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指惊雷》

第01回 远涉穷边逢侠女 横穿瀚海觅孤儿

作者:梁羽生

试望阴山,飘风销魂,无言徘徊。见青峰几簇,去天才尺,黄沙一片,匝地无埃。碎叶城荒,拂云堆远,雕外寒烟惨不开。踟蹰久,忽冰崖转石,万壑惊雷。

穷边自足愁怀,又何必平生多恨哉?只凄凉绝塞,蛾眉遗冢;销沉腐草,骏骨空台。北转河流,南横斗柄,略点微霜鬓早衰,君不信,向西风回首,百事店衰。

——纳兰容若·沁园春

魔城探险

像是一条婉蜒千万里的巨龙,昆仑山脉西起帕米尔高原,东行至西藏高原边缘。阿尔金山、祁连山,贺兰山、阴山、巴颜喀拉山、唐古拉山等等都是它的分支,形成中国最大的山系。虽然它还比不上喜马拉雅山高,海拔也高达六千五百公尺以上(喜马拉雅山高逾八千公尺),山势重叠,冰川纵横,造成了西藏对外交通的障碍,若说“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那么跨过昆仑,进入西藏,更是比蜀道不知难行多少倍!

但在这个“北国正花开,已是江南花落”的五月时节,却有一个年轻的旅人,居然跨过了昆仑山,踏进了这片千百年来被人认为神秘的土地。

此际,他正在和一个本族向导,深入西藏腹地。虽然他已跨过了最险峻的山峰,但前面的旅程,仍是令他不敢丝毫松懈,西藏境内,有大漠流沙之险,也随时会碰上冰溶雪崩之危。这就是为什么他非得请一个向导不可的缘故了。

但他请来的这位向导,年纪却未免大了一些。满面皱纹,看来最少恐怕亦己五十开外。而且背部佝偻,瘦骨磷峋,当他第一次和这位向导见面之时,他真有点害怕不知这位老大爷能不能跑得动。他是在根本找不到第二个人的情况之下,无可奈何,才不能不请这位藏族的老大爷的。

但出乎他的意外,不过几天,事实证明,这位老大爷却是一个经验十分丰富的好向导。别看他年纪大、身体似乎衰弱,走起崎岖的山路,这个出自武林世家的少年,若非使出轻功,也还赶他不上。这个向导还有一个好处是,他的汉语说得非常流利。

这天他们正在行走之间,一阵狂风刮来,怪声突起。那位藏族的老大爷面色不由得倏地变了。

少年吓了一跳,在向导耳边大声问道:“雪崩么。”但却只见砂石刮来,并无雪块坠下。

那向导面无人色,讷讷说道:“齐,齐公子,风中怪声,你,你可听见?这,这是魔鬼城刮来的怪风!”

少年怔了一怔:“什么魔鬼城,这城在那里?”说话之时,风刮得更大了,狂随怒卷,地暗天昏。饶他一身武功,都几乎站立不稳。当然也无法与向导交谈了。

那风声果然甚为古怪,似是诸声杂作,或如战鼓雷鸣,或如空山梵唱,或如巫峡猿啼,或如高岗虎啸,或如鹤唤九弄,或如鲛人夜泣……雄壮、凄沧、哀号、温婉,各种奇怪腔调,兼而有之,构成了极不和谐的合奏。少年人也止不住魄动神摇。

那向导塞着耳朵,盘膝坐在地上,少年人则想考验自己的功力,依然披襟迎风,听那怪声。忽听得似有一缕萧声,杂在诸都怪异声中传入他的耳朵。

萧声轻若游丝,悦耳柔和,凝神静听之下,端的有如白居易诗“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流泉冰下滩。”但少年听得这缕萧声,却比听得其他各种怪声更加惊异。因为那些怪声,不过是风力造成的天籁,而这萧声,却听得出是人吹的。这少年颇通音律,隐约还可分辨,吹的是江南曲调,可惜转瞬之间,萧声便的随风而逝,再听就听不见了。

狂风来得快去得也快,渐渐风停沙静,恢复了气朗天晴。少年正想扶那向导起来,那向导已然一跃而起,伸手一指,嚷道:“瞧,魔鬼城!它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少年随着他仰头一望,但见天际云端隐隐现出城廓的影子、街道、房屋、佛塔、城墙,依稀可辨。一转眼间,云彩变幻,诸般幻像、归于无有。

少年哑然失笑,说道:“这是海市蜃棱的幻景,上个月我在经过回疆的大戈壁时,也曾见过的,有什么稀奇?”

那老向导道:“但那些怪声,你又如何解释?”

少年说道:“风是从那边山头刮来的,或许那边的地形,有些特别。”

向导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有海市蜃楼,但适才所见,恐非幻景。此间古老相传,说魔鬼城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少年问道:“什么叫做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那向导说道:“据说魔鬼城就在那座山头,风中怪声是魔鬼的嚎叫。每次怪风过后,云端便会有鬼城现影。”

少年道:“你到过那座魔鬼城。”那向导说道:“我怎敢有这么大的胆子?不过,虽然未有去过,却也曾见过两次魔城现影,两次都是在狂风之后。”

少年笑道:“我看这两次不过是偶然的巧合罢了,我是绝不相信有用神的,我给你壮胆子,咱们一起到那座山头看看如何?”

向导连忙摇手,说道:“别开玩笑,我是宁可信其有的。而且即使没有魔鬼,恐怕也有强盔。”

少年心中一动,说道:“你这样推测倒是合乎情理了。不过在这样荒凉的地方,纵有强盗,也不会很多。多半是三五个诡荫姦恶的强徒,利用这个传说,占据那座山头,作为秘密的巢穴。”说了这话,忽地想起刚才听见的那缕萧声,又不禁想道:“那人吹的是江南曲调,料想当是汉人。如此看来,那里倘若有人,恐怕也未必就是强盗。嗯,莫非就是我要寻找的人?哈,要是当真如此,这就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了。”

那向导仍然不敢去,说道:“即使只是有三两个强盗,我这副老骨头也禁不起他们一击;若然真有魔鬼,那就更糟了!齐相公,请恕我不敢奉陪,我劝你也别冒这个险的好,咱们还是绕路避过魔鬼城吧。”

少年剑眉一扬,笑道:“我生性最喜欢探索怪异之事,魔鬼我固然不怕,强盗我更加不怕。你放心,有我和你作伴,即使有十个八个强盗,也担保动不了你一根毫毛!”

那向导半信半疑,说道:“齐相公,你有这样大的本事?”少年先不说话,忽地一掌劈下,把一块石头劈掉一角,笑道:“我不相信躲藏在荒山野岭的强盗,骨头能够比石头更硬。”看得那老向导目瞪口呆。

原来这个少年姓齐名叫世杰,来头可是委实不小,他的母亲是保定名武师杨牧的姐姐,人称“辣手观音”杨大姑。江湖上有两个“观音”,另一个关东大侠尉迟炯的妻子“千手观音”祈圣因。两个观音,“辣手”“千手”,相差一字,各擅胜场,杨大姑能与祈圣因并驾齐名,本领可想而知。据说杨家的家传绝学六阳手,杨大姑可要比她的弟弟厉害得多。

至于说到父系,齐世杰的爷爷就更加有名了。

他的爷爷是北五省顶尖儿的武林高手,慷慨豪侠,天下知名,人称“四海游龙”齐建业。

齐世杰父亲早逝,由爷爷和母亲传授他的武功,他身兼齐、杨两家之长,故此虽然不过二十多岁,在江湖上已经闯出不小名头。这次他跨过昆仑,来到西藏,倒并非是为了猎奇探险,而是为了要找寻一个人。

他想:“虽然未必会有那样凑巧,但既有可疑之处,就必须去探个明白。”于是热心劝那老向导:“老大爷,千百年来的传说,要是能够探查得水落石出,冒点风险也是值得呀!请你引我去找‘魔鬼城’吧,我给你加倍酬劳。”

那老向导给他引起了好奇之心,重酬倒在其次了,终于答应了他的要求。两人加快脚步,不过两个时辰,就走到了那座山下。日头尚未落山。

齐世杰一路走一路仔细察视,只见山壁上无数小孔,宛若峰巢密布,风过处,虽然不是狂风,也听得叮叮咚咚的类似音乐之声。而山上则是冰川交错,严若玉龙盘旋,空中飞舞。

齐世杰恍然大悟,笑道:“你听见了吧,这些蜂巢般的小孔,就是风中怪声的来由了。”

原来昆仑山脉,许多高峰之上,都有巨大的冰山,由于地震,后面高山的宕石塌下来,把冰山压在下面。冰山一天天的融化,岩石就一天天的架空。岩石中空之处,冰河流动,有时似乐声,有时似脚步声,有时似野兽的叫声,令第一次听见这种声音的人无不心惊胆战。天山山脉也有同样的现象,齐世杰是两个月前曾经到过天山的,也曾听见过这种地下怪声。

而这个传说中的“魔鬼城”所在,由于谷口狭长,风砂吹来,受到山岩峭壁的阻挡,所以腐蚀的现象更加特别显著,形成了山壁上那些蜂巢般的小孔。又由于洞孔的大小形状不同,风从洞孔穿过,所发出的声音凶异。古代沙漠与草原上的居民,既没有近代地质学的常识,又不敢亲自去考察,那就无怪会以为是“魔鬼的嚎叫”了。

那老向导比一般牧民较多见识,经齐世杰这么一说,心中亦已释疑。但却说道:“魔鬼城虽然未必有,但恐怕传说也并非毫无根据。你看看那里!”

齐世杰站上高处,从他指点的方向看去,隐隐看见一处山头有断瓦残垣,还有高耸的土塔,心里想道:“这大概是个古城的遗址。”

齐世杰笑道:“好,那么咱们今晚就到魔鬼城住宿,快点走吧!”走了一会,“魔鬼城”已然在望。只见一堵半塌的新月形城墙,崩了七八处缺口,墙内完整的建筑物只有一座佛塔,约莫十来丈高,参差错落的还有一些破破烂烂的房屋在佛塔周围。房屋构造的形式倒有点特别,圆形的屋顶状如覆莲,和西藏一般居民的形式不同。

齐世杰笑道:“倘若这就是魔鬼城的话,城中的魔鬼必定都是饭桶,不足为惧。”向导笑道:“齐相公,你又没和他们打过交道,怎生知晓?”

齐世杰道:“要是他们法力无边,住的就都是华丽的官殿,何须破屋藏身?”向导点了点头,说道:“齐相公,听得你这么说,我也可以放心了。”

齐世杰笑道:“老大爷,你当真相信有魔鬼?”

向导说道:“我担心的是藏有强盗,但只有这几问破烂的屋子,纵有强盗也不会多。而且你刚才说得有理,有神通的魔鬼固然不会住破屋,有本领的强盗,我想也不会住破屋的。”

齐世杰道:“在这个荒凉的山头,野兽也不多见,怎生觅食,当然不会有大帮强盗的。放心进去看吧。”

两人开了一回玩笑,继续向前行。一阵风吹来,齐世杰忽地嗅到一股奇怪的香气,把眼望去,但见“魔鬼城”边开有无数奇花,每朵花都有饭碗般大,红白蓝三色相间,不过红花的花瓣最多,而火红的颜色也最为耀眼。

齐世杰道:“咦!这是什么花?”

向导失声叫道:“齐相公,不。不可——”

齐世杰道:“什么事?”脚步不停的向前直走。

向导说道:“这花像是传说的魔鬼花,你千方不可沾惹它,沾惹之后定有灾殃!”

齐世杰自小生性执拗,而已他根本不相信这些鬼传说,当下哈哈笑道:“魔鬼我都不怕去惹,何况魔鬼花?你们迷信它不能沾染,我偏要去采摘它。”

话还未了,他已是走到花丛之中。香风越来越浓烈了。他正要选颗最大最好看的“腐鬼花”采摘,忽地一阵目眩心跳,就像是喝醉了酒一般,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齐世杰吃了一惊。”这花莫非有鬼。”

“魔鬼”突然出现了!

“魔鬼”其实是人,人本来就是按照自己的精神面貌,既塑造了上帝,也塑造了魔鬼的。不过,令得齐世杰意想不到的是:这个“魔鬼”竟然是这个数日来与他形影不离的伙伴,那个他曾经担心过可能连路都跑不动的藏族老向导。就在他正要摘下一朵“魔鬼花”的时候,陡觉背后微风飒然,一根拐杖指到了他后心的风府穴。

齐世杰不愧是武学世家,骤然遇袭,虽惊不乱,反手一挥,伸出了“金刚六阳手”的看家绝技,把那根拐杖荡开,迅即转过身来。

“咦,是你,你,你干什么?”看清楚了暗算他的人是谁,齐世杰不由得更为惊诧了。

那老向导“噫”了一声,对齐世杰的居然还能反击似乎也是感到诧异,随即喝道:“少废话,谁叫你跑来西藏?”

“我来西藏,又碍了你什么事了?你是谁?”

这回,老向导根本就不答复他的问话,他话犹未了,拐杖已是又打过来。那老向导把尺多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回 远涉穷边逢侠女 横穿瀚海觅孤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弹指惊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