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指惊雷》

第10回 怒气难消伤长老 清规数犯叛师门

作者:梁羽生

少年的激情

冷冰儿道:“我已历遍沧桑,你只是个初出道的少年!”

杨炎似懂非懂,但却毫不踌躇的便即说道:“那有什么关系?你做我的姐姐,做我的妻子,又做我的老师,不更好吗?”

这带着几分孩子气的话,逗得冷冰儿也不禁破涕为笑了。

杨炎喜道:“冰姐,你没有别的顾虑了吧?”

冷冰儿摇了摇头,说道:“我还是不能答应你。”

杨炎问道:“什么理由?”冷冰儿道:“你还年轻,不适宜、不适宜——”“娶我为妻”这几个字她却是羞于启齿了。

杨炎说道:“我也不是要你马上成亲,只要你答应做我的妻子,我可以等你。”

冷冰儿道:“炎弟,你对我好,我很感激,不过——”

杨炎说道:“别这么多不过了,除非你喜欢别人。但我问过你的,我说要帮忙你和世杰表哥,你又说不,不,……”冷冰儿一声苦笑,截断他的话道:“别再提他,我虽然不会把他当作敌人,但也决不会和他成为更、更要好的朋友了。”

杨炎说道:“着呀。既然你不愿意嫁给他,为何不能答应我?我发过誓要你得到幸福的,你不相信和我一起会有幸福吗?”

冷冰儿道:“炎弟,你是不是怜悯我?”

杨炎慌忙说道:“不是,不是。我是真正的喜欢你。以前我不知道,现在我是真的知道了。”

冷冰儿道:“你知道只是现在的知道:“

杨炎怔了一怔,说道:“冰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冷冰儿轻声念道:“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弦外之音:什么是愁?什么是爱,像杨炎这个年龄,恐怕还不会真正知道的。

杨炎似懂非懂,说道:“冰姐,我可并非一时的心血来潮才求你做我的妻子,我想过了,咱们同样的苦命,为什么不可以把以后的命运也联结在一起?”

冷冰儿道:“我不相信命运。”杨炎说道:“我也不相信的。但我只是打个比方,咱们两个苦命人像是涸辙之鲋那样相濡以沫,可有什么不好呢?”冷冰儿深受感动,半晌说道:“炎弟,你先别逼我,让我仔细想想。”

过了许久,冷冰儿道:“先别谈咱们的事情。炎弟,你把那位龙姑娘的故事说给我听好不好?”

听完了龙灵珠的故事,冷冰儿泪盈于睫,说道:“想不到这位龙姑娘的命比咱们还苦。我真佩服她的倔强!炎弟,你刚才说得好,涸辙之鲋,相濡以沫。那么这位龙姑娘就比我更需——”

杨炎说道:“我不是已经告诉了你吧,我没法解开她心头的仇恨之结。”

冷冰儿道:“上一代的怨恨是不该连累下一代的,假以时日,她心头的结定会解开。”

杨炎涩声说道:“我可不能凡是苦命的人都爱啊。我只希望和她做个朋友,希望能够帮忙她和爷爷骨肉团圆。但我的心愿也仅止于此了。”

冷冰儿道:“我还想问你,你今后准备上那儿?”

杨炎茫然说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要和你一起。”

冷冰儿道:“天山你是暂时不方便去了。但你不想到柴达木去见你的爹爹和哥哥吗?”

杨炎好像突然被刺了一针似的,叫起来道:“冰姐,我不怪你以前骗我,假如今我已知道自己的身世了,你怎能还说——”

冷冰儿道:“不错,孟大侠不是你的生身之父,孟华也不是你的亲生哥哥,但他们对你可——”

杨炎嘶哑着声音说道:“冰姐,别提他们好不好,我有我的主意。”

冷冰儿不知道他对自己的身世究竟知道了多少,心里想道:“他对他的姑姑殊无好感,辣手观音纵使对他说了一些什么不利于孟大侠的话,料想他也不会完全相信,如今他的情绪尚未稳定,孟杨两家之事,我也知道得不是十分清楚,且待他的义父回来,由他的义父把全盘真相告诉他吧。”

杨炎说道:“冰姐,你没有别的再要问我了吧?那么现在该是你答复我的时候了。你,你愿意——”

冷冰儿说道:“我不能马上答应你。我要你先答应我两件事情。”

杨炎说道:“冰姐,只要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别说两件事情,十件我也答应。”

冷冰儿噗嗤笑道:“好。咱们击掌立誓,你可别要后悔!”

好不容易才看一得见她的脸上绽出笑容,杨炎禁不住亦是心花怒放,笑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你的炎弟纵非君子,也决不会后悔的。冰姐,你说吧。说什么我都依你,倘若有背誓言,教我——”冷冰儿连忙伸掌封住他的嘴巴,说道:“只须有了诚心,我信得过你定能道守,誓言说不说出来都是一样。”

击过了掌,杨炎说道:“谢天谢地,我的冰姐毕竟相信我的诚意了。好,那你说吧,第一件事是什么?”

冷冰儿道:“从今天算起,我要你和我分开七年。”

杨炎怔了一怔,说道:“什么?咱们分别了七年,方才见面。你又要我等七年?”

冷冰儿道:“刚说过的你就后悔了。”

杨炎道:“我不是后悔,只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冷冰儿笑道:“我等了你七年,你才回来,你不该也等我七年么?”

杨炎说道:“要是在这七年之中,咱们偶然碰上呢?”

冷冰儿道:“那你必须躲开我,不许和我说话。”

杨炎苦着脸道:“一句话也不许说么。”

冷冰儿笑道:“你真像小孩子向大人讨糖吃,得了一颗,又想一颗。好,算是我怕了你,略为放宽,准你说三句话。”

杨炎说道:“我真是非常舍不得离开你,不过你定要如此才肯嫁我,我只好依从你了。我杨炎立誓,七年之后才找冰姐。七年之中,倘若偶然碰上,我杨炎每次最多只和你说三句话。冰姐,那你也得答应我,七年之后,不许另生枝节,必须嫁我为妻。”

冷冰儿面上一红说道:“我答应你。不过——”

杨炎叫起来道:“还有什么不过。”冷冰儿笑道:“你先别慌,我不是后悔,不过我要你依从的这一件事,只是你必须和我分开七年,别的对你并无拘束,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杨炎说道:“我不明白。”

冷冰儿道:“假如在这七年之中,你另有了意中人,我决不会怪你。”

杨炎说道,“你要我把心挖出来你看?我怎能再爱别人!”冷冰儿道,“我只是对你不加拘束,但并不强逼你爱别人。”

扬炎苦涩道:“冰姐,你好狠心,这七年的日子,我可不知怎样捱了。第二件事又是什么?希望别再这样刁钻才好。”

冷冰儿笑道:“这件事情相信是你乐意做的。”脸上在笑,心中却在忍受悲酸:“炎弟,你以为我真的舍得和你分开七年?我是不得已才这样做啊!只有这个办法,才能叫你慢慢冷下来。”

“我要你找到那个小妖女,同样也是以七年为期。”冷冰儿道。

杨炎道:“小妖女?”冷冰儿笑道:“对不起,辣手观音口口声声骂你的那位龙姑娘做小妖女,我不觉也跟她这样叫了。不过,她口中的小妖女,可正是我心目最好的女孩子。”

杨炎忍不住笑道:“那位龙姑娘比我更多邪气,叫她小妖女其实也不为过。不过她可并不是我的。”

冷冰儿道:“她是你爷爷的孙女,你的爷爷是你的救命恩人而兼恩师,她不能算是你的亲人吗?”

杨炎说道:“这倒是的。可在我的心中,我只把她当作一个淘气的小妹妹。”冷冰儿笑道:“我知道,那么你这个做兄长的应该去找小妹妹吧?”心中他在好笑:“你知不知道,在我的心中,你也只是一个淘气的小弟弟。”

杨炎说道:“不错,我本来是打算去找她的。但何以要以七年为期,假如过了七年:还是找不着她,那么怎办?”

冷冰儿道,“到时你就别来见我!”

杨炎叫起来:“你这不是推翻了前言。”

冷冰儿道:“这两件事情是要你同时做到的,缺一不可!”

杨炎苦笑道:“那我只好依从你了,谁叫我已经和你击掌立誓了呢?好吧,七年就七年!”心想有七年这么长的时间,纵然人海茫茫,要找到龙灵珠,希望应当还是相当大的。

“冰姐,两件事情我都依从你了,怎么样?”

冷冰儿笑道:“还有什么‘怎么样’?不怎么样了!现在就请你遵第一条誓言,离开我吧!”

杨炎说道:“冰姐,你先走吧。我暂时留在这儿。”冷冰儿道:“为什么?”杨炎说道:“我要多看你儿眼。”

冷冰儿不禁又是一阵心情激动,她生怕给杨炎看见她脸上的泪痕,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杨炎痴痴的看着她的背影,渐行、渐远、渐杳。“冰姐,你怎的这样忍心,这一别最少就是七年,你也不回头望我一望?”

他怎知道冷冰儿此时的心境比他还更凄酸。

七年,七年的离别,谁知将来会怎样?

时光的流转该会冲淡少年的激情吧?而这也正是他对杨炎的希望。“要是炎弟找到了那位龙姑娘,经过了七年长的时间,或者他会哑然失笑,失笑自己当初那段孩子气的恋情吧?”冷冰儿心想。

是真的希望如此吗?她不敢这样问自己。但在她作出这样希望的时候,在她的心头则是不禁感到一片茫然的。

这七年其实也可说是对杨炎的一个考验,是不是她内心深处,希望七年之后,杨炎仍然回到她的身边,遵守他自己的誓言(虽然她并不要他遵守这个誓言),向她求婚呢?

没有人能够知道,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不知不觉已是走下山坡,她才回头一望。虽然明知不会看见杨炎,但杨炎在她心中的影子却是永远不会消失了。

杨炎的影子不觉又变成了孟华的影子。

“如今是该找孟大哥的时候了。”她想。

杨炎说过不会到柴达木去见孟元超父子,那她就必须去了。

虽然她不知道杨炎要杀孟元超,甚至不知道杨炎对孟元超是怀有那么一份莫名其妙的恨意,但最少她已经知道杨炎不是想认孟元超为父,认孟华为兄的。她也知道杨炎是要躲避他们。杨炎这份心情她自信能够理解,其实并非完全理解。

“唉,炎弟,你不知孟元超虽然不是你的生身之父,对你可比生身之父更亲。孟华更是你的一母所生的同胞兄弟,他也曾经找过你三年,他对你的疼爱,只有我最知道。”

“身向南边望北云,风云变幻几浮沉,芳心破碎倍思君!”

冷冰儿情怀惘惘,下山之后,不知不觉,便向南行。

虽然身向南行,却是不禁仍向北方遥望。

极目所及,是无边无际的大草原,当然看不见远在天边的天山。

她是自小没有家的,天山,曾经住了七年的天山,她是早已把它当成自己的第二个家乡了的。

遥望天山,她不禁百感交集,像是被“放逐”的“犯人”,也像是“有家归不得”的“游子”。虽然她尚未被逐出门墙,天山上也还有像是慈母一般盼望她归去的师父。

她不敢想像,石清泉回到天山会怎样的诬蔑她和杨炎!但她可以料想得到,被割掉舌头的石清泉,会更加用笔,用一切其他可能运用的手段,来控告她和杨炎所犯的“罪行”!

对付这样的“控诉”,她将无法自辩,也羞于启齿来替自己辩护。

一个高做的少女,可以不怕死,但却不能不怕置身子这样难堪的场面。

她只有暂且逃避这种可能发生的场面了。

回过头来,身向南行。她要回到柴达木去。

她在柴达木只住过很少的日子,但柴达木才是她真正的“家”。

在柴达木有她的叔叔冷铁樵。冷铁樵是义军的首领,一向忙于义军的事情,很少照料她,她自小也不是和这叔叔在一起的。但她知道这个叔叔是十分疼她的,他是她唯一的亲人。

在柴达木还有盂元超和孟华父子。

假如不是把“亲人”局限于只有血统关系的人,那么孟华就更是她的“亲人”。多少年来,她已经是把他当作大哥哥一样敬爱的了。何况他又是杨炎的亲哥哥。

“孟大哥不知什么缘故,直到如今尚未再回来回疆,但我知道他是非常记挂炎弟的,我要把找到炎弟的消息告诉他。虽然在这七年当中我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回 怒气难消伤长老 清规数犯叛师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弹指惊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