是说不得的,说出来吓坏了你!”

混元子哼了一声道:“大不了是那一派的掌门,你可知道当今各大剑派的掌门,十九也不过是和我平辈论交!”

杨华笑道:“你当真要我说?好,那我就老实告诉你,我的师父是三百年前的大侠张丹枫,比你们武当派的掌门人最少也要高出十七八辈,我这剑法就是他老人家传授的无名剑法!”

杨华说的本是丝毫不假,混元子只当他存心戏弄,大怒喝道:“你这小子居然敢消道我!”把手一挥,“四道”一拥而上,两面夹攻。

杨华笑道:“对啦!并肩子齐上,省得我多费工夫。”笑声中一招“夜战八方”,剑光霍霍,四面展开。哪知混元子这次早有准备,与师弟并肩一立,双剑交叉,剑法严谨异常,杨华竟是攻不进去。另外两个青城派的道士则与杨华游斗,剑法奇异飘忽。杨华要胜他们不难,但混元子和他师弟却是十分难斗,当守则守,当攻则攻,不容杨华各个击破。“五官”之首的邓中艾喝彩道:“武当派的九宫八卦剑法当真是无懈可击,令我们大开眼界!”

杨华霍然一省,想起三师父丹丘生曾与他谈论中原四大剑派的剑术,四大剑派,各有所长,若论绵密,首推武当。尤其武当派的“九宫八卦剑阵”,泼水不入,最为无懈可击。“九宫八卦剑阵”本来是要九个弟子排成剑阵的,后来武当派的掌门人雷震子和师弟黄石道人潜心研究,只要本门武学练到一流境界,两个人就可布成这个剑阵。

杨华心里想道:“这两个贼道居然能布成武当剑阵,我要破他。可得多用心思了。”但饶是杨华业已领悟好几种上乘的剑法,“无名剑法”亦能随意创新,无奈混元子师兄弟双剑合壁布成“剑阵”,确实是毫无破绽可寻,他们又有两个青城派的高手相助,剑阵的威力更是可以发挥得淋漓尽致。杨华想要保持不败都很难,如何能破它?

斗了片刻,杨华频频遭险招,心头烦躁,险些被青城派的一名道士刺着,幸亏他闪避的快,对方的剑锋几乎是贴着他的肩头削过。混元子喝道:“好小子,念在你的剑术练到这个境界也很不容易,趁早投降吧,我不杀你!”

杨华喝道:“放你的屁!”挥剑格开混元子的长剑,蓦地想起“我怎的又把目中有敌心中无敌的教导忘了?”沉住了气斗了十几招。又再想起张丹枫所传的“玄功要诀”中有句话说:“不待敌人之可胜而求胜,方是上乘武学。”杨华脑海中灵光一闪,欢喜得几乎要叫了出来,心道:“对了,他没有破绽,我给他制造破绽!”用哪一种打法,方能最有效的给敌人制造破绽呢?

杨华想了一想,只有把孟家的快刀化到剑法上来,方最有效。但是“我怎能用仇人的刀法呢?”略一迟疑,混元子唰的一剑刺来。剑尖刺破他的衣裳,几乎伤及他的手臂。

杨华咬了咬牙,想道:“孟元超虽然为人卑鄙,那也只是他的私德有亏,从大处来说,他总还是个抗清的义士,我用他的刀法来杀清廷鹰犬有何不可?”

心念一动,快剑立发。既凌厉,又迅捷,在敌人刺出一剑的时间之中,他就能刺出六七剑。不过混元子师兄弟的九宫八卦剑法把门户闭得十分严密,急切之间杨华还是难以破它。但那两个青城派的道士却是不敢迫近他了。

杨华越打越快,打到后来,简直是什么招数全用不上了。他是以无名剑法的精髓混和在孟家的快刀刀法之中,既无招数,甚至连腾挪变化都用不着,一刀快似一刀,但听得叮叮铛铛的鸣金戛玉之声,宛似同时击打十面金鼓。

杨华快剑展开,得心应手,从所未有,要知他业已领悟上乘武学,敌手越强,就越发逼出他的功夫,显出他的奥妙,只见他指东打西,指南打北,越打越快、到了后来,只见剑光,不见人影。在这快斗之际,他看似随意出招,每一招却都是自自然然的攻守兼备。不求守而自守,不穷攻却猛攻。混元子等人只觉剑光飘瞥,耀眼生撷,好似杨华的剑尖就在他们的面门划来划去。杨华随意挥洒的无名剑招,竟使得敌方每个人都以为杨华是在专门对付自己。

剧斗中,杨华一声大喝,把孟家快刀中的“夜战八方藏刀式”化到剑法上来,以右足足尖为轴,闪电般的转了一个圈子。只这么一转,剑尖已是向着敌方四人点了一点,剑点所落之处,不是咽喉,就是脑门各个人身的要害之处,他在一招之内,同时攻击四个强敌的要害,其快可想而知!

果然不出扬华所料,本来是无懈可击的武当派剑法也给他的快剑迫出破绽来了,杨华喝声“着!”唰的一剑,刺着了混元子的师弟,剑尖刺破他的虎口,令他的长剑立即坠地!混元子慌忙横剑一封,防他续施杀手。

杨华知混元子本领最高,不想和他纠缠,剑尖一点,蜻蜒点水般的一掠即过。但在混元子眼中看来,他这轻描淡写的一招,却是十分厉害的杀手。混元子自顾不暇,焉敢追击?

那两个青城派的道士从两侧攻来,分进合击,剑招既奇诡又狠辣。哪料杨华快得更是难以形容,刚从混元子身边掠过,剑锋倏的一转,已是压着左边那个道士的长剑。力贯剑尖,只轻轻一绞,那道士的长剑不由自己的跟着他转,只听得“铛”的一声,那柄长剑被他绞得脱手飞出,刚好碰着右边那个道士刺来的长剑,两柄剑同时坠地,混元子独木难支,不退也得退了。

“五官”之首的邓中文喝道:“好小子,休得猖狂,我来会你!”他使的是一对判官笔,只有二尺四寸,比普通的判官笔短得多。武学有云:“一寸短,一寸险。”能够使用这种短判官笔的人,不问可知,自是擅于点穴的高手。

果然杨华的青钢剑尚未削着他的笔尖,他一个回身拗步,左手判官笔倏地伸出,已是点向杨华的右肩井穴。这一招双方互抢攻势,当真是凶险之极!

杨华的剑招快了半分,按说是可以先刺着他,但当前的形势,却是对杨华不利。

要知杨华乃是以一敌五,并非单打独斗。此时全大福的快刀和那姓马的青铜锏正在向他打来,另外两个军官亦已杀到。邓中艾的点穴手法又狠又准,杨华的剑招虽快半分,相差不过毫厘,纵然能够把他刺伤,肩井穴亦将给他点着。高手所争,就是相差毫厘的瞬息之机。杨华在群敌围攻之下,岂能和他拼个两败俱伤?

就在这危机瞬息之间,杨华身形一斜,全大幅的快刀劈了个空。反手一剑,再把青铜锏荡开。在身形倾斜之际,脚踏醉八仙步法,左手同时伸出,一托邓中艾的肘尖,避实击虚,把邓中文的点穴恶招解了。

说时迟,那时快,杨华已是从钢刀铜锏铁笔的夹攻之下脱出身来,一个转身迎上了在他背后攻来的两个军官。

这两个军官一个挥舞三节棍,噼啪有声;一个却是双手空空,并无兵器。杨华志在速战速决,必须先击破最弱的一种。当下手起剑落,便斩那个手中并无兵器的军官。

战略本来不错,可惜判断稍有错误。那个军官,只凭一双肉掌,便敢上的应敌,可知并非“最弱的一环”。恰恰相反,他是在“五官”之中,武功仅次于邓中艾的高手。精于七十二招大擒拿手法,应变最快。

杨华一剑斩下,用的是孟家刀法中的“独劈华山”势捷力沉,但美中不足的却是由于他把长剑当作大刀来用,稍欠轻灵。这也是杨华料敌不足之故。眼看剑锋就要削上那人的手腕,不料那人变招比杨华更快,双指一钳,竟然钳着了杨华的剑柄。另一个军官见同伴得手,心中大喜,三节棍一抖,登时就朝杨华的天灵轰砸下。

不过,他也是欢喜的太快了。杨华早已妙悟上乘武学,懂得随机应变的道理,骤然遇险,不假思索的也立即变招,变得比那个精通擒拿手法的军官还更为奇诡!

只见白光一闪,杨华突然把手中的长剑抛开,那人的功力略逊杨华,接不下来,只好松手。杨华双掌击出,“蓬”的一声,打着他的胸膛。登时把他打得口喷鲜血,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杨华一跃而起,刚好接着落下来的长剑,不待脚尖点地,半空中一个鹞子翻身,顺势就斩下来。这个军官可没有空手入白刃的本领了,三节棍给他当中斩断,杨华剑锋一挺,“噗”的一声,刺入他的胸口。这几下兔起鹘落,眨眼间连毙两敌,邓中艾等人方始迫上,三面合围。

杨华少了两个敌人,唰唰两剑,左刺全大福,右刺那个姓马的军官。全大幅是给他打怕了的,慌忙闪避。邓中艾心里骂道:“脓包!”双笔一振,一招“横架金梁”挡住杨华长剑。姓马那个军官舞起青铜锏朝他后心就碰。

青铜锏还未触及杨华,杨华陡地倒在地上。那军官不觉一呆,莫名其妙。邓中艾双剑刺空,提足要踩杨华。只听得全大福一声惨呼,双脚已被滚在地上的杨华削断。杨华用的是刀法中的“地堂刀”。全大福与杨牧狼狈为姦,杨华也最恨他,砍断他的双脚,方始消了胸中一口恶气。

说时迟,那时快,杨华已是一个“鹞子翻身”,跳了起来。长剑随着他跃起之势反手刺出,喝道:“你和姓全的是好朋友,陪他去吧!”那姓马的军官魂飞魄散,只道杨华也要斩他的双脚,拔足而逃。可是他跑得再快,却不及杨华出剑之快,剑光过处,只听得一声惨呼,这次是那个姓马的军官,给杨华一剑削掉了他的一条臂膊。

五个军官,两死两重伤,没有受伤的只有一个邓中艾,败得可是比“四僧”、“四道”更惨了。邓中艾又惊又怒,喝道:“大伙儿齐上,这小子胆敢拒捕杀官,咱们还和他讲什么江湖规矩!”

杨华纵声笑道:“我早叫你们并肩子上了,谁叫你们不听我的说话。”

他虽然豪气干云,但以寡敌众,敌手又都不是泛泛之辈,可还当真不易应付。

“五官”虽然只剩一人,“四僧”、“四道”尚未如何损伤、混元子的师弟伤得最重,也不过是右手的轻伤,左手还能使剑。邓中艾加上四僧四道,总共也有九人之多,论本领,单打独斗,或许不及杨华,相差也是有限。杨华只应付他们三人联手,已是为难,何况他们另外还有六名高手相助,何况,混元子和他的师弟也还能使出毫无破绽的剑阵?杨华要同时应付这许多高手,又怎能还像刚才那样轻易的击破他们的剑阵。

片刻之间,杨华已是被困核心。九个敌人,三重围困,把杨华围得无隙可钻。最内层的是邓中艾和混元子师兄弟,攻守配合,严密非常。天泰上人和两个藏僧把九环锡杖挥舞得接成一个圈圈,防他突围。最外层还有两个剑法奇诡的青城派道士和一个藩僧压着阵脚!

杨华被困核心,气力渐渐不加。幸而邓中艾等人对他神妙莫测的剑招也都还有些顾忌,他们以为胜券在握,自是不愿太过冒险进招,故此杨华还能勉强支持。这些人打定了主意,只待耗尽杨华气力,那时何愁不能将他擒获?

正在吃紧,忽听得邓中艾喝道:“什么人,给我站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回 何惧群魔唯奋战 却嗟知己最难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牧野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