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指惊雷》

第15回 客店有心窥隐秘 古城无意遇同门

作者:梁羽生

戏弄云中双煞

进城之后,杨炎到一家出名的酒家吃午饭,他心里愁烦,要了两斤“竹叶青”和几样精致的小菜大吃大喝。

酒楼里座无虚设,在路上碰见过的汉湖人物,也很不少。邻座就有两个。这两个人用江湖“chún典”(术语)说话,杨炎听不懂,也没怎样留意他们说话。但忽然听到其中一人轻轻的说出“小妖女”这三个字,无意中听到这三个字,杨炎不觉心头一跳,暗自想道:“他们说的小妖女,不知是否龙灵珠?”

那两个人发觉杨炎注意他们,他们也不禁开始对杨炎注意了。这两个人是江湖上的行家,一眼就看得出,杨炎身上藏有兵刃,不约而同的都是想道:“看这少年的眼神,他的武功底子似乎相当不错。他年纪这么轻,就敢一个人闯江湖,不知是何来历?待会儿倒要想法打听打听。”

“那件事情,咱们到了张掖再说吧。”其中一个恐怕杨炎偷听他们的说话,赶忙提醒同伴。

杨炎继续想道:“在江湖人物口中的‘小妖女’。自必是武功很不错的了。‘小妖女’而又年纪小的,江湖上恐怕没有几个吧?哼,他们说的多半是龙姑娘了!”

不知不觉酒喝完了。店小二过来道:“客官还要添酒吗?”他见这小客人居然能喝两斤烈酒,不禁也是有点惊异。杨炎说道:“不喝了,结账!”店小二早已算好,说道:“多谢客官,一两三钱五分的银子!”

杨炎一掏腰包,不禁面红耳热,原来他根本就不把钱银的事放在心上,一路吃喝,早已用得差不多了,此时一掏腰包,方始发觉自己只有二钱银子和十几文铜钱,连零头都不够。情急之下,他把腰包翻转过来,希望奇迹出现,说不定夹缝里还有一些碎银。只听得十几文铜钱叮叮当当的跌在桌上,那二钱银子却滚到底桌,确确实实就只是这么多了。

“怎的这样贵?”杨炎说道。

店小二登时翻起白眼,一脸鄙弃的神情,冷笑说道:“你要的是最好的酒菜,一两三钱五分银子算是便宜的了。你吃不起为何要点这样好的酒菜?哼,你是存心吃白食的吧?”

邻座那个刚才道及“小妖女”的客人向杨炎招了招手。

那人说道:“区区一二两银子,我替你付好了。”

杨炎走过去道:“当真?”那人笑道:“我岂会骗你!”掏出钱包。拿起一块碎银,在杨炎面前晃了一晃,说道:“这块碎银,三两有多,你拿去吧。”

杨炎说道:“且慢!”那人诧道:“你不肯要?”杨炎说道:“我要问个清楚,为何你替我付账了”

那人说道:“我与你一见投缘,愿意和你交个朋友,”

杨炎打破沙锅问到底:“为何你见了我就觉得投缘?”

店小二生怕杨炎惹得这位有钱的大爷生气,忙道:“你这穷小子也太不识抬举了,有白花花的银子赏赐给你,你还罗里罗唆!”

杨炎不理睬他,却对那客人说道:“对不住,我这穷小子确实不识抬举,你愿意和我交朋友,我可不愿意和你交朋友。”

那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问道:“为何你不愿意?”

杨炎冷冷说道:“没什么,你觉得与我一见投缘,我可瞧着你不顺眼。”

那人气得七窍生烟,要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几乎就想揍杨炎一顿。同伴劝他道:“有银子还怕没地方花吗,何必生这小子的气?”

那人把钱包收回,气呼呼的道:“好,我且看你这小子如何出丑?”店小二哼了一声,说道:“你这小子敢情疯了,你发疯是你的事,账可不能不付!”

杨炎忽地说道:“狗眼看人低,你以为我真的没钱?拿去,多余的赏给你!”乒的把一块银子扔在桌上。这块银子比刚才那块银子还大,少说也有五两。

店小二惊得呆了,定了定神,连忙打躬作揖,说道:“是,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多谢大爷厚赏!”

杨炎在店小二的道谢声中扬长而去。

那人面目无光,筷子重重一拍,说道:“账单拿来!”

店小二心里明白这人是怪他太过奉承那个扫了他面子的“小财神”,连忙赔上笑脸,说道:“账已算好了,盛惠一两八钱银子。”

店小二打着如意算盘,暗自想道:“他要争一口气,赏钱自必要比那‘穷小子’多了,”不料那客人一掏腰包,忽地失声叫道:“啊呀,我的钱包怎么不见了?”

他的同伴大吃一惊,连忙也掏腰包,呆了一呆,跟着叫道:“我的银子也不见了!”店小二登时换过一副脸孔,冷笑说道:“你骂人家穷小子,谁知你才是真正的穷光蛋!”

那客人一肚子气正自没处发泄,大怒之下,重重的打了店小二一记耳光,喝道:“你敢小觑老子?”店小二给他打落两齿门牙,暴跳大呼:“吃了白食还要打人,快来抓强盗啊!”

一呼之下,果然有许多打抱不平的客人要把那人抓去送官。那人虽凶,可不能为了这点小事大动拳脚,闹出官司、碍了大事。急切间,只好绕着桌子走避,杯盘碗碟落地开花,乒乒乓乓一片响,闹得不可开交。

杨炎吃饱喝醉,早已出了县城,踏着歪歪斜斜的脚步,哼着不知所云的小调了。

忽听得蹄声得得,回头一看,正是那两个客人骑马追来,原来,他们幸亏在酒楼上有相识的朋友,给他们赔钱解围。但那个打了店小二耳光的客人,在众怒之下,亦已捱了几拳,赔了钱还要陪礼。

他追上杨炎,大怒喝道:“小贼还想跑吗?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们是谁,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杨炎说道:“你骂谁是小贼?”那人喝道:“你还装糊涂,老子骂你!”杨炎说道:“你凭什么骂你的老子是小贼?”

那人忍无可忍,跳下马来,就想揪打杨炎。他的同伴可谨慎得多,跟着下马,劝阻他道:“问清楚了再决定怎样处置他也还不迟。”

那人说道:“这小贼胆大包天,抵赖也还罢了,居然还要占我的便宜。”

杨炎笑道:“你可以自称老子,我为什么不可以自称老子?我抵赖了什么,你说!”

那人怒道:“你偷了我们的银子,还敢不认?”

杨炎笑道:“且慢,且慢。我可也得先问一问你们。”

另一人道:“你要问什么?”杨炎说道:“你们自称‘太岁’,请问你是何方太岁?”那人说道:“看你像是江湖人物,云中双煞你知不知道?”“云中双煞”是黑道上颇有名气的人物,老大叫马牛,老二叫田耕,扬炎倒是曾经听过的。但却扁了扁嘴,说道:“什么云中双煞,从来没有听过。”

在酒楼上捱打的那个人是老二田耕,大怒喝道:“你这小贼胆敢看不起云中双煞,敢情是不想活了!”

马牛精细得多,看出杨炎决非寻常少年可比,想道:“我虽然未见过那小妖女,但听说她也不过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这小子倘若是和她一样的人,有这本领那也不足为奇了。”

“小兄弟,我们姑且相信你的话。但即使你真的偷了我们的银子,我也只有佩服你的本领,不会怪你。你的师父是谁,你可以告诉我吗?”马牛说道。在未摸清杨炎底细之前,不敢不客气几分,“小赃”又变回“小兄弟”了。

杨炎笑道:“我的师父不会知道有云中双煞这等人物的。你们也不会知道他的名字。”言下之意,他们根本不配和自己的师父攀上什么交情,所以索性不说了。

马牛忍住了气,说道:“你上哪儿,总可以说吧?”

杨炎说道:“你们上哪儿我就上哪儿?”

田耕忍不住问道:“你知道我们上哪儿?”

杨炎说道:“我当然知道,你们是要去对付那姓龙的小妖女的,是不是?”田耕大为惊骇,说道:“咦,你怎么知道?”

杨炎已经从他的口中证实了“小妖女”就是龙灵珠,也就无心再戏耍他们了,当下哈哈一笑:说道:“这是你在酒楼上自己说出来的!”

田耕面色大变,喝道:“好呀,你这小子偷了我们的银子,还偷听了我们的说话,我非狠狠揍你一顿不可!”

马牛记得田耕虽然提过一次“小妖女”,却并没说是“姓龙的小妖女”,不禁更起疑心,但他较为谨慎,暂且静观其变。

杨炎退后一步,说道:“且慢,你想大打还是小打?”

田耕怔了一怔,说道:“打架还有大打小打之分吗?”

杨炎说道:“不错。大打,我捏碎你的琵琶骨;小打只打你耳光。我看还是小打对你有利,你骂我一声小贼,我就打你一记耳光。我已经算过了,你一共骂了我七声小贼!”心里想道:“龙灵珠这小妖女最喜欢打人耳光,我且学学她的模样。”

田耕大怒道:“小贼,我要拆你的骨,剥你的皮!”举掌就打。

马牛连忙叫道:“这小子似乎有点来头,别伤他的性命!”原来田耕练的乃是铁砂掌功夫,要是打着身体要害,立即就会打死人的。刚才他在酒楼上不敢大动拳脚,就是为了这个缘故。

那知田耕的铁砂掌连杨炎的衣角都未沾上,只听得噼噼啪啪一片响,杨炎已是接连打了田耕清脆玲珑的耳光。

杨炎笑道:“你骂了七声小贼,还差四记耳光!”马牛已经赶忙上去,那知杨炎更快,笑声未了又已打了田耕四记耳光。

杨炎挥袖一拂,马牛冲上刚要出拳,被这一拂之力,意是不由自己的退后三步。杨炎笑道:“你是不是也想和我打架?”

这八记耳光一打,田耕掉了两颗大牙,脸上就似开了颜料铺似的,乌青黑肿,皮开肉裂,沾满血污,鼻子都给打歪了。云中双煞的本领是差不多的,马牛虽然稍高一线,见此情形,已是惊得说不出话来,那里还敢动手?

杨炎笑道:“你没骂我小贼,耳光可以免打了,不过——”说到此处,飞身跳上田耕那匹坐骑。

杨炎继续说道:“不过你们是结义兄弟,理该有福同享,有祸同当。他没有马骑,你也陪他走路吧!”说罢飞出一颗石,把马牛那匹坐骑的前腿打破。

大笑声中,杨炎快刀加鞭,绝尘而去。

他一面跑一面心里想道:“田耕谈及那‘小妖女’的时候,马牛要他到张掖再说。莫非龙姑娘是在张掖?好,不管他们说的是真是假,我也且到张掖再说!”

张掖在武威西面,距离约三百多里。这一带是“河西走廊”的富饶地带,素有“塞上江南”之称,并有“金武威银张掖”的俗语。路上碰上的江湖人物也比昨天更多了,有些江湖人物充作客商,身上暗藏兵刃。杨炎一眼也看得出来。

这些江湖人物还有一个特别之处,往往是三五成群,南腔北调,凑成一伙。这种情形,若在如丐帮之类的大帮派中不足为奇,但天下知名的大帮派寥寥可数,一般的帮派多是地方性的,帮中的弟子也是同一地方的人居多,像这种情形就很少见了。显然他们不是属于同一帮派,而是临时组合的。杨炎暗自想道:“怎的这许多江湖人物跑来张掖,敢情他们都是冲着‘小妖女’来的?但龙灵珠怎的又会结下这许多仇家呢?哦,对了,她最喜欢找江湖上的成名人物消遣,莫非这是她乱打人家耳光闯出来的祸?”

想起龙灵珠的淘气,不知怎的,心头的郁闷倒是消减了许多。虽然他自己曾身受其苦,却是禁不住思念起这个令他吃过许多苦头的淘气小姑娘来了。“上一次我被丁师叔押往柴达木,她偷偷跑来保护我;这一次我也跑去张掖偷偷帮她的忙,吓她一个大跳,看她还能避得开我?嗯,我只须跟踪那些要跟踪她的人,就必然会找到她的。就不知她是否真的是在张掖?”

他抢来这匹坐骑虽然不是名驹,脚力也还相当不错,第二天中午就到了张掖。无人之处,他把偷来的钱包打开,仔细一看,看看有多少钱,以免重蹈在武威的覆辙。

只见田耕的那个银包,除了十多两碎银之外,还有十几颗金豆,马挺那个钱包的金豆更多,一数竟有二十七颗。扬炎心里笑道:“云中双煞本领平常,腰包倒是甚为丰厚。嘿,嘿,我怎么样大吃大喝都不怕了!”

张掖城西,有一条河,名为“弱水”,提起“弱水”,可是大大有名,知道它的人比知道“金武威、银张掖”还多。原来这条河流很有特点,《西游记》里对这条河曾有过夸大的描写,说什么:“八百流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回 客店有心窥隐秘 古城无意遇同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弹指惊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