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指惊雷》

第13回 甥舅至亲怀敌意 师徒异路用机心

作者:梁羽生

问师兄要五万两

此言一出,众人无不愕然!

杨大姑斥道:“杰儿,你疯了吗?怎能要师兄的银子?”

岳豪惊疑不定,打了个哈哈说道:“师弟是说笑的,师姑,你别当真。”齐世杰板起脸孔说道:“绝非说笑,五万两银子,已经是替你省了一半了,你非得照这个数目给我不可!”他说得这样认真,不但岳豪面色大变,本来想要插科打诨的罗雨峰也不敢开口了,场面尴尬之极!

杨大姑喝道:“你要钱用,我会给你,你为什么要岳师兄的银子?”齐世杰道:“我和尉迟炯交手之时就曾说过,我并不是替岳师兄做保镖,我只是要替娘亲和爷爷争回面子!”

杨大姑怒道:“还说给我争面子呢,你要岳师兄的银子,我的面子都给你丢光了!”

齐世杰缓缓说道:“妈,孩儿尚未说完,你别忙着生气。我一个铜钱也不要岳师兄的,这五万两银子,是我替别人要的!”

杨大姑道:“替什么人?尉迟炯已经说过不要了!”

齐世杰道:“不是给尉迟炯,是替穷人要的。五万两银子,对岳师兄来说,不过如九牛一毛,对穷人来说,却是可以救活许多人了。”

岳豪说道:“哦,你是要我做善事?”

齐世杰道:“不错。我要你把三万两银子捐给善堂,替你救济灾民。另外二万两银子暂时存在你这儿,倘若碰上荒年失收,当作是我替他们交租。我这办法,算得是合情合理吧?”

岳豪松了口气,想道:“世杰这小子虽然是肩膊向外弯,却好在他还不懂世故。我和执掌善堂的李善人是换贴兄弟,只须送给他三千两银子他就会给我一张三万两银子的收条。至于那二万两银子,由我扣除,那更是任凭于我了!”于是哈哈笑道:“合情合理之至,说实在话,我也正是想多做一点善事的。明天我就把三万两银子捐给善堂,取回收条,马上给你!”

齐世杰站起来道:“好,那我替穷人多谢你了!告辞。”岳豪勉强笑道:“我正要叫他们重整酒席,喝过了酒才走吧。”

罗碧霞跟着说道:“是呀,齐大哥,你不是本来要喝酒赏花的吗?花也还没有好好的赏呢。”

齐世杰道:“我已经没有喝酒赏花的兴趣了!”

罗碧霞尚未识趣,又再问道:“为什么忽然没有了呢?”

齐世杰冷冷说道:“富人一席酒,穷人半年粮,我想起那个欠了岳师兄几两银子,女儿几乎要给抢去当作婢女抵债的穷人,这席酒如何还能下咽?岳师兄,我劝你不如把酒席费节省下来,多积一点阴德不是更好。”

岳豪面上一阵青一阵红,嘴里却是说不出话了,只在心里想道:“这小子真是不知好歹。说的话倒像是和尉迟炯一鼻出气。哼,银子在我的手里,我喜欢怎么用就怎么用,谅你这小子也不敢像尉炯那样跑来强抢!”

罗碧霞碰了一鼻子灰,也是又羞又气,鼓起了腮闭上嘴了。

杨大姑尴尬之极,说道:“我这孩子不懂事,好在在座的都不是外人,请各位看在我的分上对他多多包涵。”说罢也只好带了儿子回家了。经过这一件事,岳豪固然不敢再来请客,罗家这头亲事也不敢再提了。

齐世杰倒是乐得清净,不过杨大姑却是免不了要为儿子更加操心,也更加气恼了。他对儿子说道:“杰儿,你知不知道,保定城中的上等人家,都把你当作怪物呢。要是你不知改过,恐怕没有谁家的女儿敢嫁给你了。”

齐世杰道:“第一,我并不觉得我是做错了事;第二,我也不希罕这些所谓上等人家的千金小姐做我妻子。”

杨大姑叹了口气道:“你自己不着急,也该为我着想,过了年,你已经廿八岁了,尚未有妻,我几时才能够抱孙子?”

齐世杰笑道:“有儿子陪伴你还不够吗?婚姻大事,不能勉强,要是夫妻不和,成天吵闹,你老人家也没什么乐趣。”

这几句话,倒有一点说中了杨大姑的心事。原来在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她对儿子颇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不像以前那样,对着儿子好像是对着“陌生人”了。是以她虽然不满儿子那天做的事情,但母子感情的增进却足以盖过了她的气恼!在紧要关头,儿子毕竟还是帮母亲的。

杨大姑心里想道:“这孩子一时还忘不了那姓冷的丫头,只好暂且由他。”于是说道:“你不喜人家的小姐也无所谓,不过也该懂得一点人情世故,那天你对罗家父女的态度就令我颇为尴尬,对岳师兄更是不该那样。”

齐世杰道:“妈,我再说一遍,我并不觉得那天是我做错了事!”杨大姑道:“我并不是说你全部错了,你能够替我争一口气,赶跑了尉迟炯,这就是大大的好事。我的意思只要你多懂一点人情世故!”

齐世杰道:“妈,你一向不也是独往独来,不理人家闲话的吗?”要知杨大姑号称“辣手观音”,人缘当然不会好到那里去,不过做儿子的当然是不便提及母亲的外号。

杨大姑叹口气道:“如今我也有点后悔年轻时候的行事呢。我知道人家叫我‘辣手观音’不过我的辣手是对付江湖中人,不是用来对付亲友。”

齐世杰心道:“我看江湖人物纵然也有贤愚不肖,但总的来说也要比你那些亲友好得多。”

杨大姑又道:“唉,如今我才知道我是真的老了,从今之后,我也不愿再走江湖啦,”

她的这番感慨好似突如其来,不过做儿子的却是懂得她是有所因而发的。

“妈,你也不过五十多岁,未能算是老呀。那天孩儿不过是不愿娘亲冒险,一时心急才替你打落祈圣因的暗器。即使孩儿不出手,你也可以胜她的!齐世杰说道。

杨大姑苦笑道:“你别哄我欢喜,倘若我年轻十年,我是可以打得过千手观音的,如今我还焉能是她对手。好在我有你这么一个武功高强的儿子,我也无须在江湖上与人争胜了。”

她经过了这次挫折,就是她自己不说,齐世杰也感觉得到,母亲是老了许多。

齐世杰幼年丧父,对着颜容憔悴的母亲,不觉有点心酸。暗自想道:“妈已经老了,我还是多陪她几年吧,不能再离开她了。”原来在这几个月中,他曾经不止一次想过要离家的。

杨大姑好似知道儿子的心思,说道:“杰儿,要是你在家里住得气闷,不妨到京中走走。”

齐世杰道:“我上京做什么?”

杨大姑道:“我知道你和鹏举、联奎二人最说得来。反正他们在震选镖局也不是红镖师,有工夫陪你逛京城的。”

齐世杰道:“我不去,我在家中陪伴亲娘。”杨大姑笑道:“又不是一去不回,出外玩个十天半月,妈也还舍得离开你。”

齐世杰道:“孩儿可舍不得禽开娘亲,这次好不容易方能母子重逢,京城什么时候都可以去,何必刚回家又离家。”

杨大姑乐得心里开了花,说道:“难得你这样孝顺,我也不知还有多少日子可活,那你就多陪伴我几年吧。”

其实齐世杰不愿意上京,还有另一个更大原因,因为杨牧也在北京。齐世杰不喜欢见到这个舅父,纵然他可以拒绝跟舅父做事,但以甥舅之亲,格于人情世故,到了北京,不去拜见舅父可说不过去。

世事往往出人意料之外,岳家这件事情发生之后,不到十天,又一件他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这二晚将近牛夜时分,他刚要睡觉,忽觉屋顶有衣襟带风之声,且他此时的武功和阅历,一听就知是有夜行人来了。

他听出这人的轻功颇是不弱,心想:“难道是尉迟炯跑来找我?但何以只是他一个人?”他思疑不定,更担心来的是母亲的仇家、他的母亲号称“辣丰观音”,在江湖上的仇家自是不少,最近他的母亲还在回疆打死了一个江湖大盗郑雄图。

不管是友是敌,他都不能不立即出去看个明白了。

他刚出房门,只见一条黑影已是跳下墙头,踏进他卧房后面的院子。

齐世杰倏的从暗处窜出,张臂一拦,沉声说道:“朋友,上来!”

那人双拿一错,一招“六出祈山”,向他打来。

此招一出,齐世杰不禁大吃一惊。他吃惊的不是因为来人武功高强,而是因为这招“六祈出山”正是杨家“六阳手”中的一招精妙的招数。这人“六阳手”的造诣虽然不及他的母亲。但可比他还要精纯。

齐世杰连忙还了一招“六阳手”中的“如封似闭”,用上三分内力,将那人的双掌引出外门,那人身形一晃,哈哈就笑起来。”

那人哈哈笑道:“世杰,你的六阳手可真使得不错啊,记得这招如封似闭,当初还是我教给你的,如今我都几乎不是你的对手了。你还认得我么?”齐世杰呆了一呆,说道:“你、你是谁?”其实他早已知道他是谁了。

就在此对,杨大姑亦已闻声赶到,果然一开口就道:“杰儿,你怎么和舅舅打起来了?”

“三更半夜,她又不是从大门口进来,我怎么想得到他会是舅舅?”齐世杰满肚子不好气的说道。

杨大姑道:“傻孩子,你忘记了舅舅是什么身份吗?舅舅是皇帝身边的大内卫土,微服出京,行藏当然要隐一些!”他生怕儿子说出不中听的话,暗中捏了儿子一把,示意叫他不可失礼。

齐世杰假装不懂,说道:“原来做了大内卫士,就必须偷偷摸摸,见不得人的。”

杨牧哈哈笑道:“你以前那个当武师的舅舅已经死了,除了你们母子和我的两个徒弟,没人知道我其实还活在人间,更不知道我已经做了大内卫士。死了的人如何能够在白日青天,大摇大摆的从大门口进来?”

齐世杰道:“我还是不懂,舅舅,你其实并没有死,为何还要装死?”

杨大姑忙道:“弟弟,你莫笑你这甥儿蠢笨,他是木头脑袋,稍为复杂一点的事情,他的脑筋就转不过弯来。”

杨牧接着笑道:“江湖上的朋友,见我失踪多年,以为我已不在人间。我也乐得他们以为我已经死了,因为这样可以更方便我替皇上办事!”

齐世杰这才装作似懂非懂的模样说道:“哦,原来如此。”

杨大姑道:“弟弟,你这次因何出京?”

杨牧道:“说来话长——”杨大姑道:“咱们进去慢慢说吧。杰儿,替舅舅倒茶。”

杨牧坐定,喝了一口热茶,说道:“姐姐,恭喜你啊!”

杨大姑道:“喜从何来?”杨牧道:“杰儿打败了尉迟炯,声名已经传遍京师,你有这么一个好儿子,我做舅舅的也沾了光。”

杨大姑笑道:“你们的消息真是灵通,不过传闻稍为有点失实。”

杨牧说道:“如何失实?”杨大姑道:“尉迟炯自限百招之数,在一百一十招方能胜得杰儿。他自己认输,并非真的落败。”杨牧笑道:“那已经是极之难能可贵了,说实在话,大内卫士之中,能够接得下尉迟炯一百招的恐怕还没有呢!”

杨大姑道:“你太夸奖他了。不过这次他用六阳手取胜,倒也算是替咱们杨家争了点光。”得意之情已是溢于言表。

杨牧说道:“是呀,所以我也觉得有荣焉呢。说实在话,我这次出京,一来是因为知道你们母子已经回来,特来探望的,二来也是为了尉迟炯的事情。”

杨大姑道:“听说尉迟炯以前曾经偷入禁宫,盗过大内的奇珍异宝。是皇上要你出来缉拿尉迟炯归案的么?”

杨牧笑道:“姐姐,你太看得起我了,大内总管恐怕未必敢去惹尉迟炯,我有多少斤两,他是知道的,怎能委托这个重任。不过,大内总管要我出来找一个人去对付尉迟炯,那倒也是真的。”

杨大姑知道他想说什么,却不搭腔。杨牧继续说道:“尉迟炯夫妻曾在京师做过许多宗大案,如今听说他们夫妻在保定出现,王公贵人无不闻风色变,生怕他又跑来京师胡闹。皇上虽然无暇去追究多年前禁宫失宝之事,大内总管和御林军统领在那班贵人催促之下,连日来已是寝食难安呢,所以——”

杨大姑再次打断他的话道:“此事发生在十天之前,保定到京师不过两三天路程,但听你的口气,尉迟炯夫妻尚未在京师出现?”杨牧说道:“不错,京中已经侦骑四出,尚未发现他们夫妻的踪迹。”

杨大姑说:“尉迟炯夫妻自视极高,说不定因为受了杰儿这次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回 甥舅至亲怀敌意 师徒异路用机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弹指惊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